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七十九章 广州战役(一)

而山 收藏 2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公元1853年10月6日,欧美联军在广州东莞城东面近郊(今莞城区)与人民军第51团不期而遇发生的一场得不偿失的遭遇战,令联军吃惊不小。“集合了优势兵力的联军在野外与中国人作战居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尽管全歼了敌军一个整营的部队,可自己的损失三部于敌军,受伤的不计其数,真是不可思议,不敢想象,太恐怖了啊!”这是所有的联军士兵的共同想法。现在他们算是明白了在三元里伏击战中,为什么一个营的联军士兵会全军覆没了。“可能就是这一支神秘的中国军队所为吧!”他们想。

“上次听说法国一支远征军在中国西南的北海大败而归,还有一个整团的士兵成建制的被歼,当时还没有多少人相信呢!现在出现一支有如此战斗力的军队,想必那是事实了。只是西南是中国农民起义军的所在地,他们会有比清政府军队更强的战斗力吗?如果这些假设都成立,他们也是在几百里之外的西南啊!难道他们有部队进入广州地区了?”这许多的疑问,许多的可能令联军的官兵们头痛不已。

“有两点是确定的:一.中国清政府当局与西南农民起义军是敌对势力,清政府现在还封锁着西南根据地。二.进入广州地区的人民军肯定不会多,人数不会超过二千人,不然,人民军是不可能让联军歼灭他们自己的一个营的。”在联军高级联席会议上,这是联军各国参谋们共同的认识。

“遭到重创的联军目前已不宜再展开任何的军事行动了。”联军联合指挥部司令美国班斯顿少将准备全军撤出东莞县及东莞附近所有的乡镇,全部集中于虎门炮台一带,等待后援部队都到齐后,再行打算。

第二年的春天,公元1854年3月19日,春姑娘仍像往年一样把大地装扮得春意盎然,联军的各国第二批援军先后到达了香港或中国虎门。停泊在香港的英法联军后援部队作短暂休整后,将会北上中国台湾的基隆港与先期到达的英法联军会合,补充上次英法联军在大沽口炮战中的损失。在中国南方,英法联军的援军也留下了一部分陆军参与南方集群在中国南方的进攻,这样在中国南方的五国进攻集群陆军人数达到了五万多人,由率领美国陆军第十七师来增援的迈克·肯松中将担任联军总指挥。其中美军一万八千人,英国四千多人,法国七千多人,西班牙一万三千多人,奥地利七千多人;各国海军共有各类军舰七十多艘,人数达到四千多人。一时,中国南方战云密布,一触即发。

迈克·肯松中将第一次踏入西太平洋这一神秘的大陆,对其所知甚少,好奇心多过征服欲。通过美国陆军班斯顿少将提供的《联军在华作战经过报告》,肯松中将知道中国清政府军装备落后,战术思想陈旧,战斗力低下,不堪一击,但有一支神秘的武装部队装备先进,战斗力极强,是一支不可小觑的王牌之军,所庆幸的事是这支部队规模不大,人数有限,能对联军造成一定的损害,但尚不至于威胁到联军的战略意图。“据悉这支部队在东莞东面附近(今附城)遭受重创后,一直在隐蔽修整,暂不会出现,因此不足为虑。”肯松中将想。

排除这一点干扰后,肯松中将准备尽早发动占领广州城的战役。在班斯顿少将的《联军在华作战经过报告》中,特别多次地提到广东惠州清军对广州城的支援,给联军造成很大麻烦。“想要占领广州城,首先必须树清广州城周边的军事力量,攻打广州城的时候,应该攻打惠州城同时进行。”肯松中将在思考整个战役的轮廓。

“第一次广州城战役,海陆军配合相当不成功,也是那次战役失利的原因之一。这次海军应该不间断的攻击,要在攻城战役中起关键作用。”肯松中将理清这些头绪后,决定下午召开联军联合军事作战会议。

在联军联合军事作战会议中,肯松中将抛出自己的作战思路,供大家讨论,最后各国指挥官达成共识,决定:由美国陆军少将班斯顿率领美国新奥尔良团、陆军第68师及西班牙82团、第59团,共一万四千多人进攻广州城东南面的惠州城;由英国陆军少将贝尔率领英苏格兰营、英102团、英91团及法国第89团渡过珠江,从珠江西岸登陆向北攻击,占领番禺、南海、逼近广州城,树清广州城西面及北面周边的所有武装力量;由法国少将潘瓦尔率领所余部队从南面直逼广州城,到达广州城外围后,从南面与东面进攻广州城;由美国海军少将尤斯统一指挥各国海军从珠江水面炮轰广州城;各攻击部队由肯松中将统一协调,联军联合指挥部进驻至广州城南面的黄埔港。

最后肯松中将命令各攻击部队指挥部务必在两天之内制定出作战方案,并呈交上联军联合指挥部审定。

牧师在作部队出发前的祷告:“主啊!我万能的主啊!请保佑你虔诚的子民吧!让他们顺利出征!平安归来!阿门!”

