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砖厂里的少女性奴

忠诚与背叛 收藏 45 393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7年04月19日15:16 民主与法制杂志

《河北临西惊现残疾包身工》跟踪报道


两名十六七岁的懵懂少女,遭遇黑中介,误入黑砖厂,白天干着牛马活,夜晚被逼“慰劳”男民工,受尽摧残和奴役……


本刊2006年第23期刊发的《河北临西惊现残疾“包身工”》和2007年第2期刊发的《来自大巴山的血泪控诉》,连续两次披露河北临西汪江砖厂虐待民工,尤其是残害残疾人的事件后,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和国务院领导及有关部门的关注,在中国残联及河北省、陕西省残联组织的督办下,受工伤的聋哑民工陈海庆得到了5.9万元赔偿和包工头承诺的微薄工资。


然而,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汪江砖厂又一令人发指的罪恶被揭开:包工头为了稳定“军心”,获取更高利润,竟将两名未成年、智力发育不全的少女骗进砖厂,白天在砖机旁当牛作马,晚上逼迫她们为民工提供“性服务”,一些表现好的外地民工和当地勤杂人员可以持老板发的票去她们住的单间发泄一回,少女的身心健康遭受着极大摧残。


被骗误入黑砖厂


2004年春节过后,陕西省安康市大巴山区的劳务市场显得格外红火,用工单位派人进驻,劳务中介巧舌如簧,高薪利诱。随即,一批批农民带着挣钱的梦想和憧憬被整车“输出”,同时输送出去的还有很多聋哑、痴呆的残疾人。


“大嫂,你们家梅娃子出去打工吗?”正在家里拌猪食的梅娃子看到邻居潘大婶来串门,向母亲提起让她外出打工,心里不禁一阵激动,因为能走出大巴山到外面的花花世界见见世面,一直是这位出落得亭亭玉立少女的梦想。由于家庭生活困难,梅娃子早早辍学,17岁的娃子乖巧懂事,干活是一把好手,为家人减轻了不少负担。


“河北省临西县一家瓷砖厂来招工,女孩子可以安排轻闲活儿,管吃管住,一个月能拿到七八百元呢。”潘大婶继续说着,老实木讷的家人经不起诱惑,便答应了此事。哪知道,潘某只是转手将梅娃子介绍给平利县黑中介许发忠,挣一笔介绍费。


说起许发忠,别看他身材矮小,其貌不扬,人称“许矮子”,但在平利县却赫赫有名。他专门搞劳务中介,以高薪或预付部分工资为诱饵,几年来骗招和转卖了大批民工,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痴聋盲哑的残疾人。他把他们交给砖窑厂或小煤窑的包工头,从中赚取高额介绍费。招两名少女,是平利县包工头王光成向他提出的。王光成在河北省临西县汪江砖厂承包砖机。很快,梅娃子和另一名叫秀娃子的16岁少女被黑中介许发忠以招工名义骗到手。几天后,两名女孩在许发忠妻子的专门护送下,踏上了开往河北的列车。


砖厂成了人间炼狱


经过20多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目的地,两个少女发现,她们受骗了,从此,坠入人间地狱,受尽百般凌辱。


原来这里并不是什么瓷砖厂,而是粘土烧砖厂。高耸的烟囱冒着黑烟,推土机、搅拌机隆隆作响,地面上10多厘米厚的浮土,风起处沙土打得人睁不开眼。更让她们吃惊的是那群干活的民工,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有嘴歪眼斜流口水者,有目光呆滞面无表情者。他们或填土或拉砖坯,悄无声息地干着活,两名少女把心提到嗓子眼儿。


梅娃子和秀娃子被安排到一间工棚居住,旁边就是那群残疾民工的宿舍。晚上,她们用木棍把门顶了再顶,小心谛听着门外的动静,谁也不敢安心睡觉。第一次出门就遭遇这样的险境,她们突然那么强烈地想家,用被子蒙住头,小声地哭泣起来……


凌晨4时,正在梦里游戈的两名少女突然被“啪啪”响的敲门声惊醒。


“不要睡了,快起床,上工了!”一个熟悉的乡音大声喊道。她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包工头王光成把她俩带到砖机旁:“你们一边一个,捡砖机切下的泥条子,谁也不能偷懒!”


