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七十六章 大沽炮战(三)

而山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size][/URL] 正打得欢的联军士兵,眼看就可以攻下新河城了,上司却莫名其妙地下令停止进攻。“这不是前功尽弃吗?愚蠢!蠢猪!”联军士兵们牢骚满腹,说什么的都有。 早已在新河城外五里处埋伏的蒙古骑兵,没有给英法联军集中的机会,潮水般汹涌的铁骑扬起满天灰尘,骑兵们举着明晃晃的马刀怒吼着冲入联军的攻城部队中。 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正打得欢的联军士兵,眼看就可以攻下新河城了,上司却莫名其妙地下令停止进攻。“这不是前功尽弃吗?愚蠢!蠢猪!”联军士兵们牢骚满腹,说什么的都有。

早已在新河城外五里处埋伏的蒙古骑兵,没有给英法联军集中的机会,潮水般汹涌的铁骑扬起满天灰尘,骑兵们举着明晃晃的马刀怒吼着冲入联军的攻城部队中。

担任警戒任务的法第二十七团,面对一万多名蒙古骑兵,有点螳螂挡车的味道,他们除给正面攻击的蒙古骑兵造成一定的伤害外,从侧面冲来的清军,他们挡无可挡。所有攻击新河城的联军炮兵来不及校正炮击方向,双方的大多数部队已经混战在一起了。

“命令所有的火炮对准西方,阻住敌人骑兵的后继部队;担任预备队的法第三十五团组成前进方阵,向西解救混战中的法第二十七团和英纽伦堡团;攻击新河城东门的法四十二团迅速向法第三十五团靠拢。”西姆少将恢复冷静,果断地调整部队部署。

“一步错,千步错!陷入如此危境,只有冷静才能救得了全军啊。”西姆少将想。

蒙古骑兵来回地冲击,给予英纽伦堡团和法第二十七团极大的杀伤,但法第三十五团前进方阵及时地增援,同样造成蒙古骑兵极大的伤亡。蒙古骑兵纠集一部分骑兵,试着冲击法第三十五团,可两次都无功而返,反而自己死伤无数,渐渐后撤了。

看到满地的尸体及无数的伤员,西姆少将心痛不已,也不敢作任何停留。“可能还有更多的蒙古骑兵往这里赶来,这次登陆战是一次失败的战术,没想到清国早有准备。现在可不是1840第一次鸦片战争的时候了啊!那时进攻的地方是离清政府京城遥远的南方,而且那时的清政府并未下定决心战到底。”西姆想到这,决定还是早点回到舰上安全,其它的事以后再作打算。

“命令所有部队向北塘河滩头阵地撤退,法第三十五团断后掩护。”西姆少将下令,他现在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神秘的远东大陆上。

僧格林沁郡王率领二万蒙古骑兵赶到新河城,英法联军已撤退多时,他大发雷霆,怒叱先头进攻的蒙古骑兵辛斯达将军:“贻误战机,贪生怕死,解除军职,押下候审!”

僧格林沁郡王人不下骑,脚不落地,命令全军全速追赶撤退的英法联军。

惊慌撤退的英法联军离开新河城才几里路,见后面又扬起巨大的尘团,知道蒙古骑兵又追上来了,不由心惊肉跳:“这么一大团尘扬,这么紧密的马蹄声,不知有多少骑兵追来啊?”想着蒙古骑兵边吆喝边举着马刀砍人颈脖的模样,联军士兵们后怕地伸出右手摸着自己的脖子,生怕它不存生了似的,感觉到它还与自己的头颅边在一起,心里才踏实些。

“等下就不知它在不在了,还是快逃吧!”士兵们不由地加快了撤退的步伐,为了减轻身体的负担,除了一些战斗武器,他们把身上一些累赘全扔在地上,有的连军帽也扔了,真是丢盔弃甲啊!

