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东方战线 克里木半岛大战(四)

bigstore 收藏 2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无法进行观测了,库尔齐安慰了几个目睹战友阵亡而情绪激动的罗马尼亚士兵,要他们借助黑夜的掩护迅速返回主阵地。在这里人太多了反而不灵活。有他们两个人足够应付出现的情况的。

两人靠在掩体里商量着下一步的对策。弗尔克萨姆分析,那个剩下的苏军狙击手既然能够目睹同伴丧命后还能打死兴奋而暴露位置的罗马尼亚士兵,他肯定就隐匿在附近的掩蔽所中,现在他肯定是在时刻准备着复仇。那么,他能藏在哪儿呢?被炮弹命中而废弃的楼房里?不太可能,有经验的狙击手不会在巷战中选择这种狙击位置。如果狙击手这样做,就等于给对方发出信号—‘向我开炮!’

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站在对手的角度考虑,只有瓦砾成堆的废墟才是最佳的狙击位置。深夜,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借助夜色的掩护再次转移了狙击位置。

第四天。这是一个灰蒙蒙的早晨,战场上弥漫着薄薄的、铅灰色的雾气,使人感到异常的郁闷。远处,罗马尼亚和德国军队与苏联军队的激战仍在继续。在晨雾完全消散之前,炮弹尖锐的啸叫声及双方的步枪和机枪的射击声就已混成了一片。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静静地守候在掩蔽所中,等待着另外一个狙击手的出现。

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非常清楚,有过一次教训的对手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因此,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决定换一种方式诱敌上钩。两人先用一截长长的粗铁丝弯了一个人形的架子,接着把库尔齐的军装上衣和钢盔套在上面,最后将望远镜放在铁架的‘两手’之间。如果从远处看去,这个乔装改扮后‘拿’着望远镜的‘衣服架子’俨然就是一个正在察看敌情的罗马尼亚军队观察手。库尔齐小心翼翼地将替身架在一个明显的位置,并调整了一下‘手’和‘头’的位置,以确保对手只能看到望远镜反光的镜头及略微露出掩体的钢盔。’

最后的决斗即将开始,两支经过精心伪装的‘枯树枝’从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作了伪装后的掩体中缓缓伸出,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同时瞄淮了俄军狙击手可能出现的区域。

时间一秒二秒地过去了,他们的对手依旧没有出现,但经过严格狙击手训练和久经战阵的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仍目不转睛地监视着前方,他们知道这是一个关键时刻,苏军狙击手随时有可能出现,他们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异动都会被对方给发现。所以他们没有动弹,仍然淮备随时采取行动。虽然敖德萨的早上气温比较低,可是两支毛瑟98K狙击步枪的枪托仍被汗水浸湿。

这时,库尔齐发现了可疑情况:几只在废墟中觅食的小鸟‘呼啦’一下飞到空中,好像受到了惊吓。受过狙击观察手训练的库尔齐立刻排除了动物的因素。看来,他们的对手来了。

“头,注意你的10点方向,目标出现。” 库尔齐低声告诉弗尔克萨姆。弗尔克萨姆立刻将6倍光学瞄准具的十字线对准了库尔齐所说的方向。很快,他就发现在一处瓦砾堆中有个物体在慢慢移动。此时,弗尔克萨姆枪上6倍光学瞄准具的十字线已将目标牢牢套住,并随着目标的活动而移动。当他刚要射击时,目标一下消失在残垣断壁之中。

难道让这个苏军狙击手发现他们的阵地? 弗尔克萨姆默默地思索着。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枪响,‘假库尔齐’的掩体前立刻泥土四溅。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但这颗子弹的弹道还是偏低,没有击中目标。

根据枪声传来的方位,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判断出目标大概在11点钟方向,并立刻将十字线瞄向这一方向。按照狙击战术,狙击手在发射第二颗子弹后必须立刻撤离,否则就有被歼灭的危险。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苏军狙击手没有撤离,仍滞留在原地。



“兄弟,终于逮到你了。” 弗尔克萨姆再次将十字线对准了目标。倒霉的苏军狙击手刚要撤退,“砰!”枪声响了,7.92毫米的弹头从枪膛中飞出,随即被几百米外的脑袋挡住了去路,但尖尖的弹头并不在乎太阳穴那里脆弱的障碍,直接钻了进去。几厘米的穿行之后,弹头猛地破墙而出,重见了天日,一些红白相间的液体也随之喷溅出来。。。。。

一切都结束了,两名德军狙击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望着趴在瓦砾堆中的苏军狙击手的尸体,弗尔克萨姆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开始同情起曾经憎恨过的这位同行。无论如何,在战争中能够死于一流对手之手,恐怕是一个狙击手最好的归宿了。两个人看着那尸体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直到一个小时以后,库尔齐才通过电台向后面报告说他们清理了第二个苏军狙击手,部队现在可以继续前进了。

在城内的罗马尼亚军队和苏军交战的时候,敖德萨外面的大海上德国大洋舰队和苏联黑海舰队也交上了火。

在空中巡逻的几架德国舰载战斗机BF-109T突然接到了FI-167雷达预警机发来的警报,说在克里木方向有苏军飞机飞了过来。

但是等那几架德国舰载战斗机BF-109T赶到拦截现场的时候,全被苏联空军的大胆给吓了一跳,母舰上也听到了他们在无线电里德通话:“那是飞机吗?”

