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东方战线 克里木半岛大战(三)

bigstore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size][/URL] 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在敖德萨外面遇到了苏军的强烈抵抗。而在港口登陆的罗马尼亚军队一样好不到哪去。虽然德国舰队的重炮摧毁了敖德萨港口的设施,罗马尼亚军队得以向市区推进。但是苏军很快就从德国舰队的轰击中清醒过来,开始利用被德国军舰重炮发射的炮弹所造成的瓦砾堆和原来城市建设的下水道阻止罗马尼亚军队的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在敖德萨外面遇到了苏军的强烈抵抗。而在港口登陆的罗马尼亚军队一样好不到哪去。虽然德国舰队的重炮摧毁了敖德萨港口的设施,罗马尼亚军队得以向市区推进。但是苏军很快就从德国舰队的轰击中清醒过来,开始利用被德国军舰重炮发射的炮弹所造成的瓦砾堆和原来城市建设的下水道阻止罗马尼亚军队的进攻。经常是罗马尼亚军队费了很大力气夺取了一个街区后,苏联士兵凭借对城市的街区和下水道的熟悉,很快就又渗透过来,在罗马尼亚军队背后和两翼占领了阵地,然后对准罗马尼亚军队进行短兵突击。

苏联军队这做法搞得从海上登陆的罗马尼亚军队的进攻速度登时大大减慢。他们在进攻的时候多次遭到了苏联狙击手的攻击。普通士兵对于狙击手是相当害怕的,因为很难找到他们,也比较难对他们进行进攻。而且德军的炮火支援主要来自于舰炮,反应速度比较慢。不能很好歼灭那些灵活的苏军渗透部队和狙击手。

在齐奥塞斯库的战斗日记上是这么写的:‘当巷战到了最激烈的程度。面对无所不在的苏军的狙击手,我们不得不进入房间,靠着墙壁并打碎窗户向外射击,根本就不敢在大街上呆着,尽管这样,我们还是不能探出头来对苏军进行射击,这帮俄国恶棍瞄准的是我们的脑袋!我的部下一个个地倒下去,很多人的脑门上都留有小而圆的弹孔。。。。。。’

德军炮火观测员也死了几个。因为苏军狙击手往往不会在一个地方开上三枪,等他们召唤的炮火到来的时候,苏军狙击手已经撤退。炮弹炸的都是一些早就被德国重炮摧毁德房子。

这个时候在军舰上知道了进攻陷入了困境的周天雷不得不派出了德国海军陆战队的狙击手和苏军狙击手对战。在齐奥塞斯库连队的德国海军陆战队老兵弗尔克萨姆正是一名狙击手,由于派他来作炮火观察员,他的观测副手库尔齐并没有跟队前进,在一天下午他见到了自己的观测副手库尔齐和补给一起到达了。

补给运到的地方是处在罗马尼亚军队控制的‘绝对安全区’。在这个地方并不怕苏军的攻击,所以几个德国军人和罗马尼亚军人在那里抽着香烟,聚在一起说着男人之间的黄色笑话。

库尔齐看见了来迎接他的弗尔克萨姆,他将他带着的毛瑟98K狙击步枪递给了弗尔克萨姆。弗尔克萨姆拉开了枪栓,仔细检查弹膛。然后检查枪上固定的白光瞄准镜,二十分钟后他满意的抬起头来,拍了拍库尔齐的肩头。

两个人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他们还要抓紧时间赶回前线,利用夜晚构筑狙击阵地。而且现在他们不能吸烟,用肥皂洗澡。那样有可能被对手发现他们的踪迹。

库尔齐轻声的问弗尔克萨姆:“头,现在前线情况怎么样?”

