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七十五章 大沽炮战(二)

而山 收藏 2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size][/URL] 停在大沽炮台海面十海里处,稍事休整的英舰队,正与后面的补给船对靠增添补给。乔治·依勒特少将独自在指挥室里回顾自己在刚那一战中的作战指挥的得失,一位瘦瘦高高的上尉兴冲冲地走了进来。 “报告将军,联军第二拨舰艇编队十五艘船只已到达我前锋舰艇编队位置。”他立正报告。 听着这个消息,乔治·依勒特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停在大沽炮台海面十海里处,稍事休整的英舰队,正与后面的补给船对靠增添补给。乔治·依勒特少将独自在指挥室里回顾自己在刚那一战中的作战指挥的得失,一位瘦瘦高高的上尉兴冲冲地走了进来。

“报告将军,联军第二拨舰艇编队十五艘船只已到达我前锋舰艇编队位置。”他立正报告。

听着这个消息,乔治·依勒特少将精神振奋。“正感兵力不足呢!现在好了,可以实施多个作战方案了。”他暗想。

接着又转对站在门口的上尉说:“请第二编队的法国西姆少将过来,协商作战问题。”

西姆少将得知联军的前锋编队——英国海军出师不利,而傲慢的英国人居然叫他过去,心里想着就不舒服:“败军之将,还摆弄什么臭架子?以前不是瞧不起任何国家的海军吧?不是对法国海军马尾之战嗤之以鼻吗?现在看你也不怎么样嘛!还不是一样的损兵折将?”

按照战时规矩,先锋指挥官应比同级的其它编队指挥官高半级。想到马尾炮战后,英国海军对法国海军的热嘲冷讽,尽管西姆心里有气,但碍于军令,却也不敢意气用事,满怀忿意地登上了乔治·依勒特少将的英国海军旗舰——“菲野”号。

“尊敬的西姆少将,非常欢迎您及您所率领的舰队的到来,我相信在您的协助下,我们将顺利地踏上神秘的远东大陆。在此,我谨代表联军前锋编队对您及您所率领的舰队表示敬意。”乔治·依勒特少将见到西姆少将上到“菲野”号的铁甲板,两眼放光,给予了西姆少将一个英国标准绅士风度地问候,他这倒是出自衷心的。

“非常感谢依勒特少将热情的欢迎,鄙人对少将的指挥表示钦佩;对英国海军将士在炮战中的英勇表现表示赞赏;对在炮战中英勇献身的英国士兵表示哀悼。鄙人及鄙人所率领的英法联军第二编队,非常乐意为阁下效劳。”西姆少将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但对刚刚依勒特少将所说的,第二编队将协助其踏上远东的大陆,很不感冒。

“前锋编队还可以作主力军吧?”他心里藐视。

两人虚伪地相互问候后,一起走进了依勒特少将的指挥作战室。依勒特少将简要地向西姆少将介绍了一下上午炮战的过程,他不想让法国人笑话自己,对于前锋编队的损失仅“一笔”带过。

“尊敬的西姆少将,情况并不乐观啊!现在的清王朝不是第一次鸦片战争时的模样了,他的装备得到很大加强,兵力很补足;大沽炮台河道狭窄,两岸的炮位众多,易守难攻啊!我想从陆地进攻包抄大沽炮台的背部,法国陆军是世界最强的陆军之一,我需要您的帮助。”依勒特少将挣扎了很久,还是放下高傲地自尊心,向西姆少将提出了求助的要求。

西姆少将洋洋自得,慢条慢理地回答:“这个啊!尊敬的依勒特少将,能够帮助英国皇家海军是我的荣幸,只是你的前锋编队中不是有三千英国陆军还没有动吗?”

