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红蓝箭头(二)

iji5000 收藏 16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URL] [内容简介] 剑指云山 红蓝箭头(二) 琼斯死死的看着那张地图!一脑袋的问号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沟通的人!只好悻悻的把地图收好!然后也回去睡觉了! 临时的宿舍里横七竖八的摆满了美军士兵的睡袋!呼噜声一声接着一声的让琼斯一点睡觉的意思都没有了!他爬了起来!摸了摸在身边的卡宾枪,仔细端详了一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剑指云山

红蓝箭头(二)

琼斯死死的看着那张地图!一脑袋的问号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沟通的人!只好悻悻的把地图收好!然后也回去睡觉了!

临时的宿舍里横七竖八的摆满了美军士兵的睡袋!呼噜声一声接着一声的让琼斯一点睡觉的意思都没有了!他爬了起来!摸了摸在身边的卡宾枪,仔细端详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把卡宾枪靠在背包上!环顾起自己的周围来!

一个在早晨把自己从睡梦中踹醒的上士,正蜷缩在睡袋里!手里居然还握着一把刺刀!就是这个高大的家伙在早晨用大皮靴把自己一脚从现代"踹"了朝鲜!那个时候睡眼朦胧的琼斯还以为自己出现在某部大片的拍摄现场!看着乱哄哄起床的大兵们发愣!直到坚硬的皮靴底儿蹬到自己后背上。

还有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下士驷马朝天的躺在睡袋上打着呼噜!仿佛是在家里的自家农场草垛上一样舒服!

想找个人聊聊!琼斯又怕自己现在还没有摸清楚到底自己在没会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这个历史已经走过的一段车辙上!说出去也只能让身边的陌生战友笑成疯子一样的人来!

无奈!琼斯只能环顾一周后再次把自己的身体扔进了睡袋里!

躺在睡袋上!琼斯把自己脖子上的士兵牌掏出来借着手电筒的光线仔细端详着!

"J D 琼斯。美国空降兵187团*连中士"

"见鬼了!"琼斯把睡袋把脑袋蒙在头上!"我不过在中国以观察员的身份看了一场没有任何新意的演习!一夜之间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上帝!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吗?"

琼斯心里默默的纳闷着自己为什么一夜之间到了朝鲜战场上!也不明白为什么来到朝鲜就从军官变成了中士!到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上帝!如果这真的是50年的朝鲜!那我的爷爷不是也在187团!"琼斯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我的爸爸正在加洲刚刚离开啃奶嘴的年纪?"

琼斯突然有种想大喊一声的冲动!喊出那个只能在自己父亲记忆都很模糊的名字!D。W琼斯!也就是他的爷爷!

可是张大了嘴却也硬是没有喊出来!他怕自己的冒失让自己招来一顿皮靴或者扔过来十几个钢盔让自己闭嘴!

"明天!一定找个人问问爷爷的事情!不知道看见他的时候我是该叫兄弟还是亲切的称呼他祖父!"琼斯在睡袋里有些迷迷糊糊!

就当琼斯在睡与不睡之间晃荡的时候!几声尖锐的哨音响了起来!

"起床起床!懒惰的家伙们!"一个声音高高的喊了起来!

琼斯挣开眼睛,隐约看见几个手电筒的光柱在房间里晃来晃去!

"起床!起床!带上你们的背包!抓起你们的家伙!你们这群经常被人家从天上扔下来摔破脑袋的笨蛋们!"那个声音还在继续的喊着士兵们起床!

"见鬼!这不过才晚上8点左右!明天不是才出发么?"琼斯刚刚躺下又不得不爬起来抓裤子!

"小伙子!不要有那么多牢骚!起来!起来!勋章在等着你们!复活节的火鸡腿在美国本土的烤炉上等着你们去抹上点黄油!"那个声音不断的催促着刚刚迷糊着进入梦想的美国大兵们起来!

"莱特森上尉?"琼斯过了一会才听清楚喊叫着的家伙就是刚才傲慢的在地图上画了两条线的家伙!"一个上尉有什么了不起!老子还是中尉呢!"

正当琼斯借着对方手电筒的灯光看清楚这次紧急集合的始作俑者的时候!一双坚硬的皮靴底蹬在了琼斯的后背上!

