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盗到海军 海盗 第二十二节 初到兰芳

youhunchujiao 收藏 20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size][/URL] 初到兰芳 张清一行30多人乘坐马鱼号,到达兰芳共和国最靠近的安波那群岛的坤甸港口,随行的除了张清的亲兵就是周洪了,周洪对兰芳的人文地理非常的熟悉,同时也认识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


初到兰芳


张清一行30多人乘坐马鱼号,到达兰芳共和国最靠近安波那群岛的坤甸港口,随行的除了张清的亲兵就是周洪了,周洪对兰芳的人文地理非常的熟悉,同时也认识不少兰芳的各级官员,带上他会减少很多的麻烦。

一进入港口,坤甸的领水员就上船接管了舰长的指挥,在领水员的引领下,马鱼号顺利的停靠在坤甸的码头上,马鱼号舰长李富贵跟着领水员到港务局登记,张清在周洪的带领下直接到了坤甸的政府-----坤甸广东会馆。兰芳共和国虽然制度齐全,不过也是有一定的民族倾向的,比如国家最高职务大唐总长必须是客家人,办公地点应该在广东会馆。

坤甸广东会馆就在坤甸城的中央,房屋格局和清朝的衙门也差不多。周洪看来是熟门熟路,一路上不断的给张清介绍坤甸的风土人情,在张清看来着坤甸也就和20世纪的一个乡政府所在地差不多,三纵两横五条街道。由于是在白天天气热的要死街道上基本没有什么人,按周洪的话说只有早上和黄昏的时候才比较热闹,在首都东万律人口众多,晚上凉快一点的时候甚至有人在街上点起气死风灯做通宵的生意。

张清在广东当兵的时候就知道广州的夜市非常的热闹,不过军队不能随便外出,还没有出来到夜市上玩过,听到周洪说起这里也有夜市就打定主意到时候也去夜市上玩上一通,过一下19世纪的夜市,看看和四川21世纪的夜市有什么不同。

在会馆的门口周洪递交了文书,门房进去通报,很快就跑了出来说省府大人有请,张清注意到周洪没有给门房打赏银子,在提交文书的时候也没有出钱贿赂,以为是周洪和他们老爷很熟悉,门房不敢要好处,后来才知道不是这样一回事情,兰芳的制度是民举制,要是有官吏在职期间出现“吃、拿、卡、要”,那末就算现在没有人敢说话,在下一次民选的时候也会被提出来,而只要一发现这样的情况,兰芳共和国就会对该的官员进行调查取证,最后按“吃拿卡要”的数量,以十倍从该官员的个人或者家族财产里面收回,同时还要按贪污的数量大小判刑,所以兰芳的官员很少有贪污的。

周洪带着张清和两个护卫跟着门房走了进去,会馆的建筑格局并不复杂,进了大门直接就是大堂,两侧有耳房可以看到有小门可以通到后院,不知道后院有多大。坤甸的省长这时候已经走了过来,周洪连忙走上去对他说:“云鹤!又见面了啊”“远山!文书上说是陈氏王国的使节来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使节会有你啊!你怎么成了陈氏王国的使节呢?”

周洪连忙说:“一言难尽,不过我只是陪同,真正的使者是这为张清张靖海大人”,坤甸省长连忙走过来,一拱手:“失敬!鄙人刘浩字云鹤,任这坤甸省长,刚才多有怠慢请万勿见怪。”张清对这时候的礼节也不清楚,连忙也对刘浩一拱手:“客气!客气!”

在大堂里分宾主落座之后,张清也没有多少废话,直接就说明了来意,刘浩表示希望张清他们尽快的到首都东万律谈判,建立两国的友好关系。就他个人来说是举双手赞成两国和平相处,他说:“不必担心,我国不会与贵国为难,谁都知道与贵国为难没有什么好处,得下的时间和精力还不如多做点生意,也好多找点银子使用。”

张清不竟愕然,不是说古人都看不起商人吗?怎么一省之长对国家大事并不关心,对做生意反而热情似火呢?周洪这时候接上话来:“你们这些人啊,整天就知道做生意其他什么也不关心,到时候红毛夷子打过来看你等如何是好!”刘浩哈哈一笑:“军队军饷不要银子?刀枪剑戟铠甲盾牌那样又不是银子?远山兄啊!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是万万不行的啊。”

张清一楞:这古人看钱也看的太直白了一点吧。周洪板着脸说:“你们这个兰芳国,我最见不得的就是这全民皆商,想想那关羽关云长上马提襟下马提迎,威武不能曲,富贵不能淫。区区人生数十载,赢得千古身后名。钱真的那样重要吗?”

刘浩淡然一笑:“正是这样的人仁君子太少,所以才千年传诵。要说到这寻常百姓还是把钱看的更重一些。远山啊,你这样淡薄钱色的人少之又少,固然是值得世人敬佩,不过一分钱难到英雄汉,我们这些人身后还有数以百计的嘴巴张着要吃要喝,不把一分银子分做两分来用又怎样养活这许多的人命呢?”