“那点兵是远远不够的,尊敬的西姆少将,你要知道,清王朝在天津地区部署有十万蒙古骑兵,那可是成吉思汗的后代啊!”依勒特少将看出西姆少将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但一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只要能打败前面那些该死的黄猴子,挽回自己的颜面,这点冷讽热刺又算什么呢?”他心里想。

“你想怎么做?我会尽力帮助你的,我所率领的法国陆军愿意听从依勒特将军阁下的指挥。”西姆少将正经地说。气要争,事也要做,谈到战事问题,他还是懂得分寸。

“我想从大沽炮台的北岸登陆,突入内陆三十里,从背部包抄北岸的炮台,这需要八千左右的陆军士兵才能完成。当然,正面的海军必须配合好陆军的登陆。”依勒特把自己深思熟虑的方案说出来。

“尊敬的依勒特少将,你能确定在沿天津湾三十里内,没有蒙古骑兵出现?”

“尊敬的西姆少将,我的朋友,在内陆三十里有蒙古骑兵存在,但那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不足以构成对联军登陆部队的威胁。由于清军的第一防线河流沟壑众多,不利骑兵作战,所以蒙古骑兵大多驻于清军的第二条防线天津卫与军粮城之间,那离大沽炮台有近一百多里。我们只要能在蒙古骑兵赶来之前,构筑一个防御阵地,是不用担心的他们的。”依勒特少将分析。

西姆认真看了一下大沽炮台附近的地形图,思索良久,说:“此计可行,我马上回去召开军事会议,布置任务,等你后勤补充完毕后,我们两军一起行动,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西姆与依勒特亲热拥抱后,匆匆离开。

僧格林沁郡王接到英法联军开始进攻大沽炮台的报告后,马不停蹄地从军粮城驻地赶到大沽炮台,在战斗打得最激烈时,作为整个京畿战区最高指挥官,他没有干扰大沽炮台陈士杰总兵的指挥,只是与一干随从在稍远处观望,既然英法联军的陆军并未发起陆战,他也并不着急。

英法联军前锋编队败退后,整个大沽炮台沸腾了,僧格林沁郡王兴冲冲地带着随行人员走进大沽炮台指挥所,热烈地祝贺大沽炮台官兵取得的胜利,并口头嘉奖陈士杰总兵。

“能打退西夷蛮族猛烈的进攻,这是值得庆贺的,陈总兵指挥有方啊!可喜可贺!”僧格林沁赞许地对陈士杰说。

“多谢郡王的夸奖,这是卑职的职责,主要还是皇上及郡王的深谋远虑啊!”陈士杰谦逊的回答。

僧格林沁郡王也是穷苦人出身,很体恤下属官兵,他对随行待卫说:“你去准备一些好菜好饭来,略备一点点酒让所有的官兵高兴高兴,注意酒只是适当表示庆贺足矣!英法联军是不甘心失败的,可能下午还有恶战要打。”

陈士杰总兵很感动:“多谢郡王千岁的体恤,卑职及众官兵当誓死守卫大沽炮台,誓死效忠皇帝陛下。”

“来,大家都坐下,大家说说下午英法联军还会再来吗?来了,我们又应该怎么对付呢?”僧格林沁很满意陈士杰的表现。

“据前方探子报告,英法联军的军舰停在天津湾外海十多里处,休整补充,并未离开,后又有第二支联军编队赶来会合。现在英法联军的军舰越来越多,我想他们很有可能下午会发起更猛烈的进攻,陈士杰把一些新的战况禀告僧格林沁郡王。”

“哦!”僧格林沁从胜仗的喜悦中醒过来,听到这严峻的军情,紧蹙双眉,问道:“我们应该怎么对付这来犯之敌呢?”

“禀郡王千岁,英法联军的舰只增多了,可军舰炮艇并未增加多少,除去他们上午炮战中损失的,现在英法联军能参与进攻的军舰最多只有十五艘,仅比上午进攻时多了五艘而已。其实,他们就是多出十艘,二十艘又有何用呢?”一位大沽炮台的副将分析说。

“此话怎讲?”僧格林沁来了兴趣。

副将接着说:“大沽炮台河道狭窄,并不能展开一支大型的舰艇编队,因此敌军舰只增多,并不等于能参与炮击进攻的舰只也增多。如果他们硬要把更多的军舰塞进海河河道,那正是我们所乐见的,这将大幅度地提高我们的命中率!”

