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 第二章 磨锋 第十节 捕蝉

清逸轩主人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7/


第十节 捕蝉



一口一个"妈拉巴子"的瑞王爷哈哈大笑着扶起面前朝服整齐恭敬参见的石之轩,亲热地拍着他的肩膀赞口不绝:"妈拉巴子的真是年少有为啊,这么小小的年纪就身居如此高位,我们这些老家伙是比不了咯!石将军真是贵人事多啊,来盛京也快一年了吧?妈拉巴子要不是我这个不起眼的王爷自己找上门来还不知道啥时候能见一见你这个少年英才呐!来!请座!"

"谢王爷赐座.王爷请!"一番客套之后堂上诸人各按品秩坐下,瑞王笑吟吟地望着石之轩道:"伯毅呀,本王今天来,一是想见识一下你这位少年英才大家见见面.这二来嘛,本王府上最近来了一位朋友."说着指了指石之轩对面客座上的一个四十来岁的矮胖奇服男子,"这位朋友是日本国人,叫板垣征四郎为人很够交情.生意做得很大啊.听说你石将军有意想开采什么什么矿啊油的,就央着本王为你们拉线搭桥,所以本王就来了.石将军看看能不能给本王这个面子呢?"

日本人!石之轩不动声色地含笑颌首应答着对方的鞠躬和自我介绍对瑞王笑答道:"王爷肯赏脸到卑职这里一顾,那就已经是给了卑职天大的面子了.卑职已备好酒菜,不如请王爷赏光入席,有什么话咱们慢慢细谈如何?"瑞王自是大喜应允,于是众人入席畅饮.席间石孙二人不停地劝酒把个瑞王吹捧得如登云雾,那个板垣几次想把话切入正题都被用酒给挡了回去;待到酒过三巡时,这个王爷已是烂醉如泥而去,什么事也没谈成.

望着杯中的残酒,石之轩命人将板垣坐过的椅子拿去好生清洗然后屏退众人唤过马敬问道:"说说看,日本人现在我辽东有什么动作,有多少细作?"

"回爷的话!目前我盛京辖区内共有倭人三千一百名上下,大部分是其国内的浪人来这里偷采金矿的.也有一小部分是做正规生意的,以开饭馆酒馆和客栈为主.主要分布在我盛京及黑龙江一带居多.这个板垣其实是日本国陆军省下的一个中级军官.至于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小的还得等日本那边的情报回来了才能肯定!估计得三天左右.最近海上风大,安瑞说琉球那边发来的电波讯号不是很清晰."经过一年多的经营和筹划,马敬所领导的监察局已经拥有了极其庞大的情报网络,并在石之轩的特别授意下还专门成立了针对外国的军事和经济情报网,而深受勘测地图事件影响的石之轩还特别强调了对英,日两个敌国收集情报的重要性.马敬自然是不遗余力地大办特办;到目前为止,上到英女王和天皇的三餐饮食下到这两国的军事训练技术发展都已有了一套成型的资料整理.故此见少主人发问,马敬便如数家珍地一一为之介绍解说.

"哦,这就好.看来你这一年多的工夫没白花啊,很好!"石之轩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立即给我查清这个板垣的所有资料,并加快收集日本国所有联队长以上军官的详细资料以及海军基地和舰艇的装备,补给及训练情况的情报进度.整理待用!看样子,小日本是想干点什么了."

"嗻!小的这就去办.另外,小的想请爷给安瑞说说;能不能把他们新弄的那些新式电报机拨些给我们部门使用?听说那玩意的通讯距离能达到一千多里而且还轻巧.比我手里的那些破烂要强得多了."马敬请了一个安偷偷地瞄了一眼主子的脸色.