西姆少将担着更多的责任,看见滚滚而来,越来越近的蒙古骑兵,面如灰死。“现在到了应该作出决断的时候了,是所有部队停下来组织防御阵地呢?还是留下断后部队阻击,拖缓敌人,让其它的部队逃生呢?毫无疑问那断后的部队就是等死部队!”西姆少将痛苦的难以决策。

“法第三十五团及所有炮兵部队留下立即组建防御阵地,务必阻住追赶的敌军,其余部队多留下一些弹药给他们,然后全速后退。”西姆少将无奈地作出选择,边想边下令,“没有必要大家一起陪葬!”

拼命追击的僧格林沁郡王率领蒙古骑兵接触到英法联军撤退部队的尾部时,遭到法第三十五团的阻击,停了下来。法第三十五团接到等于是死亡通知书的命令后,所有的士兵精神沮丧,可军人的荣誉,军人服从命令的天职,容不得他们多想,在短短的时间里,他们占据通道两旁的两个很矮的小山头,相互犄角,构筑了一个简单的防御工事。他们在通道上堆满大大小小的石头,拦着一根根长长短短的树干树枝,设置许多的路障,并把所有的炮兵都安放在背后一字排开。法第三十五团的士兵们知道,准备工作做得好一点,阻击敌人的成功性就大一点,自己活命的几率也增加一点。

僧格林沁郡王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先头赶上联军部队尾部的蒙古骑兵,被敌军突如其来的射击弄得人仰马翻的,这对他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西洋蛮夷的火器名不虚传啊!”他心里感叹。

他带着几个幕僚骑着马远远地顺着两个小山丘上的法第三十五团的前沿阵,跑了两个来回,然后回过头,询问:“你们觉得怎么样?”

“西洋联军的人数不详,依他们构筑的阵地看不出究竟来。”一个长相粗野的蒙古将军说。

“西洋联军的防御阵地虽然简易,只是随便的堆放了几块石头,摆了几根树枝,但他们的火器太过厉害,就是这一点小小的障碍,足够他们有充足的时间换弹上药了。我军如果贸然进攻,可能会造成很大的伤亡。”一个穿着全身闪耀盔甲的年轻副将接着说。他是僧格林沁郡王的侄子,郡王很喜爱他,一直把他带在自己的身边。

“先生有何高见?”僧格林沁郡王盯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先前那位他最倚重的年长幕僚,尊敬地询问。

“西洋联军深入我腹地,受我大清蒙古骑兵追击,败局已定。既然联军首领下定决心后退,想必他们是不可能在此与我军决一死战了。他们了无后援,在此奋力一搏,肯定是全军覆没,想来联军的首领也想到了这种结局。因此,在此阻击的西洋联军兵力不会很多。”

“西洋联军设置的障碍并不能阻止我骑兵部队的冲击,只是通道太过狭小,不宜展开大规模的冲击。我建议,先派人清理出两个小山丘周边的杂物,另组织一支骑兵从另一处绕过小山丘,从背部攻击西洋联军,我军定可成功。只是如此一来,可能会耽搁许多追击西洋联军其它大部队的时辰。”年长幕僚想了想,分析说。

僧格林沁郡王觉得年长幕僚说得有理,可又不想被拖缓时间,错过全歼西洋联军的机会,他沉思一下,命令:“前锋营组织一次试探进攻,传信兵从另一处绕过西洋联军所阻通道,快马通知埋伏于营城附近的左营一万骑兵全力阻住西洋联军大部的撤退。”

派出的两千骑兵试探性进攻,很快被打退回来。主要是英法联军的火炮厉害,还未等蒙古骑兵冲到联军防御阵地三十米处就倒下了大半。

僧格林沁郡王见到这种场局面,只能面对现实,知道心急吃不到热豆腐。

“命令赤乌尔将军率五千骑兵绕道敌军背部,攻击西洋联军的炮兵阵地;忽突将军率五千骑兵从敌军的左翼进攻;桑多将军率五千骑兵从敌右翼进攻;所余部队从正面攻击;等敌军阵地小山丘附近的障碍物清除完毕,半个时辰后,以信号为记,全面发起攻击。”僧格林沁郡王命令。

“既然不能追击联军大部了,就把这一部分英法联军阻击部队包掉饺子吧!”他想。经过刚刚前锋部队粗略的试探进攻,他估算了一下,前面阻击的敌军最多不超过三千人。

二万多骑兵从四面八方涌来,那是何等壮观的场面啊?阻击的法军第三十五团士兵惊呆了,握枪的双手颤抖,脸如灰死,他们知道上帝在热忱地在向自己召唤!