“哈哈······”众人大笑。

“言之有理,这倒不用担心英法联军的军舰多了。”僧格林沁郡王放心不少,“只是还有一个疑问,天津外海上停泊的那么多船只不可能都是补给舰吧?”

“是的,有一部分是后勤补给船,但大部分是运兵船,里面装载的都是英法联军的陆军。”陈士杰总兵恭敬地回答。

“什么?陆军?”僧格林沁大急,他意识到英法联军可能有阴谋,“估算一下可能有多少人?赶快给我拿地图过来。”

在座所有的人一愕,不明白郡王因何突然发急,听到要拿地图时,才恍然过来,他们也意识到情况不妙。

“禀郡王千岁,根据英法联军运兵船的数量,及每艘船所能装载的人数,英法联军可能有一万多左右的陆军呆在天津湾外海上。”还是那位副将向僧格林沁郡王禀报。

“大沽炮台地区,有几个适宜登陆的地点?”僧格林沁郡王问大家。

“禀郡王千岁,就近的有三个,一个是大沽炮台北面二十多里的北塘河入海口;一个是大沽炮台南面二十六里的双港海岸;一个是大沽炮台本身海河河岸。其它的登陆口太远,已不属大沽炮台战役范围,那里也有我大清官兵把守,不用忧虑。”僧格林沁郡王身边的一位年纪稍长的高级幕僚仅看了一下地图,就一一点明了各登陆口。

“英法联军最有可能在哪登陆呢?”僧格林沁询问。

“大沽炮台本身河岸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这里是敌我双方炮战的主战场;大沽炮台南面的双港海岸也不太可能,双港地区水泊池潭众多,不适于大队人员活动;最有可能的是北面的北塘河岸,在那里英法联军既可以溯江而上直接攻打天津卫,登陆后,又可以迅速地插到大沽炮台的后部,包围大沽北岸的石缝主炮台。当然英法联军想用军舰打天津卫是不可能的,北塘河流沿岸同样有我大清的炮台,而且北塘河道更为狭窄,易守难攻。”这个年长的幕僚是僧格林沁最为倚重的高级军机参谋,他的分析令大家心服口服。

“好!传令!驻天津卫与军粮城间的左军一万骑兵,进驻北塘河营城炮台靠西五里处埋伏待命,候机攻击上岸敌军;驻天津卫与军粮城间的右军一万骑兵进驻北塘与塘沽中间的新河城外五里处埋伏待命;驻天津卫与军粮城间的前锋二万骑兵进驻军粮城与新河城的中段,随时准备接应之前两军;原各城守备军火枪营、神机营、及弓箭营做好防御准备。”僧格林沁郡王身经百战,指挥命令一气呵成。

“大家吃完饭后,都抓紧时间歇息一下吧!正面大沽炮台的工事要抓紧修筑,弹药及时补充,伤员及时救治,重伤者全都抬下阵地,转往天津卫吧!英法联军在登陆之前,肯定会用他们的水师猛烈攻击我大沽炮台,吸引我军的注意力,从而麻痹我军放松对其它地方的防备的。”僧格林沁接着吩咐。

护卫们端上饭菜来后,他举杯跟大家干了一杯就走了,他要赶到军粮城指挥即将到来的陆战。

下午未时,混合了法海军舰只的英国前锋编队十艘军舰气势汹汹地再次出现在天津湾的海面上,在接近海岸线驶入海河河道时,联军编队突然慢了下来,英法联军在重新编组战斗序列。而另一支由五艘军舰组成的编队,后面跟着二十多艘运兵船,偷偷地驶向北塘河入海口,这一部分联军由法国西姆少将统领,由他指挥完成对大沽炮台北岸清军的包抄任务。

