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四章:冥王降临 第二节:伤痕,男子汉的勋章(4)

醉长生 收藏 1 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size][/URL] 第二节:伤痕,男子汉的勋章(4) 蒙离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种种感觉都在心中交织。前天还被廷卫军打得惨不忍睹,要抓他回去继续受那种暗无天日,永无休止的折磨。今天一觉醒来却已经身在天堂,再也不用回去地狱。天堂派来的鱼儿姐姐为他流泪,为他治疗,还要教他读书,写字……读书啊,多少年以前的事了,父亲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二节:伤痕,男子汉的勋章(4)

蒙离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种种感觉都在心中交织。前天还被廷卫军打得惨不忍睹,要抓他回去继续受那种暗无天日,永无休止的折磨。今天一觉醒来却已经身在天堂,再也不用回去地狱。天堂派来的鱼儿姐姐为他流泪,为他治疗,还要教他读书,写字……读书啊,多少年以前的事了,父亲的样貌都太不记得了……多少年没穿过的干净衣服,多少年没吃过的食物,突然就在今天全部有了……这是梦吗?可是鱼儿姐姐美丽的脸,温柔的手却是那么的真实。

外面操场上正在练白刃刺杀的官兵们杀声震天,蒙离迷茫的望着那些士兵身上的黑色军装:我也要穿上那身军装了,它看起来真漂亮……我要成军人了,没人再打我,没人再为我挖了个红薯用鞭子抽我,用烙铁烧我。我要变成人了,可以和他们一样,穿着干净的衣服走在阳光下……我可以吃饱饭了,还有钱领,明天原来是这么有希望的,而不是等来的鞭子……这是什么样子!?

‘吱~~’,铁制的床架都被蒙离惊慌的撞得移动了半米。蒙离不可置信的盯着墙上的镜子,伤痕累累的双手慢慢摸上同样是伤痕累累的脸……

我刚才在做什么,那是什么表情?是笑吗?……我还会笑?不可能!除了小时候笑过,十年了,我一直都是在哭……不管怎么哭都没人来救我……我竟然会笑了,又会笑了……

……

宫琳拎着包站在新编7连的操场上吃惊:才去外市参加了半个月情报协调的短期培训,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么多没带肩章的新兵。难道是要扩编新编7连了?

操场上送兵的外单位军官和新编7连的几个军官紧张的忙着接收程序。一张桌子摆在操场边做着登记的工作。后面排了几十人长队的新兵和看热闹的原新编7连官兵把整个操场挤得密密麻麻。宫琳向四周望去,刚好看见操场边三个少尉站在一堆说话,正是特务排的三个班长叶杏黄、桑成林和伏涛。

“嗨,叶班长。这是怎么了?”宫琳几步赶过去问道。

叶杏黄三人一见宫琳过来立刻立正敬礼,“嫂子好!”

宫琳脸红怒道:“说了多少次了叫你们别乱喊,我和那姓熊的没关系!”

叶杏黄等哈哈讪笑,“是,宫参谋回来了?”

“嗯,我完成课程比较快,学完了就可以走了。这是怎么回事?”

“调来了30多个新兵,好象是要扩充我们特务排的。”

“本来就是加强连了,还调这么多来?”

桑成林也纳闷道:“再调人来就快是一个营的兵力了,可我们还是连级编制,还是新编,正式番号都不算,真不知那些当官的怎么想的。”

伏涛非常喜欢纠正桑成林的错误,“打住!狗屁不会的新兵也叫兵力?你应该叫做:人数。”

这时背后一个声音道:“请问一下,熊……熊连长的办公室怎么走?”

宫琳闻言转过身来,“左边那栋……”突然,她和对方同时认出对方是谁,同时惊呼一声:“是你!?”宫琳咬牙恨道“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追到兵营里来!”

穿着没肩章的军装的猥琐男结巴道:“不……不不……是误会……”

“不是误会?我当然知道不是误会!你今天的运气可不怎么好,我穿的是军裤。”

猥琐男低头一瞟,脸色大变,两手唰的一下扔掉行李就捂住裤裆。

宫琳提脚就准备把这色鬼踹飞,突然一想这么多兵在场,影响不好,咬牙对叶杏黄等三人耳语道:“这小子上次敢对我疯言疯语,给我拖禁闭室去,先赏他一顿胖揍再说!”

嫂子发话,叶杏黄等三人那还有迟疑,七手八脚的就抓起猥琐男往禁闭室拖去。猥琐男刚想喊救命,早被手快的伏涛一把捂住了嘴,猥琐男的眼神,唉,那叫一个可怜的……

白少鱼一见宫琳回来就兴高采烈的接下了行李包,连声问道这次去培训好不好玩。宫琳说想早点回来,抓紧时间赶着把课程学完就回来了,没时间玩。白少鱼嬉笑道是怕连长又去喝花酒赶回来监视他的吧。宫琳红着脸骂道你个死丫头叫你敢胡说!手已经呵向白少鱼软肋。一阵疯闹过后白少鱼喘着气告诉了蒙离的事,宫琳越听越沉重,也不禁唏嘘不已蒙离的遭遇。到时间应该去连部报到了,宫琳才洗了把脸整理下军容向连部小楼走去。

途中看见禁闭室的门口叶杏黄等三人站在那里吸烟,宫琳这才想起猥琐男才被他们揍了一顿,就走过去看看怎么样了。

叶杏黄见宫琳过来就笑,“嫂……宫参谋来看我们任务完成得如何?”

“是啊,成果如何?”宫琳笑道。

“哈哈哈,还没打就叫得跟个要杀猪似的,堵上嘴揍了一顿。”

“嗯,辛苦了。”宫琳打开公文包掏出几盒烟丢给三人,“别人给的,我又不抽烟,当慰劳你们了。我进去看看,你们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

三人一看是非常高档的精品中京,笑得见牙不见眼,告辞而去。

猥琐男鼻青脸肿的蹲在地上欲哭无泪,一见宫琳进来吓得象只受惊的小羊羔似的抱着床架躲在后面大叫:“冤枉啊……我真不是色鬼……”

宫琳猛然想起他也是穿的军装,“难道你……还是来当兵的不成?”

猥琐男头点得跟鸡啄米一样。

宫琳觉得好笑,“你这样的家伙也当兵?”

猥琐男委屈的叫道:“我是长得……气质差了点,怎么就不能当兵了!”

“那你为什么来当兵?”

“我堂哥说我在家无所事事,不给钱花了呗。”

“不给钱花?我看你那天在酒吧街不是喝得挺高兴的吗,你这色鬼想骗谁呢!”宫琳想起来就有气,要不是这家伙,怎么会跟丢了熊无疾让他有机会去花天酒地,提脚就要踹。

猥琐男吓得大叫,“别别别……我说我说,是我堂哥给钱叫我来找你搭讪的!”

“你堂哥……给钱你……找我搭讪?”宫琳惊疑不定,突然想起:一被这家伙打扰一下熊无疾就不见了,这么巧!?“你……你可别告诉我你……姓熊?”

猥琐男蹲在地上睁着可怜巴巴的眼睛,抱着脑袋点点头,“我叫熊无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