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八十七章 仙子姑娘

而山 收藏 4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size][/URL] 临到黄昏时,林逸与三女回到府后,他仍闷闷不乐,独自呆在书房不愿出来,马紫芳与夏红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几次敲门想进去赔不是,他都不愿开门。 马紫芳与夏红在门外嘀咕着。“我们今天下午真的做得很过分吗?”马紫芳一副仍没有做错什么事的样子。 “可能吧!不然公子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夏红若有所思的样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临到黄昏时,林逸与三女回到府后,他仍闷闷不乐,独自呆在书房不愿出来,马紫芳与夏红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几次敲门想进去赔不是,他都不愿开门。

马紫芳与夏红在门外嘀咕着。“我们今天下午真的做得很过分吗?”马紫芳一副仍没有做错什么事的样子。

“可能吧!不然公子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夏红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本来就会唱嘛!与民同乐不是他最愿意的吗?”马紫芳噘着嘴,一副自己就是没有错的德性。

“让公子表演倒没有什么,可能是惹得人家姑娘伤心这件事令公子很生气!”夏红猜想。

“哦!林哥哥也真是的,人家姑娘喜欢你,你就把人家娶回来啊!何况那姑娘好漂亮,我好喜欢!”马紫芳没大脑似的乱说。

“嘘嘘嘘!芳小姐,小声点,让公子听到,又会生气了。”夏红听马紫芳如此一说,赶紧提醒她。

“自己可是知道林逸的秉性,他不是一个多情的人,不然自己现在的处境也不会这么尴尬了。”夏红忧怨。

尽管两女轻声细语,可故意挨在林逸的书房门口说话,林逸岂有听不到之理?

“马紫芳,你以为是买斤白菜回家啊?是娶个大活人耶!说来轻巧!”林逸听马紫芳那不经过大脑的话,心里更气了,在里面把桌子敲得“梆梆梆”地响。

马紫芳与夏红听到书房里传来的敲桌声,两人吐吐舌头,相视一笑,蹑手蹑脚地走开了。

可林逸还没有能安静一刻钟,马紫芳又在故意地制造声音,她在林逸的书房门口,窗户边动作夸张地走来走去,有时还不时地发出一两声长吁短叹的声音。

林逸知道马紫芳是想引起他的注意,马紫芳搞怪的动作,扰得他哭笑不得,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林逸终究还是忍受不了马紫芳这种“温柔”的折磨,打开房门投降了。

“林哥哥你笑了,吓死芳儿了。”马紫芳见林逸出来,惊喜地扑向他。

林逸真的拿马紫芳没有一点办法,苦笑地拥着她。

“夏红!快来,林哥哥出来了!”马紫芳这时还不忘提携夏红那小妮子。

夏红听到叫声也是一脸兴奋地从厅里跑进来。

“夏红,来!让林哥哥抱一下。”马紫芳又是大脑壳地说着骇人的话。

林逸睁着大大的眼睛,大脑差点“当机”,看着马紫芳那无邪的脸,都不知说她什么好!

夏红怪异地看了林逸一眼,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勇敢地挤进林逸的怀中,双手环抱着林逸与马紫芳的腰。马紫芳这才眯眼看着林逸,美美地笑了。

林逸象征性地搂了搂她们俩,马上松开,问道:“吃晚饭没有?依浓姐姐呢?“

“晚餐马上就好!小姐在房里打你今天下午在唱山歌现场时唱的那首歌的谱。”夏红回答。

“哦!我先去看会儿书,等吃晚饭时叫我!”林逸吩咐夏红。

“好的!”夏红应道。

林逸走进书房,马紫芳也跟了进去,说是帮他磨磨墨,添添茶

“添茶?只怕是添乱吧!”林逸心里暗想,可不敢说出来。

这时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报告!”一个高高的卫兵站在书房门口。

“什么事?”林逸疑惑地问到。

“何方秘书带着几个人来府上要求见你!”卫兵回答。

“哦!何方带着几个人?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他应该知道非工作时间我是不主张接待人的啊?”林逸暗想。

“叫何方秘书带人到客厅等我,我马上就来。”林逸吩咐卫兵。

何方是政务院安排给林逸政务方面的工作秘书。客厅里坐着六个人,除了何方外,还有四男一女,那女的居然是仙子姑娘!林逸进得客厅来,看到仙子姑娘吓了一跳,心里想:“到底还是来了!是‘祸’躲不过,是‘福’强不来!”