德国舰载战斗机BF-109T发现的苏联空军的飞机是几架苏军TB-3大型轰炸机,本来就这几架TB-3大型轰炸机也不至于引起德国海军飞行员的惊呼,但是德国海军飞行员惊异的看到在苏军TB-3大型轰炸机的机翼下竟然固定了两架I-16SPB攻击机。这就难怪德国海军飞行员要惊呼了。

(二三十年代,和美国陆航试验的‘空中航母’一样,苏联空军也开始试验母机携带子机攻击敌方目标的试验。但是苏联空军与美国军队不同的是苏联空军使用大型轰炸机携带子机,而不是使用飞艇。最关键的是苏军这个‘空中航母’参加了实战,美国陆航却没有。

在苏联空军的‘连环’子母机计划中,子机通过支架与母机相连,有时安放在母机机翼上方,有时吊挂在机翼下方。当子机要脱离母机时,母机驾驶员在座舱内通过控制线打开支架,战斗机驾驶员则操纵子机离开母机。

与美国人不同的是苏联的母机一般情况下只负责将子机带到战区,而并不负责回收。

实战型‘连环’子母机正式的名称是‘连环’-SPB,是‘连环’计划的最后一个版本。‘连环’-SPB的母机是一架TB-3轰炸机。它的机翼下缚着两架I-16SPB战斗轰炸机。操纵‘连环’-SPB的是驻守在克里木半岛的苏联黑海舰队海军航空兵。苏德战争刚刚爆发时,他们表现得相当活跃,‘空中马戏’隔三差五地就会在德军头顶开锣。

‘13’是西方人认为很不吉利的一个数字。就在1941年8月13日这一天,苏军发动了最著名的一次“空中航母”出击—轰炸罗马尼亚塞纳沃达地区的多瑙河大桥。这座大桥不仅联结着多瑙河两岸的交通,而且还附带着一条输油管道,源源不断地向德军输送着石油。在出动‘空中航母’之前,苏军曾多次使用普通轰炸机对该桥进行攻击,但都因桥周围密布高射炮火无功而返。

8月13日凌晨3时,3艘‘空中航母’—TB-3轰炸机携带着6架载机从克里木半岛的一处机场起飞,直扑目标。2小时10分钟后,‘空中航母’进入目标区, “马戏”开场了。

母机驾驶员轻轻按下控制按钮,松开了固定子机的支架,与此同时,子机驾驶员打开了发动机。一阵轻微的颤动之后,6架I-16SPB战斗轰炸机分别脱离了自己的母机,在领头的舒比科夫大尉带领下,轻盈地向大桥杀去。

晨色中的多瑙河大桥十分清晰。舒比科夫发出了‘攻击’信号。守卫大桥的德国高炮部队此时正处在清晨的混沌中。他们凭以往的经验知道,离很远就能听见来袭轰炸机发动机的声音,那时再作准备完全来得及。但这次不同了,I-16SPB若有若无的发动机声根本没有让德军意识到临头的大难!

舒比科夫大尉率先打破了多瑙河畔的寂静。他的I-16以投弹高度掠过大桥。一颗250公斤的炸弹准确地在桥面上炸起一团烟雾。紧接着,另外5架I-16鱼贯进入攻击航线。结束攻击在空中盘旋的舒比科夫大尉默默地数着大桥上的炸点:一共有5团烟雾腾起在大桥上。大股的黑色油水正淌入多瑙河,输油管也应该被摧毁了,战果辉煌!

地面上,惊醒的德国人东奔西跑,拥挤在高射炮位上。舒比科夫大尉看着他们忙乱的样子轻松地吹了声口哨:弟兄们可以回家了!6架I-16战斗轰炸机迅速拉升,重新在空中编好队形,大摇大摆地向基地方向飞去,身后留下高射炮弹炸开的一团团烟花。

从1941年7月至10月,苏联的‘空中航母’总共出动了30次以上,虽然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完成任务,但也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总共6架经过特殊改进的TB- 3轰炸机和12架I-16SPB战斗轰炸机已经所剩无几了。

10月23日,苏军豁出血本,出动了剩余‘连环’-SPB中的2架母机和4架子机,准备攻击德军一处重要的炮兵阵地,但这次,他们撞上了自己的死对头— 德军的BF109战斗机。这天,德军也横下一条心,驻守克里木地区的3个战斗机大队蜂拥而出,准备一举清除克里木半岛上空的苏军飞机。

就在两艘‘空中航母’发射自己的载机时,BF109发现了它们。虽然护航的战斗机奋力周旋,但笨重的TB-3轰炸机和轻装的I-16SPB战斗轰炸机还是没能逃脱毒手,又有两架I-16血洒长空。

惨重的损失使苏军无力再发动‘连环’子母机的攻击行动。至此,苏联‘空中航母’的‘空中马戏’演出不得不谢幕了。)

负责带队的德国海军航空兵长机飞行员鲁德上尉在经过了最初的惊讶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仔细观察着前方德苏联黑海舰队海军航空兵‘连环’子母机,发觉只是由一架苏联TB-3大型轰炸机携带着两架I-16SPB战斗轰炸机。动作十分缓慢。鲁德上尉顿时就明白了,虽然在情报里没有向自己讲过这苏联的新式飞机,但是通过自己现场的观察,苏联新式飞机是十分脆弱的,本来大型轰炸机的空中性能就不是很好,现在又挂上了两架I-16SPB战斗轰炸机,动作更加的缓慢。不过苏军为‘连环’子母机护航的战斗机比较多,鲁德上尉估计自己机队的飞机数量不够,于是就开始呼叫母舰,要求得到增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