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中东硝烟 激战圣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深夜,耶路撒冷被笼罩在一片浓烟之中,枪声爆炸声不觉于耳。以色列军队和巴勒斯坦军队正在围绕着耶路撒冷做最后的激战。

以色列共八千军队从四个方向向巴勒斯坦军队把守的耶路撒冷阿拉伯区进行攻击,防御该区的由四千多巴勒斯坦安全部队和三百多哈马斯民兵,一个白天的激战以色列军队就付出了三百多人死伤的代价却仅仅夺得几条街道,夜间以色列军队也没有停下攻击的脚步,继续派重兵围攻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旧城区内的巴勒斯坦军队和民兵正在顽强的抵抗以色列军队的攻击。

一架C-130运输机悄悄的从东边飞过来,由于巴勒斯坦没有空军所以以色列根本就没有对巴勒斯坦这一区域内进行空中侦察,而且是夜间不时便有以色列空军战斗机经过,所以以色列人没有注意这架涂有以色列空军机徽的C-130运输机。

飞机到达了旧城区上空,地面上立即点燃了两堆事先准备好的篝火。C-130运输机上鱼贯的跳出40名伞兵以及武器和弹药。飞机盘旋一圈后立即朝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方向快速飞去,还没等以色列空军战斗机回过神来确认这架C-130运输机的身份时便已经飞出了巴勒斯坦到达了约旦领空。

趁着以色列空军派遣战斗机前往追C-130运输机的空隙,从叙利亚东南部起飞的5架运-5轻型运输机也飞临了耶路撒冷上空,5架飞机一共空投了30名伞兵和所需要的武器弹药以及通讯器材,飞机迅速经约旦折回叙利亚,由于运-5是全木制结构,超低空飞行雷达根本无法探测,所以5架运输机安全的返回了叙利亚。

空投下来的当然不是中国军队,而是巴基斯坦在印巴战争中屡立奇功的“波斯波利斯”突击队,总共来了90人,其中20人分别乘坐卡车偷入耶路撒冷,剩余大部队则分别乘坐运输机空运到耶路撒冷。

突击队指挥官尼穆尔大尉来到了巴勒斯坦耶路撒冷城内的巴军指挥官克尔将军的地下指挥所里。将军波斯波利斯突击队已经奉命到达!尼穆尔大尉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真是太欢迎你们了,我们这里十分缺乏人手。克尔将军激动的走过来亲自和尼穆尔大尉握手。

你们总共来了多少人?

90人,现在已经全部集结完毕。

好,马上带上你的人去这三个地方,说着克尔将军在地图上指着。能否守住圣城就看你们的了!克尔将军忧心忡忡的说道,的确,如今的耶路撒冷就如同暴风雨之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有被风暴打翻的可能。

放心吧,我们是不会让以色列军队踏入旧城半步的。

苏丹首都喀土穆,四架运-8F400运输机正在轰鸣着发动着发动机,几辆卡车上跳下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一辆吉普车停在了他们旁边,从车上跳下来一位身穿陆军准将的军官。

将军!两名少校跑过来“啪”的一个立正敬礼。

那名将军回了一个军礼;将军没想到会是您亲自指挥,这是我们莫大的荣幸!两名少校异口同声的说道。

人员和装备都检查完毕了吗?胡任问道。

升任了准将,胡任却依旧喜欢和特种兵们冲杀到第一线去!

都检查完部了,将军同志,全部134名特战队队员,以及武器弹药和通讯器材全部检查完毕没有损坏。

很好,现在我命令“登机”。

三架运-8F400运输机依次排列在飞机场跑道尽头一个接着一个的起飞升空,没人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只有胡任一个人知道!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的胡任需要做的就是将这134名特战队员全部一个不拉的带回来。

飞机到达埃及上空后,从埃及尼罗河下游附近待命的一架伊尔-78加油机为三架运八飞机进行了空中加油。期间3架米格-29战斗机在其周围进行警戒,半个小时后,飞机改道向北继续飞行,飞机上的特种兵已经习惯了在到达目的地时在被告知任务,他们常年在非洲和中东执行各种秘密任务,所以这些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将军,再有十五分钟就要出西奈半岛了!驾驶舱内领航员对胡任说道。

降低高度,朝东北方向飞行,转换调频到C波段!胡任凑到领航员这里对他下命令。

将军,我们已经进入约旦领空,正在打开雷达规避系统!说着飞行员打开了装在运八飞机上的雷达至盲系统,在飞机表面形成一层吸附雷达波的保护层,可以保证飞机在15分钟内从地面雷达的跟踪。