众人见林逸与马紫芳进来,连忙起身,纷纷叫道:“林主席好!”只有仙子姑娘默不做声,眼睛幽怨地盯着他。

何方走到前头,把这几个人分别介绍给林逸认识。原来这几个人都是壮族人,而且都是这次南宁市“唱山歌”筹备委员会邀请来的隆安县几个著名壮族寨子的寨主。仙子姑娘是其中最年长那位寨主的最宝贝的小女儿。仙子姑娘在隆安壮族寨子中被称为“茶花仙子”,不仅仅是因为她人长得美,而且她还泡得一手好茶,远近闻名。

在下午的山歌对唱中,“茶花仙女”被林逸的歌声与风采所打动,坠入爱河。可万万没有想到她主动的示爱,居然遭到林逸无情的拒绝,这可是她自懂事以来,向别人提出的要求破天翻遭到的第一次拒绝。要知道她可是壮族人的骄傲,壮族人心中的“仙女”,别人珍贵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拒绝如此美丽姑娘的要求呢?

仙子姑娘的绣球被对方无情的抛回来后,身心受到巨大打击,伤心欲绝地跑回住处痛哭,仙子姑娘的老父亲——隆安梨寨的寨主见宝贝女儿哭得如此伤心,询问她是怎么一回事。等仙子姑娘哭哭啼啼断断续续述说完下午对山歌时发生的事时,老寨主怒气冲天:“岂有此理,竟然有人有眼无珠拒绝我女儿的好意?看我去找他算账。不把他的皮扒下才怪呢!宝贝女儿,你别哭!”说完老寨主就往门外冲。走到门口,老寨主拍了一下头,恍然!又折回来问:“乘女儿,那年轻人是谁啊?住哪啊?”

“我不知他是谁?也不知他住哪?”仙子姑娘茫然。

“这就难办了!我先去打听打听,女儿你等我的好消息。”说完老寨主边匆匆忙忙地走出门,边想:“平常女儿蛮精明的啊!今天怎么这么糊涂呢?还没有弄清楚情况,就哭得一塌糊涂了,看来,那年轻人蛮有魅力的嘛!不知是何方神圣啊?”

老寨主多番打听才得知那青年人居然是根据地最高领袖——林逸主席。老寨主精神沮丧地回来,无奈地告诉仙子姑娘:“宝贝女儿,你就别想了,那年轻人是你心中的偶像——你以前常念到的林逸主席。”

“啊!”仙子姑娘见到父亲回来,很高兴,可听到父亲打听到的结果,居然是自己心中的偶像,不由地一声惊叫,遂又突然无望地伏在桌子上痛哭,这下哭得更伤心了。仙女姑娘的乍惊乍喜乍忧乍哭,令老寨主好心疼。

“刚打听到林逸主席仍是一个未婚青年,我女儿为什么就不能与他在一起呢?我为什么要沮丧?难道我女儿比不上别人吗?如果真能与林逸主席搭上关系,将来对我们犁寨,甚至于对我们整个壮族都有好处!”老寨主必竟是一寨之主,想到远,回头又看看伤心的女儿,他决定联合其它几个被邀请来的壮族寨主去找林逸要个说话。

他们不知道林逸的住处,只好找上南宁市市政府,市政府负责接待的是潘文华市长。“几个寨主联合起来,来势不小,不能轻易得罪他们啊!要知道在广西省壮族是占有相当比例的一个民族,惹火了他们,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潘文华前先思量,“这事还得要林逸主席来解决,俗语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嘛!”

潘文华双手一推,两手空空,轻轻松松地把这个难题推到了林逸身上。他安排一个人带着老寨主一行六人去找林逸主席在政务方面的工作秘书——何方,于是出现了目前的这一幕。

“林主席,我们知道你忙,废话我们就不多说了,我们此次来的意思是想把我的小女儿留在你的身边。”老寨主开门见地说。

林逸错愕:“哪有如此直截了当地要求的?”他不敢看仙子姑娘,正经地说:“老寨主,这样不合适吧!仙子姑娘貌若天仙,又是待嫁之妆,岂能轻易入住另一人家屋里的?”