小爱尔森是刚入伍的新兵,今天才十九岁,离开家乡美国密西西比州那美丽如画的平原风光,来到遥远的中国,令他感到极度的不适。牧师出征前的祷告,令他心生恐惧,勾起其强烈地思乡之情,他痛哭地抱着牧师那宽厚的身躯,请求得到上帝的安慰。

“可怜的孩子,迷途中的小羊羔,上帝会在你身边,主会保佑你的!”牧师安慰小爱尔森。

“密西西比小萝卜头,还在磨蹭什么?要不回到你娘身边啃她的奶算了?”一位大个子走过来,抓起小爱尔森就往队伍中扔。他粗鲁的“俏皮话”引来一群士兵的哄堂大笑,小爱尔森羞愧地躲进队伍中,心里恨恨的。

大个子是小爱尔森所在班组的上士班长吉姆,吉姆最喜欢唬小不点——小爱尔森了,他从心里有一种想虐待戏弄小爱尔森的冲动。小爱尔森所在的这个班组隶属于美新奥尔良团,他是作为新兵增补入新奥尔良团的。在三元里伏击战中,新奥尔良团损失亦不轻,他刚增补进新奥尔良团不久,就不断地听到团里的老兵讲述三元里伏击战中残酷的战斗,其幼小的心灵常笼罩于恐惧之中,加上班长吉姆常找他的麻烦,不断的戏弄他,这使他对这一切极席地反感。

新奥尔良团在快速的行进中,小爱尔森累得有点跟不上部队的行军步伐了。“小萝卜头,走不动了是吗?没吃饱奶样的,来,让我抱你走?”吉姆那讨厌的声音又在小爱尔森耳边响起。

小爱尔森没有理他,咬紧牙关跟上队伍。

突然吉姆一把从后面抱起小爱尔森,扛到肩上,哈哈大笑,疾步跑动。

“放开我,放我下来,你这臭婊子养的!”小爱尔森气急败坏,不断地拍打吼叫。

其它的士兵跟着大笑,部队前进的步伐并未凌乱。

“吉姆,你在干什么?把他放下来!”一个上尉指挥官喝住放肆的吉姆。

吉姆无奈放下小爱尔森,但仍不忘拧一把小爱尔森的脸,并把它的头部紧紧地箍在自己那敞开的多毛的胸部一会儿,有点恋恋不舍。

小爱尔森白嫩的脸蛋接触到吉姆那汗臭熏天的胸毛,和异味刺鼻的狐臭,还有几根胸毛居然卷入了他的嘴中,他欲呕难受,拼命挣扎。

好不容易挣脱的小爱尔森干呕几声,缓过气来,却再也不敢走到吉姆的前头了。小爱尔森远远地距离着他,有点惊恐。

美新奥尔良团穿过樟木头,在小田村附近作短暂歇息。小爱尔森所在班组恰好进驻小田村村庄内,村庄里朴实的老百姓乍见到如此多的白种人,有点不知所措,惊恐地看到他们,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来,纷纷关门躲藏。

小爱尔森实在累得够呛,听到表示停止前进就地休息的号角声,他快步向前冲上几步,想靠在前面一间泥房的墙角边休息一会儿。不想未等他坐下,一条茸茸的黑狗这时从泥房中突然窜出来,小爱尔森躲闪不及,被黑狗踉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幸好他眼明手快,用手中的长枪撑着地,躲过摔跤的危险。黑狗后面紧接着跟出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脸黑黑的,穿着脏脏的衣服,看样子也是一个很淘气贪玩的小孩。他惊恐地看着小爱尔森,不知他会怎么对待自己的黑狗。小爱尔森本想狠踢这讨厌的黑狗一脚,回头看见惊恐的小男孩,苦笑一下,没有作声,从泥房旁边垒成锥形的稻草堆里抽出一把稻草,垫在地上,席地而坐。“总算能够美美地歇息一会儿了。”小爱尔森满足地自语。

“‘黑子’,走,我们走。”小男孩庆幸小爱尔森没有为难自己的黑狗,叫唤着他给黑狗取的名字,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黑狗并未理解主人的一番好意,仍不知死活地“汪汪汪”对着小爱尔森乱叫,抗议他对自己的身体伤害。

小爱尔森轻闲下来,一时兴起,对小男孩招招手,见小男孩没有反应,随手从兜中拿出一样做工很精致的木偶小玩艺,再度招招手,作势要把小木偶送给他。小男孩看见如此精致的玩具,难得地睁大明亮的眼睛,可表情怯怯,仍不敢靠近小爱尔森。小爱尔森稍用力把小木偶扔给小男孩,微笑地看着他。小男孩飞快拾起地上的小木偶,脸上露出天真惊喜的笑容,看了小爱尔森一眼,两人相视一笑,小男孩笑得更灿烂了。

