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 第二章 磨锋 第十二节 论刀

清逸轩主人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7/


第十二节 论刀



两天后.

瑞王府张灯结彩,鼓乐喧天.盛京所在的几乎所有的王公贵胄,达官要员及士绅名流都接到了瑞王府的请柬.于是一时之间整个王府内外,车马云集冠盖如林.宾客们三三两两地围坐品茗,谈论着今天的天气夸赞着主人的隆重,笑语与寒喧声响成一片.

瑞王爷今天的心情很不错,作为一个世袭的闲置的铁帽子王来说,这样的热闹场面最能满足他内心里对于权力和显耀的需要.为了显示自己独到的风采,他今天特意换上了御赐的天青四团龙补服和太后亲赐的翡翠玛瑙朝挂.听着前院悦耳的鼓乐和傧相不停的唱喝声,他满意地看了看映照在大镜子里的自己,嘴角便现出一丝矜持的笑意来.

"勇毅公世子,御赐巴图鲁勇号,赏穿黄马褂,乾清门一等侍卫,礼部尚书,盛京三省经略将军----石大人到-----!"

随着傧相悠扬有致的唱喝声,满院的宾客一齐停止了寒喧和议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弯腰作揖:"上将军安好!"

石之轩身着一袭绣花滚边银底杭绸长衫,腰搭玉扣八宝汗巾,一条乌光油亮的大辫直垂过腰,身后是同样一身便装的萨尔和孙远王仲三人.见众人见礼,石之轩便含笑停步回礼作答:"好,好,好.难得此间主人盛意,之轩能得与诸位雅士相聚,实在是荣幸得很哪.大家今日只叙雅意,不论身份.请,请."一番客套之后,知客便近前引导着三人往正厅走去.转身处,一个随意系在腰间的龙纹明黄缀玉的八宝袋便不经意地一晃."这可是当今天子的御用之物!"这一具有无上威严的物件的不合时宜的出现,使得一众宾客满脸堆笑而心里却开始打颤;谁都知道这位少年大臣是个精明的角色,绝不会无故去落宴会主人的脸面.联想到此公的脾性和这次宴会的几个主宾的身份,善于揣摩风向的一众显贵们彼此心照不宣地互看了一眼,转而开始大赞盛京三省今日之新气象来.只有几个不识时务的豪绅还在那里吹嘘自己与瑞王的交情与渊源.

身在里间的瑞王爷在镜里看见自己的眉头莫名其妙地跳了一下就听到了门官的唱喝声,于是摇了摇头便拉着坐在一旁品茶的板垣快步来到正厅迎接贵客.一番客套之后,宾主终于入座.于是吩咐开席.

酒过三巡之后,微有醉意的瑞王示意从人端过礼品,然后亲昵地拍着石之轩的肩膀道:"伯毅啊,上次空手叨扰,本王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这次,我专门为你准备了礼物.你来看."手着将手一挥,几个年轻的盛装女子手捧漆金跪在席前;托盘内,上百颗龙眼大的珍珠和各种珍奇古玩将一个宾客满座的大厅映得是珠光宝气,欹欹生辉.大挺里顿时安静下来,在座的都是识货之人,看着这些价值连城的珠宝连气都快喘不上来了.

石之轩微微一笑回礼答道:"承蒙王爷高看赏饭,卑职已是感激不尽.哪里还敢望王爷赏赐?!王爷的盛情之轩领了,礼物却是不敢当."

这句抬捧得宜的话瑞王听了觉得受用之极,于是大笑着再拍拍石之轩的肩膀道:"上将军客气啦.上将军手握三省军政之大权,奇珍异宝不知见过多少,这点区区微物自是难入上将军的法眼了.本王其实也是受人之托而借花献佛的.上将军一定要收下,也算是给本王一个面子吧."

石之轩惊奇起来:"哦,敢问王爷.是何人竟有如此大的手笔呢?竟能惊动王爷亲自出面?"

