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第一章 第四节

庹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URL] 在宴请蒋市长和王琪的第二天,苏雪峰和徐昌军比昨天到公司更早,但还不算早,威胜公司另一位重要人物向思宇到得更早。   今天注定是一个繁琐冗长的时间,很多事情都必须现在就安排好,有大有小,有些事情很重要,有些事情看起来不太重要,但有时候会转变成要命的错误,本来局二也应该参加,但现在三个人的工作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在宴请蒋市长和王琪的第二天,苏雪峰和徐昌军比昨天到公司更早,但还不算早,威胜公司另一位重要人物向思宇到得更早。

今天注定是一个繁琐冗长的时间,很多事情都必须现在就安排好,有大有小,有些事情很重要,有些事情看起来不太重要,但有时候会转变成要命的错误,本来局二也应该参加,但现在三个人的工作由他们两个人来做。徐昌军对于这种工作是帮不上忙的,他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中的拳击比赛,身子毕挺,全神贯注。他们首先要讨论的第一件事是,他们的老朋友鲁龙水今天要到江城来,欢迎他的盛大午宴昨晚就已经预订,公司中几位元老也早已接到通知,中午肯定到场。

鲁龙水的身份非常难以界定,他不是大哥,但他任何时候都能够与任何一位大哥平起平坐,毫不逊色,即使老头子,当年也跟他称兄道弟。他把持着西南三省绝大部分的大型赌场,是公认的西南“赌王”。他还有另外一个绰号“鲁耿直”,多少说明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据说光是凭他的名字,或者一个电话,在西南三省的一些地下钱庄和高利货公司,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调集千万计的现金,效率远超所有的正规金融渠道。他屹立黑道近三十年,地位无可撼动,保持着他对他的王国毫无争议的统治,他开始叱咤风云的时候,老头子都还没有出道,默默无闻地在河坝街一个简陋的茶馆里喝劣质的茶,老头子崛起江城,八二年一统天下之后,他开始与老头子合作。他总是选择最强的大哥合作。他需要他们的力量,正如所有的大哥需要他所代表的那个王国。老头子死后,他继续跟威胜公司合作,跟苏雪峰见过三次面,认真交流过彼此的思想,没有到达完全一致,但这也不会影响两个领域内最强的人合作,他们每年彼此能够从合作中分享数以亿计的利润,这比任何感情和理解都要坚实得多。

他能够亲自来江城,表示了他对于威胜公司极大的敬意,如果他托辞不来,苏雪峰就应该亲自去拜访他,绝对不能因为对方以老卖老而心怀不满,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昨晚远在丰城的局二亲自打电话回来提醒苏雪峰,然后又打电话给向思宇,两个人在电话中认真罗列了今天要讨论的话题,交换彼此的意见,所以今天向思宇和苏雪峰的决定实际上是他们三个人的意见,也可以说,基本上就是威胜公司的最后决议。

需要讨论的是一些细节,比如利益的分成,应该承担的义务,大的方向他们和鲁龙水是完全一致的。向思宇在前一个问题上显得专业十足,在后一个问题上他肯定不如局二,但因为有昨晚的准备,所以,这个重要的问题几乎是没有什么分歧地达成了统一意见。两个人都轻松地吁了一口气,向思宇问:“资城的那个场子还开吗?”

他们虽然跟鲁龙水合作,但并不妨碍他们自己经营一些力所能及的赌场,包括电子游戏机、家庭茶楼和一些小型的百家乐,赚取一些举手之劳的利润,毫无风险,在江城周边的城市中,有十数家这样的赌场,每年每一家都会为威胜公司带来几百万甚至数千万的利润,其中一半承包给公司某个个人做为公司对他私人的奖励,象征性地上缴部分利润。去年十月和年底,资城的电子游戏厅两次被查抄,牌机被全部砸烂,每一位现场抓获的赌徒处以数千罚款,全部由赌场承担,事情被省电视台追踪报道,反响强烈。在第一次查抄之后,苏雪峰就派出了得力手下过去解决问题,原因立刻被找出来,本来就是明摆着的。资城新任的警察局长是全省警察系统最年轻的局长,省厅树立的典型,科班出身,正直廉洁,或者说是现在不屑腐败,摆出一副要将黑恶势力铲除干净的架式,精神抖搂,铁面无私。威胜公司在资城的代理人出面接触了一下就打消了收买的念头。现在他们面临两难困境,如果继续营业,遭受继续打击那是毫无疑问的,虽然罚款会被利润冲掉,金钱上不会受到损失,但这样明显的对抗很可能激怒警方更大规模的全面打击,那样就得不偿失。但是如果就此关门,威胜公司的声誉会受到损伤,甚至会有人嘲笑苏雪峰,这是特别让人难受之处。“有可能搞掉他吗?”迟疑了很久,苏雪峰才问。

