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未定名

七海风云 收藏 19 31
导读:  “爸爸,世上真的有‘四大金刚’吗?”小孩站在寺庙门口向父亲问道。   “呵呵,‘四大金刚’那肯定‘世上’没有,就算有那也是天上有。”父亲笑答着。   ……   “爸爸,这些特异功能都是假的吗?”小孩看着电视中的《神功揭秘》向父亲问道。   “哼,‘假作真时真亦假’,记住了这是《红楼梦》里写的一句话。”父亲冷哼了一声应道。   ……   “爸爸,做大侠好威风啊!”小孩学着一副电影海报摆出了一个‘金鸡独立’的造型后,向父亲叫道。   “小鬼头,‘侠以武犯禁’,你瞎起个什么劲儿?”父亲笑骂了一声

“爸爸,世上真的有‘四大金刚’吗?”小孩站在寺庙门口向父亲问道。

“呵呵,‘四大金刚’那肯定‘世上’没有,就算有那也是天上有。”父亲笑答着。

……

“爸爸,这些特异功能都是假的吗?”小孩看着电视中的《神功揭秘》向父亲问道。

“哼,‘假作真时真亦假’,记住了这是《红楼梦》里写的一句话。”父亲冷哼了一声应道。

……

“爸爸,做大侠好威风啊!”小孩学着一副电影海报摆出了一个‘金鸡独立’的造型后,向父亲叫道。

“小鬼头,‘侠以武犯禁’,你瞎起个什么劲儿?”父亲笑骂了一声。

……


“银狐”是一间酒吧的名字,酒吧虽然不大却座落在京都最繁华的地段,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个百十平米的酒吧也不是什么人说开便开得起的。华灯初上,南宫清远此时正侧坐在“银狐”的吧台前,手中拿着一杯名为“彩虹的记忆”七色鸡尾鸡。酒入其名,虽然只是浅尝一二,但也不由得沉醉在了儿时的回忆中。想着那些与父亲的对话,南宫清远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来。是啊,“侠以武犯禁”这些年来随着“能量”武器的微型化,并渐渐的流入民间,与“武”相关的事件便不经意的多了起来。这是谁说什么随着科技的进步武林已然日渐势微来着?如果当真“武林势微”自己这个“鹰组”的工作人员,又那会时常的东跑西走,混出一个什么“国安九鹰——天鹰”的名头来?当然,更多的对头却是直呼自己这样的人为“鹰犬”。

正出神间,一个动人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清远,是不是想到小时候了?”南宫清远闻言一笑,索性一仰脖子将一杯“彩虹的记忆”全都倒入了口中。“咕噜”吐下肚后,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道:“莹姐,您这儿的酒可真棒,每一种都可能有不同的感受,再给来一种吧。”说着将空酒杯递到了吧台后的一位绝美的白衣丽人面前。这位被南宫清远称为“莹姐”的白衣丽人便是“银狐”的老板娘白莹,白莹看上去二十许的模样,和南宫清远比较起来似乎还要更加年轻一些。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在清丽中却又显出几分妖媚的气息来。白莹接过酒杯后,对南宫清远说道:“清远,你刚喝的那种后劲儿不小,当心回不去哦。”南宫清远嘿嘿一笑,“那您‘挥挥手’把我扔回去得了。”见南宫清远说得直接,白莹倒也不在这事儿上再说什么,随手拿过酒具重新调制起新的品种来。不一会儿,一杯淡紫色的饮料递到了南宫清远的面前。南宫清远凝视着那杯中的液体,向白莹问道:“这是?”白莹淡淡的说道:“这叫‘紫竹叹’,这可是连‘妙善’都喜欢的东西,平常什么人是喝不到的。”南宫清远一时间并没有反过来这“妙善”指的是谁,当下也没有在意,只是接过“紫竹叹”后细细的品味起来。很快,南宫清远便在“紫竹叹”的影响下进入了一种心绪极度平静的状态。

