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八十六章 唱山歌大会

而山 收藏 4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在解放老百姓思想,清除封建礼教对老百姓的毒害方面,潘文华还做了许多工作,采取了许多办法。林逸欣喜地看到南宁市老百姓不断文明进步、开放创新,他也积极投身到南宁市开展的一系列移风易俗的活动中,给予潘文华最坚实的支持。

林逸曾经指示潘文华:大力开展群众文化娱乐活动,继承和发扬优秀的传统文化,扬弃先进的外来文化,创造新的有生命力的群众文化。

“什么样的传统文化,便于在公共场合开展,对老百姓的思想有巨大影响,又易于接受呢?广西有形式独特的文化生态环境,拥有许多别具魅力的民族文化,如包年粽、祭祖先、拜天公、吃年夜饭、给压岁钱、放鞭炮、唱山歌等等。其中‘包年粽’、‘吃年夜饭’、‘给压岁钱’、‘放鞭炮’属于特定时间的家庭式的活动,不利于老百姓共同参加,不宜在公共场合开展;‘祭祖先’、‘拜天公’属于祭示性的活动,对老百姓的思想进步没有多大的益处;‘舞狮舞龙’纯属群众娱乐活动,它也需要特定的时间;只有‘唱山歌’利于在公共场合开展,具有很强的娱乐性、观赏性、参与性、又对老百姓的生活与思想有巨大影响。”潘文华市长秉承林逸主席“开展群众活动,开放思想,开拓新局面”的思想,对广西民间传统的民俗文化进行归类盘点,觉得“唱山歌”是一种很不错的群众活动。

“唱山歌”是广西壮族老百姓的传统民俗文化,俗称“三月三”、“歌圩节”,歌圩,壮语叫“窝埠坡”、“双龙垌”,意为到田间或岩洞外唱的歌。分日歌圩和夜歌圩。日歌圩在野外,以倚歌择配为主要内容;夜歌圩在村子里,主要唱生产歌、季节歌、盘歌和历史歌。除农历三月初三,春节、四月初八、中元、中秋以及婚嫁、小孩满月、乔迁等时节都可形成歌圩。甚至赶圩路上歌逢对手时,也可形成临时歌圩。其起源有多种传说,一说刘三姐发明山歌,众人争相传唱,逐渐衍成歌圩;一说为娱神,除灾驱疫;一说为纪念一对坚贞情侣。歌圩节前,人们要备好五色饭和彩蛋,姑娘们还要赶制绣球。歌圩日,小伙子和姑娘们都穿节日盛装,男携礼物,女揣绣球,成群结队前往。有的抬着刘三姐神像绕行歌圩一周,才开始对歌。有的则由姑娘们搭起五彩绣棚,待小伙子到来,边对歌、边审度对方人品、才华。有的是男女对列,姑娘向意中人抛出绣球,对方如果中意,就在绣球上绑上礼物,掷还女方。有些歌圩有碰蛋的习俗:小伙子用手上彩蛋碰姑娘手中彩蛋,姑娘如愿意和他做朋友,就露半边蛋让他碰,不愿,就整个握住。还有的是甲村向乙村送去彩球,相约还球时举行山歌比赛,如乙村输了,彩球不准送还,来年继续比赛,直到唱赢为止。

林逸听说南宁市今天举行第一届“唱山歌”大会,很高兴。“把壮族男女青年大胆追求爱情的唱山歌找对象的形式从偏远的山区搬到南宁市来举行,这对老百姓那种‘包办婚姻,主张女人裹脚、足不出户’的传统封建思想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对根据地人民政务院提倡的‘妇女解放’是一个很大的促进。”林逸赞许。

林逸很有兴趣,想去看看,屋里的几个女人,马紫芳、夏依浓、夏红也嚷嚷着要去。正好,南宁市市府“唱山歌”筹备委员会邀请林逸主席及广西省党政军部分领导作为嘉宾出席开幕式。林逸身着便装,精神随意,带着三个美艳无比的女人——马紫芳、夏依浓、夏红赶往设在南宁市南郊南湖公园的唱山歌现场。