担任吸引清军注意力的英法联军十艘军舰,开始猛攻一阵之后,退了出来,然后若即若离地与清大沽炮台对射,战斗没有上午的激烈。伤亡人数随之减少许多。

在北塘河入海口的清军炮台,遭到西姆少将率领的登陆部队猛烈攻击后,放弃炮台撤退到了北塘河窄小内河道的营城炮台,这是僧格林沁郡王有意为之的诱敌之计。

这么快拿下北塘河入海口,西姆少将很庆幸,也很自得,不疑有它,随即命令运兵船放下小冲锋艇,先登陆一个营五百多人,建立滩头阵地。

没有发生什么异样,前行探路的侦察兵在十里范围内,也未发现有清军陆军的存在。西姆少将这时才放心大敢地下令:“所有全体陆军士兵登陆,稳固滩头阵地,留一营固守滩头阵地外,其它各部队向南前行至五里处。”

“报!禀郡王千岁,英法联军大约六千多人从北塘河入海口成功登陆,正向南推进。”一个探子急匆匆地从外面冲进僧格林沁的帐营。在战时,只要持腰牌的人求见主官,是任何人都不准阻拦的。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僧格林沁应道。

“嗟!”探子弯身退出。

“看来,英法联军是不会向西进攻营城炮台了,只想一门心事解决掉大沽炮台北岸的石缝主炮台。”僧格林沁郡王思量。

“传令,驻于营城的火枪营,神机营,火炮营及驻于营城外五里处的蒙古一万骑兵从北由南压下来,候机攻击英法联军的后路。”

“英法联军想从海河北部进攻大沽炮台北岸,必须得经过新河城,新河城这颗处在北塘与塘沽之间的颗钉子,他们非拔不可的了!”僧格林沁在查看地图。

“传令,驻新河城守军严防死守,不得后退半步,驻新河城外四里处的蒙古一万骑兵,准备在敌到达时,正面冲击敌军。”僧格林沁继续下着命令。

“传令,在军粮城附近的所有蒙古骑兵,拔营起寨,迅速开赴新河城。”僧格林沁接二连三地下着命令,这军粮城的二万骑兵由他亲自率领。

西姆少将率领英法联军六千多人,步步逼近新河城。“报告将军,在我军的后路有异动,有数目不详的敌军向我军逼来。”一个年轻的法国陆军少校参谋接到侦察兵情报后,迅速向西姆少将报告。

“知道了,那是营城的清军出动了。”西姆少将并未没在放在心上,据先前的情报说在营城的清军仅有装备落后的一千多人。但那是几天前的情报,现在的情况发生很大变化,英法联军并不知道还有一万蒙古骑兵也已潜入此地,这都是僧格林沁郡王及其幕僚们料敌先机所致。

“命令法第二十七团,警戒后路,其余部队加速前进,务必在天黑前拿下新河城。”西姆少将果断的下令。

“有了新河城,就不怕骑兵的冲击了。”西姆少将心想。他就是想打时间战,乘清的蒙古骑兵未赶到时,占得先机。

看到前面隐隐约约的新河城,西姆少将有一种急切的心情。“必须要在清政府的骑兵赶来之前拿下新河城。”想想那令欧洲人闻风丧胆的蒙古铁骑,西姆还是心有余悸的。尽管今非昔比,欧洲人早已进入热兵器时代,但缺乏足够多的火炮的情况,英法联军这几千陆军仍显得单薄了。

“命令英纽伦堡团与法四十二团迅速合围新河城,英纽伦堡团从北门攻击,法第四十二团从东门攻击。”西姆命令。

想了想,又接着命令:“法第二十七团警戒我军后路,另派一个营警戒东面的清援兵,法第三十五团做预备队。”

英法联军新河城攻坚战打响,联军部队的分散给清军蒙古骑兵创造了有利攻击的条件。

“报告将军,在新河城西面,英纽伦堡团的侧翼发现大量清军骑兵。”少校参谋急切地西姆少将报告。

“什么?清军骑兵?有多少?我的上帝啊!他们怎么来得这么快?马上传令停止攻城,所有的部队集中组织防御阵地。”西姆少将气急败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