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港静悄悄 第一章 家 9 家仇(2)

仪云尖兵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size][/URL]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这种声音只有鬼子的大皮靴才发的出来。 跑是没得跑了,被鬼子堵住了,银生脑袋嗡的一声,惊慌的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眨眼的工夫,两把刺刀挑开门帘子,俩鬼子进屋就瞅见了银生。 杨昌武捏着个绳子进来,“绑了,绑了……” “日本太君,俺家小子可不是八路哇。”许老汗凑上前急搭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这种声音只有鬼子的大皮靴才发的出来。

跑是没得跑了,被鬼子堵住了,银生脑袋嗡的一声,惊慌的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眨眼的工夫,两把刺刀挑开门帘子,俩鬼子进屋就瞅见了银生。

杨昌武捏着个绳子进来,“绑了,绑了……”

“日本太君,俺家小子可不是八路哇。”许老汗凑上前急搭话。

鬼子刺刀一摆,一枪托子把老汉砸个马趴。许老汉挣扎着欲起身,又被砸倒在地:“鬼子太君,俺家……”

那上点年纪的鬼子“哇呀”一声,端刺刀猛捅进许老汉的胸膛。

香翠糁人的尖叫,吓的尿在裤子里。

“老二,快跑,鬼子要杀人。”许老汉双手紧紧的攥住刺刀,瞪的眼珠子溜圆。

那鬼子穷吼一声,刺刀上挑,把许老汉凌空甩了出去,撞在墙上:“老二……跑……”

银生身上的血猛的涌上了脑袋,全身忽忽的烧,大叫一声:“我日你先人。”

顺手揪起火炕上的被子蒙住一个鬼子,年纪大些的鬼子哇哇叫着端刺刀猛扎银生。

银生的血都沸了,毫不躲让,探手摸起什么东西轮圆了砸鬼子脑袋。

是老劂头,银生拿的是老劂头。

银生娘拦腰抱住鬼子,“老二,跑。”

心中一丁点儿跑的心思也没了,要砸死这帮畜生。

隔着被子就听到老劂头砸在人脑袋上的闷响,年纪大的那鬼子没想到银生居然反抗,抬脚把银生娘踹倒,挺刺刀从背上直刺。

支那人也会反抗?

“娘……”银生再一次的轮起了老劂头。

鬼子举枪招架,老劂头忽的把三八大盖砸的一沉,余势未消,砸在鬼子的左肩膀上。

杨昌武慌慌张张的掏盒子炮,被香翠嫂子迎面抱的死死的,“俺家是好人……”

杨昌武一拳把香翠打的矮下身子,拽出盒子炮就是一枪。

香翠一把攥住他的手腕,死命的咬下去。

盒子炮掉落在地。

银生娘背上的血沫子汩汩的冒,拖着鬼子的腿只是不放手。

鬼子直刺银生,银生不要命的砸下。

“叭”的一声,三八大盖的子弹在银生脖子上划开一道血槽,差点打中门口的杨昌武。

老劂头毫不畏惧的砸在鬼子的脑袋上,破烂脑袋的西瓜一样碎开,整个脖子都被打到了腔子里。

杨昌武甩脱胳膊上的香翠,香翠软软的倒下。

看银生瞪着通红的眼珠子上来,盒子炮也顾不上拿,抱脑袋就往外跑:“杀人啦,皇军死了,出人命啦……”

银生顾不上追,“娘……爹……”

老人早已死了,血呼啦的流的满地。

看香翠还在动弹,“嫂子……”

“我要死了,老二,”这时候银生才发现嫂子的肚子上也汩汩的冒血,慌乱的用手按住,血从手指缝中渗出。

香翠挣扎着站起身,一个踉跄险险栽倒,手扶着炕沿儿终于站不起,靠着炕沿子坐下,从怀里摸出两块洋钱:“老二,你是我的……嫁妆……,鬼子不是人……你跑吧。”

银生脑浆子翻腾不止,抄起地上的刺刀对着死去的鬼子猛捅:“我弄死你们,弄死你们……”

鬼子的尸体成了血葫芦,银生还是红着眼珠子乱扎。

“老二,快跑吧,跑的远远儿的,找上你哥,嗯,找上你哥,给咱爹咱娘报仇……”香翠年纪不银生小7岁,却象大人一样的做着最后的安排:“快跑……”

街上传来纷乱的脚步声,许是鬼子听到了打枪,或是杨昌武带来了大队的鬼子。

香翠把洋钱塞到银生手中:“走,是个汉子的就跑,以后……报……报仇……”

银生把杨昌武的盒子炮拿起,一手拉起香翠,“咱们跑。”

刚出屋子,就见 杨昌武在大门口探出脑袋,抬手一枪,“啪”的一声,子弹打在门板上,吓的杨昌武一缩脖子:“太君,太君……”

银生脑袋嗡嗡的响,鬓边的血管剧烈跳动:“杨昌武,我操你姥姥。”一手拉着香翠就去门口追。嫂子狠劲儿的挣开,伸臂把大门闩死:“跑……”

说完就无力的靠在门后:“快跑吧,快去找你哥……莫一窝子都死了……”

鬼子的大皮靴死命的踹门,嫂子的身子随着门板晃悠。

可不能死一窝子,银生脑袋猛的一冷:“嫂子……”

香翠肚子上的血糊住了整个下身,无力的喊:“跑……跑……”

银生返身紧跑几步,就着墙边的大矬缸翻过后墙。猛听得身后“嘎渣”声响,还有嫂子凄厉的叫声:“找上你哥……”

没命的往东跑,鼻子里呼出的气儿忽忽的烫,银生却是出奇的冷静,往东出村儿,钻进树林子……

刚要拐过村儿的大碾子,就听到前面鬼子的叫喊声——坏了,前面有鬼子!

银生顺势钻进旁边的院子,和刚从屋子里出来王大辫子撞个满怀。

“鬼子逮我哩。”

王大辫子一看银生满身的血,手上还拎着盒子炮,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一把拉银生进屋:“地印子。”

地引子是北方老百姓挖的一种地窖,在冬天季节储藏白菜之用。 王大辫子年老体衰,挖不动地窖,又不种白菜,就在屋子里边挖个坑,坑里放个缸,暂时储藏街坊接济的白菜。

银生一矬身,跳进地印子,王大辫子顺手盖上张破芦席,搬个书箱子压好,然后装做没事人儿的模样出去。

东西两队鬼子在王大辫子门口汇合,稍一愣神儿就哇呀呀的冲进院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