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七十七章 视察特种兵训练

而山 收藏 2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size][/URL] 下午,林逸要去南宁军校视察被挑选出来参加培训的第51团增补人员,他们参加强化训练已有十多天了,是由南宁军校聘请的特殊教官组织专门的培训小组负责日常的训练与教授,而这些教官很多是有秘密身份的军情部专门执行武力任务的优秀精英特工。这一批增补培训人员共有六百四十二名,由孙大雄任队长。孙大雄在根据地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下午,林逸要去南宁军校视察被挑选出来参加培训的第51团增补人员,他们参加强化训练已有十多天了,是由南宁军校聘请的特殊教官组织专门的培训小组负责日常的训练与教授,而这些教官很多是有秘密身份的军情部专门执行武力任务的优秀精英特工。这一批增补培训人员共有六百四十二名,由孙大雄任队长。孙大雄在根据地初建时期,曾任合浦县民兵营营长。马紫芳与林春偷偷离开海南去广西寻找林逸路过合浦县时,被他的手下误会抓获,孙大雄当时还唬过这位官家千金小姐呢!后来还是他的搭档——军校毕业的合浦县民兵营教导员——文明制止了他。

这两年根据地获得极大的发展,也经历许多腥风血雨的战争,孙大雄的合浦民兵营随着人民军发展的需要,由地方部队转为预备役部队,又由预备役部队转为常规部队。首先转为钦州预备役师第一团第二营;南宁防御战之后,其部队又被编入古华将军领导的第三军第三师第一团中,而孙大雄也由当初的民兵营营长,成长为人民军常规部队的中校副团长。他也曾进军校短期轮训过一次,这次是他第二次进入军校学习了。

孙大雄在根居地成立前是钦州地区的传奇式人物,家喻户晓。他出身于农民家庭,曾单枪匹马闯过土匪窝救过落难群众,胆识过人,枪法极准,野外生存经验丰富,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特种兵材料。他转入常规部队后,也一直在干刺探军事,侦察敌情的事。如果不是他文化知识薄弱,大字不识几个,他早应是人民军的高级将领或是军情部高级情报官员了。以前与其搭档的文明教导员现在都已是第三军第11师的少将政委了,比他不只是高一级啊!

这次林逸来视察培训人员,孙大雄是第一次有机会能亲眼见到林逸主席。以前他唬吓马紫芳与林春后,得知她们俩是林逸主席所亲近的人,一直自责不已,担心马紫芳小姐会在林主席面前告他的状,到时不知林主席知晓此事后会怎么样责罚他呢!为此,他还向文明教导员作过口头检讨,希望文明教导能帮忙其以书面形式向上报告此事。当时文明安慰他:“林逸主席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你放心好了。”后来,孙大雄忐忑不安几个月,始终不见有什么事发生,也就慢慢地遗忘此事了。

其实,马紫芳与林逸闲聊时,曾提起过此事,当时马紫芳提到孙大雄时还是满脸的惊悸,心中忿然!但并没有说要林逸帮她与林春怎么样地对付孙大雄。从那时起,林逸也留心上了这样一个叫孙大雄的人,不过,林逸倒不是为了要帮马紫芳与林春出气而特意留心的,而是发现有一个人居然能令马紫芳小姐害怕,觉得蛮有意思的,想看看是何方神圣有如此好本事?

林逸一行人到达南宁军校时,参与培训的人员正在上下午的第一节理论课。军校负责接待的领导想去让正在教授的教官暂时停一下课,林逸制止他,不让他声张,转过身对随行的人说:“你们在外面先歇息一下,有兴趣的可以跟我一起进去听听,注意人数不能多,三五个就行了。”他本想偷偷走进教室,可发现情况不妥,根本不可能毫无声息地进得了,怎么都得打断教官的授课。他打消了进去听课的念头。

“还是站在窗外随便听一下吧!打断教官讲课的延续性,会影响学员们的学习效果。”林逸想。

课堂上,一位中年教官正在讲授关于怎么进行野处作战的知识,他特别强调了地形、情报、群体配合的重要性。林逸在外听得很仔细,觉得这个教官还是有点水平的。“不愧为军情部精英特工啊!许多自己对野外作战小技巧似是而非的问题,听他如此一说,也豁然开朗了。”他暗暗点头。

