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四十九章 淞沪会战报复(一)

haoren5100 收藏 20 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今年8月17日晚上九点多钟,在“日侨义勇团”总部门口,被誉为日本当代‘武神’,现任日本黑龙会总教头的船越文夫先生,被我三名中国爱国人士所伤,并于18日早上四点三十二分逝世。……日本军方表示定会对我上海市进行报复性袭击,但可笑的是早在本月13日时,日本皇军就已经对我上海市进行了多次袭击,只不过被我中国军民多次打退了,现在他们又说要报复,那么先前进行的战争难道就是游戏?……他们找的借口也太勉强了,侵我东北三省,占我国土,杀我国民,辱我姐妹,……难道这就是他们的游戏,难道我中华民族就真的让人这么好欺负?……他们为了一人可以说报复我国土,那我东北三省又有多少国民死于他们的刀口之下,我国的资源又被他们掠夺了多少,那又怎么算,那又要谁来承担责任。

同胞们,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为了死难在敌人枪口之下的无数同胞,为了自己的家园不再被毁灭,为了中华民族能够继续长存,为了祖国的振兴,兄弟姐妹们,拿起你们的武器,共同来抗击侵越者,共同抵制日货,共同振兴中华,为了祖国的繁荣,为了祖国的富强和民族的希望,站起来吧!!!!

这章报纸中的这篇文章没有署名是谁写的,但在后面却详细的介绍了我们三人的模样和事件发生的经过,上面还有船越文夫的照片。

我和阿超仔仔细细地看完了报纸,然后又从头再来了一次,确定了船越文夫的确死了,我的心是一下子就凉了半节,因为我知道我那可手雷不可能炸的死他,现在他却真实的死了,也就是说,有人把他给弄死后,坐实了是我们三人杀死船越文夫的,这还真是他娘地冤枉啊!

阿超不知道是怎么想地,但是我想他也肯定有和我一样的想法。我委屈的向他看了一眼,正好他也看向我,彼此相对,只能苦笑的摇头。现在满世界的都说我们三人杀了那个老家伙,我们就是想不承认也不成了,没法子,那还不如承认得了。

“这文章写的真是详细,不知道是谁写的?”我用力的握着报纸问那姑娘。

“是我们的一个老编辑连夜一气而成的,我读的时候觉得很有劲,也很解气。”她感激的看着我说,然后又接着说:“对了!我都忘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田飞珍,大家都叫我燕子,我现在就在报纸上这家报社做事,再次真心的感谢三位能为我大哥大嫂报仇,谢谢!”说完她又是一个鞠躬。

我和阿超连忙表示没什么,小鬼头却在一边傻笑,阿超是不好意思扶她,我就不一样了,老婆没在身边,我为什么不能来个三妻四妾呢?所以我用右手轻轻地但是很有力的扶起她,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心里直笑:没讨厌我,那就是有戏了。

……

又说了一会儿感激之内的话,燕子就马上恢复了她记者身份。

“我听我奶奶说了这事之后,心里一直想当面道谢,没想到这么快就行了,我能采访一下你们吗?”

“当然可以!”我一嘴就接过去,没给阿超任何反对的机会,当然他现在也没反对的时间,他只知道去和那个正用崇拜眼神看他的小月摆显了,哪还顾得了我啊!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小鬼头根本就插不进嘴,他除了老吃那糖外,就只是不断的擦枪。

“能先给你们三人来张合影吗?”燕子看了我们几眼后,突然想到了什么。

“可以。阿超,小鬼头,别忙了,来!我们三人让燕子个来个照片。”我马上同意,叫阿超和小鬼头过来后,我还不好意思的对燕子说:“不好意思,我除了在军人证件上面照过外就没照过相了,现在来个三人合影,真是在好不过了。”

小鬼头从床下面拿出那把长长的武士刀递给我,然后我站中间,举着那把长刀,用得意的神情摆着显;小鬼头努力的吞下糖之后,带着有点害羞的表情,插着腰站在我右边;只有阿超骄傲的看着小月,我一踩他脚,他老半天才不情愿的收回眼神,气愤的看着我。

哎!恋爱中的蛤蟆,我理解。

“注意了!一,二,三!好了。”燕子象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个照相机,然后伸出左手的三个指头,数一下收回了一个,当数完三后,只见一闪,我眼睛一花,她却说行了,真是快啊!不愧是做记者的。

她照完一次后,怕这章不行,又多照了两次,然后还给我们每人来了个单独照,‘麻烦的女人’这是我现在的想法。

照完象她又拿出个本子和一支钢笔,她也是聪明的很,没有找一照完就又闪到欧阳明月身边摆显的阿超采访,也没有去采访那个只知道吃糖的小鬼头,而是目标明确的来采访对她很有‘好感’的我。

“你能说说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去杀船越文夫的吗?”

当然不能在美女面前说自己当时是被逼无奈啊!只好很正经和骄傲的回答:“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日本人在我们中国这么横行霸道,所以想刺杀几个日本人,哪知道他运气不好碰上了,算他倒霉吧!”

“那你为什么在报纸报道之后不站出来承认了?”

记者就是厉害,问的直接。

“因为我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日本鬼子杀我那么多同胞都没人站出来承认,我杀他们几个人就站出来,那我是什么了?”

……

采访就这样进行了下去。

我有些累了,就躺下来,她就坐在我病床上采访我,还时不时的帮我把被子盖好,在她弯腰盖被子的那一下子,我闻到了她身上有股淡淡地茉莉花清香味,很是吸引我,让我觉得时间就停留在这一瞬间是多么美好啊!

就在我接受采访的同时,外面的敌人也开始把搜索的方向对准了我们,第二天当这些采访变成铅字的时候,我知道,那就是我要面对敌人报复的时候,可是我没有一点担心,因为该来的还是要来,师傅说过,当你躲无可躲的时候就是你死地而后生的时候。

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

我等着,期待着敌人的报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