将南宫清远由这种心绪极度平静的状态中拉回来的是白莹的一声轻“咦”,南宫清远侧头看去,见到白莹眉头微皱似在倾听着什么。南宫清远不由好奇道:“莹姐什么事啊?”听到南宫清远的讯问,白莹这才舒展了眉头用无所谓的口吻说道:“不是太远的地方,有几股‘异能’波动,应该是几个‘异能者’正在交手。嗯,让我数一数……哦,一共六个在打,不公平五个一个。那一个的波动有点熟悉啊,我想想,呀~是‘虎组’的‘金虎’……”南宫清远听到这里坐不住了,对白莹说道:“莹姐,那您还不去帮一下手?您这样在一旁跟看热闹似的,不太好吧!”白莹闻言一笑道:“不就被别人五个打一个吧,‘金虎’那小子暂时又没危险,我巴巴跑去做什么?等他真有危险需要救命的时候在说吧~”说完还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南宫清远见白莹这样说,一时到也没了语言。过了一会儿,南宫清远终于醒过,向白莹问道:“莹姐,您说不太远的地方,是在那儿?您当然可以一瞬间就赶道,我可没那本事。还是先往那边去看看的好,就算帮不上手,至少也能认认人吧。”白莹闻言看了南宫几眼后这才说道:“真想去,那我送你到附近好了,不过你自己也要当心点。”说完将手一挥,一阵空间的波动后,南宫清远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城郊一处废弃的工厂内,激烈的打斗正在进行着。被白莹送到附近的南宫清远虽然不能像白莹那样直接感受到所谓的“异能波动”,但那近在咫尺的激烈打斗所引起的空气振动还是令南宫清远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家伙,这么激烈!”。当下二话不说展开轻功,往打斗的地方迅速潜了过去。南宫清远悄悄潜上一处水塔之下居高一望,瞳孔顿时放大了许多,同一时间想也不想便往自己手表上白、蓝、黑三色按键一齐拍去。南宫清远这只手表除了本身是“鹰组”专用的通讯器外,那白、蓝、黑三个按键分别更是向“龙组”、“虎组”、“鹰组”告急用的。南宫清远这同时按下三键的情况从三组成立以来便也只有寥寥数次而已。南宫清远之所以这样做,那是因为此时正在激斗的地方,除了全身浮着金光但一只右手却已变成灰白色显得毫无生机的“金虎”还在与五个“异能者”苦苦周旋外,四周还躺着九具尸体,而正是这九具尸体让南宫清远下了同时向三组告急的决定。因为那九人都是“鹰组”的成员!其中三人更是与南宫清远并称为“国安九鹰”的人物,“烈鹰”洪成、“飞鹰”徐浩民、“黑鹰”李远生!

在南宫清远按下三个告急按键后,只一瞬身后一阵轻微的空间波动传来,南宫清远没有回头,那一阵随风传来的淡淡幽香除了白莹还能是谁。白莹出现后,见到场中情形,不由得轻叹了一声:“唉~我只感觉到‘金虎’还能撑一阵子,没想到你们‘鹰组’也夹在其间出了事儿。”说完这话,一个闪身向场中飘落了下去。正苦苦支撑的“金虎”见到来了援手,顿时松了口气一个踉跄,退到了白莹的身后,喘息道:“‘青丘仙子’,这些是‘日独’!”白莹闻言“哦”了一声,施施然的向对面五人说道:“‘日独’啊?三百多年了,你们还不列心啊?真是没得救了,怎么是让我送你们去见那个三百年前死得不能再死的‘天照’她们呢,还是乖乖儿投降跟我们走一趟啊?”对面那五人,交换了一翻眼色后,其中一人狠狠道:“狐狸精!你别作梦了,我们大日本的勇士可杀不可辱,接招吧!”说完这话一扬手,一发“重力弹”应手而出,击向了白莹。与此同时,人却在“反重力术”的作用下往另一个方向急飞而去。一片银光一闪即逝,与此同时白莹随手接下那一发“重力弹”,再看场中的其余的对手,已然无一例外的被冰封在了当场。跟着“啪沓”一声响,之前使出“重力弹”的那位由半空中摔了下来,由于全身早已被冰封,这一下顿时摔了个四分五裂。站在白莹身后的“金虎”见状不由感叹起来“好厉害的‘冰魄神光’!”



