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四十六章 会商(下)

找爱的人 收藏 4 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size][/URL] 吃过中饭后,刘兴借口想休息一下,把会议的时间稍微的挪后了一点。这样以来,他和别人就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那些需要解决和面对的问题了。并且和众人商量好,下午的会议将推迟到两点再举行,说完便先行离开。 在路上,刘兴一直在考虑大家在上午会议所说的意见,特别是宾岩的话,让刘兴陷入了沉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吃过中饭后,刘兴借口想休息一下,把会议的时间稍微的挪后了一点。这样以来,他和别人就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那些需要解决和面对的问题了。并且和众人商量好,下午的会议将推迟到两点再举行,说完便先行离开。

在路上,刘兴一直在考虑大家在上午会议所说的意见,特别是宾岩的话,让刘兴陷入了沉思中。刚走进司令部,就见一参谋正在那里聚精会神的操作着电脑,并没有发现刘兴已经走了进来。见到此,刘兴便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看见这家伙正在玩一个老游戏,名字叫《文明3》,刘兴刚准备发火,因为司令部早有明文规定,非工作需要不得擅自动用电脑,而这家伙竟然当着他司令的面,玩起了游戏,这还了得啊。刚准备发火,却发现这个参谋指挥的部队很有章法,虽然这家伙所占地方不小,但是其所指挥的部队却不是很多,最重要的是,他在每发动一次战争的时候都是在部队后面跟随着大批的民工,部队打到那里,民工所修筑的铁路也跟着到那里,这让刘兴有点惊讶不已,似乎他从这里面找到了一丝灵感一样。

这时参谋发现司令已经站在了身后,立即站了起来说到:“对不起,司令。我~~~~~~,”

见到参谋惊讶的样子,刘兴笑了笑问到:“你叫什么名字?”那人立正答到:“报告司令,我叫周顺。”

听到这里,刘兴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指了指电脑游戏继续问到:“这个是你从那边带来的?”

周顺点了点头回答到:“是的,我怕来到这边无法打发多余的时间,所以就偷偷的带了一些游戏光碟过来。”

刘兴看了看周顺,发现他一幅神情自若的样子,便继续说到:“看来你玩这个游戏还是个行家啊,很不错吗?把战法带到游戏中,这就很不错啊,你很有头脑啊。”

见司令这么说,周顺笑了笑,然后不无感叹的说到:“可惜啊,只能虐待电脑啊,要是能亲自上去杀一回,死也心甘。”

听到周顺这么说,刘兴立即好奇的问到:“怎么? 想下去带部队?”

周顺见司令已经点破了,也不再隐瞒便立正说到:“军人就应当马革裹尸还,何况我们现在正在与小日本打,所以~~~~~~~~~~~,”

听到此,刘兴说到:“行,既然愿意下去,那这样,把你手头的工作交接下,然后去一军报道,就说是我说的,你现在是个上尉吧,给你加条杠,减两个星星,先带一个营,带好了,有成绩了,我直接升你为师长。如何?”听到司令这么说,周顺高兴的敬礼答到:“是。谢谢司令栽培。我一定不负众望。”说着周顺便离开了司令部。

见周顺走了,刘兴便回到自己的那个小房间里面,刘兴也没有多想就躺了下来,他知道到时间副官会叫他的,难得中午可以休息两个小时,浪费就可惜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副官把刘兴从美梦中给叫了起来。见刘兴已经坐了起来,副官便跑了出去,将洗脸水打来。刘兴略微的洗了下,刘兴便带着副官朝会议室大步走去。

一路上,刘兴在反复思考着周顺的那套游戏玩法,总在想如何将这套方法实现的问题,在不知不觉中,便来到了会议室,众人见司令已经到了,立即在原来的位置上站好了,等刘兴、彭全坐了下来后,众人才坐了下来。与上午不同的是,下午参加会议的还增加了几个人,他们是:联盟党常务副主席覃旭、中华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徐富聪、复国军联勤部部长章军以及训练基地的主任文言都参加了下午的会议

这时彭全继续主持会议到:“上午大家就发展方向以及下步的应对方式等问题做了许多设想,下面我想就宾岩师长所提出的建议,大家都讨论下,好了,谁先说。”

