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第一章 第五节

庹政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URL]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问题都靠暴力能够解决,比如下面就是令他们非常头疼的难题。   自从八三年老头子调解分配江城台面上的大哥,大家在各自地盘内安分守已,但这显然不够,赚来的钱不足以安慰这些心高气傲的人,大哥们不约而同地把眼光投向更加广阔的天地,改革开放带来的民工潮推波助浪,不到十年间,他们的触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问题都靠暴力能够解决,比如下面就是令他们非常头疼的难题。

自从八三年老头子调解分配江城台面上的大哥,大家在各自地盘内安分守已,但这显然不够,赚来的钱不足以安慰这些心高气傲的人,大哥们不约而同地把眼光投向更加广阔的天地,改革开放带来的民工潮推波助浪,不到十年间,他们的触角伸到了每一个经济繁荣的地方,与当地的黑道大哥或者合作,或者角力,新疆帮就是威胜公司目前遇到的一个麻烦对手。

新疆帮并不是真正意义上新疆的黑道团伙,他们只是乌鲁木齐市几个小的黑道团伙,为了抵抗外来的势力结成的松散联盟,而在这以前,他们互相血斗仇杀。威胜公司最初的发展方向是向沿海经济繁荣的省份和边境特区,抢工地、开赌场、垄断边贸、走私汽车,除了毒品外染指一切暴利的行业,在十多个城市开辟了根椐地。后来,随着江城人走向全国各地,第一批闯荡西北的人凭着领先一步的思想和资讯,大赚特赚,在新疆,有上百的江城生意人在那里风生水起,修宾馆、承包工地、开商场,不可避免地,与当地黑帮团伙发生摩擦,后来,冲突渐渐升级。这些生意人中,有很多在江城根深蒂固,当年是老头子的朋友,现在也跟威胜公司关系密切,自然请求威胜公司帮助。无论是从金钱还是道义,苏雪峰都义不容辞,他和局二、向思宇决定在乌鲁木齐建立威胜公司另外一个据点。他们派出了精明强干的队伍,虽然只有几个人,但足以独挡一面,然而事与愿违,当地的黑道团伙立刻明白他们碰上了一个从未遇见过的强大敌人,他们别无选择,从善如流,立刻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于是,公司又派出了第二拔战斗队伍,带去了长枪和炸弹,装备精良。

优势是无疑的,对方是一群乌合之众,甚至聚集不起人手进行一场象样的火并,但是,这些人象老鼠一样在阴暗处出没,正规军遇上了游击队,对手的优势是占据着地利和人和,那是他们的地盘,他们进攻和逃跑游刃有余,而他们人生地不熟,就象当年战斗在越南丛林里的美国大兵,计划中的歼灭战变成了一场看来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和僵持。

但是绝不能退缩,这是苏雪峰、局二和向思宇达成的共识。并不仅仅是乌鲁木齐一个城市,它会影响将来公司在整个新疆所有城市的扩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的对手可以称为“新疆帮”。反过来,如果他们放弃这一场战争,江城黑道和西南三省的大哥都会轻视他们。

“先撤回部分人?既然他们不跟我们正面作战,我们不妨先从警察和官员这里开辟第二战场。反正我们决心在这里扎根,这些工作迟早要做的?”向思宇委婉地建议。这也是他和局二昨晚商量的最后办法。

“那把小陆子和他手下的兄弟们先撤回来。小陆子斗狠还可以,跟那些贪官污吏打交道,派孙洪过去吧,他比较机灵。叫他手脚放开一点,前期投入肯定会显得浪费,不要心疼钱。”苏雪峰点头同意,这是必须要加紧做的工作,对手很可能无耻地向警察告密,这会大大增加战斗在那里兄弟的危险。同时还必须舍得花钱收买几个当地的黑道团伙,不仅可以分化对方,还可以使自己的耳目灵通,当然,关键时候宁愿相信官员和警察也不要轻信这些团伙。

“我们就跟这些人斗钱,看看他们能够支持到多久。”苏雪峰最后有些无奈地咬牙切齿做了总结。

但是,就算有了强大的势力,有了雄厚的金钱,还是有令他们苦恼的事。这件事已经困扰了他们好几年了,今天是必须要做一个了断的时候了。

天知道苏雪强并没有吹牛,他们的确可以说是赞助了省足球队。老头子晚年热心于社会事业,尤其是体育,苏雪峰一方面为了安慰老头子,一方面自己好大喜功,走得更远,威胜公司慷慨地四处赞助给老头子换回了十个以上的协会副主席,后来,这些副主席大部分由他继任,其中包括足协副主席。