"这件事我已经想到啦,等测试结果一出来我就先给你来上十台如何?还有,我说马哥!说了别再爷呀小的地叫,你怎么就老是跟我拧呢你?"石之轩见马敬两耳一动要张嘴立即就知道他要说什么,忙把手一摇:"得了得了,我知道你小子又要说这是你老子的吩咐.就没点新鲜的吗?得!我也懒得跟你贫,等哪天咱们回去,我叫你老子剥你的皮!"说着好象想起一件事来,正了正脸色把马敬招到近前在他耳边问道:"上次家里给捎的那批信和东西里,我好象看见有双鞋上好像是绣得有同心结的哦,捎鞋的人好象是萍儿房里的那个虹儿吧?是不是?那丫头倒是出落得水灵哦.咱们要不要去查查那双鞋是给谁捎的呢?哈哈...哈哈..."说完哈哈大笑.一脸严肃正附耳倾听的马敬一听这话顿时招架不住,连脖子都红了起来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手足无措地叩了个头一溜烟便逃了出去.

笑够了的石之轩从怀中掏出那张得自山内一手上的手绘地图把玩着,嘴角不屑地一笑:"小日本,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自以为是有心算无心,却不知无心者反算时,你是要倒霉的!爷就给你个惊喜!"转思日本人把一只野鸡样的死鸟奉为圣物果然是有道理的,这些东西做起事来不就正象那野鸡一样地顾头不顾尾吗?


此刻正在盛京城西的长利株式会社的院子里打转踱步的板垣征四郎此刻却笑不出来,东京本部的指令已经很明确了;要不惜任何代价采取一切手段也要得到远东地区的矿山及石油开采权!自己费尽了心机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才勉强使得镶蓝旗的瑞王答应出面把自己引见给那位年轻的盛京将军.可没想到昨天在将军府喝了整整一个上午的酒自己连个开口的机会都没有!想到那个只知道寻欢作乐成事不足的瑞王板垣就忍不住地骂了声"八格牙鲁!"

然而骂归骂,板垣的心里还是清楚的,作为一个对中国文化有着相当了解的人他知道自己要想在这快土地上达到自己的目的,最终还是得靠这些人才能办得成事.可是究竟要靠什么方法才能使得那位年轻的将军听从自己的摆布呢?板垣一时还真拿不出什么好的主意来.想到大本营命令上的语气和措词,板垣心里便是一阵烦躁!"啊,真是一帮站着说话不知道腰疼的家伙啊!"感叹了一阵后,板垣摇摇头,进屋拿了一大叠的银票收在怀里,又往瑞王府走去.

正在听戏的瑞王笑眯眯地接待了板垣.在他看来;这个矮胖的日本人是好是坏其实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重要的是他的口袋里有着自己需要的大把大把的银子.银子是好东西,有了它,漂亮的女人和肥沃的土地就会自己飞进口袋里来.看着板垣进门时的谦卑笑容,瑞王知道,今天无疑又是一个好日子,一个丰收的好日子.

于是这天的下午,石之轩收到了带有瑞王府花押的请柬,约他五日后到瑞王府去赴宴,理由是答谢他日前的盛情款待.

石之轩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内容,于是在两天后他如期看到了马敬呈递上来的资料,上面是这么写的:板垣征四郎,日本岩手县岩手町人,先后毕业于盛冈市仁王高等小学,盛冈中学,仙台陆军幼年学校,东京陆军中央幼年学校, 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历任仙台第4步兵联队少尉军官,陆军士官学校学员队参谋,日本驻华公使馆武官助理.目前军衔为中佐,是日本国派往中国远东地区从事情报工作的主要负责人,是一个狂热的军国主义者.主要言论有:"日本应以国家命运为赌注,坚决进行日清大战,以求在大陆的一角建立特殊地位,如果进而掌握满蒙这个战略枢纽,则退而可以保卫朝鲜,进而可以牵制俄国向东发展,并且对中国掌握着有力的发言权.解决满蒙问题的最终目的是要把满蒙变为日本的领土,并使其对整个中国能立于制其于死命的地位.”

"好!"石之轩把手中的密件递给身边的王仲和孙远兴奋地拍了一下桌子:"这可真是上天给我们送来的一个宝贝啊!有了此人,我们的计划就可以提前啦!马哥!"

"爷."马敬抖擞精神抱拳应道.

"你这回干得不错!我要奖赏你!现在,你立即去把萨军门及安瑞和史蒂夫这两个家伙叫来.另外,你再亲自跑一趟铁岭,把保罗先生秘密地请回来.我有事要跟他商量.事情紧急,你这就去吧."

"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