弗尔克萨姆说:“情况比较糟,我所在的那个连队今天已经死了三个人了,全都是被俄国人的狙击手干掉的。我呼叫了炮火,但是炮火来的太晚了,估计俄国人早就跑了。现在得看我们手里的枪了。”

两个人在半个小时后回到了齐奥塞斯库的连队,已经是下午6点钟了,库尔齐和弗尔克萨姆在匆匆吃完了食物后。就躺在他们带来的毯子上睡着了,他们晚上还要去侦察阵地,这个时候要保留体力。

晚上8点钟,他们悄悄爬出他们隐蔽自己的工事,寻找合适的狙击点。

在夜幕掩护下,弗尔克萨姆带着库尔齐钻进了一处废墟。这是个地下室,临街的墙壁约有1.3米高,这个地下室正对着前几天苏军狙击手最活跃的地区。与地面平行的窗户已不知去向,只留下了一个不是很大的窗洞,白色的墙壁已经被熏黑了。

“头,这个隐蔽所可真是不错,是一个绝妙的掩蔽所”,库尔齐打量了一下这个地下室后轻声对弗尔克萨姆说道。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已经将自己伪装起来后的弗尔克萨姆狙击小组开始对苏军狙击手经常出没的地区进行观察。库尔齐慢慢的调节着手中的望远镜放大调节旋盘,他要先把手中的望远镜的倍率给调小,因为这样作他可以获得比较大的视界,便于他观察战场。

当他将望远镜的镜头凑上眼睛后,在镜头里呈现出一幅乱糟糟的战地场景:到处都散落着弹壳,被打烂的武器零件,浸渍了血污的罗马尼亚军服,一辆明显是被德国军舰重炮炮弹爆炸气浪掀翻的俄国汽车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在这个广场中间空无一人,只有几只野狗在瓦砾中匆匆一闪而过。

经过严格训练和有多次狙击经历的库尔齐知道,在城市战场里,楼房的残垣断片为狙击手提供了无数的掩蔽地点,那些如同幽灵一般的对手很可能就藏匿在自己前方或者侧面的某个角落里。

突然,他发现瓦砾堆中有个人影一闪而过。那是什么?是俄国狙击手吗? 库尔齐将望远镜的倍率调大,对准刚才发现人影的瓦砾堆,希望能发现更多的东西来判断那个人影的身份。

这时,弗尔克萨姆忽然在心头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随即将库尔齐猛地向下拽。就在库尔齐被弗尔克萨姆猛拽而背部倒地的瞬间,只听‘当’一声脆响,墙角的一块碎砖变成了碎片。

“呸,该死的俄国人!”差一点就要被俄国人打死的库尔齐向地面狠狠地啐了一口,低声咒骂慢慢爬起来。而弗尔克萨姆则察看了敌人的打进来的子弹的弹着点,垂直射入角几乎为零度,水平射人角约为45度。这说明,敌人刚才就隐蔽在10点钟方向,与地面平行的瓦砾堆中。

由于原先的掩蔽所内部空间显得过于狭窄,而且也已经暴露,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决定在夜间爬出去,寻找一个更好能控制对面这个广场的狙击位置。

当天夜里,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悄悄爬出了这个被他们用作掩体的地下室。尽管夜空中一点星光不见,但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在移动自己的身体时仍显得异常谨慎。他们不知道在对面是不是有苏联军队的狙击手,如果因为移动过程中动作过大被苏联狙击手发现自己的方位,那可就是要赔本了。

45分钟后,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终于爬到了近一百米外一个被罗马尼亚军队放弃的短短战壕中,并借助夜幕的掩护对他们新到的掩体用工兵铲进行了构筑伪装。此时从远方不时传来一阵阵激烈的枪炮声,偶尔有曳光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夜空。

枪炮声掩盖了他们本来就极力控制挖土和修建工事的声音。在两个小时后他们的工事修建完毕。

第二天的清晨,歼灭他们对面的苏军狙击手的计划开始实施。观察手兼第二射手库尔齐扮演‘诱饵’的角色,而‘猎人’的角色则由弗尔克萨姆担任。

行动之前,弗尔克萨姆细心地将7.92毫米口径毛瑟98K狙击步枪及安装在枪上的6倍光学瞄准镜用灰色的布带缠绕,伪装成一根枯树枝,然后用自制的细锉将要装进弹膛的子弹的弹头逐一磨尖,以便更准确地击中目标,最后,弗尔克萨姆匍匐到距库尔齐隐蔽位置10米远的预定狙击点,将伪装好的狙击枪慢慢地伸出掩体。他可不想苏军狙击手发现这是德国狙击手修建的狙击阵地。