在体育事业中,有一项大手笔,是九五年他们介入的甲A足球,当然威胜公司并没有亲自出面,由他们的合作者出面操作,起初一年只需要投入两三百万人民币,回报是丰厚的,名利双收,但两三年之后,情况骤变,整个足球圈子象疯了一样,很多自信满满、野心勃勃的资本疯狂涌入,球员薪水数十倍地上翻,尤其恶劣地是,黑哨、假球、派系,象病毒一样扩散,吞噬整个足球,不留下一处健康肌体,大家无所顾忌,行事猖狂,简直比他们这些正牌的黑社会还要胡搞乱来,苏雪峰目瞪口呆地看着之一切,俱乐部开始出现赤字,而且亏损的趋势象崩裂的冰河,不可阻挡。

这是威胜公司投资罕有的失误之一。即使强悍如苏雪峰,也无可奈何地面对这种混乱局面,他就算亲自上场,拔枪助阵,也无可奈何。他面对的是一个溃散,毫无效率,腐败的组织,这个组织寄生在足球身上,依靠垄断,他们对于困境毫不担心,充满自信,蔑视所有对足球付出金钱和精力的人,他们态度生硬,感觉良好,永远感觉高高在上,以为他们就是足球的上帝,苏雪峰最初的愤怒迅速被这个庞大的怪物击败,他只有悲哀地忍受,到最后的麻木,即使是他一位强悍无比的大哥。

他无法枪杀所有的足协官员,只好承认自己对于这个行业的失败和失望。这次事件对于苏雪峰是一个打击,他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世界并非完全在他的掌握中,他可以帮助一位官员平步青云,可以轻易赚取数以亿计的利润,却不能让一个体育项目公平竞争和健康发展。虽然,公平竞争在很多时候,是他们的对立面。因为已经彻底失望和厌恶,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更多的讨论,苏雪峰断然决定,开价一百万转让转让整个俱乐部,这一百万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数目,如果有人愿意接手,他可以免费奉送,对于他这样一个绝不轻易吃亏的大哥来说,这个决定令人震惊。做为唯一的反击,他们决定向检查机关秘密提供一些裁判的受贿记录,其中甚至包括在宾馆接受性服务的录象,这些人拿钱的时候洋洋自得,过于傲慢,并且在合作的过程中出尔反尔,有欺诈行为,他们应该受到惩罚。当然他们还不值得他使用暴力进行报复。但是他们同时也知道,足协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后来证明,反击果然基本无效,聊以出口恶气而已,只有一个金哨得主进了监狱,郁郁病死。

讨论完这个问题之后,向思宇轻了一口气,总算把最麻烦的时间挨过去了。接下来的问题虽然琐杂,但都是些不太烦人的问题。作家协会的年会需要提供一个会议室以及午餐,这些贫穷,爱唠叨的文字工作者是最好不要惹他们不高兴的,他们就象女人,帮不上什么忙,但得罪不起,况且他们的要求并不过分,这个社会已经让他们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够多了,作为作家协会的副主席并且富有,苏雪峰完全有义务解决这一笔开支。作协副主席也是苏雪峰从老头子那里继续的遗产之一。同团委合作的捐资助学今年应该再扩大一些,这也是老头子的遗产之一。电视台要做追踪报道,跟老头子完全不同,苏雪峰乐意让媒体,特别是电视围绕自己打转,他甚至在电视台花了两百万买了一个专题宣传威胜公司。

然后是,向思宇委婉地提醒他应该尽快安排去省城拜访苏省长。刚刚由常务副省长变成省长的苏南跟老头子有难以言说的关系,这是苏威胜当年植下的树苗之一,现在长成了参天大树。这是威胜公司的秘密王牌之一。

“我们又不是没有省长朋友。”苏雪峰嘟哝一句。

“但是,他姓苏。”这一次向思宇毫不客气地反驳。“我们应该摆低姿态,主动去拜会他。他不是外人,他姓苏,在他面前委屈一下,不应该觉得失了身份。”

“好吧,这件事不用考虑,我知道怎么做。”苏雪峰表情奇怪地结束这个话题,“我知道怎么对付这个人。”

这时候他的移动电话响了起来,苏雪峰接完电话,对向思宇冷冷一笑,“孙经理打来的,他刚才接到了通知,正去金鹅商办交接。”

廖祥正肯定会屈服的,这一点毫无疑问,所以他们只是相视微微一笑,继续他们的事。

这一次是人事问题。北海和云南瑞丽一样,因为地理位置特殊,是他们最早建立的据点之一,威胜公司在当年拥有一家四星的酒店的百分之三十股份,总经理虽然是当地人,但完全信得过。公司还跟当地的人合伙开着一个赌场和一个汽车修理厂,便于走私和逃亡的兄弟落脚,风声紧的时候可以立刻出境。公司派了一个人在那边负责打理所有的生意,但现在看来,这个他们认为值得信任的人,能力却实在差强人意,就算他们相信他的忠诚和清廉,他把帐管得一塌糊涂,而且去年出现了亏损,简直难以忍受。换人是绝对的,但是,派谁去接手呢?苏雪峰的向思宇慢慢梳理公司成员,没有合适的人,最后向思宇建议:“要不,我看我的律师事务所中,有愿意加入公司的,派过去负责,应该没有问题。”

