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发一篇自己老婆的毕业论文

恨不抗日死 收藏 3 348
导读: 北京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论文 重义轻利 无欲无求 ——金庸作品中人物的人生观浅析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先生将其生平最得意的14部力作之名的首字,连缀成这气势雄浑的两句绝对。也正是这14部作品,奠定了金庸先生新派武侠小说宗师,以及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大师的地位。 从获诺贝尔奖的教授到贩夫走卒,从高级白领到普通学生,极少有人会不知道金庸的大名。这位已进入耄耋之年的老人,在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北京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论文


重义轻利 无欲无求

——金庸作品中人物的人生观浅析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先生将其生平最得意的14部力作之名的首字,连缀成这气势雄浑的两句绝对。也正是这14部作品,奠定了金庸先生新派武侠小说宗师,以及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大师的地位。

从获诺贝尔奖的教授到贩夫走卒,从高级白领到普通学生,极少有人会不知道金庸的大名。这位已进入耄耋之年的老人,在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坛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作品流传甚广乃至海外。

金庸小说之所以如此受欢迎,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其中阐发的价值观符合中国人的传统道德观念,能够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产生伦理上的认同感。对此,严家炎先生在他的专著-----《论金庸小说的情节艺术》中曾作过这样的评价:“金庸小说的好处,在于不但想象构思出许多大胆离奇、曲折的情节,而且使这些情节比较合乎情理,看起来很有根据,让丰富的想象和尽可能完美的情理结合起来。”而笔者认为这也恰巧是金庸先生的作品会得到如此之多读者青睐和喜爱的原因所在,即金庸先生在其诸多作品之中所塑造出来的一位又一位主要人物,无论是《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还是《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再或者是《碧血剑》中的袁承志……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每个人都拥有着一份具备了浓重正义色彩的人生观念——“重义轻利、无欲无求”。而笔者认为这恰恰是因为在金庸先生的作品中“儒—道—佛”思想均已经得到了巧妙地渗透与融合,从而对各个作品中的主要人物均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使得金庸小说具有了更加深刻的文化底蕴与情感内涵。


一、以“义”为魂——儒家思想对金庸小说中主要人物的影响


中国传统文化是伦理本位的文化,儒家之义与金庸笔下的武侠之义本质上是相通的,均崇尚“重义轻利”、“舍身取义”,追求道德和人格上的完美。中国人的这种思维方式积淀为一种独特的集体潜意识——人格崇拜。而完美的武侠人物必定会暗合人们心目中的理想人格。金庸小说正是描绘了一系列兼具“儒”、“侠”两方面理想人格的武侠形象,如郭靖、杨过、萧峰、胡斐等。他们成为武功高手的修炼过程也是一个“修身,齐家”的人格趋向完美的过程。这能激发出满足国人潜意识中的人格崇拜心理,让他们在阅读中获得自我满足感和道德升华感,藉此获得伦理意义上的心理满足。

金庸武侠小说的核心思想之一,就是这个“义”字。金庸小说围绕着“义”,写了许许多多感天动地的人物、故事和场面。体现了作者的传统文化观、道德价

北京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论文

值观和人生理想精神,艺术上也取得了高度的成就,成为金庸小说中最精彩、最

富有浪漫主义激情因而最值得仔细品味的部分。

在金庸看来,“义”的一个重要内涵,就是英雄人物肝胆相照,一诺千金,不负于人。一涉及义,金庸总是写得笔酣墨饱,豪气干云,可歌可泣,感人肺腑。一直到最后的《鹿鼎记》,韦小宝虽然有小流氓气,做了一些不像话的事,但作者还是让他坚守一条底线,就是讲究义气。他周旋于天地会与康熙之间,既不遵康熙之命去捉拿天地会群豪,也不遵天地会之命去刺杀康熙。金庸认为:中国人讲义气,是中华民族能够保存下来而且发展壮大的一个重要因素。他在《韦小宝这小家伙》一文中说:“重视情义当然是好事。中华民族所以历数千年而不断壮大,在生存竞争中始终保持活力,给外族压倒之后一次又一次地站起来,或许与我们重视情义有重大关系。”“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一个人群和谐团结,互相爱护,在环境发生变化时尽量采取合理的方式来与之适应,这样的一个人群,在与别的人群斗争之时,自然无往而不利,历久而常胜。”

