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顺口溜”后面的故事

风声水影 收藏 100 17264
导读:[原创]“军营顺口溜”后面的故事

“军营顺口溜”后面的故事

很多地方都有“顺口溜”,什么“东北八大怪”、“云南八大怪”之类,军营里也有自己的“军营八大怪”这样的“顺口溜”。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军营“顺口溜”的内容在发生变化,但是其生动形象的反映部队生活的特点却一直没变------可以说,每一句“顺口溜”都反映了部队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一个小侧面,每一句“顺口溜”的背后都是一个鲜活的小故事。

我当兵的时候(70---80年代),部队流行的“军营顺口溜”是这样的:“被子叠成豆腐块, 脚帕都用脸帕代, 唱完才能吃饭菜, 训练都扎俩腰带, 大裤衩子裆先坏, 帽子吹成气球晒,干部就多俩口袋, 晚上枪油湿被盖”。 现在简要的“演绎”如下:

“被子叠成豆腐块”------这是军营里的一大风景。所有新兵一到部队,最先进行学习的生活内容就是叠被子,扩大一点说叫“整内务”(老百姓的说法叫“拾掇房间”)。第一次走进军营的人,百分之百的都会对部队营房内务的整齐划一感到震惊:营房里所有的物品就象用标尺拉过一样,如队列一般整齐:四斤重的小棉被在战士们的手下被整理得四楞八角,而且是标准的90度直角,象用刀切过的豆腐块一样中规中矩,横成线,平成面。连军用大衣都能叠得象豆腐块一样。墙上挂的,桌上放的,床下摆的-----只要是个东西就都在列队“向右看齐”,形成了点、线、面的绝对统一,连口盅里的牙膏牙刷倾斜的方向和角度都是一样的!

“脚帕都用脸帕代”------应该说,这是部队一个不大好的生活习惯,有一句话对这句“顺口溜”做了个注解,叫做“当兵一根帕,洗脸又洗胯”。说实在的,对于战士特别是步兵战士来说,脚的重要性可是远远的大于脸。一是因为步兵步兵,就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兵,一旦脚出了毛病,你这个步兵的战斗力就要大打折扣。所以,大家对脚都比较爱护,洗脸之后再洗完脚,一般都用洗脸帕擦脚。二是部队好象根本就没有专门的“擦脚帕”这么一说,洗脸洗澡洗脚,都是共用一条毛巾,多简单多实惠啊。你想,一间屋里住着十来个大小伙子,高强度的训练施工,一天下来,要是都不洗洗脚,那房间里该是个什么气味?连苍蝇蚊子可能都会被熏死!很多在部队养成了这个生活习惯的人,回地方以后为这个习惯可没少挨过父母老婆孩子的批评。

“唱完才能吃饭菜”------每顿饭前必须列队唱歌,这是部队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在电视剧《士兵突击》里,大家都看见了仅剩两人的七连战士许三多和连长在饭前“毙”着六连唱歌的情节。岂止是饭前,只要是集体活动,连队几乎就没有不唱歌的。连队唱歌,不大讲究“优美”,讲究的是音量-----基本上所有人都是直着嗓子,拼着干劲,用尽力气,放开喉咙来“吼歌”。特别在部队开会、放电影、看演出的时候,每个连队的干部战士们都非常看重“拉歌”这个必经程序,所有到场的连队都憋足了劲和对手叫劲,连礼堂的玻璃都被战士们歌声震得“噌噌”做响,那声浪简直是想把房盖都顶起来。“唱歌不积极,思想有问题”,在部队,能否非常有气势的唱歌,被看成连队是否有战斗力的一种标志。

“训练都扎俩腰带”------这一句很直白,扎裤子一条裤腰带,训练时还要外扎一条“武装带”,把挎包、水壶、手榴弹带等物品都紧扎在腰身上。现在看来,这应该是我军战士“装备携行具”中的一大弊端,什么“左肩右斜”,“右肩左斜”,搞得每个战士肩头胸前背后勒着四五条带子,连气都喘不上来。好在现在我军的“军用行装携行具”正在更新并装备到部队,但愿这句“军营顺口溜”赶快过时作废。

“大裤衩子裆先坏”------部队的“八一式大裤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又肥又大,遇到体形瘦小一点的战士,那一条裤衩里绝对可以穿两个人进去,所以也有兵哥们把这一句说成“裤衩大得像麻袋”。光肥大还不说,最要命的是在训练施工中一出汗,那大裤衩子就往上缩卷,把大腿根和卵蛋勒得生疼。一天行军百十里下来,真可以把大腿根磨出血来。所以,有经验的老兵在长途行军中一般都不穿裤衩,外裤里边都是“真空”(也有的把这叫“挂空挡”或者是“全自动”)。就这样的大裤衩,一年还只有三条,平时洗得勤一点,穿不了多久就把裤裆给搓坏了!

“帽子吹成气球晒”------“八一式单军帽”(现在叫“便帽”)是布做的,分“外层”和“衬里”两层。洗了军帽以后,你如果把它拧干了再晾晒,那军帽干了以后肯定是皱皱巴巴的样子,而且还很不好熨平展,戴在头上难看死了。于是,战士们在洗了军帽以后就根本不拧,而是把军帽的帽衬和帽面翻开,把军帽泡在水里,用手抻着布面,直接透过布面往帽子里吹气,把军帽吹成一个圆鼓鼓的气球,然后再用别针别住帽檐,挂在外边晾干,“帽子吹成气球晒”,这绝对是只有在部队才能看到的风景。

“干部就多俩口袋”------部队干部战士的着装,是在我军重新实行“军衔制”以后才有了比较明显的区别。在83年以前,从“最高统帅”毛主席到所有士兵,都是“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全军干部和战士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干部的衣服要比战士的衣服多了下摆上的两个兜。从排长到毛主席都是如此。所以,在那个年代里,说哪个兵穿上了“四个兜”就标志着这个兵已被“提干”了。由于“四个兜”就是军队干部的标志,在“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中,越军冷枪手一般都先向我军“四个兜”开火;也由于我军所有干部都是“四个兜”而没有衔级标志,在对越作战中也出现了指挥障碍的问题。现在我军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这句“顺口溜”就演变成了现在的“穿着胶鞋打领带”,有意思啊!

“晚上枪油湿被盖”------其实,这个“枪油”并不是真正的枪油。而是血性兵哥们的“男性分泌物”。你想啊,都是20岁上下的精壮小伙子,哪个人一个月不“跑”上那么一两回啊(俗称“跑马”,标准说法叫“遗精”)。可被子不是床单,总不能老洗啊,再说部队老是忙这忙那,也不可能经常洗被子,所以,那些在战士们“相思梦”中“跑”出来的液体就在被褥上干凝成了一块一块的硬斑。有一年拉练途中住在老百姓家休整,房东大嫂和姑娘媳妇们都帮着战士们洗被褥,可是被褥上的斑迹怎么也搓不掉。大嫂很不好意思的问战士们:“你们被褥上弄的是什么东西呀,斑斑点点的怎么也洗不掉”?战士们很“自然”的回答:“洗不掉就别费劲了,那东西是------枪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