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遥远的洋 第一章 凤凰南飞 第十二节 三八线上的枪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2/


“七○五海战”使得美国的军火商们似乎再次看到了商机,在他们看来战争就意味着大批的财富随之而来,于是,他们指使代表他们自身利益的国会议员在国会支持丹·杰米总统的议案,以使得总统的关于惩戒中国的“小本经营行动”(即焰火计划)。但是,丹·杰米和他的国会支持者们在国会里遭到了强有力的阻击,领头者就是新泽西州的GHD众议员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

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数年前曾经与丹·杰米共同对台竞选总统,双方在那一场竞选中互揭伤疤,相互攻击,成了一对死对头。开始的时候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的票数明显高于丹·杰米,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得意之下甚至于以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总统自居,然而到最后丹·杰米却意外地后来居上,出人意料的成为了进入白宫的幸运儿,丹·杰米后来也以次常常在讥笑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是“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国总统”。在竞选失败后,心怀不满的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和他的支持者们以丹·杰米及其竞选班子采用了“不正当的手段”以赢得竞选为由将丹·杰米和他的竞选班子告上了最高法院,要求法院判决此次选举无效,但最终法院却认为竞选结果有效,判定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方败诉,自此,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和丹·杰米结下了仇恨,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甚至于对外宣扬,只要有他在,丹·杰米就别想在国会通过任何一项提案,果然,在丹·杰米上台后的总统3次提案都在国会遭到了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的强力阻击而未能通过,这一次显然也不例外。表决结果是117票对104票,总统的提案再次未能在国会获得通过,国会同时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丹·杰米总统将他先期部署的第25轻步兵师自关岛撤回夏威夷。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在国会再次战胜了合众国的总统丹·杰米,也就在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暗自高兴的时候,丹·杰米却意想不到的给了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一记“重拳”,总统动用了自他上任以来就从未动用过的否决权,将国会的表决给全盘否定了,看着丹·杰米趾高气昂的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了国会,拉什丹·斯克尔索斯亚顿时感到一阵天旋,他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尽管这样的结果其实迟早会发生······

7月6日凌晨4点,韩国第一师第23团第3营军士长金哲成随着韩国巡逻队进行他们每天例行的巡逻任务,巡逻队由23人组成,其中军官5人,士兵18人,每天清晨他们都这样沿着三八线韩国一侧边境线上巡逻。

4点23分,当巡逻队巡逻至三八线上第23号界碑时,袭击突然开始了,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2个走在队伍前面的尖兵顿时消失在了一片烟雾之中,紧接着,密集的弹雨从路边半米高的野草丛中向巡逻队横扫过来,走在巡逻队外侧的3名士兵在弹雨中颤抖着、哀号着倒在了地上。

“敌袭!”队长上尉指挥官朴载存首先反应过来,他立即指挥着手下的士兵向着野草丛中不断跳动的火舌开火,“鹰巢!鹰巢!小鹰呼叫鹰巢!我们遭遇袭击······”负责通讯的军士长柳树全话还未说完,一颗高速飞旋的12.7MM弹丸就将狠狠的撕开了他的头骨,带着头部被崩碎的细微碎片将半个头盖骨掀翻,红白相间的脑浆随着被击飞的头盔洒落在地,被随手丢弃的传话器里断断续续地还在传出呼音:“小鹰!小鹰!这里是鹰巢!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你们的坐标!说出你们的坐标······”

激烈的枪战仍在继续,军士长金哲成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打了多少子弹,击杀了多少敌人,本能的反应使得他不停地扣动扳机将弹雨洒向野草丛,直到怀中的突击步枪发出“咔!咔!”的清脆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射出的子弹到底有没有击中敌人,他只知道身边的战友不停地在敌人的火蛇中开枪或是中弹倒下,濒死的绝望的哀号声和怒骂声混杂在沉闷的枪声中此起彼伏,响彻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撤!”上尉指挥官朴载存终于发出了撤退的命令,金哲成立即随着众人向着野草丛投掷手榴弹,借着手榴弹爆炸的掩护,向着来路撤去。但巡逻队还没走多远,更加密集地弹雨就从前方的山坡上洒了下来,促不急防中,少尉军官崔永南和下士李孝善在弹雨中倒了下去,众人立时被压制在山坡下无法移动半步。“我们被包围了。”金哲成将身体紧紧地贴在地上痛苦地想,身边的一个士兵在恐惧中竟然站起身来,惊呼着“我们完了!我们完了”向后跑去,“笨蛋!”金哲成痛惜地在心中说到,果然没跑出几步,那个士兵就在弹雨中颤抖着身形,一头栽倒在清晨略带寒气的地上。

“RPG!”一个士兵突然高声叫道,只见从小山坡上高速而下的一道火蛇重重地砸在山坡下的人群中,剧烈地爆炸在地面上掀起了无数的石块和泥土,将两个士兵在瞬间撕成了碎片,烟雾散去,破碎的军服和零乱的肢体随着被激起的石块和泥土洒落在地面,血水将地面都染成了暗红色,“这就是战争!”金哲成心想,“残酷而现实的战争!”

“烟雾弹!”几名士兵在命令声中将手中烟雾弹扔了出去,不一刻,山坡下就腾起阵阵烟雾,随着晨风越散越大,残存的巡逻队员乘机从地面上站起身,饶过山坡上的火力点,向后方继续退去,但是,随着几枚RPG的爆炸,刚刚还很浓密的烟雾很快就散了开来,还未冲出几步的士兵们再次暴露在山坡上的火力点前,“卧倒!······” 上尉指挥官朴载存刚喊出两个字,就在一枚RPG的爆炸中化成了碎片不复存在了,指挥官的丧命使得本来就士气低落的巡逻队立刻崩溃了,心慌意乱的士兵不顾军官们的劝阻四散逃命,只可惜的是迎接他们的除了更加密集的弹雨照顾就是RPG和榴弹的近距离爆炸,一个接一个的在火网中载倒在地,没有人能够再次站起身来。“拼了!” 金哲成在心中狠狠地说,向着山坡上扔出一枚手榴弹,金哲成一咬牙猛地站了起来快速地跑进了紧靠山坡下的洼地中,他身后的阵地上,巡逻队的枪声越来越稀疏了,只有偶尔的一两声短点射还在间断中响起。山坡上的伏击者也意识到了洼地中的金哲成对他们的威胁,大部分的火力立刻转移了过来,无数飞旋的弹丸击打在洼地边沿,激起阵阵尘土,尖厉的啸声中,一枚RPG飞速而下,就在金哲成的身后爆炸,金哲成感觉到自己被猛的震飞出去,数十块RPG碎片在气浪中钻进了他的后背,一阵头晕目眩中,金哲成昏死了过去。

终于,当最后一名韩国军官被一颗7.62MM弹丸击中额头结束了生命以后,山坡上的枪声渐渐停息下来,一切随之恢复了平静,除了残留在山坡下的尸体,似乎什么都未曾发生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