"说来你也认识."瑞王拉过恭立而起的板垣道:"便是此人.他乃是本王的一个至交啊.听说你有意开发矿业,他就来找我商量,打算以独家经营的方式为你包揽下所有的矿山开采的生意;这可是一笔天大的买卖啊!本王是积极赞同的,有他为你打点操劳而你只要到期分红就可以了,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啊。来,你们哥俩亲近亲近."

"在下是日本国商人,板垣征四郎.久闻上将军威名,如雷灌耳.前次匆匆一晤,不得亲聆上将军教诲,深以为憾.今日能得重见风采,实在是荣幸得很."说完板垣便弯下腰去深深地鞠了一躬。

"板垣先生的中国话说得真是地道啊.先生客气了.石某愧不敢当啊.请坐."

于是众人重又坐下叙礼敬酒.板垣从从人手中接过一只条形的紫檀镶金长盒对石之轩道:"适才些许微物,不过是在下的一点心意.不能表达我对上将军的景仰之情.上将军请看,"板垣打开盒子,一把镶金嵌玉的银装武士刀豁然展现在众人面前,引起一阵惊羡的声潮."这是我日本国的高手匠人采海底玄铁精心铸就的一把宝刀.中国有句俗话'红粉赠佳人,宝剑赠烈士',上将军年少英武,神勇盖世.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够配带此刀了.请上将军过目."

石之轩微笑着接过刀来,把玩一番后振腕拔刀,"镪----"地一声清吟,一道幽蓝的寒光应手而出!刀花抖处,一个青瓷酒杯应声分为六瓣如花朵般均匀地分倒在桌上."好刀!"石之轩审视着刃口赞到.

见他剑法如此精妙,板垣内心倒吸了一口凉气;口中赞道:"上将军剑法实乃盖世.不知此剑尚合尊意否?"

石之轩把刀放在桌上,拿起酒杯饮了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刀说道:"说它是剑,其实是有点牵强了,这其实就是唐刀.扶桑国原用的武士刀呈半月形,无刀护、无目钉目贯,且制法粗糙,实用性能极为低劣。到唐以后,扶桑国王因为仰慕我天朝文化而派遣遣唐使向我太宗皇帝纳贡称臣并广泛地学习及沿用我国的文化、官制、兵制、科举、医学、服装、建筑乃至于习俗,贵国的文字就是在那时候根据我国文字的偏旁部首而创建并沿用至今的。大唐太宗皇帝见扶桑国主臣意甚诚于是下旨钦封他为扶桑列岛之主,赐国号为’日本‘,许其称用皇号;但鉴于他毕竟只是一个藩属国的缘故,同时也规定其不能以帝号自居而犯上,于是遂名为天皇,意思是天朝所册立之皇。唐刀就是从那时候随着我国文化一并传入日本的。唐刀刀身平直,采用折叠煅打的加工方式百练而成,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锻造工艺。日本国在充分继承了这种刀的样式和加工方法后,也把自己原有的刀具式样的特点融入了其中,就形成了现在的武士刀的样子;其实也就只是一把弄弯了的唐刀罢了。板垣先生,我说得对吗?“

”对,对。上将军博古通今,真是难得,难得。”与众人一起听呆了的板垣闻言连忙强堆笑脸,尴尬地迎合着。

石之轩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厅中的诸人用指弹了弹刀身:“贵国的剑道其实就是根据我国的一些外家武术套路演化而成的,它的技法里包含了剑、单刀、齐眉棍、花枪的一部分套路及手法;单一地讲求进攻而不注重防守,施展时不留后手必求一招致敌于死地。我们中国人练武,外家讲究的是手、眼、身、法、步,内家讲究的是心、眼、意、气、神。而贵国的剑道讲究的却只是个手、眼、身和法,忽略了腰和腿的配合,不讲究步法与身法的配合与互补,终究流于下乘。这样的剑法一旦练成,杀杀那些好于显耀的三脚猫、半桶水和平民百姓还是可以的,一旦遇上高手的话,一击不中之后就会立即空门大开,那就只剩下挨刀等死的份了。就像这把刀,看起来刃口锋利杀气凌人;可惜刀身过于狭长细薄又偏偏走的是刚猛霸道的路子,一旦遇上了厚重的大刀片或是内家高手,其结果终究也就只是一个刀折人亡罢了。就象这样。”说着随手拈起一根筷子,潜运内力将手一划!“铮”地一声脆响,倭刀刀尖顿时被筷子切下了一段,切口整齐光滑且与原来的刀尖角度一致,便如是有人专门量好了以后再仔细地加工而成的一般。厅上顿时采声四起,鼓掌声响成一片。