给舱里发信号,二十五分钟准备!胡任说完,副驾驶就按下了一个按钮来通告机舱内的士兵。

士兵接到信号后开始互相检查装备和伞具,通讯兵正在仔细的调整着通讯器材以及GPS。

在飞机上的GPS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晰的看见这次飞行的目的地,飞行员不断的降低高度,努力使飞机保持在800米左右的空域内。3架运八飞机沿巴勒斯坦和约旦的边境线飞行,不断调整和休整航向,再有十几分钟他们将被空投到这片即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飞机不可能直接飞到耶路撒冷上空,他们得在距离耶路撒冷很远的地方被空投下来,这样才不会被以色列空军和雷达发现,而且不是哪个中东国家都拥有运八飞机的,至少在约旦、黎巴嫩、叙利亚这三个国家中是不装备的,而埃及也仅仅有几架运-7飞机。

胡任回到机舱里,看着逐渐打开的舱门,示意部下开始进行空降!地面由波斯波利斯突击队员点燃的篝火作为目标指引他们进行空降,134名特种兵很快便都顺利的降落在地面上只有一名士兵因为崴脚受到轻伤外其他人没有任何问题。

胡任和前来接应的巴基斯坦特种兵简短的用英语交流了下情况,从巴基斯坦特种兵口中得知,以色列在攻击耶路撒冷的行动中仍然在不断的向前前进,虽然进展不快但是耶路撒冷照这么打下去肯定是要丢的,而90人的波斯波利斯突击队也在3天的战斗中已经损失了近四十人,依旧没有抵挡的住以色列军队。由于空中秘密航线被发现,每天晚上都会有以色列空军的战斗机和武装直升飞机在空中巡逻。

好几次从叙利亚用过来的运-5飞机都被击落了,为此还搭上了三十几名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的民兵和4架运-5飞机!

中国兵在周围私低下在互相交流的,交流的重点当然是在国内已经差不多连航校都很少见的运-5飞机却在中东这个地方重新被启用了,巴基斯坦特种兵告诉胡任,这些运=5飞机都是从中国由集装箱货轮运到叙利亚的拉塔基亚然后经过陆路运输到达大马士革进行组装,然后飞到库奈特拉或者黎巴嫩北部地区,在那里装上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或者是给养然后超低空飞到耶路撒冷。

这些飞机是特意由成都飞机公司重新生产的30架运-5飞机,全木制结构的运=5飞机虽然非常的老,是一种二次大战的武器,却因为本身的木制结构而导致在雷达上根本无法发现所以在耶路撒冷能成功的趁夜色掩护对耶路撒冷实施支援,以色列发现这种情况后立即派遣了武装直升飞机和战斗机在巴叙边境和以黎边境进行巡逻,果然发现了有飞机朝耶路撒冷飞行,在确认是军用机后立即被以色列空军飞机击落。

那这2天有飞机到耶路撒冷吗?胡任好奇的问到。

没有,一架都没有,据说剩下的运-5飞机都被集中到了库奈特拉,我们这里可能以后都不会有飞机到耶路撒冷了!巴基斯坦兵也是听在指挥部的一个巴勒斯坦空军联络少校说的,具体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胡任知道耶路撒冷这个地方基本上失守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他降落下来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考虑这些特种兵的退路。

一个夜晚的急行军,胡任所带领的中国特种兵已经可以看见在耶路撒冷的城区轮廓了,清晨,他们趁着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进入了炮火连天的耶路撒冷,不少中国特种兵都好奇的四处观望着这座对他们来说十分陌生却又充满了新奇的城市。

好了,上士,我们要分开了!说着胡任示意手下停步!

距离司令部还很远!巴基斯坦兵不解的看向胡任。

上士,我手下有134个人,我要为他们的生命负责,我来决定我的士兵的防区吧,好吧再见!说着胡任带着人便离开了。

将军,上面要我们见到指挥官!

这里我说了算,见他的鬼去吧!说着胡任招呼手下的士兵继续前进。

少尉,把一半人部署到圆顶寺附近,估计明天早上以色列军队就要打过来了,就靠那点兵力耶路撒冷陷落只是时间问题,剩下的一半人分散到周围的楼房狙杀敌人。

三个小时的时间部署完毕,中午,胡任已经在临时搭建起来的指挥所里和在喀土穆的指挥部取得了联系,特种兵们都是伏击、偷袭老手,他们在阵地周围埋上地雷,狙击手挑选最隐蔽的地点进行设伏,火力点呈扇面和梯次布置。

现在他们做的就是把带来的所有地雷都埋上然后静静的等着以色列人上门。

下午耶路撒冷城防指挥部的通讯官来了一次,除了带来所谓阿拉伯人的问候意外就是一通乏味的情况介绍,胡任司空见惯般的也认真的听着,倒是许多基层指挥官都听的昏昏欲睡,不少周围的士兵也都打起了瞌睡。

晚上吃过晚饭,前面的侦察兵便通报有一队大约一个连的以色列军队突破了巴勒斯坦军队的防御正在朝圆顶寺方向开进,有坦克和装甲车。

胡任立即命令进入战斗状态,一个小时以后,果然街道上出现了8辆美制M2A1布莱德利步兵战斗车和3辆“梅卡瓦4”主战坦克。

估计是先导连,兵力大约在一个排左右。胡任从望远镜里看到了以色列军队的大致。

旁边的副队长袁军少校点头表示同意,正好够我们打的!