"你这个家伙!难道手里的裤子是要套在脑袋上吗?"

"对不起!上士!"琼斯不回头也知道就是那个上士干出来的好事儿!也不好发作去说什么东西!难道自己能认真的告诉他!我琼斯是一个美军陆军中尉?鬼才会信自己!

当大兵们在操场上集合完毕的时候!琼斯也站在队列里!看着周围乱烘烘的人群!琼斯突然感觉自己的祖父也许就在这些人群里!但是天色已经很黑了!他就凭借着自己小时候看见过的一张照片很难就认出来到底哪位是自己的爷爷!

"小伙子们!"莱特森看着已经集合起来的士兵们!"很抱歉打扰了大家的美梦!因为温井地区发现了敌人!他们指挥员的脑袋正等着我们去割下来!只能麻烦各位了!"

杰司和崔德永也铁着脸色的站在莱特森的身边!不得不耐着性子听这位首长发表着所谓激动人心的讲话!不过一个是杰司是因为私人恩怨,而崔德永已经认为是两支军队的过节了!

"我们的任务代号是复活节彩蛋行动!一分队的代号是精英团,由我带队!40游骑兵的优秀战士和空降兵组成,二分队的名字嘛!就叫黑人团吧!又杰司上尉和崔德永中尉带领,由15名空降兵和40人的南朝鲜军人组成。准备出发吧!"莱特森抿了抿嘴,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那杯热咖啡的余香。

"黑人团?"这一个略带有侮辱色彩的名称对于崔德永来说到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对于杰司来说却是颇有讽刺和侮辱的意思的!"这就是你去上级请示后给我的答复么?为什么去大榆洞的人员里没有我!"

"因为……"莱特森笑了笑!"你不需要去那里!你更需要去对付北朝鲜那些笨蛋的士兵!而不是高级指挥人员!有我去才可以!"

"你……"杰司火冒三仗却没有地方发泄!

"好啦!杰司上尉!等着我吧!我会把勋章上的绶带给你作为奖励的!哈哈!"莱特森得意的坐上了吉普车。

"混蛋!飞扬跋扈的家伙!"杰司暗地里咒骂着自己的上级!

琼斯在卡车上把一分队的队员扶上车!每一个大兵在上车的时候都热情的和琼斯握手!互通自己的姓名。期盼战场上能安全回来再次相间!

琼斯没有心思去听这些祖父辈分的大兵们唠叨!

"D。W琼斯。美国加洲人!"一个全副武装背着背包拎着卡宾枪的大兵站到了琼斯的面前,伸出了手!

"J D 琼斯,我也是加洲人!"琼斯习惯性的回了一句!然后猛的抬头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大兵!

一样蓝色的眼睛、一样白皙的皮肤!一样高高的个子!黄色的头发!

"哥们!在战场上别老这么发愣的看着你的敌人!"那个大兵笑了笑!扶着琼斯的肩膀爬上了卡车!

"带好你的钢盔和刺刀!相信你会让敌人痛苦的死在你的面前的!"琼斯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他也刚刚发现上车的那个家伙就是自己的爷爷!

"哈哈!你个混蛋!放心吧!我会回来的!

"如果你能活着回来!我就当你的孙子!"琼斯说出口才发现这句不着边际的话这个时候说鬼都知道是个笑话!

"恩!好!说定了!我回来的时候你要喊我祖父!不过我的儿子还刚刚断奶!哈哈!"

琼斯看着汽车缓缓的开出操场!心里暗自祈祷自己的祖父琼斯不要真正的牺牲在朝鲜战场!尽管这已经是个历史了!但是自己来了能不能让历史的轨道稍微偏离一下!让自己爷爷活着回到父亲的和祖母身边呢!

正当琼斯面对着汽车掀起的灰尘发愣的时候!杰司已经不得不硬着头皮整理自己的队伍了!

"黑人团!"杰司现在越想这个代号就越觉得不顺嘴!更他妈的不顺耳朵!但是又没有办法!"全体集合!我们也要出发了!"

