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青藏 第六章 血色樱花 第五节 保卫半岛 四、对马岛之战(一)

湘人李陵 收藏 5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URL] [内容简介] 走下巡逻艇的十五个日军士兵,一下就给打倒了八个,剩下七个也还机灵,全然顾不得水会淹没嘴脸,齐刷刷地就卧倒在海水里。尽管如此,但不等他们进行还击,就再也爬不起来了,海水混着血水,被浪花打上了沙滩。 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战斗就结束了。 全班人正准备欢呼,但大家刚站起来,刘威就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868.html


5、保卫半岛 四、恶战对马岛 (一)

对马岛被北海舰队的二十万发炮弹炸得几成焦土,空降旅被空降到岛上的时候,那真是连空气中都飘荡着尸体的焦糊味,并且到处是日本人的残肢断体,几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了,而空降旅接到的命令却是搜索、清扫战场看有没有活口,把日军可以利用的地下工事全部炸毁,并把地面建筑也全部炸毁,港口设施也一处不留地全部炸毁,把利于自己防守岛屿的所有工事保留下来,准备在岛上坚守待援。

这时的日军联合舰队的一支特混舰队已经南下,同样地是为了要夺回对马岛,不但日军这一特混舰队南下直冲对马岛而来,就连驻扎在日本北九州和马关港的日军,共有一万多人,也分乘各种运输船只,气势汹汹地直扑对马岛。

情况万分紧急,因为,上岛的空降旅除了一些轻武器之外,基本没带重型武器,而如果要守住对马岛,就相当困难了。

当初,空降旅只是上岛进行象征性的占领,并不打算长期驻守下去,但战场就是战场,情况瞬息万变,根本不由人的意志去左右。对马岛上最大的一个叫上县的城镇被紧急通知保留了下来,虽然日军要夺回对马岛,但中国军队也要死守对马岛,而要守住对马岛,单靠一个空降旅是不行的,必须把南集团军第二军一个师运送到对马岛上,而这个师要上岛,就需要港口不是,一个师要上岛,当然也少不了重型武器装备和大量的弹药。

韩国政府把在釜山港里能开动的船只都动员起来,帮助中国军队开赴对马岛。因为,占领了对马岛,等于打断了日军的一只脚,日军再想要把手伸到韩国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所以,韩国政府也非常乐意帮助把中国军队送上岛去。而且,韩国政府也一直没有放弃对马岛的主权要求。

十三世纪高丽和蒙古联合军于1274年和1281年两度远征日本,高丽之所以答应蒙古军的邀请,是因为当时在高丽南海岸对马岛和壱岐岛有倭寇骚扰。1389年,高丽将领朴威率领百余只战舰,讨伐了被倭寇占据的巢穴对马岛。1419年6月朝鲜王朝以“讨伐倭寇”为目的向对马岛派出军队,彻底剿灭了倭寇的骚扰。2005年3月,日本和韩国发生独岛纠纷。4月,韩国南部的庆尚南道马山市针对日本岛根县议会制定“竹岛日”条例一事,市议会批准通过“对马岛日”条例,将6月19日定为“对马岛日”。韩国政府当然知道,如果能在大水来临前,在中国的帮助下收回对马岛,并巩固下来,那他对韩国民众也就有了一个交待了。因为,韩国民众的爱国热情,不是一般的热烈,而是几近疯狂。

一时间,朝鲜海峡里百柯争流。

日军联合舰队第一特混舰队在对马岛的东北方向,中国的北海舰队在西南方向,而对马岛的北边是中国军队在往岛上赶,南边是日本军队在往岛上赶,中国方面是派兵增援,要死守该岛,日本方面是派兵想要夺回该岛,都志在必得。对马海峡里,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舰艇,更是如过江之鲫。中国北海舰队出其不意地把对马岛上的日军全部消灭掉,而且派兵予以了占领,这对嗜领土如痴如迷的日本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他们觉得这是对日本大和民族的挑战。因为,有史以来,都是日本占领别人的领土,对外扩张,没有别人敢来占日本领土的,中国北海舰队为战场形式所迫,毅然决然打响第一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日本和韩国有争议,但现在由日本占领的对马岛,一家伙打乱了日本的战略决策,不能不说中国现在的胆子够大的,此举所生气魄,让日本人胆寒。