“义”的另一个重要内涵,是路见不平,舍身相助,扶困济厄,不畏强暴。这在武侠小说中有着更广泛的表现。如果说前述惺惺相惜、肝胆相照存在于意气相投的江湖豪杰之间,那么,这种形态的“义”主要由侠士拯救受难平民与弱者来体现。金庸自己在北京大学第二次讲演中说得明白:“我以为侠的定义可以说是‘奋不顾身,拔刀相助’这八个字,侠士主持正义,打抱不平。”

值得注意的是,金庸小说所写的“义”,并不是无原则的哥儿们义气,而是与“正义”相联系,或者以“正义”为基础的。这是金庸小说区别于旧武侠小说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单纯的无原则的哥儿们义气,确实有它的负面作用,有时会被黑社会势力利用,成为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工具。金庸小说不是这样,它强调事情的正义性,甚至有条件地肯定英雄豪杰中大义灭亲的精神。旧派武侠小说总是突出无原则的江湖义气,一味强调所谓“快意恩仇”,这在金庸小说里是看不到的。

更为可贵的是,金庸在一系列小说中,还赋予“义”以新的内涵。他把“义”提到了为群体、为民族、为大多数人这一新的高度。金庸在为吴霭仪《金庸小说的男子》一书写的小序中说:“在武侠世界中,男子的责任和感情是‘仁义为先’。仁是对大众的疾苦怨屈充分关怀,义是竭尽全力做份所当为之事。引申出去便是‘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中国的传统思想是儒家与墨家,两者教人尽力为人,追求世事的公平合理,其极致是‘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武侠小说的基本传统也就是表达这种哲学思想。”可见,金庸确实在自觉地承担武侠小说的这种使命。金庸笔下最杰出的英雄人物,都是深明大义,自觉地为群体、为民族、为大多数人利益而奋斗,乃至献出自己生命的。这些形象,体现了中华民族一种最高的人生价值观,也是金庸对武侠精神的一种新的提升。







北京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论文

二、以“虚”为体——道教思想对金庸小说中主要人物的影响


金庸对与道教的思想体系具有特别深入的体会,带出其武侠小说丰富的生命力道。金庸的博学或许还可以效法,但是金庸对於道教思想的体会,则是智慧结晶,不是一般人能够强求到了。

道教作为一种宗教具有其独特的教理枢要与信仰神学,即在与儒、道、佛、医学等诸家理论的相互融摄下,探讨了人与宇宙在生命结合上的奥秘之道,一方面强调人与天地万物同一,一方面强调这同一的本源是由“道”派生的,以虚无为其本性,如《太上老君内观经》云:“谛观此身,从虚无中来。”

金庸巧妙地运用了道教以“无”为主旨的思想内涵,发挥出道教的虚无、清静、无为、自然的根本法要。在这一点上,金庸先生借老顽童周伯通之口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在《射雕英雄传》第十七回——《双手互搏》中有一段这样的描写:

“郭靖发掌和他拆了几招,斗然间觉得周伯通的掌力忽虚,一个收势不及,又是一交跌了下去,却被他左手挥出,自己身子在空中不由自主的翻了个筋斗,左肩着地,跌得着实疼痛。周伯通脸现歉色,道:“好兄弟,我也不能叫你白摔了,我把摔你这一记手法说给你听。”郭靖忍痛爬起,走近身去。周伯通道:“老子《道德经》里有句话道:‘蜒植以为器,当其元,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这几句话你懂么?”郭靖也不知那几句话是怎么写,自然不懂,笑着摇头。周伯通顺手拿起刚才盛过饭的饭碗,说道:“这只碗只因为中间是空的,才有盛饭的功用,倘若它是实心的一块瓷土,还能装甚么饭?”郭靖点点头,心想:“这道理说来很浅,只是我从未想到过,”周伯通又道:“建造房屋,开设门窗,只因为有了四壁中间的空隙,房子才能住人。倘若房屋是实心的,倘若门窗不是有空,砖头木材四四方方的砌上这么一大堆,那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了。”郭靖又点头,心中若有所悟。周伯通道:“我这全真派最上乘的武功,要旨就在‘空、柔”二字,那就是所谓‘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再比如金庸在介绍一套简单的道教入门拳法时,采用了几首歌诀作为修习内功的要旨,教人收心息念,练精养气,但每一句均有几招拳脚与之相配。即具体的武术功夫,还是来自於抽象的形上观念。金庸将道教的炼丹歌谣,视为武功心法的口诀,意谓玄功口诀与武功招式是一体的两面,招式是口诀的实践,口诀是招式的理论,其理论是建立在对“无”的体验上。道教的修真,强调的就是回复本初,即体会到生命开始的源头,“来时无欠去无馀”点明了虚无之道。这种对“无”的体验,是运用在心性的涵养上,以“念不生”的“心死”,超越出一切生死的对待,真正地体会空虚无为之理,方能“精气充盈行功具”与“灵光照耀满神京”。这种“盈”与“满”完全来自於“无”的妙用,展现出灵明寂照的空心,照耀太虚。即精气与灵光的培养,在於自性的返还虚无。