临快下课时,林逸离开课堂,与一干随从在军校领导的带领下到了培训人员教官教导室。教官们早接到通知,知道林逸主席今天会来,期待已久了。但真的见到林逸主席的那一刻时,他们很欣喜,但还是不免有点紧张。

林逸招大家坐下,然后把根据自己搜肠刮肚回忆起后世的一些网站、书籍、电影、电视中所见过的关于特种兵的点滴知识,而整理出来的一本自己命其名为《暗战》讲义拿出来,交给教官小组研究补充。《暗战》讲义中没有什么理论知识,大多是一些战术实例及训练要求。在讲义的开篇,林逸还是给特种兵下了一个定义,对特种兵的作用、要求、结构提出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他希望在座的教官小组成员及以后的军事专家们能逐渐完善它。

教官们轮流翻看着《暗战》讲义,对里面讲述的许多观点想法耳目一新,惊叹不已,特别其中要求对特种兵进心理素质训练和野外生存训练,他们就十分的叹服。不讲心理训练和野外生存训练的内容,单单这两个新的名词和新的概念,就让他们倍感新鲜。

其实,心理训练与野外生存训练,他们都曾有过具休的实践,只是从未上升到理论的高度,系统地作为一项硬性指标来要求而已。

林逸没有在座谈会上多说什么,只是让教官们看看那本《暗战》讲义,希望他们在编写一些特种兵教材时参考一下讲义。他来南宁军校视察最想看的还是那些学员们的实践课。“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啊!实战才是检验特种兵之所以‘特种’的标准!”林逸想

下午第一堂理论后,学员们将进行两个时辰的实践训练课。林逸在会上随便讲了几句后,便想去看培训学员们的实践训练,在座的所有人都随同林逸一起站起来前往训练场。在校园背后一块有小树林的杂草坪上,学员们正生龙活虎地在单练,对练,群练。

一大群高级长官的出现,引起学员们一阵骚动,纷纷停了下来。队长孙大雄粗犷的声音一声号令:“集合!”

所有的学员随即集合列队。

“立正!稍息!立正!”孙大雄操着口令。

学员们动作整齐划一。

“报告长官,南宁军校特种兵培训学员列队完毕,请长官指示!培训学员大队中校孙大雄!”孙大雄整序好队伍后,跑步到林逸一行人面前立正报告。

林逸举手回礼,大步向前走到一小土堆高处,站在上面准备讲话,谁知他没有站稳,左脚踏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林逸惯性前冲几步,万幸!站稳了脚步!在场那有的人,见林逸主席出如此意外,都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恍过神来,见林逸的脸通红的,很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神情极是窘迫,他们忍不住想笑,可谁都是拼命的憋着的。站在前排右侧的有几个学员实大憋不住了,刚裂牙想笑,被孙大雄队长狠狠的一盯,又活活地给逼了回去!他们想发笑的那口气被堵在嘴中,现在脸憋得比林逸的还要红。

林逸重新回到原位,再也不敢去站那该死的小土堆的高处。他心里想:“这次脸丢大了,不过,怎么也得说几句话啊!不然就······”

他整整神,一声大吼:“稍息!”炯炯有神的目光表面威严地扫视众人,说:“掌握特殊的本领,起特殊的作用,达到特殊的效果,就是特种兵的主旨。这次你们将要去一个特殊的战场,进行大量的特种作战,你们的特殊本领掌握了吧?”

“刚刚我听了你们一会儿野外丛林作战的理论课,很不错,很好!我现在要讲的是在无后勤保障的艰苦条件下,怎样野外生存下去,最后达到自己的战术目的的。野外生存就是一个‘活’字,活下来就有机会,而活的关键在于‘吃’。正常情况下,大家吃口粮、干粮,特殊情况下,大家吃野菜、野果、野生动物、甚至于吃蛇、鼠等等,这些你们都能想到,可能你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有过这种生活经历。但有些细微的东西大家可能忽略了,恰恰这些微细不显眼的东西却能救一个人的命。”