搞掉他的意思不同于平时说的“搞掉”某个黑道人物,那只是一场流血斗殴,一个简单谋杀。对于一位警察局长,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做,也没有必要,它引起的地震甚至能毁了整个威胜公司。向思宇完全明白他的意思,“这个人来头很大,除非他犯下非常重大的错误,资城的县委和县政府没有机会撤换他,而且他是典型,一般情况下,省厅会保护这面旗帜不倒。”

“实在不行,就暂时关门吧,反正他迟早会升上去的。”苏雪峰摇了摇头,只好承认自己的失败。这在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虽然老头子总是谦逊地教导他,有的时候,每个都必须向命运低头,人的一生中,有很多东西是你无法抗拒的,你只能默默忍受,但从内心来说,他们一直都很骄傲而且自信。“他政绩不错,肯定会升得很快。”向思宇很高兴地夸奖他们的敌人,他也很高兴苏雪峰的屈服,不是一味的莽干,有些时候,必须要绕着走。就象路上的石头,硬要去碰,只会踢痛自己的脚。

决定了资城这件事后,他们开始处理今天第二件事,这是向思宇特意安排的,故意把一些令人不快的难事放在前面,可以在比较冷静、不太烦躁的时候理智对待,可以避免因为愤怒而产生错误的冲动,这是昨晚他和局二讨论的结果。这件事是一件小事,一个叫王东的小混混,倒卖火车票被铁路派出所挡获,正在处理。本来象这种小事绝对不会提到今天这种场合来讨论,而且王东这种小混混,可能苏雪峰还不知道他这个人呢。但现在向思宇必须告诉他,王东是伍明的表弟,伍明是局二身边数一数二的得力人手,这一次又跟随局二远征。仗着伍明的名头和威胜公司的背景,王东在火车站欺行霸市,虽然他自己不出面,但这一次春运期间,铁路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在捕获了几个小混混之后,顺藤摸瓜揪出了幕后黑手。从轻的话,可以处以一定的罚款了事,从重,可以做为一个大案要案,树立一个典型,尤其是这种时候,重要是看掌握权力的人的态度,确切地说,是铁路派出所所长的态度。他们精通警察系统的业务,远胜于他们对手对他们的熟悉。

“怎么解决?”苏雪峰皱起眉头,问。这件事肯定需要解决,不能不管,不然无法面对局二和伍明,他是他们的大哥,就得负责他们的一切,尤其是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也知道向思宇一定想到了某种办法。

“需要您亲自给黄部长打一个电话。”向思宇恭敬地请求。当然,办法是早已想好的,虽然有些曲折,但一定管用。黄部长是宣传部一位副部长,苏雪峰为了树立公司形象,在电视台做了专题节目,为此,威胜公司投入巨资,苏雪峰也因此认识了主管的黄副部长,或者说,是黄副部长借此机会认识了江城赫赫有名的黑道大哥,出于对彼此力量的尊敬,两人相见恨晚,把酒甚欢,一来二去之后,成了可以称兄道弟的知已,向思宇的办法是,请黄部长让教育局长出面,给铁路中学的校长施压,把一位名叫沈岚的女教师增补进这次高级教师评比名单,当然,一定会在最终的评比中胜出。原因很简单,沈岚是铁路派出所所长的妻子,而且,在她的家中拥有压倒性的决定权力。

苏雪峰点点头,人都是有弱点的,这个办法很好。虽然,这种曲折迂回的做事方式一向不太令他喜欢,但没有办法,铁路派出所不属当地警察部门管辖,不然光是向思宇出面就能够解决问题。他拿起电话直接拔通了黄部长家中的电话,几句玩笑之后,他直截了当地将事情缘由全部告诉对方,毫不隐瞒。如果黄部长拒绝,他们还可以另找其它的渠道。这也是考验对方的一个很好机会。一分钟后,苏雪峰放下电话,面露微笑,告诉向思宇,黄部长答应帮忙,马上就打电话给教育局长。两人心中都很愉快,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表明这位宣传部副部长将加盟他们,当然,做为回报,他们将马上贿赂他一笔不菲的谢礼,将来,如果这位副部长表现不错的话,他完全有机会坐上正部长的位置,进入江城市委常委。