琼斯扶了扶自己脑袋上的钢盔!站到了队列里!仔细看看自己周围!居然发现了真的有大概一个班左右的黑人士兵在队伍里站列!

"黑人团?就一个班的黑家伙耽误了我们一个分队的名声!"琼斯也觉得黑人团这个称呼忒不顺!不过临来朝鲜的时候自己的美国军队已经早早早的就是黑白人士兵混编了!也不至于象杰司那样对这个代号耿耿与怀。

崔德永没有兴趣对这个黑人团有什么狗屁想法!看着自己面前的南朝鲜军人,心里却暗自的盘算着到底该怎么去完成上边儿给的任务!如果温井地区出现的是中国军队的话,那么中国人战斗经验上是很狡猾的!远远要比北朝鲜的混蛋们难对付的要多的多。

"杰司上尉!"崔德永看了看给自己准备的几辆汽车,我们可以出发了!我们现在是在平壤以北60多公里的位置!要想赶到温井还需要大概两天的路程!我们也要出发了!

"出发!奶奶的!"杰司转身看了看面前那一个班的黑人士兵就来气!"跟一群黑鬼在同一辆汽车是要倒霉的!崔!如果你有兴趣你就带着你的人和他们乘坐第一辆卡车吧!"

说完!杰司抓起自己的背包走到第一辆为他们准备的吉普车上!顺手一扔!背包从空中低低的越过一个南朝鲜司机的脑袋!

"种族歧视!"琼斯似乎有点惆怅和失落的心情,看着拉着祖父的汽车已经消失很长时间了,转过身体打算去拿自己装备的时候正好听见了杰司的牢骚!"黑人团又怎么样了?战斗力是检验一支军队的唯一标准!而不是他们皮肤的颜色!"

"黑人团!准备集合!登车!"让琼斯记忆深刻的大靴子的主人,那个高大的中尉大声的吼叫着。

"黑人团!嘿嘿!一个团的建制!从一个普通的美军军官变成了特种兵了!"琼斯苦笑着背上了自己的背包!突然猛的抬头看着面前正在抓着扶手登车的黑人美军士兵!

"中国38军在朝鲜这个时候就是因为一个所谓的黑人团才没有完成战役目标的!"琼斯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资料上看确实没有一个整个的黑人团在那个位置!那么难道是这个黑人团?一只因为指挥官的玩笑而得名的黑人团?"

"喂!兄弟!赶紧上车!要么你就爬下让我们踩过去!"刚才还打着呼噜震天响的下士用枪托碰了碰琼斯的腰!

"对不起!"琼斯抓着扶手上了车!靠着箱板坐着背包!身边拥挤着自己的战友!

"难道真的就是这支分队冒充了一个团的部队迷惑了中国军队么?"琼斯的脑袋里纷纷的乱了起来。在汽车发动机的轰鸣下又开始迷糊了起来。"按中国军队的装备来看!现在还不能根据电台的数量来判断对方的部队规模!那么他们是怎么判断那个黑人团的存在的?是凭借眼睛么?难道看到10几个黑人士兵就能判断为一个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妈的为什么编写军校教材的家伙们不把这个东西写出来!"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历史在这几天延续下去!反正倒霉的都是韩国人!"琼斯的嘴边甚至流露出一诡异的笑容!然后突然想起自己的爷爷来!他在朝鲜战场上是怎么牺牲的?只记得父亲隐约提过几次是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牺牲的!那么难道是这次?早知道应该替他去!

吉普车上!杰司打着哈欠,身子随着吉普车的开动晃荡着!

崔德永打着手电筒看着手里的地图!

"杰司上尉!我们的目标是先到熙川附近地区然后继续北上达到温井地区!从情报上看!那里大概有一个团的敌人在和6师的部队交火!"

"你安排吧!我对袭击敌人的一个团级指挥部没有什么兴趣!我想早点回家!或者在平壤要么就是东京看见莱特森那个混蛋的骨灰盒!我要和那个可爱的小盒子一起照张照片!"

"如果是中国军队的话!我看你是够戗能在朝鲜以外的地方吃到今年的感恩节火鸡肉了!尽管那个东西的味道真不怎么样?"崔德永手里的地图又多了一道红蓝铅笔画上去的蓝色线条!