由于这个狙击点已经在昨天晚上经过了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精心的伪装,所以弗尔克萨姆根本不担心被苏军狙击手发现。在他向库尔齐发出了‘可以行动’的手势后,库尔齐向他回了一个‘明白’的手势。

然后库尔齐小心翼翼地将自己头上的钢盔顶在木棍上,稍微向上举起,并轻轻晃动。模仿活动的罗马尼亚士兵,而在弗尔克萨姆这边,弗尔克萨姆正通过枪上的6倍光学瞄准镜紧张地观察着远处的瓦砾堆,他期待着苏军狙击手在看见自己的副手的引诱行动后有所行动,但一分钟过去了,库尔齐手中这顶倒霉的钢盔依旧安然无恙。

“自己难道是遇上了高手了?不然怎么没有反应呢?” 弗尔克萨姆心中想道。慢慢地将自己手中的毛瑟98K狙击步枪抽回。

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商议了一下,认为对面的苏军狙击手一定是一个像狐狸一样狡猾的老手,他应该是看穿了弗尔克萨姆和库尔他们刚才玩的诱敌把戏,所以一直没有反应。

迫于无奈,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只得停止了诱杀行动。但弗尔克萨姆在从军前是一个优秀的山林守护人,从来不会放弃任何机会。他认为,从第一天的战斗概况看,这些俄国狙击手绝不会容忍罗马尼亚军队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活动。只要继续尝试,对面的苏军狙击手迟早会落入他们设立好的圈套。

第二天,弗尔克萨姆悄悄找来了几个罗马尼亚的老兵来友情演出,以使对面的苏军狙击手相信罗马尼亚军队又开始试探进攻了,弗尔克萨姆认为这样可以有效引出对面的苏军狙击手。

库尔齐蹲在他们原来的战壕里,而弗尔克萨姆已经转移了阵地。而库尔齐正在教几个罗马尼亚的老兵如何活动,使对面的苏军相信罗马尼亚军队又回来了。从而引出那个神秘的苏军狙击手。

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整个战场被西边的太阳光笼罩着,仿佛沐浴在一片色彩诡异的晚霞之中。弗尔克萨姆经过多次演练,虽然仍然没有发现那个对手,但是他决定再最后试一次。

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带着的罗马尼亚老兵将昨天的把戏重新演了十遍,以求对手再次出现。黄昏时分暗淡的光线并不会妨碍弗尔克萨姆的行动,因为他在入伍前在充当守林人的时候,经常在黄昏的时候去抓一些野兔类的小动物用来当晚餐,早就习惯了在这个时候的活动。

突然,弗尔克萨姆在离自己300米的4点钟方向发现了一个可疑物体,咋看上去就像一大堆没修剪的杂草。根据两天对战场的观察,弗尔克萨姆知道那个地方应该只有几块碎砖头,怎么会无缘无故长出一些杂草出来呢?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俄国狙击手! 弗尔克萨姆先屏住自己的呼吸,然后慢慢的将自己的呼吸调整到射击状态,98K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的十字线稳稳地压在目标上。就在俄国狙击手对罗马尼亚老兵晃动的假目标开枪的瞬间,弗尔克萨姆吐出了空气,也扣动了扳机。。。。。。

那个挥动手中的钢盔的罗马尼亚老兵由于看见了对手被德国狙击手干掉,兴奋得站了起来,想冲过去去检查那具苏军狙击手的尸体。他还没有走出10米远,一声沉闷的枪声响了起来,那个罗马尼亚士兵顿时倒在地上,不再动弹了。

弗尔克萨姆立即将枪口转向了枪声传来的大致方向,他心里明白在这里还有一个苏军狙击手,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经过仔细的搜索,他没有找到那个幸存的苏军狙击手,应该已经撤退了。

经过两天紧张的对峙,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终于干掉了一个苏军狙击手。但弗尔克萨姆和库尔齐都知道,还有一只苏军狙击手没有被他们击毙,这下想要逮住这个人就变得很困难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