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港静悄悄 第一章 家 4 年前之会

仪云尖兵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size][/URL] 4 袅袅的炊烟在冷气中散开,稻草燃烧后的味道很令庄户人受用.白菜炖粉条子的香气弥漫着整个杨家大院儿,娃娃们围着那几口大锅,实在舍不得离开,吧咋着指头等开饭. 许老汉的大小子金生和媳妇儿香翠也来了。 17岁的香翠很快成为男人们的焦点,愈发的拘谨。 “金生,你媳妇儿真白生呐,媒人是哪个?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


4

袅袅的炊烟在冷气中散开,稻草燃烧后的味道很令庄户人受用.白菜炖粉条子的香气弥漫着整个杨家大院儿,娃娃们围着那几口大锅,实在舍不得离开,吧咋着指头等开饭.

许老汉的大小子金生和媳妇儿香翠也来了。

17岁的香翠很快成为男人们的焦点,愈发的拘谨。

“金生,你媳妇儿真白生呐,媒人是哪个?给我也说道说道,帮我个办个这样的媳妇儿哦。”

“我只当是七仙女儿下凡了,没瞅着是金生屋里的。”

哈哈大笑声中,金生对着这些没规矩的小子们一通吆喝,人们的目光又转到了弟弟银生处。

“银生,瞅着你这花哨嫂子痒痒不?可不许摸手哦。”

“得空也办一个这样的媳妇吧。”

银生不似哥哥金生那般憨厚,毫不留情的招架上:“我瞅着你屋里的婆姨心里就痒痒,怎办?”

轰然而笑。

几大斗盆老肥肉片子支架好,这马上就要开饭。

庄户人见不得这个,抄起大碗做好了准备,只等着东家发话就开吃。

每年的这个时候,杨家的当家之人,老财杨福容都要来几句开场白。

除去“感谢乡梓,不成敬意”这些客套之外,最重要的是要兑一兑帐目。

哪家还欠多少油盐钱,哪家办红白喜事儿还借着多少细粮,都要当着大家的面儿报出来,也算是有个见证。

当然这离年傍节的,杨家是不会追着要债的,要到了来年的端午时节,地里的庄稼收了才还。

众人的心思早就随着肉的香气儿飘荡,尤其是娃娃们,死瞅着白面馍不放.

好容易等杨大东家把这些芝麻笤帚的事情说完,不耐的人们一哇声的涌到灶上。

“今年的馍可不比去年的大哦。”

“肉也薄了些。”镇子上唯一的王姓人王大辫子王老头念叨着,手里捏着俩白馍,掰着碗,一手把肉片子夹起来,在日头老爷下照:“你瞅瞅,这也忒薄了,都能照到日头,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王大辫子可是这镇子上的名人,论声望仅在大地主杨福容之下。

王老头本叫王同念,他的这个名字也只有上些年纪的人才知道。是镇上少有的几个识文断字的,当年14岁的时候就有童生的功名,又考上了秀才,只是一直没有中过举。偏偏这老头子志比天高,说什么不中状元就不娶婆姨,结果到现在还是老光棍儿一根。

这些虽然一直是人们的笑料,最有意思的还不是这些,孙总理建民国的那年,全镇子的人都剪了辫子,惟独王同念死也不肯剪。被黑脚军(国民新军)摁着脑袋剪了去,这王老头儿生生的娘们儿一样的哭了半月。

也说不清楚是从哪一年开始,这王老头又留起了辫子,且常常以大清家的遗民自居,所以留下这个王大辫子的绰号。

大清家早亡了这么些年,王大辫子却不肯放下文人的身份,既不耕田也不经商,就依靠帮人写封书信,给新添的孩子取个名字啥的混饭。哪家有个婚丧嫁娶的红白喜事,总是少不了他的身影,一来可写个字帖,二来可混口饭吃,光景奚荒的很。

旁人时常拿这老头子逗乐子,银生对他却甚是尊敬:“王家大爷,先尽着粉条子汤吃,白馍省下,一会儿拿回家去,明儿个还可以吃一顿。”

王大辫子整个老脸皱摺密布,满是黑泥,惟独脑袋瓜子后面的辫子梳理的一丝不乱,美意的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肥肉片子,对银生一笑:“俺理会得,理会得,这肉我也只吃一片,剩下的装回家,嘿嘿,晚上还能就着馍吃。”

杨家的少东家杨昌武出现在廊下,头发从正中分开,抹的油光锃亮,象被牛犊子舔过一样。老棉袄外面罩着大褂儿,腰间斜斜的挎着盒子炮*,枪匣子就隔在屁股蛋子处,脚上还蹬了高桩的大马靴。

“老乡亲们呐,俺杨昌武有几句话说。有什么事儿呢?自是好事儿,赶明儿我要在镇子上找100个身强力壮的后生,跟我到定县城里做几天工,一天管两顿饭食。家里头有人的都到我这里留个名儿,谁也别想着赖,”说着一指正在里屋吃饭的四个日本鬼子:“看见了没有,皇军可是亲自跟着下来,哪个不去皇军可不依,也不是叫你们白干,做的好了皇军有赏,你们看看,我这大马靴就是皇军给的,地道的东洋货……”

众人对这些并不是很在意,反正日本鬼子有枪,谁也不敢不去,去了也不指望鬼子会给工钱,只是这眼瞅着要过年了,实在不愿意离家。

不离家又有什么法子?日本鬼子可不管年不管节的。

镇子上的人终究也给鬼子做过几回工,就这么默认了杨昌武的说辞。

银生捅捅前面的许文焕:“叔儿,门口那个娘儿们怎打扮的这么妖性,是杨昌武的婆姨?”

“屁,那是跑外门子的*。”

“这杨昌武还真是张狂,咱们镇子上也有开暗门子的,还带这么个货回来。”

“屁,那是给鬼子预备的,你当是杨昌武自己个儿搂着睡不成。”许文焕鄙夷的看一眼,又开始猛嚼。


*盒子炮为德国生产,因为战斗效果不强日军中并不配备,只是卖于当地的有钱人或者给汉奸使用。

*跑外门子就是指妓女跟随嫖客外出,暗门子就是暗娼,当时稍微繁华一点的镇子都有暗娼,又叫半开门儿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