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十章自立义勇军 第五节夺路而逃

ddtt 收藏 4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山上的几百条步枪一起开火,密集的子弹一排排的打向鬼子,追击张学义的鬼子立即停来躲避高地上的步枪火力,鬼子步兵一但冲击不动就会拼命的用火力覆盖抵抗者的,鬼子的火力不是因为不断的有伤亡而减弱,机枪手死了步兵会顶上,六挺机枪始终保持压制射击状态,掷弹筒一直打到没弹药才停,一个四人的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山上的几百条步枪一起开火,密集的子弹一排排的打向鬼子,追击张学义的鬼子立即停来躲避高地上的步枪火力,鬼子步兵一但冲击不动就会拼命的用火力覆盖抵抗者的,鬼子的火力不是因为不断的有伤亡而减弱,机枪手死了步兵会顶上,六挺机枪始终保持压制射击状态,掷弹筒一直打到没弹药才停,一个四人的机枪组可以携带大量的备用子弹,机枪一打起来似乎不会停,即使没有子弹步兵也会把牛皮子弹合内的一排排子弹交给机枪使用,这样显得他们的火力格外凶猛。

山头上的义勇军冒着密集火力坚持抵抗,鬼子的掷弹筒就是一门五十毫米迫击炮,炸得人没地方躲藏,许多义勇军战士被炸死炸伤不能继续战斗,山下的鬼子人其实并不多,他们的伤亡也在持续,张学义在两军交战的时候连滚带爬的回到自己的阵地上。

张汉杰见顶不住了就建议:“团长,撤吧,四个连剩下不足一个连,子弹接不上了。”

“我不撤,我们走了这些伤员和枪就带不走。”张汉杰吃够了亏儿,弹药不足是九一八后困绕中国军队战斗力发挥的主要原因,没有稳定的后勤供应,即将取得战斗胜利也不得不撤,所以人和枪越来越少。

“杀呀,杀呀。”鬼子的骑兵部队从别处赶过来,鬼子步兵中队长阵亡后中队的电讯兵立即把战斗情况报告给友军,在附近的一个鬼子骑兵中队接到电报以后立即骑战马一个冲锋就赶到战场。

张汉杰一看还有骑兵顿时心死了,现在跑也跑不掉,鬼子的骑兵靠四条马腿,自己只有两条走了一夜山路的腿,那能跑过骑兵呢。

“大家注意,集中火力打鬼子的骑兵,打完子弹就向北继续撤离。”张学义拿出死拼的架势来,亲自端着三八步枪向企图靠近山头的鬼子开枪,他弹无虚发,一排子弹压进枪里连续击毙五个鬼子,士兵的士气达到最高点,这些人练瞄准练了好几个月,今天是第一次放开了打鬼子,团长平日可不让打枪,浸染既然打就打个痛快,三点一线谁都会,小心瞄准就是,打完一枪拉枪栓把子弹壳退下去继续打就是,就把跑的飞快的战马当兔子打就行。

部队越打越少鬼子的骑兵也损失很大,但是跟步兵中队剩下的人加一起还是比张学义人多,打完一阵张学义往左右一看没人了,周围全是死人只有十来个人,鬼子骑兵步兵正要发动一次进攻。

“跑吧,咱们不行了,撤乎。”张学义丢下没子弹的长枪掉头就跑,身后的十几个人提着空枪一起从小山头上撤下来,可骑兵一个冲锋追上山头,然后顺坡追下来,鬼子的骑兵见敌人不多索性背上马枪抽出马刀追着砍杀数量不多的义勇军。

张学义、张汉杰、戚贵三个人玩命的跑,身后的警卫员纷纷被鬼子骑兵用马刀砍死,鬼子的骑兵把他们追的没地方跑,就剩几米的距离就要追上的来是的时候忽然两匹快马迎面跑了过来,两匹马上只有一个人。

