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二十九节 师傅牢骚(中)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3 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size][/URL] 听符强说要搬出去住,宗正脸上有些犹豫。说搬出去住不要紧,最好是留下个地址和几分银子,到时候如果督学还是什么的有提阅检视,他好雇人去通知消息。 符强说银子没有问题,而且自己还准备把马匹留在这里,最好是能再帮忙找个小厮喂养。 宗学立即说不用找什么小厮,这个喂马的事就由他兼了,只要把草料钱给他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听符强说要搬出去住,宗正脸上有些犹豫。说搬出去住不要紧,最好是留下个地址和几分银子,到时候如果督学还是什么的有提阅检视,他好雇人去通知消息。

符强说银子没有问题,而且自己还准备把马匹留在这里,最好是能再帮忙找个小厮喂养。

宗学立即说不用找什么小厮,这个喂马的事就由他兼了,只要把草料钱给他就行。然后他翻着眼睛嘴里念叨着数了一会,说估计连草料带工费、杂费,两个月三两银子就够。

符强知道他虚算了很多,可是既然有求于人,也不好再讨价还价,只好数了三两银子连着地址一起给他。交代他如果派人去叫自己,只要说找方公子就行,其他的不要多说。

宗正摆出会意地神情让他放心,说自己以前派出去找人的小厮从来都是守口如瓶,根本不会多嘴说是人家家里的夫人还是小妾派去找的。

鳞甲、武器和银子、衣物等装了沉沉的两箱。符强拎着箱子走进吴家院门时,吴登伸手过来帮衬,没想到刚好拎到装着鳞甲和武器的哪一箱,手上猛地一坠,差点连人都闪到地上。他圆瞪两眼狠狠地看着符强,斥责他心思不肯放在读书上,平白要拿了这么多的银子去送人,简直就是糟蹋祖宗财产。

酒席上吴登又问符强,父母是辽东商贾还是土豪,怎么跟赵世卿认识的?符强编撰说原先家里有些田地宅子。父母刚刚亡故不久,亡故前变卖了家产给自己捐了功名,让自己到京里来找赵世卿帮忙求学。他们怎么认识的不知道,只交代说,如果找到好的老师,最好也不要告诉人家和赵世卿有关系,免得惹来麻烦。

吴登会意地点点头,说自己不会闲得没事干到赵世卿面前瞎问。然后他往吴湜看了看,恩恩了两声,自言自语地说既然父母丁忧,那么还要三年,还早还早。突然他又啊了一声,交代符强千万不要对人说起自己正在父母丁忧期间,要不巡查御史们打都要把他打出考场。

符强来到这个世界,才喝第二次酒,借着敬师的借口,频频举杯,自己趁机好多灌几口。

没想到吴登几杯下肚之后,话多了起来。大骂朝廷那些昏官贪赃枉法,误国误民,皇帝又自暴自弃,放任自流。说现在朝廷之上言官把道,誉非饰奸,指鹿为马。民间又有各派党徒,颠倒黑白,惑乱人心。现在这个大明已经是上下颓废,内外交忧,离朝纲倾覆,四方崩溃的日子不远了。

齐氏和吴湜都抱歉地向符强笑了笑,让他不要在意,说吴登喝了点酒就会牢骚,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吴登从万历骂起,把阁相、六部卿、都察院等各部院大吏都一个个都骂了过去。说叶向高想独霸着首辅的位置,怕李庭机上朝掌事和他争权,故意怂恿东林书院在民间制造舆论,压制得李庭机不得不闭门不出,现在几乎成了一个废相。

那个李庭机整日里想着板回先手,也暗地里支持其它各党反对东林。这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本来就看着东林不顺,现在就更变本加厉了。

至于那些东林党,吴登说他们也是无比龌龊。东林的学子大多来自江南,江南因为小说风气鼎盛,所以他们对白话文使用的更为得手。他们为了让自己的势力能够在朝官中占居更大的份额,竟然提议本次恩科用白话文应试,简直就是不把天下其他学子放在眼里。

那个叶向高因为借用了东林势力,欠了人家人情,又不得不替东林在朝廷上讨些好处,所以就应了东林的要求,在庭议上力主这次恩科使用白话文应试策论,另外还附议李三才入阁参政。

不过东林党算盘也只打上了一半,他们想把李三才推进内阁,那个叶向高表面上当然要表示支持,暗地里那里会肯?朝廷里现在虽然是叶向高和李庭机同为阁相,可是李庭机闭门不出,等于叶向高就是独相首辅。这大权在握,谁还愿意有别人来分权啊?

所以有叶向高在后边动用自己的势力去各党中搞平衡,这李三才入阁的庭议,是绝对不可能被通过的。

“当然。叶向高也打错了算盘。”吴登摇头晃脑地说:“他忘了那些东林学子入仕之后带来的影响,虽然这些人能够在朝堂上帮助他,但是也能裹着他深陷东林阵营。嘿嘿,日后他要是想脱身东林和其它派的党争,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