会场人山人海,最抢眼的是一大群身着鲜艳民族服装的壮族青年男女,他们分成两大群,英俊潇洒的小伙子们精神抖擞地站在一堆;美丽大方的姑娘们花枝招展地围成一团。另外还有两群很独特的小团体,正神情紧张,极不自然地挤成两团,他们是人民军、政府部门、社会团体中被南宁市府动员起来参加唱山歌大会的未婚小伙子小姑娘们。居于汉族传统文化礼节,他们都害羞地在人群中躲躲闪闪的,与站在另一侧的壮族小伙子姑娘们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有的用手捂着脸;有的把头垂得很低;有的把脸往同伴有狐臭的腋下钻;有的拼命往人群中钻,可刚钻进人堆,好不容易感到“安全”些时,一回头发现又被别的伙伴挤到人圈边缘了,于是又像受惊了的老鼠一样,尖叫着往人堆更深处钻去。大家熙熙攘攘、交头接耳的,很是热闹。

一切准备就绪,林逸主席及一行嘉宾们被安坐在一个被简易设置的会台对面的第一排,台上除飘着一些彩带,简单摆着一张罩着红布的桌子外,什么也没有。时辰到了,潘文华市长大步流星地走上讲台,神情激动地说:“我现在宣布:南宁市第一届唱山歌大会开幕式开始!”

随着潘文华市长掷声落地,下面传来阵阵热烈的掌声。潘文华讲了近一刻钟的开幕式开头语,主要讲了南宁市政府筹备南宁市第一届唱山歌大会的情况、将来怎样发展以及举办“唱山歌”这种群众活动的意义。

潘文华讲完自己的话后,接着他说:“下面请人民根据地的领袖——林逸主席讲话。”

林逸有点不知所措:“开始没有人跟我打招呼说要我讲话啊?何况人民党中央纪律委员会制定的《会议纪律条例》中不是规定被邀请参加下级机关各种仪式的领导不准随意发言,不准收受各种赠送礼品的吗?”

林逸心里正在责怪潘文华的不是,可会场上上万双眼睛齐刷刷的射向他,林逸只好慌乱地站起来,心里却在快速地思量:“说什么呢?说什么呢?潘文华,你小子算你狠,你害死我了。”

林逸主席的起身,赢来群众一阵疯狂的掌声。潘文华市长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林逸一道“毒狠”的眼光射向潘文华,潘文华顿时感到一身寒冷,自语道:“我说错了什么吗?我做错了什么吗?”他无辜地抛给林逸一个苦笑,暗想:“林逸主席是不是觉得气氛不够好?大家还不够开心?”接着大声地对下面的人说:“林逸主席是一个唱歌能手,而且还是一个未婚青年,所以等下大家不要太拘束,胆子放大些!”然后又自以为是地向林逸笑笑,心里想:“这下气氛应该有了吧!”他有点得意。

林逸气得晕死。“天啊!怎么会有这么晕乎的属下?潘文华,我看错你了!拿我来当开心果,我鄙视你!”林逸有点抓狂。

大家听潘文华市长如此一说,情绪激昂,那些本来极是害羞的姑娘们顿时大方起来,跃跃欲试;还有一些本来未打算参加山歌对唱的姑娘们,马上躲到无人的地方化妆准备去了。马紫芳、夏依浓、夏红也坐在林逸身旁嘻笑戏弄林逸。

“咳咳!”林逸清清喉咙,并未走上讲台,站在原地随意地说了几句话:“唱山歌可以活跃思维,健康心态,益于长寿。以歌定情,以歌会友,令人兴奋,大家尽情的玩吧!”

南湖公园很大,今天这里拥进上万群众,里面热闹非凡,外面却戒备森严,南宁预备役师在外围设置了很多的关卡,任何人可以自由出入,但过关卡时,想进去的人都必须得被全身搜查,不准携带任何利器之类的东西入园。

群众山歌对唱正式开始后,人们各自找到自己的乐趣,不知不觉已融入欢乐的海洋中。山歌对唱分成十多个场所,有以中年人为主唱生产歌、季节歌的;有以老年人为主唱盘歌、历史歌的。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青年人的山歌配对。

男:“初相会,难称呼,妹在哪个山头住?无路可曾识妹屋?”