通知狙击组放过车队,打最后一辆车!胡任很有经验,打街道伏击只要第一辆和最后一辆搞定整个车队就可以宣布报销了。

以色列军队当然也不是碌碌无能之辈不然也不会屡屡在战争中打出惊人的战斗力来,先导排前进非常的谨慎,甚至可以说是过于的小心了,最前面一辆梅卡瓦坦克的前部甚至还装上了一个扫雷器用于街道上的扫雷工作,这是屡次街道作战积累出来的经验,由于城市攻坚作战对道路破坏都很严重,所以在街道上布置地雷并不是不可能,而且路边炸弹、自杀汽车等时时刻刻的威胁着每一名以色列军人的生命。

第一狙击组的两名身穿城市迷彩的战士悄悄的从侧面将一具PF-89反坦克火箭筒摸出来架上,瞄准了队列最后一辆M2A1步兵战斗车等待着第一辆坦克压上地雷的时候将是整个车队被袭击的爆发点。

看,坦克上带扫雷器!袁军有点担心阵地前的地雷阵。

放心,他们那些探雷器还检查不到定时起爆地雷,而且我们的那些地雷也不是为坦克预备的。那点爆炸威力炸个汽车还可以,炸坦克,坦克里的成员仅仅会感觉到有点震动而已。

用我们手里的PF-89干梅卡瓦4有把握吗?袁军有点担心,梅卡瓦4可以说是世界坦克发展历史上的异类,梅卡瓦是最重视成员防护的坦克了,由于以色列地小人稀作战经不起巨大的人员消耗,所以陆战装备坦克和装甲车首先考虑的是如何保存自己,其次才是火炮和机动力。

梅卡瓦4主战坦克装备一门120毫米滑膛炮、2挺12。7毫米重机枪和一挺7。62毫米航向机枪以及车尾部的一门60毫米迫击炮,可以说梅卡瓦是一台真正的移动火炮台。

但是梅卡瓦也不是无懈可击,因为中东地区几个阿拉伯国家的整体国防力量不强,依靠自己本身无法研制出世界水平的主战坦克,就算伊朗也只能将主战坦克研制到T-80的水平何况是埃及和叙利亚这样的国家了,而且外购的坦克受到诸多的限制,武器系统和火控系统大多被简化或干脆用很不稳定和性能落后的代替,这些外表看似强大的陆上兵器却不堪一击。

当年梅卡瓦成名战便是将号称世界上火力、防护最强的T-72打的体无完肤才在世界上引起不小的轰动,而叙利亚的T-72便是后来人们所说的“猴”型。武器系统和火控系统极其落后。

今天注定将是以色列装甲兵的蒙辱日,因为他们被曾经在自己面前不堪一击的步兵手里的脏东西所干掉。当先导车刚刚拐过一个S型弯道还没有将自己脆弱的侧装甲恢复时两发从街角打出来的火箭弹便撕开了这辆梅卡瓦的侧装甲然后钻进了炮塔里,接着一阵剧烈的爆炸,车里的弹药像烟花爆竹殉爆了一样崩飞了炮塔,炮塔里面的所有成员全部被炸死无一生还。

接着,车队的最后一辆M2A1步战车也遭到了来自侧射火箭筒的攻击,相对于梅卡瓦还要薄弱的装甲的布莱德利装甲车几乎被打成了散装零件状态,车内的7名士兵连同这辆美国步兵战斗车一起上了天。

还没等其他车辆反映过来两侧雨点般的35毫米榴弹和PF89火箭筒便倾泄在了以色列装甲兵的头上,一阵接二连三的爆炸声过后,不消两分钟11辆各种战斗车辆便被干掉了6辆,剩余的装甲车和坦克由于道路被堵死无法撤退或者前进而成了活靶子,一些勇敢的以色列士兵冒着密集的子弹冲出装甲车企图步行脱离战区,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却没有成功,数挺机关枪准确的点射让这些身经百战的以色列军人彻底打消了可以活着离开这里的希望。