“林主席还未成家的吧?我女儿亦未婚嫁,你们不是正好般配吗?”老寨主有点急,“难道林主席瞧不上我们壮族人家的女儿?”

“不,不是,老寨主言重了。婚姻大事岂能儿戏?须双方你情我愿才行的!”林逸有点晕,心想:“哪有把女儿强塞给别人的嘛?”

“没关系,我把女儿留在这儿,你们可以慢慢了解,多久都没关系。”老寨主想当然地说。

“不行,不行,我没时间照顾她,何况我们只是初次见面,岂能如此草率决定?”林逸逼得有点急了。

仙子姑娘见心中的爱郎一再地推委拒绝,心如刀割,神志麻木,感觉到好像要天崩地裂似的,一动不动,双眼泪泉涌流。马紫芳见林逸那焦急样,满脸通红的,觉得好有趣,掩齿轻笑,转首又见仙子姑娘楚楚动人的可怜样,颇为同情。“林哥哥,就让仙子姑娘留在府里陪我们聊聊天吧!”马紫芳天真的对林逸说。

“晕倒,那壶不开提那壶,马紫芳你个大脑壳,这话能随便说的吗?”林逸差点被马紫芳气背过去。

“就是了,马小姐都如此说了,林主席你就答应吧!我女儿很听话,很乖的,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老寨主又是一阵子劝说。

“哪里还有比让仙子姑娘留下来还要大的烦麻?你们如果真的不想给我添麻烦,就给我把她带回去吧,我求神拜佛了!”林逸心里想。

“老寨主!家里实在不方便,而且过一段时间我将要回昆明,如果发生战争,我可能还居无定所的,就是小姐她们都要回昆明,我不能带着她们的。因此,为安全起见,老寨主你最好还是把仙子姑娘带回去,等过一段时间后再说。”林逸拼命找借口,实在没办法了,只好采取拖延的战术,只求能顺利过了今天这一关再说。

林逸见仙子姑娘神情幽怨,泪眼含含,心里过意不去,又转对她说:“仙子姑娘,你先回去,可能过一段时间后,你会有不同的想法的。现在是战争年代,兵荒马乱的,不安全。“

仙子姑娘猛地站起来,幽幽地着林逸说:“我不回去,你不留我,南宁自有地方留我,我已报名参加人民军的文艺团了。”说完拉着她父亲他们要走。

林逸没有想到仙子姑娘一时反应会如此激烈,倒不好说什么了。见他们要走,出声挽留说:“你们还没吃晚饭的吧?在这吃过晚饭再走吧!”

“不了,多谢林主席!打扰了!”大家纷纷推却。

“林主席,我女儿鲁蛮,大人不记小人过,请别见怪!打扰了!我们走了!”老寨主对林逸抱歉地说。

“没关系,注意多关心一下仙子姑娘,最好叫她早点回去,现在不安全。”

“多谢了,多谢了。我们走了。”

看见仙女姑娘忿忿的离开,又不打算回家去,林逸知道这事可能还没有完,不由地想着有点头痛。

老寨主他们走后,林逸与马紫芳两人都默不做声,满怀心事状走进屋里,夏红过来招呼他们吃饭,林逸也没有心情,独自一人又进了书房里,怔怔发呆!

潘文华市长上任后,为解放老百姓的思想,树立社会新风尚在南宁市所开展的一系列群众活动和所实施的一起新举措,效果明显,在南宁地区老百姓中反应强烈,甚至于在整个根据地都影响巨大。一些敏锐的记者从一系列的活动中见到林逸主席的身影,感到这些活动不简单:不仅仅只是为了丰富群众的文化娱乐生活而已,还应该有更深层的内涵。他们纷纷做了跟踪报导。

人民政务院文化部部长周叙看到部分报刊杂志所报导南宁市开展的群众活动,他明白林逸主席的意思:解放老百姓思想,推动社会文明进步。他还清楚地记得在1852人民党第二届代表大会时,林逸主席狠狠地批评了两个部门,一个是人民军军部情,另一个就是文化部。批评的内容,他还历历在目:文化部一年来,没有在新文化、新思想感化、影响人民大众上有所建树;工作争论多,决论少,保守固旧多,开拓创新少;各类报纸,杂志,书籍宣扬的新思想,新念观少,报导的封建思想、陈俗恶习多,这些都令根据地一些新法律法规受人们旧思想的抵触很难推行。

