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四卷 异样的战斗 第六十三章 比比谁厉害(上)

haoren5100 收藏 28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彭兵酷酷地道歉方法着实厉害。在众人吃惊的表情下,彭兵这小子愣是脸不红气不喘的说:“明天你选个东西算道歉,我掏钱。” 众人下巴掉了一地。 时间:1937年9月9日11:20分 地点:南京市百货大楼内 也许是因为战争的影响,南京市内的经济出现了泡沫性的繁荣,普通百姓都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彭兵酷酷地道歉方法着实厉害。在众人吃惊的表情下,彭兵这小子愣是脸不红气不喘的说:“明天你选个东西,算道歉,我掏钱。”

众人下巴掉了一地。

时间:1937年9月9日11:20分

地点:南京市百货大楼内

也许是因为战争的影响,南京市内的经济出现了泡沫性的繁荣,普通百姓都在疯狂抢购生活物资,也让这栋七层楼高的百货大楼出现了暂时性的繁荣。

小鬼头因为要追求那个小护士桂芳,今天硬要拉阿超去给壮胆,所以只有我-彭兵-阿莲加两名平时谈得来的一营一班班长张大彪二班班长花和尚,共五人。

“真是人山人海啊!要是我在这放个手雷,铁定能直接干掉一二十个,兄弟们说是不是啊?”站在吉普车上,望着百货大楼门口进进出出地人群,我忍不住的感叹。

阿莲没好气的憋了我一眼,自己就先下车了。三名男士见主角都下车了,边好笑的点头边下车。

阿莲先整了整旗袍,然后眼神开始兴奋起来,像要冲锋的战士一样,紧握着拳头,一拉我的手就往人群中冲去,大有一去就捣乱的意思。

我们四人穿的都是便装,主要是因为南京市内大官太多了,我们几个虾兵蟹将都不好意思穿军装。

我打头,彭兵殿后,大彪和花和尚一人一边的护着阿莲,都尽量往外挤,可阿莲对这种保护还不高兴,因为没体验到挤肉囤的滋味,让她一路的乱转。不过我不得不提一下,女人对于这种疯狂购物的热情,我们几个满头大汗的男人是没法发表意见的。

花了十几分钟,总算到达了目的地——二楼的服装和金银首饰集中区。

阿莲一上来就直往最贵的服装区跑去,因为贵所以人很少,我边跟着边对彭兵使了个不好意思的眼色,彭兵却得意的笑着拍了拍左上衣,那地方有点鼓,然后伸出根指头,我知道那是一千大洋票的意思。我狂汗!

人多的地方,小偷就多,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这不,都有两个小偷热烈的盯上了彭兵。

阿莲一点也没有以前爽快的个性了,跟个买菜似的,分角必争,而且还是越争论越兴奋的那种,转眼时间就过去了半个小时,她还没买成一件衣服,但是却越来越兴奋,眼睛里散发出来的是激动的光芒。看得我们四个大男人是羞愧不已,也无聊不已。

这不,乐子送上门来了。

趁我们都吸烟点火的工夫,两个小偷对着彭兵一个猛冲,两根手指也飞快的对准他身上的钱而去,可我们是干什么的,说的好听点我们是特勤团的,说的难听点我们就是兵痞中的精英人物。

“啊!——”

那两根手指的主人刚一夹住钱,马上发出了震天的巨响,因为彭兵双眼寒光一闪,右手一把抓住对方的右手,一扭,左手顺势就抓住两根手指,再一扭,那一叠钞票就要掉了,然后彭兵右手接过钱放回口袋。接着也不知道他怎么办到的,只见他的右手猛地一抖,一把二指宽十几厘米长的小刀就出现在右手掌心中,接着他冷笑着就要挥刀毁了那两根手指。

我急忙抓住他,他看了看我,这才放了对方:“滚——!”

与此同时,另一名小偷的日子也不好过,花和尚和大彪也正是闲得有气无力的很,这么好的乐子哪肯放过,花和尚一抓对方,一扣肩膀,猛地向后一拉,右脚轻轻一拦,对方就给来了个四脚朝天,两人也不说什么,给对方来了个猛踩。

还好我及时制止,不然那人说不定就完了。因为我知道两人都是从下面上来的,平时就骄纵的很,这样的人,服谁就尊敬的很,不服的那就没什么好说的,打死个小偷对他两来说,跟踩死只蚂蚁似的,保证事后没一点事。

也许被猛揍的小偷经常挨打吧,这小子见两人停手了,马上赖在地上大叫:“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花和尚和大彪本来只是开心一下,没想到对方这样无赖,火气马上就打起来来了,上前就真的要把他打死,可这时围观的群众中又跳出八条大汉,都是上前就把我们围了起来,那被打之人见同伙人多势众,叫的更响了。

我和彭兵还有刚过来的阿莲就要上前帮忙,大彪边拉起衣袖边阻止我们:“大哥(我喜欢他们叫我大哥),俺们好久没活动活动了,不劳您大架,我俩就成。”

