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一章 开赴前线(五)

丁老大 收藏 1 1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URL] 孙蔚如正在西安调兵遣将。 其实,与其说孙蔚如在调兵遣将,还不如说是蒋介石在调孙蔚如的兵将。 孙蔚如的西安指挥部是一个大院子,大门口两只鬈毛青石狮子比人还高,昂首挺胸,雄壮威武。门两侧的两名岗哨虎视眈眈。 华灯初上的时分,新任陕西省政府主席、第三十八军军长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孙蔚如正在西安调兵遣将。

其实,与其说孙蔚如在调兵遣将,还不如说是蒋介石在调孙蔚如的兵将。

孙蔚如的西安指挥部是一个大院子,大门口两只鬈毛青石狮子比人还高,昂首挺胸,雄壮威武。门两侧的两名岗哨虎视眈眈。

华灯初上的时分,新任陕西省政府主席、第三十八军军长的孙蔚如正在他的指挥部里沉思,高大魁梧的身躯在灯影里像一尊站立的雕像,它正在回思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杨主任出洋考察,他集陕西的军政大权于一身,既是陕西省主席,又是三十八军的军长。顿感肩上的担子重。蒋介石不放心他们,陕西周边的中央军随时可能开进西安,这个在十七路军的基础上重新组建的三十八军已经不复往日的气象了,六万多人的部队只剩了三万多,四十二师,这个十七路军的主力跑了,而且是在危难时候向十七路军的要害处戳了一刀子。

冯钦哉是山西人,也是十七路军的一个重要人物,西安事变的时候,杨虎城没来得及通知他,他知道后大发雷霆,心想,我也是十七路军一个堂堂的师长,这么大的事连我都瞒着,明摆着不信任,你杨虎城不信任我,我就投蒋介石去。

第二天天明,杨虎城打电话给他,向他传达兵谏蒋介石的决定,并下达作战命令。让他镇守潼关,他拒绝了。

冯钦哉不赞成张、杨的联共,抗日倒是赞成的,在他的四十二师中,从不允许共产党员的存在,他力主要消灭共产党,消灭红军,有人对他说,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不对,他辩解说,有什么不对的,朱元璋坐了江山以后,卧榻之旁,岂容他人盹睡,蒋委员长坐了江山,肯定也不能让让红军存在,红军存在了,蒋委员长的江山就坐不稳。我坚决拥护蒋委员长的攘外必先安内。

因此,当杨虎城要他率部迅速集结进驻潼关,以防堵中央军进犯西安时,他竟在电话中表示:“张副司令的命令我不听,你如果有什么好办法,我们再商量。”

将在外,不由帅,更何况杨虎城正面临着怎么处理被羁押的蒋委员长,不想内窝里先乱,见话不投机,就不多说什么了。

西安事变的第二天,冯钦哉正在生闷气,骂人,电报员给他送来一份译电,他接过一看,竟是国民政府孔祥熙通过驻洛阳的六十四军军长樊嵩甫转来的电报,内容是:

潼关。樊军长嵩甫勋鉴:松密。

(一)冯钦哉兄已由军委会派渭北剿匪司令。

(二)军部因恐此后冯部军饷或感缺乏,已由于院长携致,请转告。

(三)巧辰电悉,世兄事当为安置,请转电来见。

孔OO叩。皓。秘。印

冯钦哉虽然对杨虎城说的是硬话,但是心里还没有底,这一来瞌睡遇了个枕头。当即打起精神,回电表示忠诚,又秘密约见樊嵩甫,把西北军和东北军内部详细情况透露给樊嵩甫,一面复电孔祥熙,表示“希惠我南针,立即勉效驰驱”又准备发表声讨“西安”的声明。

十二月二十日早上,杨虎城把续范亭找来,对他说:“十七路军第七军军长兼四十二师师长冯钦哉有叛变的可能。冯钦哉对范亭兄的人品十分敬仰,你去给他做做工作。” 续范亭是山西省崞县人,与冯钦哉是老乡,续范亭又有声望,杨虎城想通过他们山东老乡的关系让冯钦哉回头。