金玉总是不跟义勇军一起行动,她只是张学义的老婆不是他的部下,所以没必要事事听他的,她喜欢单独行动,战马交给张忠以后她又出去搞来两匹马,一走就是好多天,今天一回大青山就听路上枪炮声不断,她知道肯定没好事就骑着马拼命往回跑,跑到一个山包附近就见几个鬼子骑兵追几个人,她掏出两支盒子炮对准骑马的鬼子连开几枪,她的枪法比张学义都好,她玩了二十年枪,几枪打出去鬼子的骑兵栽下战马倒在地上。

张汉杰、戚贵、张学义立刻从鬼子身上的武器弹药全拿走,之后翻身上了鬼子骑兵的战马,张学义骑上金玉带来的马。他们刚上马还没跑几步鬼子的又一组骑兵又到了,他们四个人骑马玩命的逃。

鬼子很贪婪到嘴的肥肉不肯吐出来,逃跑的四个敌人鬼子绝对不会放弃,他们摘下马枪边跑边打前边的四个目标。戚贵的战马跑的最快,鬼子集中火力用十几支马枪打他,他的战马连中很多枪,最后战马倒在地上,他也又成了步兵。

“快上马。”张汉杰停下马来等戚贵和他同骑一匹马。

就在张汉杰停下来的时候他的战马也被一发子弹贯穿马腿,战马摔倒张汉杰也栽到地上,张学义跳马来把战马让给他们俩,他上了金玉的战马跟金玉背对背骑一马,金玉怕他摔下去拿跟绳子把自己跟他拴在一起,张学义坐在马上还能腾出双手向后开枪。

“快走。”金玉拴好张学义打马先走,张学义坐在马后边端着四四式马枪向追击的鬼子开火,张汉杰、戚贵也如此,前后俩人分工明确。

追击中的鬼子可吃了亏,他们本来可以平安的追上来,可是两个敌人面朝后骑马,端着枪不停的开火,而鬼子又要控制马又要开枪所以很难击中逃跑的敌人,最后鬼子骑兵放弃追击。

张学义自跟鬼子打仗以来第一次被鬼子打的如此狼狈,苦心经营几个月的部队打的精光,除了部分人马分到平顶山幸免遇难外身边的八九百号人就剩三个。

尾野的营地遭到义勇军的袭击,火炮被摧毁,但是他四处派出侦察员发现,张学义的部队至少损失了四百多人,在自己的营地内留下了一百多尸体,他急忙又向关东军司令部邀功,把敌人的伤亡数字增加一倍报告上去,以掩饰自己一个中队的失败,加上跟他互不统属的骑兵中队证明叛军被骑兵击毙一百人,剩两马四人落慌而逃的报告,尾野在本庄司令官眼里显得更加有能力,现在终于把冯占海的一个胳膊给砍下去,现在鬼子还不知道张学义脱离冯占海的部队,但是这个捣乱的家伙兵败逃跑关东军的大员们还是比较高兴的。

本庄繁即将卸任的时候把黑龙江的烂摊子收拾的差不多,他任命尾野中尉为司令部直属搜索侦察中队的正式中队长,又给补充了三个步兵分队、一个骑兵侦察队、两个炮队以及辎重弹药分队,另外还给补充了化学炮弹以及搜索侦察队专用的卡车、摩托车,部队一下进入机械化状态,其中一些轻型卡车都是装甲汽车。尾野在军中的地位通过战功和撒谎得到晋升,张学义暂时被他们赶到没人的地方呆着。

“别跑了,停下,人受的了马也受不了的。”张学义下领停止前进,四个人下了马坐地上就起不来了,马也饿的不行自己低头吃东西,张学义把水壶里的水全喝光,翻了翻身上的挎包,包里还有一些馒头和烤肉,他拿出来分给大家一起吃。

