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儿

大漠冷月124501 收藏 0 62
导读:凤 儿 文/大漠冷月 凤儿是个农村的女孩子。 凤儿长得很好看。 凤儿的眼就象她家门口的那条小河一样清澈透明,凤儿的皮肤比城里的那些用高级化妆品的姑娘们好,白晰得让她们眼红。 凤儿初中毕业后家里人就没让她再上学,尽管她的学习还算可以,考上镇上的高中应该是有把握的。可是,大大(苏北农村对父亲的叫法)对她说家里穷,上不起学,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念那么多书干嘛,你就在家照顾一下家里生病多年的奶奶,学就让你小弟上。再放几只羊吧。凤儿只好答应了。 失学的那天,凤儿偷偷哭了一夜。

凤 儿

文/大漠冷月

凤儿是个农村的女孩子。

凤儿长得很好看。

凤儿的眼就象她家门口的那条小河一样清澈透明,凤儿的皮肤比城里的那些用高级化妆品的姑娘们好,白晰得让她们眼红。

凤儿初中毕业后家里人就没让她再上学,尽管她的学习还算可以,考上镇上的高中应该是有把握的。可是,大大(苏北农村对父亲的叫法)对她说家里穷,上不起学,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念那么多书干嘛,你就在家照顾一下家里生病多年的奶奶,学就让你小弟上。再放几只羊吧。凤儿只好答应了。

失学的那天,凤儿偷偷哭了一夜。

凤儿很勤快,每天天刚刚亮就起来,照顾奶奶吃完饭后,就撵着几只羊出去了。凤儿偷偷地带了本书,坐在小河边的小树下,她的小羊儿尽情地在田埂边上啃着嫩绿的草儿,这时是凤儿最开心的时候。

凤儿的妈妈在凤儿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得的什么病她不知道,只是模糊地记得妈妈好象一直在床上躺着,直到有一天大大的哭声告诉她,妈妈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凤儿很是懂事,没多少天便会做一切家务活儿,农活做得也比其他的孩子要好得多,奇怪的是,这些粗重的活儿反让她出落得象村后西大塘里的荷花儿,村里人见了没不说她好看的。

一天中午,凤儿放完羊回家,远远地看到大大在家门口站着,见了凤儿连忙招手让她快回家。到家一看,家里来了一个女的,有四十多岁吧,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门口还放着一辆簇新的自行车。屋里的桌子上放了好些凤儿看也没看过的食品。

“凤儿,来,叫你二姨妈!”大大脸上堆着笑,对凤儿说。

“哟,这就是凤儿吧,我还是小时候见过的,那时候你还小哩,”城里的女人说,“还是那年你妈死的时候我见过的。”城里女人说完,眼里还闪着泪花儿。

“凤儿,快叫啊,这是你二姨妈。”大大又说。

“二...姨妈...”凤儿怯怯地说.

“哎哎!”二姨妈笑着应了声。

午饭后送走了二姨妈,大大对刚要出去割草的凤儿说:

“凤儿,别走,大大跟你说句话儿”

凤儿站在门口,扑闪着大眼睛望着大大。

“是这样儿的,”大大干咳了一声,又说道,“城里的二姨妈家想找个人做事儿,我看你也不小了,什么事也能做点儿,你不如到城里去过几年,帮二姨妈家做做事,每月还能给你点零用钱。你二姨父在县里机关是个干部,以后请他帮你在城里找个工作,凤儿,行不?”

凤儿长这么大只到过离家十五里的镇上,城里什么样她一点不知道,听到过城里的小伙伴儿说城里可好玩了,有大百货商店,电影院比镇上的大多了,还有溜冰场哪。可是凤儿觉得到城里的事儿太突然了,她有些不知所措。

“哦,家里的事你别问那许多,你奶奶我会照顾,你弟弟也大了,赶明儿把几只羊送到镇上的杀猪屠张三家,啊?”大大又说道。

凤儿有点舍不得奶奶和她的那些个小羊儿,可是她看到大大眼中几近哀求的眼光,凤儿抿着嘴儿点了点头。

二姨妈家的房子真大呀,比村里的书记家都大,两层小楼,里面的好多东西凤儿连看也没看过,只是堂屋中间挂着的大电风扇凤儿在村里的书记家里看到过。堂屋正中的条几上供着的不是毛主席象,却是一个菩萨,凤儿有些不明白。

吃饭的时候,大大对二姨父说:“乡下孩子不晓事,以后有什么不到的地方,她二姨妈二姨父只管说,打也行,跟自家孩子一样管。”

凤儿看了二姨父一眼,二姨父个子高高的,很瘦,他一说话眼就往天上翻,听到大大这样说,二姨父往天上翻了翻眼:

“呃,这个,这个这个,先跟你二姨妈学学做家务,每天呢,事做完后,再带你哥出去转转。”

凤儿有些不明白,怎么哥还要我这个妹妹带呢。没等凤儿多想,二姨父就对着里屋翻眼:

“强子,出来吃饭了!”

从里屋出来的强子,让凤儿吃了一惊,强子的脸上老是不停地变幻着喜怒哀乐,两眼看人直楞楞的,走起路来还一晃一晃的。凤儿看了大大一眼,大大装着没看见凤儿,讪笑着对二姨父说:

“强子也不小了吧?”

“快二十啦,”二姨妈见二姨父不说话,接过话头说,“来,强子,坐这儿吃,听话。”

强子坐下就端起碗,头也不抬,只顾往嘴里扒饭。凤儿想笑,凤儿从来没见过这么吃饭的,大大可能也看出凤儿想笑,瞪了她一眼,说:

“快点吃!一会帮你二姨妈收拾一下。”大大又对二姨妈说道:“乡下的孩子,什么也不懂,以后还请二姨妈多教教,呵呵!”