能够幸运地随大部队撤退的联军士兵,他们的命运并不比留下来参与阻击的法第三十五团士兵好多少。在快撤退到北塘河入海口时,他们遭遇到了从营城方向过来的蒙古骑兵猛烈的冲击,一样的战术,一样的彪悍,一样的凶狠,英法联军面对接二连三地打击,很快崩溃了。

西姆少将想尽力收拢部队,准备再一次组织防御阵地。蒙古骑兵的冲击力太过凶猛,任他喊破嗓子,也是徒劳无功。双方混战在一起,西洋联军想脱离与蒙古骑兵的接触,那真有点痴心妄想的味道,如果没有其它情况的发生,所有的联军士兵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这时从北面过来一个战斗方阵,他们有序有备密集的枪击射倒许多蒙古骑兵,这是从北塘河过来的联军守卫滩头阵地的部队。他们的出现使行将崩溃的联军慢慢地又有了像样地的抵抗力量。在滩头部队的掩护下,联军慢慢地向北塘河口退回去。蒙古骑兵开始死死地咬住西洋联军的撤退部队,使联军怎也不能摆脱纠缠。直至西姆少将下狠心放弃尾部的联军士兵后,在一块较窄小的路面上组织起一个小型的阻击阵地,才有效地断开了与至始至终阴魂不散地跟随着自己的蒙古骑兵的接触。此后,蒙古骑兵不敢靠得太近,以免造成太大的伤亡,只是不紧不慢地追击,以期拖延一点时间,等待清军其它火器营、火炮营、神机营、弓箭营等技术部队的到来。蒙古骑兵追至北塘河入海口处被迫停下了脚步,联军海军那巨大的舰炮可不是蒙古骑兵那血肉之躯可以抵挡得了的!

大部分伤痕累累,心灵遭受巨大创伤逃回来的联军士兵争先恐后地上到船上,心里的重负才彻底地放松下来,确定自己的头还在自己的脖子上,好一阵高兴。他们仅暗自庆幸了一会儿,又都低沉着头,为那永远失去的战友感到悲痛。

西姆少将本想再等一等,看有没有可能还有其它幸存下来的联军士兵能回来,其实他主要是在等待担任阻击任务的法第三十五团的消息,那可是他心中的痛啊!“法国又一主力军团被成建制地消失在神秘的远东大陆,这是自己所犯下的法国人民和路易·波拿巴皇帝陛下都不会轻饶自己的罪过,自己将与那因马塞黑人团被全歼而自杀的倒霉鬼——邦托少将一起羞辱地载入法国陆军的史册!”西姆少将想到今后被后世的子孙耻辱地唾骂,他羞愧不已。

等到从营城过来的清军火炮营架起大炮轰击滩头阵地时,西洋联军再也待不下去了,西姆少将只能无奈地下令部队驶离北塘河口。

僧格林沁郡王完成对法第三十五团的歼灭任务后,率部赶到北塘河入海口,看见缓缓驶离的英法联军舰只,他很遗憾未能全歼联军登陆部队,但看见英法联军败兴而去,他还是以胜利者的姿态高兴地率部班师返回天津卫。

陆军的失败令依勒特少将不敢相信。“这是英国人和法国人的耻辱!再继续炮击大沽炮台已无多大意义!”他沮丧地想。高兴而来的他只好悻悻地率领英法联军舰队败兴而归,等候联军联合指挥部的进一步指示。

