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一) 上篇(一)9

鹤鸣悠悠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URL] 两个月以后,欧洲A级地毯在陶丽的主导下研制开发成功,罗德收到样品后连连称赞,随即发来了相当数量的订货单。此项产品的开发成功,不仅为公司创造了优厚的经济收益,还在欧洲市场大幅提升了“中国东方地毯”品牌的知名度,成为热销的名牌产品。 在共同开发产品的日子里,萧天雄同陶丽逐渐熟识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两个月以后,欧洲A级地毯在陶丽的主导下研制开发成功,罗德收到样品后连连称赞,随即发来了相当数量的订货单。此项产品的开发成功,不仅为公司创造了优厚的经济收益,还在欧洲市场大幅提升了“中国东方地毯”品牌的知名度,成为热销的名牌产品。

在共同开发产品的日子里,萧天雄同陶丽逐渐熟识起来,两个人之间仿佛有一种相互吸引的催化剂,时间不长彼此之间俨然成为了熟识已久的老朋友,相互的称谓也变得亲热而随便,萧天雄改陶工为陶丽,而陶丽则改您为你,并直呼“天雄”。不仅如此,两个人在生活上也有了相互关照之举。有一次,陶丽到了每月—次的难过时刻,腹痛如绞,疼得直不起腰,而试验室里正做着羊毛纤维的分析,还得咬牙坚持。萧天雄见状,转身开车出去,片刻回来,双手垫着毛巾托着一瓶“姜煮可乐”,让陶丽乘热喝下去。滚烫甘甜的可乐掺加着生姜的辛辣流入腹中,陶丽感到仿佛有一只厚大的热手在腹下柔动,顿觉疼痛减轻。等一瓶“姜煮可乐”喝尽,陶丽额头生汗,浑身轻松,腹痛全无。

“你去哪儿弄来的这个?”陶丽有些不好意思又充满感激地问。

萧天雄回答:“这个容易,随便找家饭馆就能弄到。”

萧天雄说得轻松,陶丽却深切感受到了男人的关怀。

还有一次,萧天雄忙得连续几天没有换衬衫,衣领有些皱污。陶丽发现后,悄悄买回一件新衬衫,硬逼着萧天雄换上,还把旧衬衫拿走。第二天,旧衬衫送到萧天雄的面前,洗得干净,烫得平贴,叠得齐整。陶丽瞪着眼睛,似嗔似怨地命令道:

“记着,衬衫每天必须换,没人洗我管。一个堂堂的企业老总,穿件又脏又皱的衬衫成何体统!”

如此纤瘦柔弱的女人也会发号施令?萧天雄从中领会出别样的柔情。

数月后,在萧天雄的游说下——实际上是极尽渴求之态,再施以情感拉拢,陶丽终于被俘虏了,来到东方地毯有限公司走马上任。遗憾的是吴明并没有完全兑现承诺,不给新任的总工程师配备专车。萧天雄作为始作俑者没能履行诚信,于情于理都不肯善罢甘休。他在同吴明多次理论未果的情况下,一则是赌气,二则不失诚信,硬是要自己开车送陶丽上下班。陶丽可不敢领受萧天雄的诚信,她怕为此闹得一、二把手之间产生矛盾。她对萧天雄表白自己并不在意有没有专车,坐班车上下班很好。为此,萧天雄耿耿于怀——这个吴明,—旦达到目的,马上背信弃义!