捡泥条虽说不需要多么强的体力,但需要跟上砖机的节奏,不停地干活。她们每天和那些男民工一样,工作时间长达16个小时。很快,她们的身体吃不消了,稍一怠慢,便招来监工的斥骂。半个月下来,两人变得又黑又瘦。


在汪江砖厂,两名少女亲眼见到了罪恶的一幕幕:砖厂根本不把民工当人看,超长时间的重体力劳动,非但拿不到工资,还动辄打骂,尤其是那些呆傻的残疾民工,挨打次数更多,成了包工头及其亲信出气玩弄的对象。


少女被逼做“性奴”


两位女娃子每天小心翼翼,尽量避免来自各方的伤害。然而,包工头王光成当初出高价中介费招她们来的目的就很肮脏,看到时机逐渐成熟,他下手了。


王光成首先选中了漂亮的秀娃子。一次午饭后,他把秀娃子叫到附近的芦苇地里,欲行奸污。秀娃子奋力反抗,王光成未能得手。当她满身是土、衣衫不整地跑回宿舍时,遇到负责做饭的老乡陈迪兰。她扑在陈迪兰怀里大


王光成的计划未能得逞,便变本加厉地折磨和摧残两名少女。从此,她俩几乎是被王光成盯上了,经常莫名地遭到打骂。而王光成的妻子则对她俩表现出少有的温情,除了经常给两个女娃子拿一点好吃的外,还花上十几元买件新衣服。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软硬兼施,很快使两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渐渐地,民工们发现两个少女的处境发生了变化,首先是干活的时候,包工头催得不紧了,挨打也少了;其次是调整了住房,给她们各自安排了单间,包工头的妻子还不断带两个少女去集市上买件廉价衣服,或是买点零食解馋。由于身有残疾的民工平时只准干活,不许交谈,不许传递信息,下班后便被锁进宿舍,有专人看守,所以他们知道的事情很少。慢慢地,他们发现,两名少女成了“厂妓”,干活表现好身体健全的民工和当地勤杂人员可以持厂里发的“票票”去嫖宿,50元一次,每月从工资里扣除。包工头不给两少女一分钱,所给的待遇就是干活轻点,挨打少点。


包工头为了让呆傻、聋哑的残疾民工开心,好为他卖命干活,还常常在晚上收工后把两个少女拽进残疾民工宿舍取乐。30来人的大宿舍里,任一双双脏兮兮的大手摸一把、掐一下,一屋子人嘻嘻哈哈,淫笑不止,甚至扯光女娃子的衣服猥亵。


2004年6月中旬,陕西省平利县专案组去汪江砖厂解救民工的时候,这两名少女就在砖厂,当时王光成的妻子对她们说:“公安局扫黄的过来了,要抓你们,快躲躲吧。”她把她们转移到附近村里,所以专案组没见到她们。在回家的火车上,被解救民工向专案组长王恩刚讲述了两名少女的事情。


梅娃子的叔叔在城里卖西瓜,他听回来的民工说梅娃子在河北被逼作“厂妓”,便马上跑回家,告诉了嫂子。一家人连忙去找黑中介许发忠,请客送礼掏路费,又花了2000多元,才将女儿解救回家。


2007年1月5日,记者在大巴山区临近公路的一座房子里见到梅娃子的母亲。房间里阴冷潮湿,寒气逼人,她正坐在火炉旁熬猪食,记者问及她的女儿,她叹口气道:“给砖厂干了半年多活儿,回来时人又黑又瘦,却没领回来一分钱工资。为了救她,我们本来很穷的家又花出2000元,好在人总算回来了,过去那些事真不敢再想。”梅娃子母亲一直沉默着,不肯再多说一句这件让她伤心至极的事。


梅娃子离开砖厂后,秀娃子和一名经常来嫖她的四川籍青年男民工日久生情,不久也双双逃离了砖厂。


一晃两年多过去了,砖厂主从民工身上榨取了多少血汗?为他服务的包工头王光成又作了多少恶事?没人数得清。在汪江砖厂罪恶行径再次被记者揭开后,砖厂主和包工头串通一气,笼络几名亲信到公安机关去给自己掩饰罪行,几名亲信把他们说成了“慈善家”,砖厂成了“慈善机构”。


老板叶长贵说:“我们从不打人,傻子身上的伤是他们自己互相打的。”


包工头王光成说:“我是在做好事,这些痴呆聋哑人我若不收留,他们会冻饿死在街头。”


本刊将继续关注专案组对汪江砖厂的调查情况。


(为保护个人隐私,梅娃子、秀娃子为化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