见彭全这么说,大家彼此相互看了看了下,然后谁也没有说话,见到此,刘兴轻轻的咳嗽了两下,会场上的讨论声立即嘎然而止,这时刘兴才慢慢的说到:“老彭啊,军事上的事情等下再说,先听章部长说下后勤上的事情吧。军事上的事情,大家晚点再说。借着这个时间,大家也好好的考虑下。好了,老章啊,你先说吧。”

见刘兴点了自己的名,章军刚准备站起来,就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拉了一下,转头一看,发现是坐在自己身边的黄厚杏拉的。章军知道,那意思是让自己坐下说。见此,章军坐了下来说到:“目前我们带来的几条生产线已经开始运转了,但是由于原材料的严重不足,特别是高规格材料的稀缺,已经造成了一些大型装备无法正常使用,这严重的影响了我军作战能力的发挥。所以,我建议总部是不是可以考虑给予适当的解决。就现在的库存来说,轻型武器的弹药储备比较充足,因为我军现在已经占领了大庆这个地方,所以油料供应问题,也基本得到了解决,只是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大庆油田的正常生产。至于其他的,我已经在报告中做了详细的阐述,在这里我就不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见到这里,刘兴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眼睛便看着覃旭,覃旭知道该自己说了,便直接说到:“联盟党的工作正在逐步展开中。目前在地方上的各级机关和领导机构中已经建立了相关的党组织,在部队的连、营级也已经建立和完善了相关的党组织。只是在在部队的中高层中,因为部队自身政治制度的不完善,也就造成了目前在部队的团、师级这一层中党的组织无法建立,或者是建立了,无法有效的旅行职责的问题。另外我们这次准备招收一批大学生直接进入根据地,具体的事情将由徐富聪主任做详细说明,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说。”

见覃旭这么说,刘兴不得不认真的思考起所面对的问题了。从内心上来说,他讨厌那该死的政治,但是作为一个军人,特别是高级别的军人,他知道军事和政治是永远不会分开的兄弟。有的时候很难说清楚那些是军事问题,那些政治问题,也许只有战争论的那句话永远是对的: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见刘兴这么久,没有说话,大家也都不敢说话,而眼睛则纷纷都看着刘兴。见到这种局面,彭全立即说到:“老徐啊,该你说,你就说吗?有必要讲客气吗?你就大胆的说吧,我和老刘做你坚强的后盾。”听到这里,有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见到自己被点了名,徐富聪便接过彭全的话茬说到:“目前我们已经在齐齐哈尔建立相对完善的政府管理机构,虽然很多地方还不健全,但是我们已经在逐步的改进中。另外因为目前根据地的人才缺乏问题已经日益严重,在我与覃旭副主席商量后,决定从东北大学和东北师范学院中挑选一批学生进入根据地,以解决目前的问题。”

此时的刘兴已经回过神来了,听完了徐富聪的建议后,刘兴考虑了下说到:“恩,我看这个事情可以办,不过具体的,你们协商好,至于在人员审核上必须把好关。需要的时候,可以让黄厚杏进行配合。好了,下面该谁说了。”

见刘兴这么说听,文言站了起来说到:“我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各种事情都在进行着,效果也不算很明显。现在最头大的一点就是,有些军官的素质实在太低,我有的时候感觉,我办的就是一扫盲班,根本就不是什么军校。士兵还好说点,军官那边难办了点,所以我现在也在为这个事情头大。”

见文言把问题说了出来,刘兴考虑了下,然后便付耳与彭全嘀咕了好一阵子,这才说到:“小文啊,你的问题我和参谋长的意见是,凡是不合格的军官,你有权直接让他去当士兵,如果他不愿意,你就让他滚蛋。部队不是他提条件的地方。好了,老宾,你上午的发言还没有结束,你继续吧。”

听到这里,宾言见点到了自己的名,便站了起来说到:“其实我要说的很简单,在我看来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要如何搞好内部发展。其他的没有什么了,具体的就不是我这个师长所考虑的了。好了,我就说这么多。”

说完,他坐了下来。他刚坐下来就听见有人说到:“我们是军人,我们的职责是如何打鬼子?至于内部发展的事情,那是政府的事情,我们还是好好的想下如何打鬼子才是最重要的。”