"我说过多少次了!中国人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帮助另外一个国家的溃败局势呢!就为了他们所说的共产主义?"琼斯很是不耐烦的敲着驾驶位上的南朝鲜士兵脑袋上的钢盔!"你他妈的就不能好好开!你以为这是什么!坦克吗?你的脑子不会拐歪儿么?"

"我总感觉我们这次的对手不是一般对手!"崔德永手电筒在地图上的熙川位置仔细的搜索了一下!

"你是不是在二战的时候被我们的空军吓尿过裤子!"杰司更加不耐烦了!"早知道应该让后勤的人多给你领几条裤子!"

"你!"崔德永被反驳的没有话可以说了!毕竟作为日军的时候和美军打过交道!而且是一个战败者!

琼斯在卡车上被坑坑洼洼的路面逛荡的蒙头转向,只好硬闭着眼睛让自己想办法睡一会儿!脑子里刚刚向上帝祈祷保佑他那个年纪相仿的爷爷不要再次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死掉!马上又显示出一副朝鲜地图来!慢慢的聚焦在温井和它偏南方向的熙川上!

"历史上是这个时候打起来的!但是我们能去干什么?这支历史上没有记载的黑人团到底是干什么的!自己为什么被莫名其妙的弄到这个地方来!"

"唉!"琼斯悄悄的把自己手里多领出来的那份地图打开!用手电照了照刚才脑海里浮现出的那个位置!却看不出来自己这几十人的队伍到底能有什么用?从口袋里摸出铅笔打算在温井以北的位置上画上几道的时候,突然汽车被一个弹坑颠簸的弹了起来!失去重心的琼斯手下意识的动了一下手臂,手上的铅笔在地图上戳了一个小洞!

"该死的公路!"琼斯看了看手里的地图!铅笔在熙川和温井之间的位置上戳了一个窟窿!在一座山的附近!

无名山!至少琼斯是这么叫那个地方的!

"去他妈的吧!上帝!"琼斯昏昏的睡了过去!



丰下洞至两水洞之间的公路旁大山上!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李成龙看着公路上还在打扫战场上零零碎碎的志愿军战士!嘴里叼着一根烟始终没有点燃!突入其来的这场战斗让刚刚参加完这场历史上被记载的很多但是都不是很详细的战斗让分队的战士们都感觉有些疲劳!

"李胖子!发什么愣呢!"谢志涛走过来靠着李成龙的身边儿坐下!拿出火柴把李成龙嘴边迟迟没有点燃的香烟点着!然后把自己的也点上!"想啥呢?"

"哦!没有什么!"李成龙把注意力从山下隐约的志愿军战士身上收了回来!"想到今天活生生扎死一个家伙!有点恶心!"

"别假仁慈了!你不把他杀了!你就得成为人家的刀下鬼!弱肉强食是战争的游戏规则!"谢志涛吐出一口烟!然后从背包里摸出了一张地图!"你看我们下一部是不是去熙川走走!?"

"还有多少路程要走?"李成龙吐出一口烟!"打了一天还没吃饭呢!"

"我来看看!"谢志涛从背包里把地图翻出仔细的看着!用一小半截红蓝铅笔当做比例尺在上边儿计算着!突然仿佛想起来什么似得!抬起头看看李成龙!然后把脑袋又再次低了下去!

"又出什么缺德招了"李成龙暗自嘀咕谢志涛反常的举动到底什么意思!但是既然谢志涛没有说自己也没有心情去问!便站起打算活动活动身子!

康健在和一个志愿军的战士聊着什么,两个人有说有笑!还把各自手里的三八步枪交换了一下相互比量着瞄准!陈人芳和林雨宏在认真的给机枪弹匣上子弹!

"康健!干什么呢?"李成龙感觉有点闷的荒!走到了康健的身边儿。"这位同志是!"

"哦!李头儿!"康健把手里的步枪换了回去!"这位是118师侦察连的一排2班长刘柱子刚才在战场上认识的!"

"哦!刘班长你好!"李成龙突然觉得面前这个人和脸熟,"战斗的时候是你一枪一个干掉敌人吉普车上的机枪手的吧!?"