按照以往的惯例以色列士兵即便向阿拉伯国家军队投降一般都不会遭到枪毙的事情,所以在眼前的绝境状态下,剩余的十几名以色列军人明智的选择投降,但是他们不会想到这次他们对手并不是阿拉伯军人。

将军以色列人准备投降了!在指挥所里的袁军在望远镜里发现了以色列军人的情况。

喊话,让他们把武器都扔了,你跟我去前沿!说着胡任抓起一支突击步枪便越出了指挥所,接着袁军也拿起一支步枪带着警卫员跑向前沿。

十二个以色列士兵按照战士们的要求慢慢的朝这边走过来,手里的武器高高举过头顶。

是十二个,人还真不少!胡任在前沿上看着前面越来越近的以色列士兵心中泛起一阵同情来,同是军人惺惺像惜。但可惜胡任非常明白他是中国军人,必须要做什么。

机枪准备!胡任一咬牙下达了命令。

怎么?旁边的一个机枪班的士兵似乎没有听明白,都费解的看着胡任。

傻瓜,如果他们知道我们是中国人,那可就糟糕了!动作快点,把子弹装好准备射击!胡任催促着机枪班准备射击。

是,明白!机枪组的成员没有迟疑,之所以刚才会迟疑是因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知道了原因当然知道要这么做的原因所以没在说什么。

看我手势!

以色列士兵慢慢的走过来,胡任示意一个会希伯来语的战士;让他们把武器扔在地上!

战士点点头,然后用希伯来语对十几个以军士兵喊话让他们把武器放下。

以军士兵乖乖的把武器扔到地上,就在以军士兵在扔武器的时候,胡任突然一摆手,数挺机关枪便突然开火,遂不及防的以军士兵立即遭到了猛烈的射击,接二连三的士兵中弹倒在地上,不消十秒钟,便全部干掉了这十二名以军。

派几个人过去收集下他们的武器弹药再者看看有没有活着的,每人再补上一刀!胡任在脖子上比画一下。

放心将军,我们都是老手!说着袁军一挥手,上去四、五个战士手里拎着枪和刀挨个检查。

不多时,人都回来了,袁军确认已经没有活口了以后便报告了胡任。

这里不能呆,撤退到下一个阻击点,留一个小组在附近街口警戒!周围要埋上地雷,只留一条撤退的路。胡任撤退也不忘给以色列军留下点东西。

科瓦莱乔,一名刚入伍不到一年的新兵,便不幸参加了战争,一路上科瓦莱乔随着以军大部队高歌猛进,而科瓦莱乔甚至总共只打了20个弹夹的子弹。

本来他可以呆在犹太区的科瓦莱乔连同他的所在排被突然叫起来,命令来的很急迫,有支以军巡逻队遭到了伏击需要他们立即前往增援。

排长带上所有人,3台悍马吉普车、4辆M113装甲车和从连部调过来的2辆M2A1步兵战斗车便上了路。

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科瓦莱乔似乎也习惯这种作战,没有什么战斗危险的作战任务当然受欢迎而这次却不一样,他们将踏上一条不归路。他们不知道,他们所要增援的巡逻队已经被消灭了,他们去根本就是送死。

20分钟的行军,终于他们抵达了出事地点,许多坐在悍马车上的以军士兵都惊讶的伸出头去看着眼前这一幕悲惨的场面,最前面的一辆梅卡瓦坦克因为弹药殉爆被炸的面目全非,最后的一辆装甲车也好不到哪去,脆弱的装甲车被炸成了几乎是散装零件,车内的士兵肢体残片和衣服残片到处都是。其他正在燃烧或是周围躺满了士兵的尸体。不少新入伍的新兵都有点要作呕的感觉。

噢,天那!萨伯尔排长推推自己的钢盔帽檐自言自语的说了句。

巴克斯,吉罗特你们过去看看还有活着的吗!

两个人仔细的检查着每一具已经有些冰冷的尸体,当走到最后一具尸体前看完后两个人同时挥挥手。

嗖,啪! 一发致命的狙击步枪子弹打中了巴克斯的脖子,巴克斯嘴里感觉一咸无力的倒在地上,身体不断的痉挛般的抽着。

有狙击手,快隐......,嗖,啪!又一发狙击子弹打中了喊话的萨伯尔的喉咙,子弹造成了贯穿,萨伯尔捂着自己的脖子仰面倒下去。

吉罗特刚缓过神来拔腿要跑,又一发狙击弹打过来正中吉罗特的后心,7.62毫米的穿甲弹穿透了吉罗特身上的防弹衣打中吉罗特的后心,吉罗特闷哼一声便倒下去。

科瓦莱乔抱着步枪死死的趴在地上,嘴里不断的说,真该死,真该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