“鹰组”基地

刑室

不用怀疑“鹰组”内为什么会有“刑室”这样的地方,即然“鹰组”平日里做的便是“朝庭鹰犬”的角色,有这么个地方也是难免。不过此时在刑室内主持刑讯的却并不是“鹰组”的人,而是“龙组”的组长敖溟。这敖溟与白莹并称“龙组双碧”,自然也是惊艳绝绝的人物。南宫清远站在刑室外冷眼看去,敖溟一身洁白的西式职业装,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完全一副“白领丽人”的模样。对敖溟会如何审讯那四名被穿了琵琶骨后锁在墙上的“日独”份子南宫清远没有兴趣知道,是以也没有进入刑室旁听,虽然以南宫清远的身份堪堪还有那个资格。“喂,南宫家的小子。你来说说看,我们公主把我拉过来,却也不让我出手,硬要先去和那帮余孽随便聊聊,这不浪费时间吗?”虽然南宫清远对敖溟的审讯没有什么兴趣,但一旁的另一位“龙组”成员却在穷极无聊下,下南宫清远搭起话来。换了别人那一名“南宫的家小子”过来,南宫清远便不会有好脸色了,但对方是“龙组”成员却又另当别论了,不是说对方的身份,而是因为那“龙组”中的人物绝大多数都不是可以拿年龄来算辈份的,南宫清远就得管那位与自己颇熟的“莹姐”就得被称为“袓袓袓袓袓袓袓袓……袓奶奶”了。说话的人是与敖溟一同来到“鹰组”的“九幽”熊郯,熊郯一身黑袍罩身一眼看去到也对得起“九幽”的名号着实有点孤魂野鬼的样子。南宫清远看着熊郯,淡淡一笑道:“反正对您们‘龙组’的人来说,时间通常都多的用不完,浪费也算正常吧。嘿,公主都把您带过来了,想来那四个余孽最终还是您的,多等等也无所谓吧,再说了我可不是您,您们公主的小话我可不敢说。”熊郯闻言又是一阵阴冷的笑声后,这才说道:“嘿,一会让那几个家伙尝尝老子的‘九幽搜魂’……”南宫清远想到传说中中了“九幽搜魂”的滋味,不由得一个寒战出了身冷汗来。与熊郯东拉西扯了一阵之后,敖溟脸色沉静的由刑室内走了出来,出来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将手一挥向熊郯打了个手势。熊郯自然明白,发出一阵阴笑后走入了刑室内,很快刑室内传出了一阵阵凄惨的叫声。只是听到这些声音,南宫清远不由得也咧了咧嘴,大有几分点感同身受的味道。没过多长时间,刑室内的叫声渐渐歇了下去直至最后完全没了声音,南宫清远知道这是熊郯的活儿干完了。果然,熊郯跟着便由刑室内走了出来,什么也没说,只是冲着敖溟点了点头。随即便跟着敖溟走了。南宫清远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至于刑室中的四人则没必要去过问了在“九幽搜魂”之下没死也会成白痴的。

一号会议室

至从“龙组”的“公主”敖溟驾到之后,“鹰组”的组长“太极手”杨斌便有了一种被喧宾夺主的感觉。这不,“九幽”熊郯在用“杀鸡取卵”的方式得到想知道的一切后,敖溟便在“鹰组”发号司令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很快,“龙”“虎”“鹰”三组的骨干都集中到了这间“鹰组”基地内最大的会议室中。