“不要勉强他们,要他们心甘情愿加入公司。强扭的瓜不甜。”苏雪峰脸色沉了下去,这个问题,也是今天目前为止唯一没有完美解决的问题。整个公司越来越庞大,越来越难以驾驭,他深有感触并为之头疼。如果所有的事都必须他来决定,那么他肯定会被累死。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必须要有更多信得过的人来帮他的忙,帮他管理这个庞大的王国,然而,这个王国的特殊性,他不能象其它企业那样公开招收人才,而且,每一位加入公司的人,都必须经过严格的考查,这真是令人讨厌的难题。想到这里,他越发觉得老头子的伟大,要不是他眼光高明,知人善用,给自己留下一批精兵强将,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混乱局面!

接下来是一个投资项目,关于白云湖的开发。这个问题被向思宇放在了后面,是因为在这个问题上,苏雪峰跟他、局二有一些分歧。

白云湖风景区基本上还属于一个完全没有开发的处女地,青山绿水,林荫茂密,预计整个景区的开发前期需要投入三个亿,后期更多。收益比较遥远,但是稳定,如果开发得当,有一些好的构思,可以赚上一大笔钱。但是,威胜公司看中的却是它的特区政策。他们决定在那里开一个特大的赌场,光是这一项,就足以赚回所有的投资。这个项目他们马上就准备启动,开始修建一条直达景区的二级公路。苏雪峰和他们的分歧在于,他完全没有看到这个项目蕴藏着的极大利润空间,他只看到了赌场的短期利润,局二和向思宇暗中勾通,达成共识,希望劝说苏雪峰改变一下思路,第一步,为了长远着想,提高公路的等级。

向思宇用了极大的耐心来进行了说服工作,整整花了半个小时,苏雪峰没有同意,但也没有反对,他们决定等局二回来,三个人再来慎重讨论这个重大的决定,毕竟,这个投资是他们这一年重大的投资之一。

然后,是今天最后一个议题了。是一个人大代表的选举问题。

一位商会的副会长,想被选举成为钟楼区人大代表,由于市民参政意识不浓,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权力,这种现象造成了投票的严重不足。但是对于他们是一个机会,他们可以轻易发动成百上千的建筑工人、酒店服务员、公司成员家属去参与投票,只要愿意,公司可以在任何领域显示他强大无比的能量和组织。这一点被精明的人意识到了,他们通过私人渠道向公司表示友好,以前是苏威胜,现在是苏雪峰,只要他们能够当选,他们可以在某些方面给予回报,这是互惠互利的合作。在老头子时代,除了特殊的原因,比如这个人是公司的敌人或者私人品德特别恶劣,公司来者不拒,这种举手之劳的施恩,回报是惊人和意想不到的,但是,苏雪峰有些不同,他有自己的评判标准,他个性太强,或者说,他喜怒无常,他可以因为这个人经常出没夜总会而看不起他,也会因某次聚会他没有主动向他表示亲热而记恨,这很令向思宇感到为难。但这次他必须说服他,这位商会的副会长背景深厚,他跟市政府秘书长是连襟,最重要是,他过年前私下宴请向思宇,送了他一块价值不菲的金表。

苏雪峰认真地对着向思宇写在桌上的名字看了很久,好象这个人就站在他面前供他研究,然后他点头同意。一般情况下,他绝不会反对向思宇和局二无关紧要的建议。但是,他同意之后,意味深长地对着这位公司元老笑笑,好象看透了向思宇的内心。

在谈话的最后,向思宇迟疑一下,嗫嚅着道:“雪峰,我听到些风声。”

“什么风声?”苏雪峰抬起头。“好象是曹老七……”向思宇斟酌着措辞,不想太刺激他,但要引起他重视。但是,苏雪峰猛然挥手制止了他,“这些事你不用管,不关……”意识到自己失言,他停顿了一下,缓和了语气:“四叔,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帮我搞定蒋市长和王琪。我知道曹老七被我们压着,一直没有饱饭吃,心怀不满,但他没有办法,你也用担心他想搞什么花样,他翻不起什么浪。昌军去经派了几个兄弟暗中钉着他了。”

“那就好。”向思宇拿起公文包挟好,虽然对年轻人的无理心中不快,但放了心。年轻人嘛,总是这样的,态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他如何去做事,只要他有足够的小心,再怎么过分也无所谓。他也并没有认为苏雪峰昨天踢了曹旭一脚有多大的问题。昨晚他跟局二通电话的时候,也提了这一点,局二也没有特别重视,没有人意识到危险。他们只是对苏雪峰的鲁莽觉得过分,丝毫没有觉察到地震前夕的异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