一场恶战迫在眉睫。

南集团军第二军空降一旅,是一支老牌部队了,虽然是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但军营的魂魄不会随流水的兵带走,会一直萦绕在军营,会让一拨一拨的兵们一进入这个军营,就会让这魂魄感动起来。

旅长肖振山,是一位老将军的孙子,而这位姓肖的将军,抗日时期曾让多少日军闻名丧胆。至今在日军的军史当中仍有记载,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里,也一直放着一把将军当年抗日时使用的手枪。

接到军部通知,说要驻守对马岛,防止日军反攻,并作好打恶战硬战的准备,立即清理港口,接应第一师上岛,一师上岛后,空降旅由第一师统一指挥。

空降旅共五个营,除两个营被派到下对马岛外,仍有三个营在上对马岛。接到命令,肖振山立即亲率一个营赶往上县,那有一个全岛最好最大,设施最齐的码头。还没到达码头,却遇到一些零星的抵抗,因为,当初北海舰队炮击该岛时,就有意没有对这一码头进行毁灭性打击,为的就是留下这些设施,为自己所用。但这样一来,也让一些日军钻了空子,他们躲在码头上的一些房子里,对前来清理码头的中国官兵进行抵抗,这些抵抗虽然产生不了多大的威胁,却也像嗡嗡乱飞乱叮乱咬的蚊子一样令人烦。肖振山不得不派出两个排的兵力,对这些残余日军进行清剿,他给这两个排下达的命令是:不管日军愿不愿意,一律不接受投降,全部击毙,省得还要派人看守,也省得他们在以后的战事当中生出事端。

不到半个小时,港口里就再也没有抵抗的枪声了。

而对马岛守卫战的第一枪,却是从下对马岛上首先打响的。

去下对马岛的两个营,一个守在制高点上,一个营则在四周进行布置,并有部分周边小岛也派了人去守卫,在对马海峡与壹岐岛隔海相望的一个小岛上,一个班的中国士兵,在接到命令后,正在抓紧抢修工事。而在这些临海小岛上,根本没有土壤让你挖来当工事。

班长刘威灵机一动,说;“还挖个鸟,有什么好挖的,别浪费了力气,去搬运一些日军尸体来得了。”

几个列兵就被派涉过不深的潮水,到主岛岸边,几个往返,就搬来了十几具躯体尚全的日军尸体,当沙袋码在礁岩上。

刘威围着几个用日军尸体当沙袋码成的工事看了看,比较满意地说;“你几个小子以后学着点,别只知道用死力气,要不等你挖好工事,自己就累趴下了,还打个屁战啊。”

“到底是班长,就是脑子活,好,我敬班长一根烟。”一个士兵点着一根烟递给刘威。

“你小子找死,现在敢抽烟,就不怕日本人的狙击手把你的脑袋打爆。”刘威一巴掌打掉那士兵递过来的烟骂道。

确实,对于一个刚刚占领的小岛,鬼才知道岛上还有没有日本人的狙击手躲在暗处,正从瞄准镜里看着这缕冒起来的青烟呢。因为,登陆成功的空降旅,人人穿着淡褐色的迷彩服,几乎和海边的礁岩融为了一体。目标相当隐晦,而如果有一缕青烟冒出,目标就很明显了。

“不会这么严重吧?”那士兵不相信地问。

“哼!等你知道严重了的时候,你就不知道什么叫严重了,因为,那时候你的脑袋瓜子已经被打穿了一个洞了,听老子的没错。”刘威冷哼一声道。

那士兵乖乖地趴在了一具日军尸体后面,不再说话,抬头眺望着对马海峡对面的海面,突然他叫了一声;“班长你看,那是不是日本人来了。”

刘威转头仔细一看,大叫道;“是日本人来了,准备战斗。”

听到命令,全班人就以日军尸体为依托,迅速卧倒,枪栓拉得一片响,纷纷瞄准了对面的目标。

来的是一艘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巡逻艇,目的是想侦察看看这些岛礁上有没有中国军队,如果没有,他们就会马上进行登陆,以便从这些小岛上对下对马岛进行反攻,他们当然也知道这些小岛礁在反攻中的作用,在一座这样的岛礁后面,可以架设几门大炮对主岛进行炮击,而不用担心自己会没有掩蔽体而显露在对方的火力下。