"首长好!"刘柱子黑黑的脸上带着笑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刚才是我和康同志一起打的!我一个人怎么能照顾过来那么多挺机枪呦!"

"刘班长的枪法真的不错!"康健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还得瞄准一下以后才能打!我看他几乎不用瞄准儿了!"

"我早就领教过啦!"李成龙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志愿军战士!

"首长!"刘柱子憨厚的笑了笑!"俺是个猎户出身,从小就摸枪了!所以比康同志出枪能快那么一点儿!"

"哦!厉害就是厉害!好就是好!谦虚什么啊!"李成龙也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儿烟来!刚准备点上!康健也笑着过来摸李成龙的口袋里!然后很自然的抽出一根儿放进嘴里!

"你小子!"李成龙知道康健一定是烟瘾也跟着自己一起犯了!跟着抽出一根儿递给刘柱子!

"不!不!首长!"刘柱子赶紧摆手拒绝!"俺抽不惯那个!俺真的抽不惯!"

"客气啥!"李成龙把烟递了过去!给刘柱子和康健先后点上!"听口音你好象是东北的吧!"

"恩!俺家是本溪县的!"刘柱子抽了一口烟!慢慢的吐出来,吧嗒着嘴!"听口音首长也好象是东北的啊!"

"我家也是本溪的!我们算是老乡!"李成龙听到本溪这个地名的时候才知道碰上老乡了!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呵呵!"刘柱子笑的很憨厚!谁不是亲眼所见也不相信这就是一个一枪一命的杀手!只能以为是一个普通的农民而已!

"对了!山下的部队已经陆续南下了!你们怎么没有动啊!"康健抽着烟,看着山下隐隐约约的公路!

"听连长说要继续南下打那个叫温井的地方!我们是侦察连!要和警卫连一起保卫师部!暂时没有安排继续追击!对了首长!你们到底归那部分管啊!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你们啊!"刘柱子也扭头看着山下的公路。

"原来如此!我们隶属于志愿军司令部的!也是侦察部队!"对了!一会在我们这吃饭吧!"李成龙不愿意拿自己的番号出来显摆!在身份迷迷糊糊的混过去以后!李成龙总有种不是很塌实的感觉!一种自己身份早早晚晚要出问题的感觉。所以打杈过去!

"呵呵!你们的炊事班和我们的炊事班在一起作饭呢!"刘柱子笑着直着身后的一片树林子里!

"什么!"李成龙突然一个激灵!"开什么玩笑!晚上作饭用明火是要暴露目标的!怎么这么不小心!"

"放心吧!李头儿!"康健把烟屁股扔掉!"走!去看看我们的伙房!"

刘柱子和康健带着李成龙向老朴他们作饭的地方走去!

李成龙已经隐约闻到了米饭的香味儿!走近了一看,老朴和几个扎着围裙的炊事员正忙活着呢!

而他们的伙房也是精心设计的!用几根木头柱子夯进地里!然后上边用带着枯萎树叶的枝条盖上一层,四周也同样扎上篱笆,加上灶坑深挖了一点!不仔细辨认的话!从飞机上飞行员的角度还真不一定能发现这里就是一个伙房!

"不错!香!真香!"康健矜了矜鼻子,然后一毛腰扎进了伙房里!"老朴!做啥好吃的呢!给我先来点儿!"

"去!去!去!边儿去!"老朴笑着把康健轰一边儿去!然后把手里的菜勺子递给炊事员。自己走了出来!

"老朴!这样没有什么事儿吧!"李成龙指着伙房。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我们还在打的时候他们炊事班就自己个找个地方开始准备作饭了!"老朴用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手。

"注意点安全!把飞机招来我们就完蛋了!"李成龙也闻着大米饭的味道掉口水!"晚上吃啥?"

"呵呵!大米饭!咸菜疙瘩!"老朴回头看了看一个正在灶坑上炖着的大锅,里边的味道却是肉的味道!

"那这味儿"李成龙有点纳闷!

"你看一会就知道了!"老朴笑了笑!"部队的伙爷到什么时候都是部队的伙爷!

"小朴啊!吃饭啦!"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从伙房里毛腰钻出来!"侦察连的同志先打饭!然后是兄弟部队的!"