“尽管被批是自己前任时的事,在自己上任,所做的大量的工作,得到林逸主席的首肯,但从这一件事来看,林逸主席让一个地方政府来做这些事,而不是让具有管理权职能的文化部门来做,显然林逸主席对文化部的工作还是有很多不太满意的地方的。”周叙深思,感到身上的压力骤增,他决定下文指示所有的报刊杂志,大量全面的宣传报导南宁市的一系列新举措新活动。他还决定亲自去一趟南宁市,感受一下那里的群众活动气氛。

从一些重要报纸中的报导中来看,上面的意思很明显是想发动一场全民参与的群众活动,来推动根据地的民主文明之风。下面各地方各基层政府部门的领导感到了这一股文明进步之风的强劲,也纷纷派出人员去南宁市取经学习,举一反三地仿效南宁市所采起的一些措施。

“报告!”

“进来!”

“林主席,文化部周叙部长求见!”秘书何方向林逸报告。

“他到底还是来了!我的估计他应该还要晚一段时间才来的,能这么快来见我,已很不错了!”林逸想。

“叫他到会客厅等我,我马上过来。”

“好的!”何方应一声,出去安排了。

林逸放下手中的文件,整整衣裳,稍活动一下双臂,走向会客厅。

“林主席,你好!文化部部长周叙向你报告。”

“来了!周部长请坐!”

“林主席,周叙失职,让你操心了!”

“不用自责,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易!何况是要改变一大群人的思想观念?不用着急,慢慢来!”

“我已下文让根据地所有的新闻媒体全力配合这次从南宁市始起发动的‘解放老百姓思想’的运动了。”

“不错!不错!深入报导,全面评论,促进文明进步。有什么困难,你可以跟我说。”

“大问题没有,小问题还是有些。许多新闻媒体反应采访难,老百姓不配合,就是政府部门也不配合,特别是一些部门主官,不仅不接受采访,而且还故意刁难采访的记者工作人员,认为他们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岂有此理!新闻媒体有采访的自由,任何人都必须配合新闻工作者的采访,岂能为难他们呢?新闻媒体的监督是社会各种监督中比较有效的手段之一。你回去以后,跟政务院的刘汝明主任与人民党纪律委员会主任罗孝严主任说一声,找相关部门制定一部新闻方面的法律来,这样可以有效地保护好新闻工作者的权力,也可以规定好各种人应该尽的义务。”

“好!还是林主席高瞻远瞩,考虑周全啊!有了这样一部法,新闻工作就好开展了!不过,有些愿意接受采访的官员谈到敏感问题时,常常以‘这个是国家机密,不可奉告’为由搪塞,记者们也无可奈何啊!”周叙又提出了其它方面的担心。

“人民政务为人民,对于人民,又有什么机密可以保密的?我看,以后除了外交与军事方面的事,其它任何政务方面的事,只要得到证实的事,都不得以任何理由推托采访。为了公平各个媒体的采访权力,我们还可以搞一个新闻发言人制度,任何部门,包括外交与军事部门都必须在一段时间内有一个固定的向新闻媒体公布新闻的时间,利于各新闻媒体的采访。比如文化部可以每个月里的10号,20号,30号三个固定的时间派出一个工作人员向外公布自己部门所发生的一些事并回答记者们的提问。”

“这个方法好啊!集中采访,新闻工作者方便,政府部门也省事,百姓们也可以及时地获得信息。”

“如果每一个记者都去采访政府主官,那样也不妥,政府主官们会烦不胜烦,也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工作了。我看文化部可以考虑采取一种特别记者证制度,设置一定的名额数量,所有的记者们考试获取,三年为一换。只有拥有特别记者证的人,才有资格采访相当级别的政府主官。”

周叙频频点头,他对林逸主席是由衷地佩服,这样随便的交谈居然能想出这么多的办法来。

周叙部长回去后,把这次与林逸主席谈话的内容,在人民党中央常委会上作了传达。根据林逸主席的谈话精神,人民党相继制定了《临时新闻法》;实行了政府部门新闻发言人制度;文化部实施了“蓝本记者证”制度(特别记者的证件是蓝皮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