珍珠港静悄悄 第二章 仇 12 治伤

仪云尖兵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size][/URL] 银生被报仇的火气烧灼着,在鬼子驻扎的火车站一带转悠了一整天,也没找到下手的机会。这一带有鬼子的兵营和货栈,还有个正在建设的电报局,进进出出的鬼子都是成群结队,银生怕遇上杨昌武,不敢走的太近。 夜色降临,空气又清又冷,独子里的饥火折磨着这个一心杀鬼子报仇的庄户人。银生啃完王大辫子的白面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



银生被报仇的火气烧灼着,在鬼子驻扎的火车站一带转悠了一整天,也没找到下手的机会。这一带有鬼子的兵营和货栈,还有个正在建设的电报局,进进出出的鬼子都是成群结队,银生怕遇上杨昌武,不敢走的太近。

夜色降临,空气又清又冷,独子里的饥火折磨着这个一心杀鬼子报仇的庄户人。银生啃完王大辫子的白面馍,腹中更加饿的厉害,寻思着喝碗热汤水,一来暖暖身子,二来需要保持体力。

记的前些年来城里卖干草的时候,东边不远有个“马记大车店”,那里的饭食便宜的很,而且实惠,庄户人进城都去那里就食。

顺着记忆中的路线找过来,发现“马记大车店”早已没有,只剩下宽大院落和围墙还是原来的模样,临街的门脸儿新盖了阁楼,招牌上只认识“新富茂登”四字,中间还夹杂着鬼子字。

县城里有不少鬼子的侨民,倚仗着鬼子的势力把城中好几号大买卖都抢占了去,看来马记大车店是被鬼子给兑了,只是不知道这“新富茂登”做的是什么买卖。

“新富茂登”不时的有鬼子兵进出,隔的老远就可以听到叽里呱啦的鬼子话,银生小心在意的观察半晌,终于知道原来这是一家鬼子的饭馆儿。

银生小心的躲开,转悠到了后街,寻思着找个可以睡觉的地方,这大冷的天气能冻死个人。

狭窄的街道上居然亮着一盏电灯,银生知道即便是城里的富裕人家也没几户有电灯的。细看之下,才发现灯下是一个茅厕。恍然大悟,记起马记大车店的后门确实有个茅厕,定是新富茂登安了电灯方便前面的鬼子拉尿的。

鬼子拉屎的时候不会也是三五成群的吧!银生打定了主意。

寻块瓦片儿把电灯泡子砸瞎,然后蹲在茅厕的角落里等着鬼子送上门儿来。

时辰不大,听到脚步声响起,银生紧张的捏紧了怀里的小铁锤子。

本想买把杀猪刀子的,那玩意又锋又利,可鬼子对刀具管制的厉害,实在不好买,就买了把锤子。

朦胧的见到进来的人,穿的是鬼子兵的装束,银生攥紧了小铁锤。

铁锤竟然被自己的体温熨的热了。

那鬼子一进来就扶着墙呕吐,酒气顶人的鼻子,吐的差不多了这才解开裤子。

银生看鬼子背过身,陡然蹿起,轮圆了铁锤砸在鬼子头上。

“噗”的一声,如同大力砸开紧绷的西瓜,铁锤直砸进鬼子的脑袋。鬼子身子一软,栽倒在粪坑旁边。

银生俯身在死鬼子身上摸索,解下腰上栓着的“麻瓜雷”,又从口袋里摸出大把的“鬼子票”,一股脑儿的装在身上。

“麻瓜雷”是日本产的手雷,因形状很象还没有成熟的麻瓜,所以老百姓们称为“麻瓜雷”。因为国民政府发行的法币随着华北地区的沦陷,逐渐被日本银行和朝鲜银行发行的特别货币所取代,而大汉奸王克敏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又新组建了“联合准备银行”,发行的是“联券”。整个华北的货币非常混乱,老百姓称“联券”为“鬼子票”。

日本人和王克敏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大肆用“鬼子票”购买民间的物资,“鬼子票”的信用极其低下,若不鬼子用武力保证“鬼子票”的流通,只怕立刻就成了费纸。

正在鬼子身上摸索的时候,外边又传来鬼子说话的声音,银生知道打不过两个以上的鬼子,即便是偷袭也不可能成功。情急之下,攀上茅厕的矮墙,“咕咚”一声跳下,登登的往东跑。

很快身后的鬼子就发现茅厕的尸体,慌乱的大声叫喊,两个鬼子也爬过矮墙追了上来。

银生没命也似的往东跑,身后的鬼子冲着银说的奔跑的方向打了几枪,三八大盖儿的枪声是寂静的晚上分外的清脆。

忽然左膀子上一痛,银生知道是被枪子儿咬上了,拧身钻胡同,七拐八拐的拐到自己也不记的方向这才甩脱了鬼子。

膀子上的伤口忽忽的流血,银生胡乱的从衣衫破开的口子里拽出团棉絮,自己摸着堵在伤口上。伤口从锁骨下穿过,剧痛中也不知道是不是伤了肩胛。

鬼子明天一定满城的搜索凶手,必须先把伤口侍弄好。这样的硬铮伤口还是要用西洋的药面儿什么的来搽的。

银生寻了家挂着西医标志的药店,死命的砸门。

开门的是个中年的矮胖子,着灰色的棉袍。

“俺买治红伤的西药……”

那矮胖子鄙夷的看着银生的装束,在意的看了一眼他膀子上的伤口。肥胖的手指“笃笃”的敲着柜台,“西药是很贵的,你带的钱够么?”

“俺有钱,”说着银生掏出一把“鬼子票”放在柜台上。

“不收这个,”矮胖子呼啦把“鬼子票”推开,“这里只收银元,你有没有?”

银生不得不掏出香翠嫂子给的那两块银元,“这些够不?”

“嗯,够了,我这就给你搽药。”矮胖子把银元放进柜台后面的小抽屉,冷不丁的从抽屉里拿出把小手枪,抵住银生的脑袋:“你这是枪伤,刚才就听到街上打枪,那皇军正在捉的就是你了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