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三十一节 恩科规矩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5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size][/URL] 第二天,符强就被吴登抓着练白话文和算筹会计,说这些是应试策论的基础,必须先搞懂吃透。吴登找了几篇自己在户部拿来的半文不白的公文,要他用白话文全部重新写过。开始时吴登脸上都是准备好的训斥神色,估计就要等符强写不出来的时候,好痛骂一顿。等符强把那些公文用白话重新写好之后,吴登的山羊胡须剧抖起来,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第二天,符强就被吴登抓着练白话文和算筹会计,说这些是应试策论的基础,必须先搞懂吃透。吴登找了几篇自己在户部拿来的半文不白的公文,要他用白话文全部重新写过。开始时吴登脸上都是准备好的训斥神色,估计就要等符强写不出来的时候,好痛骂一顿。等符强把那些公文用白话重新写好之后,吴登的山羊胡须剧抖起来,瞪了他半天,问他是跟谁学的白话文理。

符强当然不敢说自己在未来学的,更不敢说自己除了白话还有一些其它他不知道的知识,只好编了一个理由,说自己父亲原先也教过一些白话,不过就其它四书五经之类就教得少了。

吴登发楞了半天,说这个白话就不用教了,他自己的白话虽然比符强高明,但是以符强现在的白话水平用去恩科考试,语法上已经是绰绰有余,所以可以把时间花在其它方面。

吴登好像要证明自己这个老师一定会比学生高明,出了一道九章算术里的题目给他做。题目是‘有山居木西,不知其高。山去木五十三里,木高九丈五尺。人立木東三里,望木末適與山峰斜平。人目高七尺。問山高幾何?’

这只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几何题,符强不敢在纸上用那些阿拉伯数字和后世计量单位演算,正在想用什么法子暗里计算时。吴湜从厨房出来,看了一眼题目,悄悄在后边伸手比划,符强还没看懂,就被吴登发现,把她赶了出去。符强只好强行闷在心里默推,算了一会说是一百六十四丈九尺六寸六分七厘。

吴登肩膀耸了起来,满脸的惊讶。说看来符强还学过一些算筹术数,他就再出几道简单的题目随便考考。题目交给符强时,符强心里差点骂了出来,吴登给出的根本就是解析几何的计算题,不用后世的演算方法,脑袋不想炸了才怪。

不过幸好有刚才哪题的经验,符强总算已经适应这个时代的计量单位换算,虽然坐在那里苦闷了两三个小时,默算了几十遍,好歹还是不用阿拉伯数字把题目给解了出来。

吴登头上渗出汗珠,说这几道题这么简单,符强都解了这么久,说明他学问还不怎么样。不过有了这些知识,写策论是足够用了,所以他这个捐例的贡生看来还是有些可取之处。

吴登对符强说,恩科的出题是在农、商、海禁、织、造范围里,不外乎就是要生员论述农、商、织、造之间和它们与海禁的关系,以及它们对朝廷和民生的影响。按造正常科举的惯例,整个会考将要考三场。第一场考《四书》和经义,第二场考论、判、诏、诰、表和科政,第三场考经、史、时、务、策。三场中试的生员们都辈称为贡士,才能够参加皇帝主持的殿试。但殿试即使考到最末一名,也不会被淘汰,因为哪只是评定名次的最后考试。

因为这次是恩科,又定的是问策天下的宗旨。朝堂上倾向东林书院势力官员们,为了给他们营造一个方便的考试条件,特地在怎么考的问题上大做文章。所以这次恩科考试的模式和平常的科举大考不一样,采用的是明初的旧例。

也就是说第一场一定会考问策的那些正式内容,过了才能参加第二场。第二场由生员在骑术、弓射、书法、筹算、国律五样中自选,其中骑术可以选车或骑,弓射可以选弓或火器,过了才能参加第三场。第三场则是庭论,由被取的生员和主试学官就第一场所做的文章内容的任意部份进行会辩,一般上由皇帝亲自主持。当然,要是像万历那种懒皇帝,他爱来不来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事。

会辩的规矩是,前两场积分的前三名必须驳倒辩官,胜者能坐稳一甲前三名的状元、榜眼、探花,否则只能退入二甲去做进士。如果前三名都胜了考官,那么就由他们互驳,按互驳的胜负最终定下位次。第一场被取的生员,如果排名在前三名之后,又被驳倒,就只能退入三甲去做同进士了。因为恩科取士的名额历来就少,所以能进第三场的人不一定就是坐稳了三甲里的位置,如果前面入选的成绩在末尾,会辩又被驳倒,就只能去国子监或州府学吃癝粮去了。

这次恩科考试的时间规定在时间安排上也与正式大考不同。平常科考是每场考三天,连续三场,然后放榜。这次虽然也是三场,但因为是每场选拔,第三场直接算皇帝坐镇,所以时间安排上也变动了很多。庭议中考试定下的时间是八月初九第一场,只考一天,三天之后放榜。第一场放榜后的第三天考第二场,因为有些生员可能连报数种科目,所以第二场考三天,也是考完三天后放榜,第二场放榜再三天后考第三场会辩,也是连考三天,前两天考核其他过关的生员。第三天前三名轮辩互驳,理论上皇帝也就在这天坐镇,而后直接取定名次,第二天就放榜。每场考完都会公布名次,宣布被选拔到下一场的生员名单。

符强脑袋里嗡嗡一片。他记得自己看过的电影电视里,那些考状元的家伙们都是一张八股文章定终身。还以为那些书生们可以十年寒窗苦读,最后一场会考死拼,然后一夕之间草民变状元,母鸡变凤凰。没想到听完吴登说的这些,才知道会考的内容居然这么多,程序竟然这么复杂。如果是三年一次的正式大考,不要说一甲的前三名,就是要想中榜,也绝对比后世的博士还难得多。

符强感叹起来,心想看来八股文只不过就是一个使用的文体而已,真正的会考结果,还是要看生员们在各场各篇中的文论内容,要想写好这些东西没有全面的知识和深厚的造诣,简直就是做梦!那些自己看过的,说明朝科举被八股文耽误的史书和文章,从现在的真实情况来看,根本就是胡乱放屁。估计他们不是没看见在科举中败坏了选士公正的收租考官们,就是故意找理由为他们开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