张汉杰放下电台跟张忠带的部队联系,戚贵拿地图和指北针确认自己所在的地方,结果他们发现跑错路了,现在离平顶山很远,比大青山到平顶山的距离都远,他们是奔东南方跑的,现在距离亮河地区不远,他们是荒不择路才来到这里,“我们现在就在亮河北边,跑错地方了。”

“这怎么办?”张学义先问大家,他想想算了吧我是团长还是自己想办法好。

戚贵收起地图摆弄电台,他开机就截获了很多有价值的电报,他发现马占山部跟冯占海部还有联系,从电报里分析马占山派几千兵协助冯占海从哈尔滨西北进攻哈尔滨但是沿途遭到日本陆军航空队(第十、十一、十二航空大队)的空袭,导致马占山部未能与冯占海一起攻击哈尔滨,另外马占山部遭到日军第一、第四骑兵旅团的追击损失惨重,马占山收兵回拜泉冯占海南下五常,黑龙江抗日武装与吉林救国军的合作失败,哈尔滨没打下来两位主将被鬼子追的满黑龙江跑,太丢人了。

戚贵把用电台收到的敌我各方的情报告诉张学义,张学义只是叹气,什么也不说,戚贵还利用张学义认识他那会送给他的日军密码本翻译出很多日军作战部署,鬼子第八第十四两个师团近五万人开进东北,分散开来镇压各地的救国军和义勇军,辽宁、吉林、黑龙江的义勇军面对七个日本师团的攻击,兵力对比悬殊,截获的日本电报多半是报告战绩的,还有尾野发给关东军司令部的电报也他们用密码本翻译出来。

张学义刚知道跟自己交火的敌人叫尾野,是直属关东军总部的侦察搜索中队,有电台真是好,可以了解到敌人的动向。

面对大规模作战的惨败,张学义十分泄气,看来训练三个月的兵也不行,素质还是不如鬼子,以后要不要征募新兵,要不要花三个月的时间教他们打枪,戚继光说征募纯良质朴的农村兵好管理,但是好管不好教,他们从基本的开始学实在太慢,战斗力养成太麻烦,另外新兵吃饭不比老兵吃的少,同样养活一群人要会玩枪的还是不会玩枪的呢?要不要招募啥也不会的?

他抱着脑袋想了一会,还是招募土匪、前东北军、前东北警察、猎户、保镖等人,但是土匪干过坏事,自己用他们名声就完了,但是现在这个很重要么,让土匪死在抗战的战场上比死在法场上强,自己招募他们比伪满招募他们要要的多,自己可以改造他们做善事杀鬼子,而伪满会教他们杀自己人欺负自己的同胞,土匪、兵痞也是资源,他打算以后就这么干,以后再不要那些不会用枪的人,招一个人就要招多少有点能耐的,饭桶不要。

张学义他们四个人在一个山头上宿营,睡觉前他对四个人重新做了分工,以后金玉负责招兵,招单个的一群的一伙的都行最好是土匪,金玉别的不会这个很擅长,她很高兴的同意了,另外张学义他们三个人现在负责搞后勤,四个人要一人一马代步,没马怎么行,抢和卖都行,另外再弄点钱把四个人的生存问题解决好,身上的干粮只够一天的。

戚贵用电台跟张忠联系上以后张忠报告最近没打仗,部队发展很快他为了增加战斗力只好什么人都要,只要不当汉奸愿意杀鬼子他就要,好问团长部队往那个方向带。“他问你部队下一步去那?”