说完这两小子就各对着一个大汉一拳,对方也是立即就还击,拳战开始了,围观的群众马上就大叫起来加油。

我和彭兵边注意形势边护着要参战的阿莲到一个柜台边。

这个世界哪都有不长眼的。

这不,见我们三人躲在一边,又见场中那两人对付七人还越打越起劲,另一个带头的最高最大的汉子马上就向我们扑来。

彭兵对我苦笑了一眼,接着眼神一变,凌厉的看着对方飞过来的大脚,一拉,右手对着他脑袋就一拳,对方马上倒地,接着彭兵又拿出小刀比着对方的脖子,刚要说话,阿莲出场了。

由于少了个人阻挡,阿莲一弯腰就躲开了我,马上上前几步,双手提起旗袍,用红色的鞋子就猛踩对方的下体,也许是因为用力过度,对方惨叫的同时一缩脚,阿莲一个不稳就要倒地,还好我及时赶到扶住。

她一见是我,更是起劲了,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我,另一只又提起旗袍猛踩对方。踩了一会儿后也许觉得不过瘾,干脆两脚一跳就同时踩在对方的肚子上,猛跳了几下后,见对方反应还行,这才满意的下来,然后再踢了对方几脚,这才放手,不!放脚和我站在一起,跟什么也发生似的看着地上之人表现,真是得意连连。

整个过程彭兵都是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阿莲,嘴巴也是越张越大,最终情不自禁地放开了对方,对方也是一样,边叫边痛苦的看着这么凶悍的女人,压根就没想到穿的这么时尚的女人这么放的开的踩他。

“走啦!我还要买东西了,好多东西都太贵了,而且不好看。我们到那边去看首饰吧!”阿莲边拉我边撒娇。

“哦!”我马上同意。

彭兵同情的拍了拍对方,站起来悄悄地对我竖起大拇指,眼神尽是佩服的意思,我苦笑。

“大彪,和尚,要帮忙不?”我边走边回头问。

“哈!……大哥,不要,俺正揍的过瘾,你去忙你的吧,等下我来找你。”

我没话说了,人群见我们三人过来(主要是见阿莲过来)都很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

这是世界真的太离奇了,什么都可能发生。

刚走了五十多米远,彭兵就站住了,我一看,这小子盯着一男一女不放。那男的穿西装打领带正对那女地说着什么,估计是个有点头脸的家伙,那女地长的着实高大,穿着一套售货员的服装,正躲着那男地,眼神还求助似的向四周看,估计又是一起性骚扰,这在南京很平常,但让我奇怪的是彭兵双手紧握成拳,脸色都涨成猪肝色了,两眼冒着冷光,正像见到仇人一样的看着那男地。

我和阿莲都吃惊的看着反常的彭兵又看看那正调戏女人的男士,觉得其中一定有问题。

“你仇人?”我好心的问。

彭兵没做声。

“那等下找机会打他冷枪,杀了就得了。”我关心的提醒他。

彭兵有反应了,只是他猛冲过去,对着那男地就是一拳,然后再补上一脚。

“啊!——”

那高大的女人,马上捂嘴尖叫起来,接着又飞快地一把拉住彭兵死死地抓住不放,彭兵也是眼红着看着她,然后双手一用力,就把那女地抱了过来,再紧紧地抱着。

俩人就这么紧紧地抱着,没时间揍地上那男地,可这不代表没人揍他啊,嘿!还是两人一起揍。

见兄弟都冲上去了,我和阿莲马上就冲过去帮忙,把那个刚要爬起来的家伙又狠狠地踩了一顿,我发现阿莲很喜欢踩人的肚皮,让我狂汗。

正打的起劲,那女地却叫住了我们:“别打了,别打了,他是我们经理,别打了……”

我刚停手,那男地飞快的站起来,正要向外跑,彭兵飞起一脚就送了他一程,他的身体也飞了起来,在六米外落地,还向前淄了几米才稳,一脸的血,西装都皱了。

“有种别走,你们等着!”他丢下一句话就推开人群跑了。

我们谁也没在意,接着问起了原因。

原来这位是彭兵的婆娘铁兰,东三省失陷后,这对鸳鸯一不小心就被打散了,彭兵苦练本事,当兵当到现在;铁兰到处找她,直找到南京,可南京这么大,没多久就没钱了,只好到此打工,而那男地的老子是南京城警察局的副局长,见她人长的不错,又是很高大,想收她做姨太太,所以老是烦她,今天正好让我们碰见了。

我想了想就走到二楼和三楼间的电话亭,给钱,拨通了个电话号码。

“喂!这里是特勤团指挥部,找谁?”

“我是李峰,给我拉紧急集合铃,让兄弟们都给我全副武装的到城里的百货大楼来,快点!”

“你是谁?要知道冒充军官是犯法的。”那人打着官腔。

“响尾蛇(一营三班班长的外号)!你个狗日的,老子是一营营长兼副团长李峰中校,现在知道了吗?连老子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你等着,等老子回来后揍死你个狗日的。”我一听就火大。

“啊!真是头啊,是!马上集合。头!事情大么?需要把那几辆坦克开出来么?要知道我还没把坦克开出基地了,头!你说……”

“都给老子开出来,你个狗日的怎么这么罗嗦。”

“是!太好了……”

没听完他罗嗦我就挂了电话。

……

“呜!~呜!……全团紧急集合,全团紧急集合,带上所有装备紧急集合……通知再播送一次……呜!~呜!……”

团内的集合声和警报声同时响起。

好戏上演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