一副卫星地图展现在众人的眼前,南宫清远认得,那是位于本州省的富士山地区。只见敖溟指着地图上已经标注出的红点道:“相信大家都已经认出来了,这是伊豆自然保护区的富士山一带,由于富士山在和族人的眼中代表着神山,所以这次出现的‘日独’分子也将自己的基地建在了这里。也许是为了求神保佑吧,不过他们的神三百年前就挂掉了。嗯,不提这个了。这次的事件,事实上是由‘鹰组’最先发现的蛛丝马迹,可惜的是调查追踪的过程中被‘日独’分子所发现从而付出了很大的牺牲。当然,这也和近几年我们大家对‘日独’势力有所松懈不无关系,没想到这一次的‘日独’分子可以一次便出动五个异能者!还好,在他们接到进一步指令之前,还是被‘鹰组’发现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有鉴于此,我们决定以雷霆手段毁灭这股‘日独’残余!”敖溟最后一句掷地有声。


数小时之后

富士山麓

一艘印有“神龙”标志的白色空天母舰悬浮在空中,在其外围是隶属于“中国国防军东京军区”的空天舰队主力,再往外无数的悬浮战车更将富士山区近百公里的地段围了个水泄不通。空天母舰“神龙”号上,敖溟所率领的“龙”“虎”“鹰”三组人马亦齐集待命。只听敖溟对众人说道:“以本舰为中心,八十公里范围以为我们龙组布下结界,除非对手的能力强过当年的‘天照’、‘月读’她们,否则他们跑不掉的即使他们中还有‘空间异能者’。”顿了一顿后,敖溟这下下令道:“好了,按之前分队,‘鹰组’的清理外围,注意危险。‘虎组’主攻,‘龙组’成员压阵,全体出动!”

南宫清远,在接到敖溟的命令之后只感到一阵空间的波动,下一刻便以出现在了一处岩石的通道内。“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转头看时却是同来的“虎组”高手“狂虎”齐云随手将背后的一着闸门轰了个粉碎!南宫清远见状,不由得对站在身旁的“鹰组”成员“毒鹰”唐翎耸了耸肩。唐翎回了个没奈何苦笑后,随即展开身法,往通道内闯去。“嗖、嗖”声中,数十名唐翎的直属部下紧随其后往通道深处掠去。“小翎,当心点。”南宫清远喊了一声后,挥了挥手带着其余数十名自己直属的“鹰组”成员跟在唐翎等人后面,也往通道内掠去。其后是三名“虎组”的员,除了齐云外还有“风虎”姜萧和“铜虎”谢维炀,压阵的“龙组”成员则正是“龙组”组长人称“公主”的敖溟本人。“鹰组”成员虽然在“异能者”面前显得有些脆弱,但“异能者”毕竟只是少数,对大多数的人而言“鹰组”成员依然当得起“高手”二字。南宫清远带着部下紧随在唐翎等人后面,只见一路之下唐翎等人如入无人之境,这股“日独”势力基地内的防卫系统跟本不能对唐翎等人带来任何伤害,间或出现的一些抵抗者亦被很快消灭,“虎组”的成员一时间由主攻者变成了助攻者,只有当有闸门之类的东西挡住去路时这才出手清理一翻,一行人便这样一跟往基地深处攻了下去。

“轰~”当齐云再次出手击破一道挡在众人面前的大门之后,南宫清远心中警兆突起,一扯站在身边不远处的唐翎往一旁闪了开去。同一瞬间,谢维炀一个闪身挡在了众人之前。一阵金属的撞击声响了起来,却是一阵密集的子弹打在了谢维炀刚刚撑开的护罩上。南宫清远与唐翎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疑惑来。这种程度的由火药来发射的金属武器在能量武器已经相当普及的年代里,跟本连最普通的护甲也无法击穿,那适才的警兆又是从何而来?“异能波动”自然不是南宫清远等人可以感知的,能够在那瞬间心生警兆已经相当难得了。在南宫清远和唐翎还在疑惑时,齐云和姜萧二人已然上前与谢维炀站作一排,神情肃穆的盯着由已经破坏的闸门后缓步走出的一个身影。




未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