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记起一位姓王的同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学即将毕业的最后一学期,是大学生活中最难忘的一段日子。


同班系的、不同班系的,相处了四年的同学好像一下子都熟识了,看到扛着大包小包在路上急匆匆行走的,都友好地打个招呼,道声分别。校园里,到处是三两一堆,三五成群的同学。还没说上几句话,就拉拉扯扯,搂在一块长短嘘唏。校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外婆身体不好,我趁毕业混乱之际偷偷回了几天威海老家。回来时,校园里几乎见不到熟识的同学,几个身穿保洁服的老校工正拉着手推车到处拾拣地上的废纸旧盆。


我刚要上楼,室友柳丹正拎着大包小包急匆匆往外冲,差点和我撞了个满怀,“死东西,你还回来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边说边扭过脖子,来了个“吻别”。“没时间了,赶火车!有时间一定到沈阳看我啊!”蹭蹭蹭就往停在不远处的出租车边跑去。送走柳丹,回到宿舍,地上、床上一片狼藉,看到曾经充满欢歌笑语的房间忽然变得空荡荡的,心里不免有一股怅然若失的难过。


上午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我就到城里给表妹买英语辅导书。


等买完书出了书城,早已过了中午学校的吃饭时间,胡乱在校外吃了一点,就拎起一大包书往学校方向走。


下了到我们学校方向的公汽,离学校大约还有一站半地的路程。六月的西安,不但高温,而且干燥。我边走边回头不时张望,平时满大街的出租车这时也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不一会,走得我大汗淋漓,像是刚出了蒸笼。


“嗨,坐车走吧”。没等我反应过来,嘎吱!一辆自行车停在我的身旁。我扭头打量: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我正在努力地想着在那儿见过的时候,“我叫王xx,管理系的。”


“哦,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同学。”我心里嘀咕着,嘴上连忙说,你好,你好。


上了车,我才发现到学校门口这条路原来是一个缓长的上坡,走了4、5百米,车速慢了下来。王同学脖子上,脊背上已满是汗水。我要下来走走,王同学说什么也不肯:“再有两分钟就到了。”


心中实在不安,一到了校门口,我赶紧跳下车。


见我有点不好意思,男孩赶紧说:“没关系,没关系,咱们是同学嘛!再说,这算什么啊,比我在田里干农活轻松多了。”王同学说着,还单手做了一个劳动的动作。看到他滑稽的样子,我一下笑了。


“我是三班的。军训时,咱们是一个连的呢!”


“是啊,是啊。”我惭愧地低下头。


看出我的窘相,王同学马上换了个话题,问我联系到什么单位了?我说,我被保送读研了,还要继续上学。


王同学伸出大拇指:“强人一个,羡慕!我家是甘肃农村的,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联系好了,就回我们县上。两个妹妹还在读中学和小学……”男孩顿了顿,忽然用家乡话大声说:“我得回去挣钱了,将来让她们和我一样,也都上大学。”我被他逗地笑了起来,男孩看了我一眼,低了低头,笑着吐了下舌头,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哦,我到了。17号楼312,假期不回去,有事需要帮忙打个招呼。”


我说谢谢了,就朝王同学挥了挥手。


望着男孩转身上车飞驰而去的背影,我感到心里一阵清爽,心想这男孩还挺可爱的呵。


转眼,时间过去四、五年,我结束了漫长的校园生活,参加了工作。只是在偶尔的一瞬,我还会记起那位姓王的同学,记得他满脸汗水,迎着烈日,努力骑车的样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