陶丽走马上任后不久,东方地毯有限公司便有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变化。她经过一番调查研究,然后提出申请“ISO—9000”管理体系认证,领导班子讨论同意后,她马上组织实施。在认证的过程中,根据认证体系的文件细则,她重点加强了工艺技术的管理,细化规范了工艺技术的流程,同时建立了完整的产品质量管理体系,从原辅料进厂到产成品出库中间的每一道环节都制定了严格的检验制度,责任落实到人,违规者重罚。半年后,认证顺利通过,金灿灿的铜制证牌挂在了会议室的墙上。严谨的质量管理体系落实在整个生产经营活动之中,不仅大幅提升了产品质量的合格率,还大大降低了产品的成本消耗,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收益。陶丽的工作得到了萧天雄给予的大力支持,前者制定规则,后者发号施令,两个人相辅相承,配合默契,收效甚佳。此时,东方地毯有限公司的生产经营进入了黄金时段,经济效益节节攀升。

萧天雄和陶丽之间的关系实质性的突破是在那一次难忘的山东之行。陶丽调到东方地毯公司后的第二年初,全国地毯协会安排在山东威海召开年会。萧天雄是协会理事当然要参加,陶丽是以专家身份收到了邀请。这是两个人第一次结伴远行,萧天雄异常兴奋,为了节约时间,也是为了创造同自己心仪的女人多一些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他决定开车前往。去威海的行程非常顺利,尽管是严冬季节,两个人还是觉得沿途风光无限。一路上,两个人谈笑风生,谈工作、谈人生、谈各自的经历、也谈起了各自的生活……两个人似乎共同产生了一种莫明其妙的惊喜,原来都认为对方事业有成肯定家庭美满,事实上居然是一对孤男寡女!双双仿佛一时间都感悟出天赐的缘分,在相互对视的目光中彼此传递着脉脉相依的恋意……

会期只有两天,萧天雄原准备第三天早晨驾车回返,可威海地毯公司的老总盛情挽留,非要尽尽地主之谊不可。大家都是同行业中的老朋友,却之不恭。结果,参加了午宴之后两个人才驾车驶上回程之路。

天空阴沉沉的,浓云翻滚,象是要下雪。萧天雄并不在乎,算起来也是有20余年驾龄的老司机了,什么风雨雾雪的天气都经历过,无所愄惧。他盘算着,今天晚上赶到潍坊,请陶丽好好吃上一顿饭,明天一早出发,下午就可以赶回公司了。

胶东半岛的地貌多是些高高低低的丘陵,平滑的公路在起伏的山丘间曲转延伸……萧天雄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夹着香烟,神态悠然地开车前行。车内暖气很热,他只穿一层保暖内衣和衬衫,陶丽也只穿件毛衣,愈发凸显瘦俏窈窕的身材。两个人一路说笑,比来的时候更加轻松随意,也更加温馨亲和……

突然,一声巨响当空炸开,吓得陶丽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萧天雄也惊得踩住了急刹车。两个人怔怔地呆住了,许久回不过神来。过了片刻,萧天雄推门下车,向四周警惕地巡视,没有什么异常;又围着车身查看了一遍,四只轮胎都完好无损——巨响来自何方?正疑惑间,天空传来阵阵的雷声,刚才的巨响原来是一声惊雷!疑惑解开又生新的惊奇,冬天响雷?闻所未闻,今生还是第一次遇到!

萧天雄重新开车上路,看了一眼身边依然惊魂未定的陶丽,笑着安慰:“别怕,有我在你身边,天塌下来也不用怕。”

陶丽望着萧天雄伟岸的身躯,充满信任的点点头,目光中有一种小鸟依人般的恋眷。

说话间天色倏然暗下来,刚刚是下午3点半,天地间已然是黑蒙蒙的,视线变得朦胧。看来,这场雪来势不小。他打开车灯,不由得加快了车速。

雷声渐渐远去,紧接着狂风大作,卷起漫天的飞沙,抽打着车身发出金属的震响。果然不出所料,车灯的光束里显现出飞舞旋转的雪花,愈来愈密集,须臾间又变成了雪片,在狂风的挟裹下扑天盖地的袭来。几分钟后,车轮开始打滑,四周的山峦和旷野己经被白雪覆盖,变得银装素裹。