“唉呀呀你看,”石之轩用手拍了拍脑门歉然道:“板垣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人就这样,酒一下肚就什么都给忘了,真是。。。!您别见怪才好。”

“哪里哪里,上将军言语直爽,武艺过人;这是武者的本色,在下其实是钦佩的很哪。”板垣强迫自己展露笑脸恭维道。

“哈哈,板垣先生能这么说,足见诚意啊,倒是石某唐突了。可惜,矿山的事是由皇上做主的,我没办法答应你。你来敝国做生意,只要能堂堂正正、本着公平公证的原则来做,我是一定能为先生和先生的族人提供最大的便利的。”说完石之轩友好地伸出手去笑道:“其实,有王爷这样的尊贵的至交为先生撑腰,哪里还用得着我来费心呢?不过先生这个朋友,我倒是交定了!哈哈,哈哈。”

“哪里哪里,一切都还要仰仗上将军啊。”板垣苦笑着伸手,与石之轩两掌相握;心中哀叹着偷鸡不着蚀把米。

“今日能结识到板垣先生这样的朋友,实在是我的荣幸。这也全仗着王爷的关照和爱护啊,卑职这里谢过王爷了。”石之轩转过身来向瑞王抱了抱拳:“谢王爷盛情赐饭,卑职感激不尽,礼物就不敢再领了。卑职那里还有些俗务要处理,就不能陪王爷尽兴了。容卑职告退。”说完向众宾客抱拳环揖一圈,领着三人告辞而去。

看着石之轩背后的那条如意八宝袋,终于醒过神来的瑞王顿时之间变得脸色苍白呆若木鸡,跌坐在椅子上汗流如雨-----私通外国,结党卖国的字眼在眼前一闪而过!


“八格牙鲁!!!”回到住处的板垣狠狠地把断刀往地上一扔,爆跳如雷。在中国十几年了还从没遇上过象石之轩这样的中国官员,竟敢当着众人的面羞辱神圣的天皇陛下和陛下的军官!这实在是不能饶恕的!越想越气的板垣一抬脚,将面前的一张细瓷雕花凳给踢得飞出屋去摔得稀烂;把正要进门的副手川岛浪速给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询问。

等到听完板垣咬牙切齿地叙述完经过之后川岛轻轻一笑:“阁下其实不必生气,这件事其实是那个愚蠢的瑞王做得不好;中国人有句俗话:千里为官只为财。但毕竟是在那么多的人面前公然送礼和谈条件,作为一个正在得宠的少年人来说急于洗清自己的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公然歪曲历史和侮辱我大日本帝国神圣的天皇陛下是不可原谅的!我们可以先给他一点厉害尝尝,然后再悄悄地跟他接触,我想他是可以收买的。”

“哦?说说看,要怎么样去惩罚他呢?”已经被自责和反省降去了大半怒火的板垣一听登时有了精神,连忙问道。

“哈依,阁下。我已经打探清楚;因为开发矿山的缘故使得大量的住民需要搬迁,而给他们配给的粮食又一时凑不齐,将军府便从关内调了一大批的粮食和衣物进来以敷急用,途经的路线正好从大莽山附近经过!”

“哦,明白了,你是说,让张作林带人下山劫了这批粮草!嗯。。。好!好计谋!这样,一来可以让那个姓石的知道一点厉害,二来嘛,可以掐断矿工们的粮食补给,只要我们再给他扇上一把火,那些矿工们就会起来闹事甚至是造反!如此我们就可以让整个的矿区陷入彻底的瘫痪!从而保护我大日本帝国的资源免遭损失!哦,好的,好的。川岛君,为了大日本帝国!去干吧!”

“哈依!”为了帝国的荣誉!川岛的脸上因兴奋而闪现出一层神圣的光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