"这是侦察连的炊事班班长老王!老革命了!呵呵!"朴栋勋笑着对李成龙说!

"怎么是他们侦察连的先打饭!不会是有薄有厚吧!"李成龙听见了那句侦察连的先打饭那句话!

"这个应该不会吧!侦察连没有轻装!粮食虽然不多今天也是特意多带了我们的份儿的!"老朴也有些吃不准为什么自己人和侦察连的战士都在一起休息却没有一起打饭!

侦察连的战士们陆续都走了过来准备吃饭!没有拉歌!没有人说话!除了手里吃饭的家伙有饭盒有小铝碗甚至搪瓷杠子等等不同外,几乎都一是个动作!排成一排的按顺序在老王面前一走一过!两个炊事员忙着打饭!

"李胖子!老朴!"谢志涛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地图!"吃饭了?怎么是他们先打的!"

"不知道!看看吧!"李成龙没有再说什么!

等到李成龙他们打饭的时候!陈人芳几个大胃口的家伙已经端着擦的干净的钢盔在站成了一排了!

李成龙排在当中,老王笑眯眯的把几勺大米饭盛在碗里。然后从刚才那个大锅里舀出一勺汤扣在饭上。然后去照顾下一个了!

丁建伟眼睛尖看见锅里还飘着几块肉块儿!已经熟的很了!香味传过来!口水都要留到钢盔里了!轮到他的时候他就嘟囔着要块肉!结果老王压根没有搭理他!同样是一勺汤扣饭上!下一个!

侦察连的战士和这些排长们都自动围成了自己的小地盘吃饭!没有人说话!都埋头的和自己的盛饭家伙里的口粮较劲。

李成龙看着自己钢盔里简单的不能在简单的晚饭!大米饭和一勺带着点肉丝的汤。但是总比在大榆洞吃的朝鲜酸菜好的多!也顾不得看别人的吃相!自己埋头造了起来。

"李胖子!"谢志涛端着钢盔在李成龙的身边儿坐了下来!"我算了一下!大概不到两天的时间我们就可能到熙川地区!怎么样!陪我去看看!"

"行!"李成龙一边把嘴里的饭咽下去,一边嘴里不是很清楚的小声说着。"我们到底要去看看!你娘家人是怎么发现那个黑人团的!嘿嘿!"

"你滚!去就去!哪有那么多的废话!不爱去就跟着118师往回跑!去揍韩7团去!"谢志涛听出来话里有话!

"别…别……这团长政委哪能分家呢!这不散了架子了嘛!"李成龙笑着看着谢志涛!

丁建伟端着钢盔走了过来!小声的在李成龙耳朵边儿上嘟囔着。李成龙的表情有些复杂。

"怎么了?"谢志涛看着李成龙的表情有了明显的变化!

"他们明明炖了牛肉罐头!却只给我们肉汤!"李成龙小声的告诉谢志涛!

谢志涛听见李成龙的咬耳朵!站了起来!走到自己人的身边儿挨个看了一眼各自钢盔里的饭!又走到侦察连的战士身边儿!看他们的饭!李成龙也跟着走到刘柱子的身边儿看他们的伙食饭!

"首长!你干啥啊!看啥!都一样的嘛!"接着月光,李成龙能清楚的看见刘柱子脸上尴尬的笑容。到底是老实人。

"给我看看!"李成龙不由得他分说!抢过了刘柱子手里的搪瓷缸子。

一块米饭!半块咸菜疙瘩!

仔细闻一闻!没有一点荤腥的味道!

"同志……你们这是……"李成龙回头看看自己人手里的钢盔!那里起码还能看见点肉丝啊!

"这是我们的习惯了!"刘柱子抢回来缸子。继续蹲下猛吃。

李成龙和谢志涛毛腰钻进了伙房,老朴和两个炊事员也在吃饭!

"老朴!你吃啥呢!"李成龙一把把朴栋勋抓了过来!

老朴的钢盔里是几块已经糊了的锅巴!再看看其他两个炊事员的!也一样是锅巴!掀开大锅!里边的肉已经没有了!

"老朴!你说清楚!你这是怎么回事儿!"谢志涛一脸严肃!

