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港静悄悄 第一章 家 8 家仇(1)

仪云尖兵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


8

半夜里就开始听到外面的八路军不断的走动,还有牲口和套马车的声音。

庄户人可睡不踏实了,“八路军是不是也叫咱们去帮工?这可帮不得,枪一打命就悬乎……”

“我一听打枪腿就哆嗦,要不咱们偷着跑出去吧。”

“跑个屁,外面都是当兵拿枪的,你能跑得出去?”

银生知道这是八路军要转移,听那个叫做“方政委”的长官说过要放这些人回家,心里踏实的很,靠着墙睡的安稳。

睡梦中娘带着自己去相亲,女家是本村儿西头赵家的二闺女,花眉大眼儿,白格生生,那身板儿也壮实的很,拉的动车,使得动锹。

娘问:“这样的闺女中意不?”

银生嘿嘿的笑出声来,中意,俺中意。

“醒了,醒了。”银生脑袋被好一阵子晃悠,睁眼一看,面前可不是俊俏好看的二闺女,而是同村的许半拉。

许半拉比银生小一岁,小时候放炮仗给震聋了一个耳朵,左耳还只剩半边,因此得名。

“银生,八路都没了,咱也回家吧。”

外面的雪歇了,天地间满是白莽莽,周遭的八路军已经不知道转移到了什么地方。

雪光刺眼,来自各个村子的庄户人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简单的辨认一下方向,踏上回家的路。

李亲古村儿的13个后生结伴而行,莽苍的雪色中夹裹这些渺小的人影。

风不大,却冷的实诚,13人都穿着夹衫子,脚上虽说也是夹鞋,又踹着雪,可不停的走动还不至于冻伤,只是双手和上身冻的厉害,缩颈藏头的帽腰前进。

昨个儿晚上吃的高粱饼子早被消耗个干净,五脏六腑折腾的厉害。

整整的走了一天,银生两腿发虚,脑门子发烫,虚汗突突的往外冒。

“银生病了,要不咱找个地儿歇一歇。”

“莫歇,这是昨天跳河受了冰,出会子汗就好。”

“要不咱找个村子去要点吃的吧,这实在饿的呛不住。”

这个法子很快破灭,大家都是正经的庄户人,谁也拉不下脸去要饭吃,而且这十好几个人,要来一星半点儿的也不管用。

“还有一百多里的路程,明天就能到家了。”

北方的冬夜极其漫长而又寒冷,大家心里想的是热乎的炕头和滚烫的米汤,成了家的还在想着婆姨白花花的身板儿。

第二天上半晌的时候,这群人终于归家。

“银生,你哥哩?”嫂子香翠正蹲着熬猪食,白菜叶子和糠的味道随着蒸汽散开。

猪都知道吃口热食,银生脑袋晕乎着说:“我哥没回?那还是在给鬼子帮工吧。”香翠很不放心的放下泔水桶:“我去村口迎迎,你哥咋还不回哩。”

银生两脚飘忽的进北屋,鞋也顾不上脱就上了炕。

银生娘看这模样,急的扒了他的鞋子:“咋成这样哩?”

“娘给俺弄口热乎饭,我躺一觉。”

火炕还有余温,脑袋一沾就迷糊,身上散了架一样的酸疼。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银生娘端了大碗小米子粥,热腾腾的诱人。

银生顾不得烫嘴,就着热乎劲儿喝下,烫的肠胃很是惬意。

许老汉气的大骂:“好好一个壮实后生出去两天就成这死狗模样,没出息的东西。那小米子也是你吃的东西么?那是留着给你嫂子坐月子吃的。”

肚子里有了食,身上也踏实了许多

忽然门“咣”的推开,香翠急挑门帘子进来:“银生,你快跑吧,鬼子正在挨门挨的捉人……”

“捉甚人?”

“杨昌武带着鬼子哩,说是捉刚回村的‘八路’,半拉子已经被他们捉了。”香翠脸色都变了。

“咱家没八路,跑什么跑,要是跑了鬼子才会认为咱就真的有八路。”许老汉并不怎么慌乱。

银生知道鬼子根本容不得人说话,在给鬼子帮工的时候就见过好几回了,只要稍不如意就打枪杀人,哪能和鬼子说道理。

一蹿下了炕,蹬上鞋,“我先出我躲……”

“就是这家了,”是杨昌武的声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