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93.科波夫

fishdb328 收藏 10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雅加达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是这个时候的雅加达还叫做巴达维亚。雅加达有详细记载的历史可以上溯到14世纪,那个时候雅加达已经是一个初具规模的港口城市,当时叫做巽他加拉巴,意思是“椰子”,因此华侨称其为“椰城”。约在16世纪城市改名为雅加达,意思是“胜利和光荣之堡”。该港埠于14世纪归属巴查查拉王朝。1522年,万丹王国征服该地并修建城市。1527年6月22日,改名为查雅加尔达,意思是“凯旋城”,简称为雅加达。1596年,荷兰侵占了印度尼西亚,1621年把雅加达改为荷兰名字“巴达维亚”并且作为殖民统治的中心。(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是什么地方,后文还是用雅加达)

雅加达作为整个东印度群岛的最大的城市,未来印度尼西亚的经济、文化、金融和政治的中心,这里土地肥沃、气候宜人。在市区就有着大小10条河流过,由于这里是沿海的冲击平原地形、以及丰富的自然资源无论农业还是工业都是理想的选择。有些时候不得不让人嫉妒,这些热带的岛屿国家占据了人类最丰富的生存资源。也许这就是印度人为什么如此懒散的原因,因为他们大部分的人即使再被压迫也不是那么容易如同古代的中国人一样被饿死,毕竟这里的粮食产量不是中国的气候条件下可以比的。

当然舒适的生存环境造成了当地人闲散、淡然的性格,如果大家注意一下世界上最懒的人的分布情况,您会发现这些人都生存在热带,也许这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关系吧,在这里我要声明--这不是玩笑。

话说远了,现在来关注雅加达息息相关的陈力。陈力在获得了GC国际的支持之后,可以说已经是一方强大的诸侯了,并且他立刻开始了对各大势力的整合以求能够迅速地获得新的权利。出于GC国际对于各国革命者的强大号召力,以及海策尔和苏卡诺的顶力支持和“印度尼西亚民族独立联盟”一直以来的强大实力、对各个独立组织的“有力”支持获得的良好口杯都让这种组织行动变得非常顺利。不得不说GC党人在面对组织决策方面确实十分纯洁,你要拿走他们的权利和荣誉他们没有怨言,你要将他们送向死亡他们却因为国献身而振奋,你把黑锅压在他们背上他们相信自己的冤屈只是个误会或者这只是组织需要.......正是因为这种纯洁整个荷属东印度群岛陷入了疯狂。陈力在开始的时候还会在看着那些白人殖民者不幸的身首异处还觉得有些不忍,看着战场上原住民们不顾生死的亡命冲锋还会觉得内疚。但是时间长了所有的一切已经变成一种习惯,当人适应了这种残忍并且隐藏了内心的愧疚、违背了自己的本性那么人就会在压抑、自责和恐慌中要不变得疯狂或者变得麻木。

独立斗争是残酷的,也许开始的时候殖民者还是在为自己的利益和荣誉而战,在针对俘虏和平民在行为上还有分寸的时候,随着身边的战友和自己的同胞一次一次地被这些野蛮的人用极端的行为剥夺了生命甚至尸体的完整。身边的人不断地逝区,他们的的音容笑貌、一举一动仿佛还在昨日的时候,仇恨就开始了滋长,并且深深地潜藏在了心底。很多时候仇恨的滋长就如同街坊之间的吵架一样,开始的时候只是一点点的细小事情,但是随着人们对于对方的行为变得过分敏感,对于自己的过激行为变得麻木的时候仇恨就从中间得到了不断的升级。而作为人口最多的爪哇岛自然就成为了最激烈的战场。原本由于荷兰人的海军优势其军队可以在各重要岛屿间任意调配,所以荷兰人虽然在军队数量上早已经捉襟见肘,但是荷兰依然能够通过合适的政策和适当的取舍来保护重要目标获得相对的平静。爪哇岛自然是荷兰人最重要的保护目标,由于原本“印度尼西亚民族独立联盟”的蛰伏以及革命力量海运的交通不遍更加是南华共和国为了不过分刺激已经失去大量殖民地的荷兰,爪哇岛在南华和荷兰政府的某种默契下取得了其他岛屿所没有的安宁。但是随着GC国际刺激资本主义世界计划的到来,“印度尼西亚民族独立联盟”的全面走向台前,整合以后的民族独立力量在“印度尼西亚民族独立联盟”的强大能力作用下纷纷将自己在本根据地的过剩战斗力量带到了爪哇岛。而“印度尼西亚民族独立联盟”以介绍和宣传自己发展的先进经验作为理由派出了大量的人员深入了各个岛屿的革命基层,从而开始了对各斗争力量根据地的全面接管。随着那些“支持独立的商人船只”将无数的战士不断地运上爪哇岛荷兰政府开始感觉到了明显的压力。