女:“初相会,我俩歌友来称呼。妹在白云山顶住。无晴(情)相见也模糊!风吹马尾千条线,高机打布万条纱,不知哥你叫什么,不知何处是你家?”······

目前在南湖公园山歌对唱中唱主角还是壮族的老百姓们,各处传来的悠扬、美丽动听的山歌,一些初次相见的壮族青年们已一见钟情,偷偷在眉目传情了。

壮家人说:“山歌是第一个媒人。”此话一点不假。林逸算是见识壮家姑娘小伙子们的活泼大方了。

林逸循着那最动听的歌声走到南湖西角的一个山歌对唱现场,马紫芳与夏依浓、夏红跟在后面,南宁市市长潘文华与广西省省长林春礼及一干人员陪同前往。林逸转身对后面的人说:“大家各自去活动吧!不要跟着我,这样对群众的影响也不好!”

潘文华与林春礼对身后的那一些人吩咐几声,他们高兴地散去了。现在林逸身边只剩下马紫芳、夏依浓、夏红、林春礼、潘文华五个人,另有一些隐身的警卫,他们是不会出现的。

南湖西角观众最多,叫好声不断传来。在壮族青年小伙子姑娘的带动下,许多围观的群众也加入对唱中,不过他们都不太懂山歌的音律和规矩,纯属搞笑而已。而一些军队、政府、社会团休动员出来的未婚小伙子姑娘由于事前受过专门人员“救火”似的培训,懂得一点皮毛,多少还像那么回事,勉强跟得上壮族青年们的节奏。

林逸五个人好不容易挤进围观群众的前排,这还得多亏夏依浓、马紫芳,夏红三个美女的威力,别人纷纷让道才进来的。不过,就是这样,我们的广西省省长林春礼还是犯了众怒。“那么老了,还拼命往前挤,还想唱一个花姑娘回家啊?你怕是老牛想吃嫩草吧!”一些被挤着的群众很不耐烦地嘀咕,眼睛还不住地翻白眼。这话惹得林逸与夏依浓他们一阵偷笑,而林春礼老脸通红,好生尴尬,心里想:“谁老牛想吃嫩草了?我这不只是陪这几个花痴似的青年男女找开心吗?我真的老了吗?老了吧?”林春礼摸摸自己长长的胡须,神情又添了一点沮丧。

在对山歌的壮族姑娘群中,有一位声音最甜,人最美的姑娘,身着鲜艳的服饰,脸蛋红艳,美媚传神,站在那里亭亭玉立的,宛若花丛中的仙子一般。她的每一次出场,每一声轻唱都引来观众一阵阵的尖叫,那些参与对唱的不管是壮族、汉族还是其它族的小伙子们无不争先恐后地接唱,可都被她敏锐的思维,聪明的才智,动听的歌喉给唱了下去,没有一个人能打动她的心。多番打击,小伙子们渐渐没有了与她对唱的信心,变想拥有她的心态为欣赏她的心态。“不知哪个男子有福气能打动她的心啊?好期待啊!”这是小伙子们共同的心思。

仙子姑娘又出场了,她随意扫视一遍全场的观众,甜美地唱着:“鸟儿倒知鱼在水咧,鱼儿不知鸟在林······”

仙子姑娘甜美的声音停下,却没有一个男子敢站出来应答。场面一下有点冷场。

“谁有本事?来对唱!谁有胆量?站出来!”姑娘群中有人得意地对小伙子们叫道,样子极是嚣张。仙子姑娘不言语,甜甜地站在一旁轻笑。

林逸觉得有趣,想着后世电影《刘三姐》中的情节倒有点与之相似。他不由地陷入傻想的样子有点狂痴。

“没有人敢吧?没有人敢吗?敢的站出来!”姑娘群中的人嚣张地向前踏进一步,围观的群众和对唱的小伙子们害怕的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是你吗?有胆量!”一个穿绿衣的姑娘指着林逸说。