北京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论文


金庸认为道教的心法,在於自我心神的把持:“思定则情忘,体虚则气运,心死则神活,阳盛则阴消”。脑中空明澄澈,没一丝思虑,魂不内荡,神不外游。这正是道教精气神自我修炼的主要方式,“体虚”才能“气运”,“心死”才能“神活”,精气神的培养,就在於去情欲、绝思虑,达到心无二想的境界,保持脑中空明澄澈,一切听其自然,不知不觉进入到虚无的世界,让鼻息绵绵,自在而入

定,如此,就能守住自我的魂神,形成无比妙用的空慧能力。金庸也把这种“虚无”的炼神方法运用到人生态度上来,不要追求外在形式的满足,要懂得谦卑自下,反而能自我保全。

道家思想对金庸小说的影响,也主要体现在其小说人物生活态度的旷达超脱、适性得意。《倚天屠龙记》中武当派掌门人张三丰,无疑是金庸小说中最突出的道士形象。他清虚自守、圆融无碍,慈悲为怀而又不是遗世独立。他的个性随和、宽容、开朗、大度、幽默、机智,呈现出大家风范,金庸写出了他作为武学宗师的大气。作为道家文化象征的老顽童周伯通,晚年练成了“左右互搏术”和“空明掌法”。飞扬佻达的杨过在经历了人事惨变之后,悟出了“黯然销魂掌法”。与其说这是武功,倒不如说是人的心灵情感的外向宣泄,是人们生命的外化形式。在这里,“武功与人的生命相互融透,武功也就因此升入了文化本体”。在道家之侠而言,人性属于自然,循自然之道,率性而为,才能真正实现自我的个性自由与人格自主,才能实现真正地“无”。



三、以“空”为怀——佛教思想对金庸小说中主要人物的影响

佛家有言曰:“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简言之,一个“空”字正是佛家思想的精髓所在,而金庸先生所塑造的诸多武侠人物,其中以《侠客行》中的“狗杂种”和《天龙八部》中的小和尚虚竹最能够反映金庸先生在进行创作时是融入了佛学思想的两个代表。

实际上,金庸先生的力作——《侠客行》就是一部以武功来体现佛学观念的成功作品。作者金庸在为小说《侠客行》(香港明河版)写于1977年的“后记”中曾经做过这样的解释:

各种知识见解,徒然令修学者心中产生虚妄念头,有碍见道,因此强调“无著”、“无往”、“无作”、“无愿”。邪见固然不可有,正见亦不可有。《金刚经》云:“凡有所相,皆是虚妄”,“法尚应舍,何况非法”,“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法非法”,皆是此意。”

依据上述创作意图,金庸创造了侠客岛上的武林绝学――勒刻于二十四座洞窟之中的李白古风《侠客行》及其注释。此项绝学被龙、木二人发现之后,即迷恋对其的破译之中。谁知越是破解就分歧越多,越是不可破解。正所谓越想越糊涂,越解越盲目。于是,二人先是从收容的一批海盗中择其聪慧者加以指导后令

北京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论文

其破解不成。接着分别招收一批弟子令其破解也是莫衷一是,只好将其绘图向当代武学宗师,已隐居十余年的少林寺妙谛大师与武当山愚茶道长请教,从而引得

二人如蜂跟花般地来到了侠客岛,结果是龙、木二人同样枉费心机;不得已,龙、木二人只好广邀天下武林掌门人与自成一家者来岛上共同探讨。年复一年,来人越多,歧义产生得越多。最后,竟被一个无名无姓、无知无识、无欲无求的岛上唯一不想破译这门天下绝学的小子歪打正着地给撞上了。“狗杂种”之所以能够独自破译“侠客行神功”,就在于他的“无相”、(“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贪”。 菩萨说:“心无挂碍则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

