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寡妇门之初露锋芒 第十节 慰安妇雪子眼中的英雄

wanhexing 收藏 2 1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size][/URL] 师太擦了把脸上的泪痕讲起亲身经历的场面: “1932年9月16日早晨,我正在女儿家照顾快要生产的女儿,街上的人们议论纷纷,说大刀会把小鬼子的卖店和采碳所都烧了,杨柏堡的采碳所长渡边宽一被打死了。 将近中午我和女儿一家正在吃午饭,门外响起了汽车声。我女婿出门看时,只见4辆汽车上下来百余名日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师太擦了把脸上的泪痕讲起亲身经历的场面:

“1932年9月16日早晨,我正在女儿家照顾快要生产的女儿,街上的人们议论纷纷,说大刀会把小鬼子的卖店和采碳所都烧了,杨柏堡的采碳所长渡边宽一被打死了。

将近中午我和女儿一家正在吃午饭,门外响起了汽车声。我女婿出门看时,只见4辆汽车上下来百余名日本鬼子,把村子包围起来。鬼子们端着刺刀,挨家挨户把人们向村南驱赶,行动迟缓的,立刻就被鬼子一枪刺死。住在村北的80多岁的顾大娘,因为是小脚,走得比较慢,鬼子便一脚把她踢倒在地,然后用刺刀刺死。我和姑爷搀着挺着大肚子的女儿跑出家门,刚跑到村子的西南时,发现那里早已有鬼子把守,只好随着人群,一同被驱赶到牛奶房子前面的一片草地上。

这个地方西边是陡立的山,山上有鬼子岗哨,其他三面是开阔地。我认得井上清。就是他带着一百多个鬼子把栗家沟、平顶山村民3000余人紧紧围起来。我和女儿在慌乱中被挤散了。我坐在人群里,距我不远的地方安置着一个蒙着黑布的三脚架,正当大伙猜测黑布下面到底是什麽东西时,村子里起火了,顿时火光冲天,人群大乱。

我正想趁乱找到女儿,这时只听井上清嚎叫起来,黑布揭开,露出6挺机枪。他们向人群扫射起来,整个屠场顿时一片哭声和咒骂声,儿唤娘,母寻子,乱成一团,还有人不顾一切地往外冲。我趁着鬼子更换弹夹的机会,仗着腿脚灵活冲了出去,躲在屠场附近的地里,我顺着垅沟躺下。枪声停止后,我看到鬼子兵们开始在人堆里逐个用枪刺杀,不留活口。我都能清楚的听到枪刺扎在骨头上的‘咔哧’声和刺在人肚子上的‘噗嗤’声。为毁尸灭迹,井上清一命令士兵用铁钩将远处的尸体钩到山崖下尸体边,三千具堆了一大片。鬼子浇上汽油开始焚烧,焦臭刺鼻。最后,日军用大量炸药将西面山崖炸塌,想用厚厚的山石掩埋了这个屠声。

终于等到鬼子兵走远,听到四周静悄悄的,我才敢爬起来,地上还有不少尸体横躺竖卧,天也黑了,又下起了牛毛细雨。我和两个躲起来的村民,从没有被山石压住的死人堆底下拽出几个没被打死的人。我们怕鬼子在回来,就分头逃命去了。逃走前我听他们说我女儿被鬼子用刺刀挑开了肚子。可怜我女儿一家和三千多村民就这样被鬼子杀死了。”说完师太放声痛哭。

木英站起身拉住慧慈师太的手怒视雪子愤怒地说:“这就是你崇拜的英雄吗?他是畜牲,他是杀人的的恶魔,他是刽子手。还有那个千代子,她是屠杀的间接参与者、支持者,是帮凶。你应该为他们感到羞耻,你应该替他们向师太赔罪。”顽固的雪子不仅没有赔罪而且十分嚣张地说:“我不会向中国人赔罪,即使真是错杀了,也是应该的,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利益,就是再错杀死三万、三十万,也是应该的。”木英想不明白,为什麽顽固的日本人宁可以当千人骑万人日的婊子为荣,也不以错杀中国人为罪,更不会向被他们残杀的中国人低头认罪呢?血淋淋屠杀经历令女人们情绪激动,心中充满了对残暴的日本鬼子的仇恨。她们一拥而上将顽固的雪子捆绑起来。