林逸惊醒过来,他左顾右盼。“我怎么突然站到场中央了?啊!丢人啊!”他一边想一边说:“不,不是我,不是我!”然后赶紧往回跑。

他跑回马紫芳与夏红处,刚想抚平自己跳速加快的心,马紫芳与夏红默契地用力一推,又把他推到了场中间。

“又是你?好!有胆量!”刚才对着林逸叫唤的绿衣姑娘不得不佩服他。

“不是,不是,不是我要出来的,是她们推我出来的!”林逸露出无辜地神情,然后回转头指着马紫芳与夏红,却见那两个魔女若无其事的样子头抬天,居然伸着食指在数天上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

“晕死!大白天哪来的星星?你们俩人当我是白痴啊!”

容不得林逸想去责怪别人,下面的观众却在大声地喊叫:“唱一个!唱一个!为我们男人争气!”

“各位老大啊!不是我不想为大老爷们争这口气啊!只是我自己缺气,不会对山歌啊!”林逸心里很泄气,又想跑回原位。

仙子姑娘见林逸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精神写意,样子古怪搞笑,觉得有趣,开口说:“只要你唱几句山歌,我这一局就认输。”

“有这样的好事?快唱啊!快唱啊!”下面的小伙子们疯了似的起哄。这可是挽回大老爷们颜面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姑娘群中的人挑衅地盯着林逸,仙子姑娘甜甜地对他一笑。林逸左右不是,上下两难,现在他恨死了马紫芳与夏红两人。“回家得好好收拾你们一下,每次到关键时刻就推我出来捣乱,我林逸这脆弱的生命经得起你们几下折腾?”林逸暗暗下决心。

“唱吧!唱吧!只要你能唱山歌,我们这群姑娘随你挑。”还是那位穿绿衣的姑娘对着林逸大胆地开玩笑。她看林逸那样子,知道其是汉人,认定他不会唱山歌。

“伤自尊了!怎能如此小瞧我呢?我多少也是玉树临风一帅哥啊!豁出去了!”林逸心里决定。

“好!我就唱一首山歌!你们许予的条件就算了,只要我唱完后,你们让我下去就行了。”林逸对姑娘说。

“你先唱了再说。”

“山歌好比春江水

唱山歌来这边唱来那边合那边合

山歌好比春江水也

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唱山歌来这边唱来那边合那边合

山歌好比春江水也

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唱山歌来这边唱来那边合那边合

山歌好比春江水也

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不怕滩险弯又多喽弯又多”

唱毕,林逸朴实、粗犷的演唱,那力度强劲,圆润、明快的唱腔顿时打动了在场所有的人。场中两个人——夏依浓与仙子姑娘以迷醉的眼神盯着他。

林逸不理会别人的反应,只想早点下场去。“终于可以下来了,可以来下了!还是赶快回家的好!”林逸打定主意想早点回家。

这时,一个做工极其精美的绣球砸向他,打中他的头部。他正摸不着头脑之时,下面一阵叫好声!同时也射来许多嫉妒的眼光。原来仙子姑娘定定盯着林逸的眼神发现他的身影在慢慢消失,意识到林逸可能要走,慌忙把自己珍藏的绣球抛向他。

林逸摸着被砸的头脑,不知所措,马紫芳早已跑上拾起绣球高兴地把玩起来。林逸见马紫芳把玩的绣球,意识到要坏事,连忙说:“小姐,快还给人家,不然会有麻烦的!”

马紫芳才不理那么多,把绣球藏了起来。林逸大急,威胁说:“快还给人家,不然,我永远不理你。”

马紫芳见林逸真的生气了,有点怕,噘着嘴,把藏着绣球用力抛回仙子姑娘。仙子姑娘见自己的绣球又被抛了回来,脸色大变,幽怨地盯着林逸,双眼含泪跑开了。

林逸知道又惹祸伤了人家姑娘的心,再也没有心情观赏下去,满怀心事地携着三女打道回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