解决了这件事,苏雪峰站起来用力地伸腰。“饿了?昨晚又没有回家?那先叫碗面来吃。”向思宇笑了,眼中露出长者的怜爱和责备。苏雪峰有一个情人,是一个两岁孩子的寡母,在车管所收费。她显然知道江城每一辆车的车主是谁,在收取规费的时候,故意刁难,苏雪峰怒气冲冲地兴师问罪,掉入一个精心设计的桃色陷阱,这是公司所有人的一致结论。但是除了老头子,没有任何人敢于在这个问题上发表自己独特的见解,只能用冷漠和戒备来防范这个侵入者,幸好,除了一些小事情外,她还不敢提出过分无理的要求。但她显然不是一个好妻子,也没有过分尊重这位江城人人敬畏的黑道大哥,如果苏雪峰昨晚回家的话,苏雪峰那贤淑的、老头子当年亲自挑选的妻子一定不会让他没有早餐吃的。

江城的面条全省闻名,威胜公司楼下有一家专卖面条的小店,生意兴隆,是江城一家老字号面店的分号,不用他们吩咐,徐昌军已经快步下楼去叫。几分钟后,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就送了上来,但是卫生筷上沾了些面汤。“重新去拿双筷子。”苏雪峰怒容满面地冲送面的伙计低吼,因为被向思宇委婉地指责,他只好将怒气发泄在伙计身上,这是个身体瘦弱的少年,显然清楚苏雪峰是谁,惊惶地连声答应。

“何必跟一个面店的伙计过不去呢?”向思宇笑着摇头,“你叫他去换一双筷子,他害怕你,但你难保他不会在重新拿上来的筷子搞些什么恶心的花样。”

“我才不会用他新换的筷子呢。”苏雪峰得意洋洋地撕开沾了面汤的筷子,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我叫他再跑一趟,只不过想让他知道规矩。做错了事,就得多跑路。”

向思宇大笑起来,这是很奇妙的事,他们本身就是秩序的破坏者,然而很多时候,他们却在极力维持着秩序。苏雪峰花了三分钟吃完面条,然后,他们接着处理今天必须要处理的事情。这次是石城的一个房产项目。这个项目并不大,整个楼盘价值不到两亿,是石城市中心最大的一块商业宝地。本来属于石城一个开发公司,这家公司由三兄妹共同经商,其中大姐在其中拥有绝对股份和控制权,但她有一个所有赚了点小钱的中年女人的坏老病,张扬、跋扈,还有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富有而嗜赌,越玩越大,最后在石城古宇湖上鲁龙水开的赌场中输得一塌糊涂,大借高利贷。高利贷公司的人知道这是她势力雄厚,而且前几次信用良好,即借即还,支付高额利息,但最后一次大笔的借款后,她表示无力还款,而且显示出一个商场打拼女强人的气质,敢作敢为,愿意接受任何对她的惩罚。在做了彻底的调查之后,确认她说的是实话,但是,也并不能因此就放过她,不对她惩罚这绝不可能,任何人都不能破坏规矩,不能因为她的勇气和她是一个女人而额外开恩。负责保护赌场的兄弟请示上来,向思宇和局二经过慎重研究,决定由威胜公司来接下这一笔高利贷,替她支付本金,利息当然全免了。他们接管她手中唯一值钱的这个项目,房产开发本来就属于他们的本行。至于那位女强人,当然也要给她一个教训,她另外付出一只小指,但避免一场血光之灾,算是不赔不赚。因为同时在进行江城大厦的建设,他们对这个项目没有派出自己的施工队,而是委托石城一位大哥来合作开发,这位黑道大哥叫廖祥正,苏威胜健在时,跟威胜公司合作过,让他来主持大局,可以保证这个项目顺利实施,同时让他分享一些利润,是出于对地头蛇的尊敬。但是过年之前,威胜公司派过去负责监督工程进展情况的兄弟回报,对方暗中在做手脚,虽然暂时没有查出什么,但他们不是警察,不是法官,任何时候都不需要证据,光凭感觉就足以判决对方有罪;还有,金鹅商城已经峻工,迟迟却不交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图。

苏雪峰解决的办法非常直接,他立刻拿起电话拔打廖祥正的移动电话:“我,苏雪峰。”

“苏大哥啊,新年好,”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非常高兴,“有什么事需要兄弟做的?”

“你今天把金鹅商城交付给孙经理。”

电话那边犹豫起来,没有声音。苏雪峰没有继续再等下去,仅仅过了三秒钟,他冷冷地说,“我给你一个小时,你亲自把所有钥匙和手续送过去。当然,你可以不送。我知道你手下有很多兄弟为你卖命,你可以找几个枪手来对付我,如果这样,我会派几百个枪手来找你。”

他放下电话,向思宇对他赞同的点头。苏雪峰的办法虽然有些生硬,但他也找不出更好更委婉的办法,他们都不象老头子那样有过人的威望,根本用不着说什么威胁的话就能让对方完全按照他的意思做事。他们这个圈子都迷信暴力和威胁,有时候赤裸裸地显示力量未尝不是最好的办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