"政委!"老朴撇了一眼两个炊事员!部队后勤跟不上!只有大米。罐头也很少!还要照顾伤员。所以……"

"战斗中不是缴获了很多罐头吗?"李成龙借着烧开水的灶火看了看另外两个炊事员手里的咸菜疙瘩。

"实际情况是缴获了很多!可是353团上来的时候轻装来的!没有吃的!还要去支持两水洞!部队一走一过把能吃的都带走了!伤员还要增加营养!我们普通的战士就只能吃这个了!老王刚才已经把炖烂的肉给伤员端过去了!"

"这样不行!"谢志涛转身哈腰出了伙房!"利刃团全体都有!每人一个罐头!开封!自己找对子!分!

刚才扬帆已经偷偷的跟着李成龙和谢志涛的身后看清楚了侦察连的战士们吃的是什么!消息已经在队员们中间传来了!谢志涛命令一下!早就有人把罐头用刺刀挑开!就近找侦察连的人分罐头吃了!

一时间队员们"来一块儿!来一块儿"和侦察连的战士们"够了!够了!"响成一片!

老王端着小锅回来了!叹了口气!蹲下了不说话!

"老王咋了!"朴栋勋放下刚刚啃了两口的锅巴!

"有几个伤员连烂透了的罐头都吃不下!怎么办啊!"老王叹了口气!转身去抓米袋子!"熬点粥吧!卫生队的人还没有跟上来!伤员转运都很困难!这要是在国内早有民工同志上来了!唉!"

"用这个!"丁建伟从门口扔进来一个罐子!直接扔了了老朴!

朴栋勋接过来启开,用鼻子闻了闻!居然是奶粉。"你小子挺能折腾啊!哪来的!"

"战利品!别罗嗦了!"丁建伟从大锅里舀出一勺子开水倒钢盔里!直接出去了!

"这是啥东西啊!"一个年轻的炊事员好奇的抓了一把,"这也不是面粉啊!"

"奶粉!"老王惊喜的看着老朴!

"这下行了!"朴栋勋把半罐子奶粉倒进了大锅的开水里!用勺子慢慢的搅拌着。剩下的半罐儿给了老王!

"我来保管!我来保管!这可是好东西啊!"老朴小心翼翼的把奶粉接了过去!

闻着淡淡的奶粉味儿!李成龙、刘飞、谢志涛蹲着围成了一个小圈子。扬帆拿着手电筒照着他们面前的地图。

"你们看!我们这到熙川地区需要大概一天一夜!"谢志涛指着地图说:"我们是不是去走一趟!"

"我同意!"康健自然是巴不得去凑热闹!况且还能回娘家去看看!

"去就去呗!我就想知道哪个黑人团是怎么冒出来的!战场上判断情报是很严肃的事情!为什么偏偏这次就信里有个黑人团的事情呢?"李成龙也同意去熙川走走!

"去!反正15军的兄弟们还都在国内呢!我到哪都是去打仗!"刘飞说话更干脆!

"那好!我现在计算一下大概的位置!我们到熙川以北这座山上应该就可以判断到底影响38军指挥的黑人团是什么东西了!"

"那就这样!大家分队准备!休息!我们三个小时以后出发!"

"是!"

大家分散开的时候谢志涛突然拉住了刘汉卿和扬帆两个人!

"现在志愿军还能根据敌人电台活动的规律和规模判断敌人的部队规模吗?"谢志涛看了看刘汉卿背后的电台!

"不能!"刘汉卿想了想!"再说了!美国有钱!通讯器材普及很广!不好判断吧!"

"那行了!你们准备去吧!对了!给曹能发报!问问家里什么情况!"

"是!"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康健留了下来看着谢志涛。

谢志涛看着分头去准备的队员们,又和站在身边的康健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明白了对方想着什么!

"既然历史上这个黑人团不存在!那么我们就得越要去看看!到底什么能那么严重的影响了我们的大牙军长的指挥!就凭借那个略带记载的人民军的团长的一面之词!还是另有原因!"

谢志涛自己用半截红蓝铅笔在地图上熙川的位置用红色箭头,又用蓝色画了一个问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