“你独身一人,到是可以纵情山水,我要是与你一样启不是要饿死了我家上百口人命。就说靖海弟台他们这次立国,直接就断了我们与大清国的生意,远山你不知道,这生意一断,会少赚多少银子,爪哇红夷(荷兰殖民者)每年要从我们兰芳买去60多万两银子的茶叶和瓷器,这生意一断就少了多少银子,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要倾家荡产呢!”这些话其实是对张清说的,刘浩的意思是要张清明白这条航道对兰芳和红夷的重要性,如果一直封锁,兰芳和红夷都有可能对陈氏王国开战。

张清也意识到他下令封锁中国到兰芳的航道的严重后果,连忙说:“不好,我国方才建国怕有人作乱,海军现在已经封锁航道。不知道封锁这条航道会对贵国影响如此之大,我这就写下文书恳请国主开放航道,以便两国和平相处!”

刘浩一听心花怒放,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最清楚不过,虽然封锁航道的影响巨大,最后肯定会引起两国战争,但是一方面爪哇的荷兰红夷对兰芳共和国已经发动过多次武装冲突,兰芳现在根本没有能力抽调军队与陈氏王国一战;更可怕的是就是有能力抽调军队与陈氏王国一战了,要得到通过也是极为艰难。因为这兰芳与其他国家不同,什么事情都要有各个方面的代表讨论通过才能执行。打战就要死人,谁也不愿意送死,除非是危及到自己的利益了才会出来战斗,要命的是中国人只要有一口饭吃,你要他们出来拼命就不可能,谁都希望别人去把敌人杀了,自己好享受这太平世界。所以封锁航道的危害不显示出来甚至是严重伤害到大家的利益,对一个海盗发展起来的国家动武几乎是不可能通过的决议。

张清这样做一方面是没有想封锁航线会对兰芳产生这样巨大的影响,虽然在封锁航道的时候张清已经特别说明,封锁的是中国到兰芳的航道,但是新加坡到渤泥和吕宋的航线也肯定会受到影响,得罪的人太多总不是好事情;一方面也是通过这样的行动向兰芳共和国示好,让兰芳知道承认陈氏王国对兰芳来说是有利无害的,如果要是把陈氏王国给惹毛了,就是不在安波那岛建国,陈大牙重新去做海盗也可以把航线给封锁住,到时候损失的只能是兰芳共和国。

这个刘浩到真是更象个做生意的而不是个当官的,做生意固然重要但是也只是起到物质的流通作用,做为一个合格的官员更注重的还应该是物质的生产、储备而不是销售。

转眼就到了晚饭时间,刘浩请张清和周洪到坤甸城最大的望海楼吃饭,张清才知道兰芳共和国的政府没有什么招待费一说,这样的国外使节来往才有特别的专用资金,所有的政府资金使用都要公开接受调查,刘浩虽然是一省之长能有这样“吃白饭”的机会却也不多。回想没有穿越时空的时候,看到网络上说国家一年政府的吃喝款项就在3000亿以上,真是不由的感叹。进而下定决心无论无何这陈氏王国也要祛除迎来送往这样的恶习,坚决的消灭腐败这样的祸根。

张清通过和刘浩的交谈也看到兰芳共和国的体制虽然有很多的优点,不过在军队的指挥上过多的民主也消耗部队的战斗力。有战机不能征战非要等到民主通过决议才能作战,战机早就跑到天边去了;需要牺牲部分兵力去诱敌或者牵制敌人,谁都不想送死,非要到了不得已才能出兵,这样的军队又能有多少战斗力?最要不得的是全民皆商,重利的思想太过严重(这些到南洋来淘金的人,不是重利敢冒死的,谁又能下南洋呢?)。真是难以想象如果兰芳的军队面对敌人开出优厚的条件会不会倒转枪口面对自己人,即使不出现临阵倒戈的情况,也难保在这样的金钱文化气氛里不出现大量的汉奸。

吃完饭天气凉快了起来,刘浩也告辞回去了,周洪带着张清和随从开始游览这坤甸的风光,坤甸街道上的人90%是华人,少部分的人是结的发髻,大部分还是清朝的大辫子打扮。当然也有少数马来人、苏禄人和其他土著一头乱发的从街头走过。突然张清见大一大群的朝鲜人在忙碌的搬运货物,就对周洪说:“真没有想到啊,这兰芳共和国还有这样多的高丽人。”

周洪一看哈哈大笑:“这是什么高丽人啊!靖海兄也太孤陋寡闻了,这明明是身着汉服的苦力在搬运货物嘛!”张清回过味来,是啊!朝鲜服装基本都是抄袭我们的汉服,至于劳动人民穿的短衣小靠,现在也成了韩国的传统服装了。一不小心又显眼了!嘿嘿!

第二天在刘浩的建议下,张清一行拿到过关文碟就坐上马鱼号前往首都东万律了,由于人口稀少那时候的加里曼丹岛到处都是热带雨林,少数几条“官道”的安全和路况也是问题众多,还是做船要快的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