这次大沽炮台战役,英法联军被击沉,击伤大小舰只九艘,其中英国大吨位“鹰”级军舰两艘,英“金丝鸟”级炮艇五艘,法国大吨位“赛”级军舰一艘,法“宁”级炮艇一艘;海军伤四百多人,亡二百多人;陆军六千四百多人登陆,能回到舰上的仅为一千五百多人,近五千人中大多战死,剩下的那些未回到舰上的不是被俘,就是失踪,这两种结果都是凶多吉少,这次战役英法联军以失败告终,暂时返回了台湾基隆港。

清国成功守护住大沽炮台,击退了英法联军的海陆进攻,取得击伤击沉敌舰九艘,击毙敌军五千多人,俘五百多人的骄人战绩。大沽炮台清军自身伤亡五百多人,蒙古骑兵损失二千多人,但缴获大量的枪支弹药,还有火炮三十多门,这令清军欣喜若狂。

大沽炮战大捷,全国沸腾,百姓奔走相告,清朝廷上下,颂歌不断,咸丰皇帝龙颜大悦:“我大清终于在西洋白人面前扬眉吐气一番了!哈哈······传旨,爱卿僧格林沁郡王抗击外侵有功,功勋卓著,赐黄金千两,绫罗绸缎五十匹,各类珠宝两盒;进爵位为科尔沁亲王;晋升为上书房行走。其余有功之臣各重赏嘉奖,或升或奖,并犒赏全体官兵,抚恤死难烈士家属。”

对于清廷的大沽炮战大捷,在中华大地上的另两个政治势力反应迥异,太平天国上下听到此消息,神情沮丧和遗憾,觉得此后失去了发展壮大的机会。特别听到刚晋升为亲王的僧格林沁携大败英法联军之威,转道南下,在天津静海县附近包围了太平天国将领林风祥和李开芳率领的北伐军后,更是恼怒不已。东王杨秀清曾经命令增援北伐军的七千天平天国将士通过安徽后,并未能走出山东地境与前期林风祥李开芳所率的北伐军成功会合,反被地方团练和绿营合围攻溃了。直此,太平天国自建国以后,已过了其军事力量扩张能力的顶峰。

另一政治势力——大西南的人民根据地听到清廷大沽炮战大捷,反应较太平天国平静许多。但在平民老百姓中,还是有许多人欢欣鼓舞的。而在人民党、人民军中大多反应无所谓,可有可无的意味。人民军的领袖林逸听到此消息,心里却是另一番知味:“真正的清王朝如集中其精锐力量,其实力比历史上所记载的还是强很多的。历史中清政府的对外战争很多都是政治上的失败,战在还没有开始打时,他们就已放弃了,根本未穷全国之力与外国侵略者决一死战。其实开始时清廷只要有一次胜利,那怕是惨胜,也不会有哪个列强敢像后来那样接二连三的、肆无忌惮地欺辱中华民族了!”

“蒙古人不愧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后代啊!如此彪悍,打得英法联军落花流水的,这才是清王朝的真正的精锐。以前人民军所遇到的都是一些腐败涣散的八旗兵、绿营兵和乌合之众似的地方团练,所以才得以发展得如此之快,以后要是对上精锐的蒙古骑兵,人民军怎么办?怎么对付那来去如风,快如闪电的骑兵冲击?他们如是采起游击战人民军又将如何剿灭呢?”林逸很忧虑。

“依靠人民军目前这种轻武器装备——龙族05步枪肯定是不行的,除非有牢固的阵地,再配上相当的火炮才行。可火炮笨重,运输困难,缺乏灵活性,又怎么对会机动性极强的骑兵游击之战呢?只能是携带方便的机枪或是重机枪了。这种枪支南方重工兵工厂正在研发中,进展极其不顺,怎么也解决不好卡弹和枪管过热爆裂的问题。”

“龙族05步枪的技术已无偿地提供给了普鲁士王国,相信以他们的工业基础很快就能装备到部队,而以其它欧洲列强的工业技术基础也会很快仿制出来。人民军在轻武器方面对欧美列强的优势延迟可能不会超过一年了,要想保持这种优势,机枪与重机枪的研发与生产目前显得特别地紧迫重要。”林逸也是思潮起伏,一波接一波的思绪扰人心烦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