“有一个故事,在中国新疆的一个镇有一位教书先生,一家富贵人家邀请他到自己的那一个镇任私塾先生。教书先生在去这个镇的路上过一段沙漠地段时,迷路了。这家富贵人家左等右等,几天都未见教书先生出现,可别人又确确实实曾看到教书先生背着行李出发了啊!这家人觉得蹊跷,怀疑教书先生可能迷路了,赶紧召集一些人去寻找。等找到教书先生时,他刚因干渴脱水死了没有多久,地上行李撒满地,教书先生的口里,手里肮脏无比,别人猜测他可能是在极度口渴饥饿时,把自己拉的屎尿都给吃了,可就是这样也未能等到营救他的人出现。当时如果再多给教书先生一滴水,可能他就可以再拖延一天的时间,等到寻找他的人的到来。那么当时还会有水吗?”说到这里,林逸询问的眼光扫视大家。

没有一个人回答,大家都摇摇头。“连屎尿都吃了,还会有水吗?”所有的人都很迷惑。

“有,当时还真是有水,不过是墨渍,在教书先生的行李里,有一个小瓶中装有一滴快干透的墨渍水,而就是这一点墨渍水,如果教书先生意识到的话,他的生命也就会拖延至营救他的人出现的那一刻。”林逸停顿一下。

学员们听完这个故事,都很惊讶,在慢慢消化林主席所讲出的故事。

“这其实并不稀奇,只是一个观念问题。野外生存,绝处求生存,一切有利于‘活’下去的东西、手段,作为特种兵都要善于利用,希望大家今后突破常规观念,掌握真正的特殊技能,服务于人民!”林逸充满希望地寄语学员们。

培训学员们热烈地鼓掌,林逸的讲话对学员们震动很大,思路开阔不少。林逸讲完话后,让学员们继续操练。

孙大雄再一次发出号令:“立正,稍息!立正!继续训练,解散!”

发完号令后,孙大雄也大步向训练场跑去。林逸及时叫住他:“孙大队长,请留步!”

孙大雄一愕,回头见是林主席叫自己,心跳急速加快。“报告,林主席!”他跑近林逸,神情拘束而紧张。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孙大雄吗?好啊!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林逸又转首对警卫说:“给他一支枪,试试他的枪法!”

孙大雄接过一条长枪,对准天空中飞过的几只小鸟,连开五枪,打下四支鸟来。因为空中只有四只鸟,大家估计孙大雄第五枪可能击中在同一只鸟身上了。为了印证这种可能,林逸吩咐警卫去寻找射下来的小鸟,却只找到两只,另两只怎么找也未能找到,这个谜底最终谁也未能揭开。

面对如此枪法,林逸很满意,看着恢复自信的孙大雄,连声说:“好!好!今晚你向教官请个假吧!到我家吃顿便饭,马紫芳小姐想见你!”说完,不理错愕中的孙大难,偷笑着走开了。

洗刷干净,穿戴整齐的孙大雄忐忑不安地走在赴林逸主席家宴的路上,他神经高度紧张,不像是去赴宴会,倒像是去赴刑场一样。孙大雄面无表情,心率跳动失频,极为难受,他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精神折磨了,那是比肉体折磨更为痛苦地摧残人的方法。

今天林逸回到家中,就吩咐夏依浓多上两个菜,还要来壶高度酒。“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有什么喜事吗?”夏依浓疑惑。见林逸没有言语,自顾偷偷乐着走开了,她也笑笑然张罗去了。

“报告!”

“进来!”林逸知道孙大雄来了。他早就吩咐警卫如果有一位自称是孙大雄的人来找他,就真接把那个人带到他的书房里来。

“来了啊!来,请坐!”林逸热情地招呼孙大雄坐下,“晚餐马上就好!请稍等一下!”

“林主席好!吃饭不急!不急!”孙大雄很拘谨。

林逸感到孙大雄的紧张,本想吩咐警卫上茶的,却自己去了,他想给孙大雄一点独处的时间平静一下心情。“你坐一下,我去看看晚餐准备得怎么样了。”林逸说完走了出去。

林逸端着一杯绿茶进来,平和地对孙大雄说:“请喝茶!在军校学习还习惯吗?”

