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三不管小镇尽头的兵营,带刺的铁丝门打开了一条缝,放出一队巡逻兵便立刻关上。三不管的一天开始了。

巡逻队用一种小心翼翼的步子直穿三不管,像是踩在街心一条不存在的钢丝之上,谦卑地迈着步子,尽可能地低垂着眼皮。

一条百业萧条的街,阿手的大车店和对面鲲鹏所居的酒店是全镇唯一存在的商业,巡逻队脚下踩的那条中线似乎把镇子分成了两半。人们从屋里出来,只沿着墙根子行动着,绝对无人横穿街道,那是军统和中统间不可逾越的鸿沟。随着更多的人从屋里出来,中间的马道也更像一个两军对峙的战场。

巡逻队像是镇上人的开工哨,而镇上人一天的业务便是晒太阳和拆枪擦枪。步枪、骑枪、比比皆是的手枪、刀具。这里的人们毫不避讳让人看见这些让正规军也显得逊色的家伙,并且绝不避讳让对街看到这边的横眉冷对,仿佛在相互炫耀武力。

那队可怜的巡逻兵越走越是发毛,强做镇静下小声地嘀咕:“班长,怎么今天就是不对啊?”

“有、有什么不对的?鬼扯!”

“长家伙多了好几倍,往常玩的多是短火呀。”巡逻兵说,“我看是真要打啊。”

班长看了看鲲鹏所拥有的那半条街,正好看见一枝在拭擦中指上了他的枪口。他连忙转过头来训斥:“闭嘴!向后转。”向后转,转过来便可走回安全的军营,但班长有些发愣,来时他最后一个是最安全的,去时他第一个可是最不安全的。

卅四正从镇子尽头的阿手店里出来,几乎就在巡逻队的身边。他清了清嗓子往地上咳吐一口,正一步三摇的想迈开步子,却突然愣住。卅四一目到底,两边街上全是林立的枪口。他立刻往店里拧回了小半个身子。

“站住!”班长冲他呵斥。

卅四又拧回小半个身子:“我是国民政府……”

班长小声地威慑:“过来!”

“国民政府教育部……”

班长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为了不引起那两边街的大惊小怪,是悄悄对准他:“老子是中央军!过来!”

卅四茫茫然地过去,立刻被班长揪到了身前,现在的班长有了一个肉盾牌:“走。”

“我是……”卅四正想开口,被枪口顶了一下,终于闭嘴,开步。

一支古怪的队伍,前边走着一个中山装,驻着杖一步一蹭的老头,后边跟着几个藏头露脸,枪口向天的中央军。

鲲鹏从他霸居的酒店里呵欠连天地出来,挥了挥手,手下拖过来一张桌子迎门放了。鲲鹏弯腰,拿起一个大家伙往桌上轰然一放。一挺捷克造ZB26,轻机关枪,现在的鲲鹏算是抢尽满街华彩。

卅四突然站住,看着鲲鹏。

鲲鹏看着卅四,拿牙签捣着牙龈。

一个笸箩往桌上一倒,满桌黄澄澄的子弹,中统们开始往弹匣里压弹。

对街的开始回屋,关门,上板,他们的家伙在那挺机枪面前是没得比的。

赢了这一回合的鲲鹏敲上一个弹匣,端起机枪,走到店门口,“哒哒哒哒哒……”他向对街虚扫了一阵,赢来了半条街手下的喝彩声。

卅四在身后又被枪捅了一下,终于犹犹豫豫再次开步,脚步也自然偏向了没枪的那边。门后清晰的传来拉栓上弹声,卅四和他古怪的尾巴们立刻偏回了中线。

军营线的铁线门又开了条缝,放进终于成功走了个来回的巡逻队。

队伍立刻乱了,卅四被推到一边,丘八们劫后余生地钻回自己的军营。卅四拼命扒着即将关上的铁丝门缝隙:“我是国民政府教育部!国民政府……”他把一只手塞到门里,另一只手慌忙在口袋里掏着东西,掏出的不是证件而是钱。

钱塞到把门兵手上,门缝总算开大了一点,卅四忙把自己挤了进去。

卅四被带到营长面前。

卅四忙颠地把证件、名片、延安开的路条,连同刚摘下的表一起送了上去,其卑屈与平时的嚣张完全是两个极端:“营座戎马辛苦,在下……”

“想走是吧?人人都想走,我都想走。”营长试着表,“你这路条没用。”

“怎么没用?您看这印戳……”

“你拿共党的路条过国军的关卡?要国民政府的戳!”

“在下是难忍共党之污浊挂冠而去,叶落归根也归心似箭,眼下这时局,等来国民政府的戳要几个月呀!”

“那你就跟国民政府说去。我只管卡人。”营长看看抓耳挠腮的卅四,“四百。”

“啊?!”

“国币和边币都不收,四百什么你自己知道。”

“在下是十年寒士两袖清风啊!”

“那就跟你袖子说去。我只管数数。”

“两百。”

“三百。”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