萧天雄减慢了车速,小心翼翼地行驶。雪愈下愈大,如泻如泼,伴着狂风的呼啸翻搅飞升,天地间一团混沌。雨刷器已经开到最高档了,不论怎样急速摆动也无济于事,平时雪亮的车灯现在就象萤火虫一般微弱昏黄,能见度几乎为0。萧天雄按下车窗,把头伸出车外,狂风暴雪迎面扑来,根本睁不开眼睛,性能优良的“奔驰”车现在只能象蜗牛一般慢慢爬行。路边已经有车辆停止行驶了,这应该是最明智的举措。萧天雄还在观察,选择着最佳的停车位置。忽然,前方有车灯闪亮,根据车灯的形状和宽度可以判断是一辆大货车停靠在路边。萧天雄象是找到了安全的港湾,将车缓缓地停在大货车的后面。这是经验,大货车车身高大,是一个安全的屏障。

萧天雄推门下车,双脚深陷险些跌倒,地上积雪已经约有一尺厚了,风雪猛烈袭来,寒冷彻骨。他举目观察,四周山野—色,厚厚的积雪把路边的沟壑填平,同公路连成了一片,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沟,如果强行开车,一旦滑入沟壑就有被雪葬的危险。目前情况只能等待,等待雪停,等待有车开道。萧天雄回到车内,把情况和自己的决定讲给陶丽,两个人相视一笑,无奈之中也含有正中下怀的庆幸,仿佛上天有意给两个人安排这样一个亲密接触的机会。

这般猛烈的暴风雪在胶东地区十分罕见,萧天雄还是当年在北大荒时经历过,东北人把这种狂风暴雪形象地称做“大烟炮”。好在胶东不是北大荒,暴风雪的天气不会维持太久。

萧天雄和陶丽在车内借着仪表盘的光亮谈天说笑,尽情享受老天爷给安排的两人独处的时光。蓦地,萧天雄两眼直呆呆地盯住仪表盘,大叫一声:

“不好!”

“怎么了?”陶丽诧异地问。

“快没油了。”萧天雄懊恼地狠击了一下方向盘,真他*晦气!午宴后准备离开威海的时候,他本想加满油再走,可是到了加油站一看,加油的车辆排成长队,他当时看了看汽油表,还有一格多呢,沿途再加没问题。于是头脑一灵活,离开了加油站驶上大路。谁成想聪明反被聪明误,人算不如天算,遇上了如此恶劣的天气!他意识到事态十分严重,汽油表警告存量的黄灯已经亮了,最多还能行驶50公里,而最近的加油站也有30多公里,正常情况下绝对没问题,关键现在是风雪交加寸步难行呵!车内现有的汽油不仅要熬到风止雪停,还要确保能够驶到加油站,在这两项之前一旦燃油耗尽,四野茫茫冰天雪地,豪华的“奔驰”轿车就会变成豪华的大冰箱,两个人非被冻僵不可!

“怎么办?”陶丽焦急地问。

萧天雄思忖着,神色严峻。许久,他语气坚定地说:“现在只能把车熄灭了,等我们冻得受不了的时候再发动一小会儿,坚持到雪停。”

陶丽赞同地点点头。

萧天雄果断地扳动钥匙,发动机停止了转动。两个人赶紧穿戴起来,萧天雄在内衣外面只穿了一件皮茄克,陶丽也只有一件薄薄的羊绒大衣。本来么,进出都是宾馆饭店,春意盎然;行程中有豪华的“奔驰”轿车,车内暖风吹拂,电脑控温,根本不用穿戴太多。谁能想到会遭遇如此倒霉的窘境?!