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巡逻艇并没有发现小岛已经让中国军队占了,就从艇上跳下十几个穿自卫队服装的日本海上自卫队队员。看来,他们的侦察情况也已经被汇报到了指挥部,稍后就会有大批自卫队的舰艇到来,要不然,他们十几个人肯定不敢贸然下船,大胆地朝这座小岛走来,恐怕他们连手里的枪的保险都没有打开。

好了,这恐怕要让老子捡个便宜了。刘威暗想,就低声传下命令;“没有老子的第一枪,谁都别乱动,要不老子跟他没完。”

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巡逻艇靠不到岸边,自卫队员下到水里的时候,海水还齐腰深,目测距离大概有一百五十多米,如果这些日本人上了岸,也就还有一百米的样子。而这个岛礁距离下对马岛主岛海岸边,起码还有两百多米,一算整体距离就是三四百米,在这个距离内,下对马岛主岛上的部队是不会有什么动作的。所以,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士兵就很放心地往这个岛礁走来。

“刘小,你小子也注意了,等我的枪一响,你的狙击炮也要打到日本人的巡逻艇上,否则给你记过一次,中了就给你记功一次,听到没?”刘威低声对那个叫刘小的狙击炮手说。

“放心吧班长,保证让你给俺记功。”刘小低声回答道。

十几年前,中国陆军空降旅有一个变革,就是以班为单位,都配备了一种国产武器狙击炮,这种狙击炮,最大射程五百米,杀伤力虽然比以前的单兵肩扛火箭小,但携带方便,且带有狙击瞄准镜,精度比单兵肩扛火箭空前提高。之所以配备这种狙击炮,就是怕万一空降到某地之后,不能对一般轻型武器射程范围外的目标进行打击。而这种狙击炮虽然不能一炮就摧毁一辆坦克或装甲车,却也可以给予沉重的打击,使其暂时失去战斗力,而对于没有装甲防护的军用工事、设施,军用汽车、舰艇之类,其杀伤力还是可观的。

这种狙击炮,每个班配备一门,也是单兵携带,一次可携带十枚炮弹,

日本海上自卫队士兵的下半身已经露出海水了,就算他们在听到枪声之后卧倒,半边脸也要浸到海水里,最佳打击时刻终于到来。

刘威手中的自动步枪率先打响,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日军士兵应声而倒,也就一秒钟的延迟,全班十几支自动步枪就同时响起,刘小手中的狙击炮也在这一时间喷出火焰。

八个日军士兵被打倒在海水里,那艘巡逻艇上,也传来一声巨响,驾驶舱被炸得飞上了天,上面四五个留守的士兵,有三个随着飞起的残骸掉到了水里。紧接着飞来的第二颗炮弹,就让这艘巡逻艇彻底地不能动弹了。刘小再想打一颗,却让刘威的一声断喝给制止了。“你给老子住手,你炮弹有多啊,呆会你会嫌少。”

走下巡逻艇的十五个日军士兵,一下就给打倒了八个,剩下七个也还机灵,全然顾不得水会淹没嘴脸,齐刷刷地就卧倒在海水里。尽管如此,但不等他们进行还击,就再也爬不起来了,海水混着血水,被浪花打上了沙滩。

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战斗就结束了。

全班人正准备欢呼,但大家刚站起来,刘威就威严地下达命令;“还叫个屁,快撤。”

大家听了一愣,但还是快速转身,有条不紊地撤下了这座岛礁。

就在全班撤离岛礁,在离开岛礁五十米的时候,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再看那座岛礁时,已经被巨大的爆炸给炸去了顶,如果不是赶紧撤离,全班人的小命,可能就玩完了。

算算时间,也就不到一分钟。

“还是班长英明,我的功不要了,给班长你吧。”刘小心有余悸地说。

“哈哈!我英明个鸟,你们只注意海滩上的日军了,却没注意到远处日军的炮舰,咱这一响枪,日军炮舰上的大炮,肯定就冲这岛礁上来了。以后注意点,打仗不能只看眼前,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刘威有些得意地对手下说道。

“那营长不会怪咱们擅离阵地吧?”还是刘小在小心地问。

“怪个鸟,我把你们一个活蹦乱跳地带回来了,不给我记功就算好的了,何况咱也不是白白撤离阵地的是吧。”刘威笑嘻嘻地边走边说,胜利者的笑容就写在他的脸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