雅加达---安道尔.赫本的总督府,一切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平静,整个府邸看起来十分的安宁舒适没有一点点暴力的痕迹.自从近一年前被洗劫而使得主建筑洋楼烧成灰烬以后,倔强的荷属东印度群岛总督赫本先生在原总督府的旧址重新修建了自己的总督府主体建筑---比以前更豪华、美丽,还从其他地方移植了大量的稀有树木盆栽更从海底挖出了大量的珊瑚作为装饰,今天的总督府的豪华已经不下于荷兰的王宫,并且无比豪华的这里多了一位新的常住客人,一个这场战争中无比重要的人。在和南华共和国在安汶岛的战争中,经历了自己人生最黑暗时刻的科波夫将军经过了军事法庭的审判被确认无罪。这种姿态说明了一个问题,说明高傲的荷兰人已经认识到了南华共和国的强大,已经东印度群岛的严峻形式,并不在是如同以前那样盲目地制裁失败军人以保持军队的骄傲和士气,他们现在在更多的时候明白了理解和鼓励。就好像经常出现在封建中国统治阶层中的那句“当前正用人之际,还是让他戴罪立功!”,不过欧洲人似乎并没有中国人那么虚伪,既然要用人他们就合理地将科波夫的罪名全部以力不如人做了解释。当然得到了全国上下理解的科波夫毕竟还是一个失败的将军,尽管中肯的说他在安汶岛的表现已经是可圈可点并没有明显的失误,不过想要再作为一支军队的主官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来让人们忘记他的失败,因此科波夫现在的职务是东印度群岛的总督军事顾问,这种任命就是将他藏在后台但是将整个东印度群岛的军事的实际指挥权交给了科波夫,因为作为辖地军队总司令的赫本并不是一个指挥官,他的指挥决策将来自科波夫。

说到这里就要提一下我们出色的政治家赫本了,赫本在失去了其下辖地域的1/3以上之后并没有受到荷兰国内的惩罚,这个政治上的老油条在荷兰政界到处都朋友,而且乘着自己当着肥差很会做人,荷兰政府要员几乎每个成员的家里都他赫本先生的“一片心意”。所以国内对于赫本的失地求和更多地都是从对他有力的方面来看问题,加上南华共和国实际上战胜了“三国联军”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谁都明白在这个时候去怪赫本先生是不公平的,而南华共和国发迹的地点并不是因为赫本先生的管理不善,而是因为那些无能的葡萄牙人和自大的英国人的失误才造成了一切。所以赫本依然是这里的总督,尽管清楚这里形式的赫本已经有了退休回国的打算,不过在这种敏感的时候临阵脱逃即使是皮厚的政治家赫本也没有这个勇气面对国内的指责。

在和南华共和国的战斗中获得的新生的科波夫在气质上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以前的科波夫骄傲无比作为王国未来将星的他以一直以来优秀的成绩傲视群雄更让他显得锋芒毕露。如今的科波夫少了些浮躁多了些沉稳,在荷兰和南华共和国达成协议将其释放回国之后,就开始了全方位地去了解东方那个古老的民族。当开始用自己生涩的汉语去读那白话版的《孙子兵法》、《锰德新书》等一系列中国古代辉煌的军事著作的时候,他的心长长的出了口气,他开始渐渐地明白什么是战争的真谛。科波夫的目光已经不在锐利,但是如今柔和谦逊的目光中我们能看到的更多是顽强和不屈。从中国的战争文化中获得了大量知识的科波夫开始了对东印度群岛的形势有了更情形的认识,他已经清楚王国如今的实力想要全面地压制民族独立运动的滋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能有有限的力量对殖民地的中心爪哇岛进行重点防御,对那些偏僻的岛屿许诺那些大地主和封建族长以巨大的利益让他们和革命者进行斗争,而由于革命者的盲目和不成熟在信仰上没有回旋的余地因而将整个富有阶层都划归为自己的敌人,让科波夫的计划如鱼得水。就这样科波夫用可怜的不足两万荷兰军队配合伪军,本着“印度尼西亚民族独立联盟”不动他不动的原则没有过分刺激这支强大的力量而终于在10月等到了国会批准的3万支援部队。对于国家小的可怜的荷兰来说3万军队已经是孤注一掷了。

但是就在科波夫想要有一番大的作为的时候,陈力也已经完成了对革命力量的整合。科波夫的压力又再依次的大了起来,当然坚韧的科波夫已经不在迷惘,他清楚自己的手下虽然是正规部队但是对于那个没有特种作战训练的年代,在雨林里土生土长的当地人的优势虽然并不是他的部队用数量和质量不能够弥补,但是这种弥补至少不合算,因此科波夫再次决定做了乌龟将自己龟缩在大城市和交通线,在他看来这些见谁都杀的革命者自然会让更多的当地地主和民族资产阶级加入到他的阵线,而忙于斗争不市生产的革命者最后还是要因为生存物资的不足不得不用牙去啃他的乌龟壳,那个时候才是伟大的荷兰军队争取荣耀的恰当时刻。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