车内没有了暖气温度骤然下降,仅仅片刻之间陶丽就发出了唏嘘之声,稍后不久她那纤瘦的身子便瑟瑟抖动起来,看上去楚楚可怜。萧天雄几次欲重新发动车子,手握住了钥匙又收了回来,这么短的时间就发动一次更耗燃油。他想了想,起身窜到后座上,接着也把陶丽拉到身边,脱下自己的皮茄克给她披上。陶丽坚持不肯,挣脱着拒绝。萧天雄急了,强制性地用皮茄克把她裹住,然后轻舒猿臂把她纤瘦的身躯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陶丽感受到了男人的力量,虽是无力反抗实际上也是半推半就,尽管是心中渴望但来得过于突然,芳心一阵慌乱。她把脸深深埋进萧天雄宽厚的胸怀,男人的体温象一股暖流驱走她躯体的寒冷,男人的气息象强烈的芳馨令她神迷……

萧天雄情急之下的冲动举动此时想来隐隐后怕,如果遭到激烈反抗将如何面对?尽管有诸多的理由来表白自己出于好意,但强拥硬抱无论怎样解释也是牵强,孤男寡女独处荒野,更多的人都会相信自己是乘人之危。但此时此刻,他紧紧拥抱着陶丽的娇躯心中却是暗暗窃喜,半推半就亦是身心相许,这个心仪己久的女人己然属于自己了!

车内的温度愈降愈低,真象是—个大冰箱寒气森森,萧天雄衣着过于单薄,此时己感觉全身凉透,寒彻心骨。他紧咬牙关,努力克制,保持着轻松的状态。自己是一个大男人,而且身强力壮,天塌下来也要撑住,决不让怀里的这个娇弱的女人受到丝毫的委屈,哪怕是一点点的担忧!

“天雄,你冷吗?”陶丽喃喃地问。

萧天雄故作轻松地回答:“不冷,抱着你我浑身发热。”

“你坏。”陶丽的声音里含着女人的娇羞。

萧天雄抚摸着陶丽柔软的头发,语气深沉地轻声道:“陶丽,做我的女人吧?”

“……”陶丽沉默无声。

萧天雄有些发急,不顾一切地大声说:“陶丽,做我的女人吧!”

“……”陶丽依然沉默,许久,她象是鼓足了勇气又象是下定了决心在萧天雄的怀里使劲地点点头。

萧天雄激动得忘记了寒冷,双臂发力把陶丽抱得更紧了……

果然不出判断,暴风雪没有持续太久,约么一个小时左右便风止雪停了。天色开始发亮,公路上渐渐传来车辆驶过的声音。萧天雄推门下车,外面是寂静空旷的银色世界,天空彻底放晴,乌云散尽,晴空如洗,一抹夕阳在天边垂垂嫣红。原来停在车前的大货车己没了踪影,跑运输的司机就是艺高人胆大。再看看自己的“奔驰”,宽长的车身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仿佛变成了一辆白色的坦克。萧天雄拂去风挡玻璃和车窗的积雪,然后钻进车内,冲着后座上的陶丽欢快地说:

“女人,到前面来,咱们出发。”

萧天雄一边说一边扳动钥匙开关,发动机发出悦耳的轰鸣,车轮缓缓转动,沿着公路上深长的车辙慢速前行。暖气重新开放,车内即刻暖意融融。陶丽脱去皮茄克和羊绒大衣,躬身挤到前面坐下,然后假装正色地故意追问:

“萧副总经理,你刚才叫我什么?”

萧天雄也学着陶丽的语气回答:“陶总工程师,我刚才叫你女人。”

“什么女人女人的,真难听。”陶丽假意不屑。

萧天雄却认真地说:“这是最美的称呼!说实话,在我眼里你是最标准的女人,叫别的什么都不准确,只有直呼女人最贴切。”

“那我也叫你男人。”陶丽装作赌气。

“OK!”萧天雄高兴得双手连连拍打方向盘,发自内心地说:“太好了!男人女人——最亲昵的称呼!可惜呀,男人和女人还没有过男女之事哩。”

“你真坏!”陶丽脸色羞红,表现出嗔怒之状。

“哈哈……哈哈……”萧天雄得意地放声大笑。

说笑间,前方发现加油站,萧天雄如见救星一般直奔而去。足足加满了一箱油之后,他心中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再遇上多大的暴风雪也不怕了。今天真险,20余年的老司机也有失算的时候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