“谢谢林主席,习惯!习惯!”孙大雄赶紧起身接过林逸手中的茶杯,有点受宠若惊。

“听说你曾经单枪匹马闯过匪穴,解救过落难的群众?”林逸想调节一下气氛,尽找一些趣事说。

“是的,有过那么一次,但那都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不值一提的。”孙大雄提到自己过去得意的事,话多了起来。

“我从小就喜欢英雄好汉,崇拜江湖豪侠!你那些事那是平常百姓能做得了的?”林逸赞扬孙大雄。

“让林主席见笑了,我怎能与那些英雄侠客们相比呢?”孙大雄不好意思,神情却越来越自然。

“我知道你是一个干特种兵的好材料,但我希望你还能在指挥、大局观、战术运用上有所提高。你不能只满足于一个优秀的特种兵,更应该成为一个优秀的特种兵指挥员!”林逸对孙大雄提出要求,这才是他邀请他来吃晚饭的真实目的。林逸初步的设想是让孙大雄接替潘攀担任第51团的团长,但又担心他的全局领导指挥能力,必竟孙大雄文化程度不高,只是经验丰富而已!

孙大雄听出林主席对自己的殷切期望,很感动。他知道林主席很少单独地邀请人回家来吃晚宴。“自己很荣幸,能得到林逸席的邀请,而且还能得到他的当面指点,终生难忘啊!”孙大雄很激动。

“是!我明天就去补修战略战术课程,从多方面提高自己。”孙大雄向林逸承诺。

“不用急的,慢慢来!先把文化知识学好吧!多认识几个字不会错!”林逸也不想盲目地硬赶鸭子上架。

“林郎,开饭了!“夏依浓懒散而柔软的声音传来。

孙大雄听到如此磁性极强的声音,全身酥麻,心想在乱猜:“哪位女子有如此动人的声音?”

林逸停止与孙大雄的交谈,一边带他往餐厅走去,一边心里暗暗地责怪夏依浓:“依浓姐姐,你没事放那么柔的声音干什么啊?真的迷死人不用偿命的吗?”

“你······怎么在这里?”本在摆弄餐具的马紫芳乍一见到孙大雄,眼睛睁得牛眼大,又转眼望向林逸,叫道:“林哥哥······!”人已慌张地向林逸身上偎过来。

林逸得意地看着这一幕,他就是要这种效果。“看你这小魔女还猖狂不?天天骑在我身上作威作福的!是个人都会反抗,是个蚊子都会叮一口啊!不对,不对,怎么能把自己比作蚊子呢?应该是是朵浪花都会打个卷!”林逸还在心里乐着,马紫芳已经害怕地偎入了他的怀中。

夏依浓与夏红则疑惑地看着他们,不知所以然。

“马小姐,对不起,上次吓着你了,这里我真诚地向你赔不是。”孙大雄见马紫芳的“过敏”反应,心里涌起歉意。

“看来,上次还真是吓着这位小姐了,自己做事太卤莽啊!”孙大雄不断地自责。

“好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今天孙大雄中校是我请来的客人,大家一起高兴,吃饭!吃饭!”林逸用手轻轻拍着马紫芳,边安慰她边打圆场。见好就收,他并不想把一场晚宴变成尴尬的记恨大会。

“小姐是很能喝的哦!孙中校等下好好地陪她喝几杯,算是你对他的道歉吧!来大家都坐。”林招呼大家。到这时,夏依浓和夏红才明白面前这位粗壮的男子就是以前在合浦县惊吓过马紫芳的孙大雄,她们未曾想到事情会如些凑巧?感叹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却不知这里有部分是林逸有意而为之!

在餐桌上,开始孙大雄就自罚三杯,表示自己对马紫芳小姐的歉意,马紫芳见其如此真诚,如此豪爽,大方地接受孙大雄的道歉。其实马紫芳并不计较这件事,只是孙大雄长相与语气有点吓人,在她那娇弱的心里投入了阴影,有点害怕罢了。

孙大雄敬在座的每人一杯酒后,又跟马紫芳干了两杯,等到马紫芳想再与其碰杯时,他却再也不肯喝了,说是军队有规定喝酒不能过量,林逸赞许。

被提起酒兴的马紫芳只好找林逸碰杯,林逸那敢接话,只能低下头闷声吃着菜。马紫芳气不过,用手在桌底下狠力拧了他一把,林逸忍着痛想:“我今天是报了往日的‘雪恨’呢?还是在自作自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