“大少,大少?”屋外传来张华急切的声音。木英心头一惊,以为发生了什麽重大事情,立刻放开师太的手转身出了房间。

屋外站立着几个端着武器的士兵,张华神情紧张地盯住房门。

“大少屋里发生了什麽事?哨兵担心你有什麽意外?”张华见木英安然无恙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

“没什麽,你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木英见没有发生什麽意外,就询问了伤员安置问题。

“一切都安排好了,您还有什麽吩咐?”张华见木英转身又要进屋,立刻说:“大少,你最好少接触那些女人,她们是祸水,她们是……”他见木英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态,只好摇摇头闭嘴走开,查哨去了,毕竟谷口还驻扎着数量不少的伪军,他们才是目前最大的敌人和危险。

木英进屋安顿好女人们,吩咐她们安心休息。出屋时转身对金娥说:“你跟我出来一趟。”女人们羡慕的注视着金娥,金娥就在羡慕的目光中兴奋地跟在木英身后走出房门。一路上木英一言不发,金娥也像小猫一样蹑手蹑脚紧跟其后。

走进松本原来的办公室。金娥扑进木英怀激动地说:“姐,你可想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害得我经常半夜里都经常哭醒了。”说完低声哭了起来。

“别哭,我不是好好的吗?你姐就那麽容易死,想让我,死门都没有。”木英调侃地说。金娥情绪好转兴奋地说:“也是, 你是善财童子转世吗?”金娥好像有什麽疑问,迟疑了一会说:“善财童子不是男的吗?可你是女人啊?对了,姐,你的头发呢?”木英尴尬地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正要将实情告诉她,一直跟在身边没有说话的慧慈师太怕木英破坏了自己神来之笔编造的故事,那样一来她为木英编织的神秘面纱将会被揭开。失去了由神秘感带来的光环,木英用什麽降伏众人,别人还会死心塌地的追随她吗?慧慈师太已经把木英的一切看得比她自己的生命都重要,她必须想尽办法维护木英的权威。

“前世你姐姐就是受你们的拖累,今世才托成了女人,多经受了比男人更多的苦难。观音菩萨曾经有三十三个化身,有男、有女、有贵、有贱。你姐今世变成女人就是要多受磨难,才能修成正果。”师太绞尽脑汁编圆自己的谎话。师太见金娥已经相信了她的话,就叮嘱她说:“只有你知道你姐的底细,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在外人面前,你要假装以前不认识你姐,也要假装不认识我。你姐女扮男装也是菩萨的旨意。你可不要违背菩萨的旨意,不然你会遭报应的。”师太的话吓得金娥华都不敢说了,只是拼命的点头。师太的目的达到了,再次叮嘱说:“你一定记住我的话,千万别当耳旁风。以后你就跟在你姐身边,随时照顾她,保护她。如果有什麽闪失,我决不饶你。”见金娥发誓赌咒,师太放心了。

经历了残酷训练的金娥已经被改造得像军人一样维上级指示是从,听了师太的话更加拘谨。听金娥简单地叙述了自己的遭遇,木英有点责备地说:“你们就那样听日本人的话,鬼子让你们干啥你们就干啥?”

“姐,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开始时是有点想法,可后来见大家都那样,也就慢慢习惯了。再说鬼子把饭菜分成三个等级,你训练不达标准就得眼看着别人吃大鱼大肉,自己却吃发霉的饭,还没有菜,你要是不听话,有时连饭都不让吃。不吃饭,还必须照常训练,身体吃不消,所以没人敢偷懒。到后来真枪实弹地训练,稍有疏忽就会遭殃,我们更不敢掉以轻心了。我们中就有好几个人被子弹打中了,虽然被鬼子送到医院治疗去了,但恐怕要落下残疾。”金娥说出自己的苦衷。