宾岩一听,朝发言那边看了过去,见是二军的参谋长武其勋,宾岩微微一笑说到:“就算我们不干预地方上的事情,那么我们军队就不要发展了吗?我们现在才多少人啊?那日本又有多少人呢?日本光关东军就有将近两百万,我们带地方武装在一起才不过二十万而已。你们第二军到是没有怎么动,我的游击师现在也就将近万把人吧,但是你们知道新兵占了多少吗?将近百分之七十,和我一起参加复国军的老人现在最低都是连长,高的已经是团长了,新兵多对于任何一个部队来说都不见得是好事,这里面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去思考,比如新兵的训练、人员的搭配、武器的补充等等,我希望总部都寓意能考虑下。”听到这里,大家都不再说话,因为在坐的都是高级军官,他们知道这些客观存在的问题确实是部队当前比较棘手的一些问题,而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大家也是各有办法。

听到这里,彭全看了下刘兴,两人眼神对视了一秒。就听见彭全然说到:“这个问题总部已经考虑了,而且正在筹划解决的办法,初步的方案为在无战事的情况下,所有新兵将统一由总部安排进行三个星期左右的初步训练,三个星期后,新兵补充到部队,再由部队根据各自任务进行训练,在战时加入部队的新兵,将直接补充进部队,在战事结束后,将再回训练基地做补充训练,时间为一个星期。大家看如何?”

听到这里,大家相互看了下,然后都纷纷点点表示同意,他们知道这样做的最大一个好处就在于新兵的到来可以消除各部队之间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隔阂,将大家最大限度的统一在一个旗帜下和鬼子做斗争。

见大家没有疑义了,彭全说到:“最近几个月各个部队将进入一个休整期,另外我和刘司令商量一下,决定对编制再做一下相应的调整,具体的方案在晚点将直接下到各个部队,这次主要是将第三军的机动部队做下整和,那些部队将编为一个旅,番号为复国军独立一旅,宾岩的师番号为复国军独立一师,其他三个军的番号不变。另外总部决定搞一次大的庆典,一是为了庆祝我们收复大庆,二是想告诉日本人,他们的好日子已经到头。初步打算为搞一次入城式,也让大家知道下我们的实力,参加的部队从各个军师抽。主要是步兵,装甲部队和空军将不参加,不过防空将由空军全权负责。在入城式上,我们还会给各个军师授旗,好了,大家看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彭全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有人说到:“放我进去,我有急事报告。”副官答到:“对不起,里面正在召开军级会议,你的级别是不能进去。”

那人立即大声喊叫到:“不行,这个事情紧急,是内线冒着生命危险发来的紧急电报,我必须立即向首长报告,耽误了你我都承担不起。”

副官立即反驳到:“我说不行,就不行。除非里面叫你,否则你就只能在这里等着。”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锋着,而声音随着时间的变化也开始变的高了起来。听到这里,刘兴和彭全都站了起来,来到门口,将门打开后,刘兴呵斥到:“吵什么吵。”

这时再看两人,好家伙,就见一个少校和刘兴的副官两人都用枪指着对方,看那架势,刘兴他们要再晚出来一步,两人非闹火并不可。

这时黄厚杏认出了那个少校是自己情报部的军官,立即站出来说到:“兆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副官和少校才发现里面的军官们已经站在了门口,两人立即收枪立正站在了原地。少校迈步走到黄厚杏的面前,从随身携带的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递给了黄厚杏,敬礼后便匆匆离开了,黄厚杏看了下,然后便将情报交给了刘兴。看过情报后,刘兴立即跑回会议室。来到了地图前,在认真笔对了一下后说到:“我命令全军取消休整,立即进入指定阵地,作战计划随后下达。独一师,老宾,这次你们打头阵,在哈尔滨的呼兰建立一个相对稳定的根据地,如果条件允许,你部可以相机攻占巴彦县,第一军负责攻占绥化,第二军往北负责攻占黑河,各部队开始执行吧。”听到这里,军长们敬礼后回答到:“是”说着,便陆续离开了会议室。

刘兴这时看了下彭全,然后不无感叹的说到:“哎~~~~~~,老彭啊,你说这叫什么事啊,小鬼子做什么事都急,连找死也这样急,这又是何必呢?”听到彭全对着刘兴胸口就是一拳,然后笑呵呵的说到:“好了啊,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