《天龙八部》是金庸小说中的又一部佛教寓言,书中的三位主人公:一名段誉――“誉”者,名也,称也;一名虚竹――“虚”者,假也,空也;一名乔峰――“乔”者,扮也,虚也。从他们的名字看,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形象,其实都有“名相非真相”的深刻寓意。就像那慕容博悟道出家时所言:“庶民如尘土,帝王亦如尘土。大燕不复国是空,复国亦空。” 而笔者最为欣赏的竟然是 “好生丑陋的小和尚”——虚竹,尤其是他破解无崖子摆下的珍珑棋局时的表现了:

段誉棋思精密,下了十几路,棋艺已致极高的境界,但爱心太重,不肯弃子,输了此局。

范百龄精研围棋数十年,但天资有限,只多想了一会,竟喷出一大口鲜血。

慕容复对这局棋凝思已久,自信已想出了解法,可鸠摩智下的一着却大出他意料之外,他本来筹划好的全盘计谋尽数落空,眼前渐渐模糊,棋局上的白子黑子似乎都化作了将官士卒,东一团人马,西一块阵营,你围住我,我围住你,互相纠缠不清的厮杀。慕容复眼睁睁见到,己方白旗白甲的兵马被黑旗黑甲的敌人围住了,左冲右突,始终杀不出重围,心中越来越是焦急,竟拔剑便往颈中刎去。金大侠说慕容复之失是“由于执著权势,勇于弃子,却说什么也不肯失势”。

段延庆下一子,想一会,越想越久,下到二十余子时,日已偏西,玄难忽道:“段施主,你起初十着走的是正着,第十一着起,走入了旁门,越走越偏,再也难以挽救了。”段延庆生平第一恨事,乃是残废之后,不得不抛开本门正宗武功,改习旁门左道的邪术,一到全神贯注之时,外魔入侵,竟尔心神荡漾,难以自制,和慕容复一样入了魔道。

虚竹一上来便闭了眼乱下一子,以致自己杀了一大块黑子,大违根本棋理,任何稍懂弈理之人,都决不会去下这一着。那等于是提剑自刎、横刀自杀。岂知他闭目落子而杀了自己一大块黑棋后,局面顿呈开朗,白棋虽然大占优势,黑棋却已有回旋的余地,不再像以前这般缚手缚脚,顾此失彼。这个新局面,苏星河是做梦也没想到过的,他一怔之下,思索良久,方应了一着白棋。

此处写了一个极让人遐想不已的珍珑之局,虽是小说家言,却极富有想象力。

虚竹武功极低,智力也不高,见识更谈不上,更兼是个“好生丑陋的小和尚”,上来一点也不出色,但不知为何,读者左看右看,上猜下想,怎么也不觉其有什么“丑陋”的地方,怎么都觉得他和郭靖一般憨厚可爱。

虚竹的好处,在于他的内心全无成见,竹节一般的中空、内虚。因其“虚”,他不执著于生死胜败,能作解脱;因其“虚”,逍遥子传给他武功却少费许多手脚;因其“虚”,他能有胸襟容纳百川,拥抱世界,承受大际遇的大福气;因其“虚”,他本性中的纯良,可以在适当温度和土壤中茁壮成长。

虚竹棋艺低劣,和师兄弟们下棋之时也是败多胜少,但却能不嗔不怨,胜败心甚轻,这一着不着意于生死,更不着意于胜败,反而勘破了生死,解了这一局珍珑。日后虚竹的命运,也由此得到了改变。

虚竹忽然间拥有了逍遥子70余年修为的北冥神功,当上逍遥派的掌门人,他不喜反悲,放声大哭,此无贪无欲其实是极大气的模样,最能成就大事业。



四、结论


人们总是把武侠作品称作“成年人的童话”,而金庸先生的作品则可称得上“童话”中的极品。我想:原因无它。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儒道佛思想的融入,使得金庸小说远离肤浅,变得愈加深邃。读其小说,使人如痴如狂,又叫人深刻反思,参透了尘缘烦琐事,以宽大平淡的胸怀对待一切事物,这样也许可以使我们生活得更加快乐些吧?!




























北京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论文


参考文献


[1] 严家炎:《金庸小说论稿》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9年1月

[2] 覃贤茂:《金庸武学地图》农村读物出版社 2004年3月

[3] 钟晓毅、费勇:《金庸传奇》 广东人民出版社 2000年1月

[4] 刘明清:《金庸书话》 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1999年2月

[5] 孔庆东:《醉眼看金庸》 中国社会出版社线装书局 2005年5月

[6] 金庸:《天龙八部》 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8年8月

[7] 金庸:《射雕英雄传》 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8年8月

[8] 金庸:《侠客行》 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8年8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