“真难为你们了。告诉你那几个受伤的女人早被鬼子扔到山洞饿死了。你们被鬼子骗了。”木英说出了事情的真相,金娥被吓得目瞪口呆。

师太见时间不早就催促金娥:“有话以后再说,正事要紧。你先回去,一定要帮助你姐管好那些女人,随时留意她们的动向,有问题及时向你姐汇报。再有,你一定不能透露你与你姐的关系,更不能暴露你姐是女人的秘密。”

送走金娥,木英不好意思地对师太说:“娘,您编的瞎话连我都觉得象真的。”

“傻孩子,你以为你娘是在说瞎话吗?告诉你,一切都是真的。出家人不打诳语。确实是菩萨给我托梦了,我只是没有告诉你罢了。”慧慈师太为了亲如女儿的木英,已经不惜破戒,她已经决定连木英也要欺骗,只要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娘!我觉得男兵们很看不起女人,她们队女兵也积怨太深。我不能把女兵交给他们安置。我听您的。把男兵、女兵合并在一起,拉起一支队伍。不过,我还是怕管不好队伍。”木英最后下了决心,但她还心存顾虑。

“孩子,双泉庵还有一个传说。到庵中求子的女人为什麽那麽多,那是因为灵验。为什麽灵验呢?开始时,庵中的恶和尚不守清规见色起意,他们在客房的地下挖了地道。求子虔诚的女人有时被要求留宿庵中,这些留宿的女人单独住在客房的里间,她们的丈夫亲人住在外间。和尚提前在他们的晚饭中下了迷幻药,这些人晚上睡觉时不会轻易醒来。半夜和尚就通过地道进屋奸淫那些妇女,有时一个女人要被几个和尚奸污。因为门被从里边插上,所以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许多女人不怀孕是因为他们的丈夫幼小或者是丈夫体弱造成的。和尚好色不守清规本来是为了泄欲,没想到歪打正着,和尚们年轻力壮又大多练有武功,他们可谓是精力旺盛。为了满足兽欲,和尚们,还会给女人们喂一些春药,一晚上下来,女人会春情荡漾,高潮连连。女人这个时候最容易怀孕,她们一怀孕。不知道内情的人们还以为是神佛灵验,结果上香求子的人也就越来越多,庵中的香火也就越来越旺。后来,一个县官用计侦破了内情,县官怕女人们知道真相后不被家人容忍,就编了一个罪名暗中杀死了那些和尚。和尚死了,人们再来求子就不灵验了。香火也不再兴旺了。”师太没有回答木英的问题,发反而讲起了故事。

“后来改成了尼姑庵,神灵不是照样灵验了吗?”木英没有明白师太讲故事的意图。

“后来双泉庵变成尼姑庵,求子不灵,香火也没有以前旺盛了。没有香火钱和人们的布施,庵中的日子很艰难,入住的尼姑们不得不另想办法。主持在一天夜里,梦见菩萨给了她一张药方,她醒来之后暗中按药方买来各种药材制成象香灰一样的药面,又加入一些闻起来象香灰一样气味的香料,每次都当成香灰包一包给求子的人。人们吃了象香灰的药,许多女人怀了孕,慢慢的庵中的香火又开始旺盛起来,人们还以为神灵又灵验了。”

“菩萨能够托梦给主持,这说明双泉庵的神佛是灵验的。”木英在内心相信鬼神的传说。

“我主持双泉庵以后,曾经问过老郎中。他告诉我这个药是催情补肾的滋补药。”

“既然吃药就能怀孕,为什麽不直接卖药,何必装神弄鬼呢?”木英不解地问师太。

“傻丫头,药是有价的,三纹、五钱能卖多少钱?还愿却是无价的,必须要心诚。还愿所布施的钱财是卖药的百倍千倍。再说,人们一见求子灵验,他们以后遇到难事、大事就会到庵中求神佛保佑,尼姑庵靠善男信女的布施就能衣食无忧。有些事,假的可变成真的,为了达到目的有时也要不择手段。以后你要管治的这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一切都要多动脑筋。”木英终于明白了师太的意图,对易母易师的师太充满感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