这时候的冯钦哉已经死心塌地的要跟蒋介石走,续范亭虽然赶到冯钦哉驻扎的同州。对冯钦哉晓以大义,使冯钦哉受到感动,但也仅仅只是把对张扬的“通电”迟发了几天。

紧跟着,杨虎城又派续式甫、许海仙等在十七路军中有些名气的人前往劝说,

也没有什么效果。

最后一位是张逸中。

张逸中当时是西安绥靖公署军法处处长,人长得瘦,但是很傲气,因为长期在司令部做官,对下面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他去的时候走错了路,跑到冯钦哉部下武勉之的旅部去了,或许是故意的也末可知。他将西安发生的事情向武勉之作了简单介绍,最后对目瞪口呆的武勉之说:“你部的任务,就是要在同州府一带就地摆开,狙击随时前来寻衅闹事的武装力量,还要联合友邻部队,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听候主任调遣。”

武勉之心头一震。抓蒋介石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冯钦哉也没有通知他们。他心想,我要是一个师那就好了,行动方便,可我仅仅只有一个旅,上有冯钦哉,邻有柳彦彪,稍有疏忽,后悔莫及,何不先听听柳彦彪的意见?于是笑着说:“处长,还是先到柳彦彪那里去商量一下,然后再决定。”

两人来到柳彦彪处,张逸中把对武勉之说的话原封不动对柳彦彪一说,这么大的事,柳彦彪听了后也内心惶惶地拿不准主意。于是摇动电话机,将情况向冯钦哉作了汇报。

张逸中这么做是犯忌的,你一个处长,跑到一个师的防地来指挥师长的下属,这还了得,更何况他和冯钦哉有仇。前年,他和冯钦哉因为争买西安城里一片空地,闹得很厉害,几乎动起了武,最后被他买去了,冯钦哉恨得牙痒痒的,一直没有机会报仇,这次机会来了。

柳彦彪的话音未落,话筒里就传来一声震怒: “把他押过来!”

跟炸弹爆炸一样,把柳彦彪的头皮都震得发麻,他稍一回神,才知道是师长的命令,违抗不得,便放下电话,沉下脸来,大喝一声:

“来人,给我拿下!”

风云突变,张逸中事前未曾预料到,他愤怒咆哮着:“我是奉杨主任的命令来的,”“我是堂堂的军法处处长。” ,“我要把你们军法处理。”

整个儿司令部都回荡着他怒吼的声音。尽管如此,还是被那些拥上来的警卫人员捆了个结结实实。

武、柳二人押着张逸中来到冯钦哉住处时,冯钦哉早就杀气腾腾地等在那里,没等到张逸中站稳,便恶狠狠地扑上去,在张逸忠的身上咬了两口。

两口咬得好狠,像只狼一样把张逸中身上撕下两块肉来。从来未受过皮肉之苦的张逸忠大声嘶叫起来:“冯钦哉,有朝一日,我要剥下你的皮!”

可是,冯钦哉不给他这个机会。

据以后冯钦哉说,咬张逸中的第一口是报夺地之仇,第二口是报离间部属之仇。与反对张、杨的西安事变没有关系。

张逸中还在破口大骂,冯钦哉“啪”地一掌击在桌子上,大吼一声:“给我拉出去,枪毙!”

一群警卫人员,抱着拼命挣扎的张逸中出去了。冯钦哉还不解恨,怒气冲冲一直尾随其后,亲自听到执行的枪声,看到张逸中的脑浆迸裂,才回转身来,心满意足地走了。

冯钦哉因为不听杨虎城调遣,公开通电反对发动西安事变。致使本该他守的潼洛防线,不攻自破,何应钦派河南省主席刘峙任东路讨伐军总司令。全力以赴分六路越潼关,进驻华阴、华县,迫进渭南,西安受到严重的军事威胁。

事变以后,冯钦哉把四十二师拉到河南接受改编。被蒋介石扩编为第二十七路军,冯钦哉升了官,任军长,下辖第四十二师、一六九师,师长分别为柳彦彪和武士敏。

这支队伍随后也被派往前线,算是十七路军的抗日力量。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