“黑子”好像感觉到小爱尔森与主人小男孩的友好!轻吟几声,围着小男孩转了两圈,然后伏在地上,安静下来。小男孩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小木偶。小爱尔森很高兴小男孩喜欢自己的小玩艺儿,他轻轻地哼起一曲美国西部牛仔歌曲的口哨,悠然自得。

“黑子”突然猛地窜起来,飞剑似的冲向前方。前面不远处吉姆随手扔掉手中吃不下去的干硬饼干,骂着:“妈的,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黑子”小心翼翼地用鼻嗅了嗅地上的饼干,一时不敢张嘴吞食。吉姆兴起,“喉”了一声,“黑子”受惊舍去饼干急速后退,不满地“汪汪汪”地朝着吉姆乱叫。吉姆被吓了一跳,恼怒地作势要踢“黑子”,“黑子”嘶牙裂齿叫得更凶了。

“‘黑子’,回来!‘黑子’,快回来!”小男孩对黑狗拼命叫唤。

吉姆烦躁,端起长枪,瞄准“黑子”,“啪”的一声,“黑子”应声倒地。枪声惊醒了所有的人,纷纷站起来。小男孩惊叫:“黑子!黑子!”扑上去抱着黑狗痛哭。吉姆无所谓地倒着枪给枪上弹药,还不屑的盯着小男孩。枪声把村里的老百姓吓得全躲藏起,大气也不敢出。

听着小孩哭声,几个大胆的妇女探出头来,想看看是不是自家那贪玩的到现在还不知回家的孩子的哭声。

一个稍有姿色的女人从泥屋里出来,害怕地走到小男孩面前,拉着他的手叫着:“狗姓,快跟娘回去。”小男孩不理她,仍抱着“黑子”恨恨地盯着吉姆。

女人很生气,强拉起小男孩也不管死在地上的黑狗就走,想早点离开这凶神恶煞的吉姆。在她拉着小男孩转身要走时,突然一只宽大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她回头见是吉姆不怀好意地抓住自己,好气愤,拼命想挣脱,可她那有人高马大的吉姆的力气大?吉姆稍一用力,把她拉入自己的怀里。

“啊!放开我,畜生!”女子惊叫。

“放开我娘,你这坏蛋!放开我娘!”小男孩也正拼命地帮助自己的娘。

吉姆用力一推把小男孩推得老远,淫笑地把长得满腮胡子的嘴凑到女子的脸上。

“不,吉姆,你不能这样!”小爱尔森从头到尾看到吉姆的放肆,尽管心里怕怕,仍壮着胆子,大声地喝住他。

吉姆没有理会小爱尔森的喝阻,仍然噘着嘴巴在女子脸上乱拱。

“吉姆,住手!”小爱尔森端起长枪对着吉姆。

“你想干什么?你疯啦!”吉姆这时才惊醒过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小爱尔森,怒喝着,手仍然没有松开怀中的女子。

他们俩的争吵把旁边的士兵都引了过来,几个士兵跑上去阻住小爱尔森,把他的枪卸掉,并反手卷着他。小男孩爬起来,顾不得痛,猛扑到吉姆的大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吉姆吃痛不过,“唉哟”一声大叫,松开手中的女子,举起小男孩死命摔去,然后举枪,射死了小男孩。

“啊!狗娃,我的狗娃!”女人一时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扑过去,抱着血泊中的小男孩痛哭。

外面的枪声、哭声,引得一部分大胆的村民出来查看,也引得一部胆小的村民藏得更深了。吉姆重又去抓女子,女子神志已有点麻木错乱,没有任何反应,任由吉姆胡来。一些村民见此情景,愤怒无比,大骂:“畜生,强盗!”有的人还想扑上去准备抢那受辱的女子,女子的丈夫更是随手抡起一根木棒朝吉姆打去。一些美军士兵见村民行凶,纷纷端起枪,瞄着村民们,一阵枪响,所有的村民应声倒地,全都被射死了。

美军士兵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闯进民房中收的收;抢的抢;砸的砸;见到好吃的就吃;见到值钱的就兜;见人就杀;见女人就上。

小爱尔森看到这疯狂的一幕,惊呆了,痛苦地摇着头:“不,不······”

吉姆满足完自己的兽欲,又残虐地把小爱尔森拖到女子身上,强迫他亲近赤裸的女子。小爱尔森死命不从,几个士兵见有趣,也过来帮忙,把小爱尔森脱得精光,然后,把已是傻呆的赤裸女子压到小爱尔森的身上,强行成其好事,他们自己却变态地疯狂大笑。

小爱尔森屈辱地被逼做着违背他意愿的事,事后一直瘫坐在地上不言不语,他好像失去了自我。

美军士兵们疯狂放纵后,又整序好队伍继续朝惠州方向前进。吉姆把枪扔给小爱尔森,踢了他一脚戏弄地说:“小男人,还愣着干什么,出发了。”

被美军士兵糟蹋过的小田村透着一股血腥味,全村的村民都被屠杀光了,就连老人小孩也未能幸免。村里满地的尸体,杂乱破碎的东西到处都是,只有几条幸存下来的狗在四处乱窜吼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