在二姨妈家过了许多天后,凤儿才知道一些二姨妈家的事儿,二姨妈家其实是凤儿家的一房很远的亲戚,用当地话就是三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儿,二姨父在县人事局是个股长,二姨妈是县商业局的干部,老早以前是县招待所的服务员。他们的孩子强子一生下就得了痴呆病,花了好些钱也没看好,只好就这样养在家里,强子是二姨妈全家的一块心病,他们经常为这事吵,有一天夜里,凤儿又被他们的吵架声吵醒了,只听见二姨父气吼吼地说:

“我早知道你结婚前就跟了县里的那个死鬼花书记,还以为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嗯?!他什么病?!脏病!”

“你这没良心的!你不想想你今天是怎么来的?!要不是老娘我,你现在还在五金公司看大门!”

“你......”

凤儿不想听,把头蒙在被子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凤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二年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很快过去了,凤儿出落得越发好看了,城里的生活让凤儿变得比城里的女孩子都要洋气,凤儿身体也象所有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一样,悄悄地发生了一些变化,凤儿第一次戴上了城里女人才有的乳罩儿,那感觉就象是两只手轻轻地托住了那两个喜欢象小兔子一样乱跳的乳房,凤儿对着镜子,脸上起了红晕。凤儿上街的时候时不时地能感觉到周围人的眼光,凤儿知道他们在欣赏自己,只是觉得那些人们特别是小伙儿的眼光辣辣的,看得凤儿心直跳,脸发热。凤儿觉得世界是美好的,凤儿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一天晚饭后,凤儿和强子还有二姨父在楼上的阳台上乘凉,二姨妈到市里开会了,要好几天才能回家,强子的样子还是没变,看人直楞楞的,这会儿又在数着天上的星儿:

“一、二、五、十...”

“强子,快点睡觉吧,听话啊。”二姨父望着天,说道。

“睡觉喽,睡觉喽!”强子边往里屋走,嘴里边念着。

“凤儿,你也洗了澡早点睡吧,天要下雨了。”二姨父的眼从天上挪到凤儿的脸上,对凤儿说。

凤儿觉得二姨父的眼神怪怪的,看得凤儿心里不舒坦,凤儿也没说什么,径直走下楼。凤儿住在楼下的小偏房里面,边上就是卫生间。凤儿从屋里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洗澡去了。这时,老天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雷声由远而近,在天边滚着,闪电不时地从云中往地上窜,风也大了,不一会儿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凤儿正洗澡,突然停电了,她正要擦干身上的水的时候,门忽然开了,二姨父象个鬼一样立在门口,一道闪电,凤儿看到了一张淫邪的脸!

暴风雨淹没了凤儿越来越弱的叫声,肆虐的风折断了院里春天时凤儿栽的海棠,夜象个魔鬼一样恣意地施展着它的法力,老天好象快塌了一样,想用雨水来冲洗这人间的罪恶。


哭天抢地的嚎叫声是后来凤儿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告诉二姨妈后,从二姨妈的嗓子里发出的,凤儿老是觉得胃里作酸,她看了点医书,知道那可能是妊娠反应才跟二姨妈说的。二姨妈边哭边让凤儿不要对外人说,“不然我们这个家就毁了!”她这样叮嘱凤儿。

接下来的话更让凤儿觉得不啻于那天晚上的惊雷:

“凤儿,你看,现在已经是这样了,你不如就做我家的儿媳妇吧,啊?”

“啊......不!”凤儿又惊又怕。

“凤儿,姨妈求你了!”二姨妈说完,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了:

“凤儿,看在你奶奶的份上,我求你了!”

凤儿哭了,哭得很伤心,是啊,这二年二姨妈家对自己家里帮了不少的忙了,奶奶过世时的棺材钱都是二姨妈家出的,平时还时不时地拿一些不用的家什送给凤儿家,连家里的黑白电视都是二姨妈家换了大彩电后给的,羡慕得村里人都说凤儿家烧了高香了,遇到富贵人家了。强子虽然说是傻了点,但人还是挺好的。

“凤儿,你二姨父说这几天有进行政单位的名额,他想给你找一个好点的单位,你自己看想到哪个单位,想好了跟我说。”二姨妈的这话是看到凤儿的表情有点缓和时说的。

“要不二姨妈给你挑个好点的单位,啊?你看税务局怎么样?”她又说道,“等中秋过了后,你和强子把婚给结了,婚后就上班。知道不?”

婚礼那天,送礼的人将小小的院子挤得满满的,二姨妈的脸笑得绽开了花,一个劲地对前来祝贺的人说道:

“强子这小子,看他傻呼呼的,还什么事儿都知道,我们凤儿又太老实了,你说这俩孩子,呵呵!”

来宾们照例是一通吉利话儿,附和着她的话。二姨父的眼还是望着天,脸上的笑是幸福的。强子穿着新的西服,和一帮孩子们抢着喜糖,人群中不时发了一阵笑声,院中弥漫着吉祥的气氛。

婚后不久的一天,二姨父拿出一张介绍信对凤儿说:

“你明天可以到税务局上班了,我跟局长说好了,明天让你二姨妈带你去吧!”

凤儿看了一眼介绍信,只见上面写着:

“某县税务局,兹介绍张凤同志到你单位工作,编制为行政编制,基础工资某某元......”

介绍信的落款为某县人事局。(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