张学义想了想,“让他自己割据一方,多打鬼子多攒枪支弹药,鬼子要杀过来就机动灵活的转移,不要死守一地,到了新落角点主动发电报联系,你跟他定个开机时间,不能经常发电报,鬼子的电子侦察很厉害的。”

“知道了。”戚贵又把命令用电台发出去。

几天以后他们筹到钱搞到马,吃喝也不愁,张学义大白天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晒太阳,其他人各自休息,连续忙了一段时间难得清闲,就在他们认为没事的时候天空中出来一架双翼侦察机,高度也就在五六百米,侦察机围着他们盘旋了几圈走了。

张学义急忙牵马带枪召集其他人匆忙进入树林,侦察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没少吃过这东西的亏,他们刚到大青山地区的时候也遇到过侦察机,没几天鬼子就追了过来,侦察机了是鬼子的千里眼,你跑到那人家侦察机只要发现了,拿无线电一告诉地面那你就彻底暴露,地面部队会根据侦察机的情报主动出击,它比战斗力差远了,也不会开枪也不会投弹,但是侦察机的作用还是非常大的。

他们隐蔽在树林内,尽量少出去,一般都晚上出去搞钱找吃喝白天乖乖呆树林里睡觉,鬼子侦察机再厉害也不能长出夜明眼来,黑夜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也不起飞侦察,黑夜是相当安全的。

“妈的,又是这破东西,在大青山我就怀疑是侦察机发现了我们的阵地而不是张武非打枪暴露的阵地,小鬼子天上有飞机地上有坦克大炮骑兵步兵,占足了优势。”张汉杰躺在地上发着牢骚,九一八到现在他都没休息过,不是打仗、训练就是行军,难得现在休息一下,鬼子的侦察机跟抽苍蝇一样吵的不让人睡觉。

“我们自上大青山就不穿军装,现在我们人少,说不定鬼子会把我们当成土匪的。”戚贵认为麻烦出在衣服上,他始终穿平民衣服,而且一会师就让张学义的人也别穿任何制服,这样可以让敌人猜猜他们是谁。

侦察机转了几圈以后走了,张学义再没噪音的打扰下思考怎么打不会拼光自己的部队,想来想去只有一条,先打汉奸,内鬼比外敌更可怕,想想张海鹏、于芷山、于琛征等汉奸,他们手里有兵不杀鬼子杀自己人,中国的事就坏在这些败类手里,不是自己想打内战是汉奸实在是可恶,如果没汉奸那吉林十五个旅一起抵抗鬼子能占领吉林省?东北的张海鹏要不当汉奸那东北没多少兵是伪满的军队,中国人,这些人也他妈的算中国人,老天爷瞎了眼了让这些人也做中国人。

侦察机走了很久天空忽然来了一架个头稍微大点的轻型运输机在张学义他们的藏身处外盘旋,张学义急忙问张汉杰、戚贵,“这什么型号的飞机,我不认识,以前大帅带我看的都是法国飞机。”

“我只认识中央军的英、法、美、意等国的飞机,这种东西该是鬼子的飞机吧?咱们中也没人懂空军。”戚贵在苏区见过中央军的飞机,但是眼前的这架飞机样子丑陋实在看不出是干啥的。

“不是鬼子缴获东北军的,也不是鬼子的。”张汉杰辨认了半天也只分析出飞机国籍。

小运输机上忽然门开跳下来一个人,那年月伞兵是个太前卫的词,一般人就知道飞行员在飞机出事后跳伞那就是见多识光,他们几个人那见过这个呢?

飞机上跳出的人打开降落伞很准确的落在树林边,此人拿出白手帕使劲摇晃示意他们不要开枪,张学义、张汉杰、戚贵各拿着盒子炮跑过去大声问:“不许动,你他妈干什么的?”

“离近了才发现这个人是个白皮肤金眼睛的家伙,这个人收好伞用生硬的汉语说:“不要打枪,我是友好的,我是苏联人。”

戚贵是共产党员,他对苏联人没恶意只有敬意,他上前用十分不熟练的俄语跟苏联人打招呼,而参加了中东路事变的前东北军军官张汉杰还是端着枪瞪着眼,因为他跟苏联人打过仗所以见苏联人一肚子火,张学义不傻知道人家大老远坐飞机来肯定有事,就笑呵呵的不亲假亲不近假近,用熟练的俄语主动打招呼。“你好呀同志。”他还跟苏联人套起进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