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小排长

81906 收藏 99 38616

我们部队是军事禁区,特别是进入作业区,更是检查严格.在进大门时,由门卫严检,不管是谁,要是没有执班室的电话和文字手续,那你是根本就进不来的.在有就是全天的闭路电视监视系统,执班室的人员是一目了然的,在加上在库区里有我们哨所人员站岗,可以说是三重保险.就是这样的严格管理,严格要求还是出了点小问题,原因就是我们哨所排长处女友而引起的.


排长那年是24岁,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由于我们部队是在深山老林里,用我们这些当兵人的说法就是:"一年到头,连个穿花衣服的都看不到."想搞对象那就是做梦,说来也巧,当地政府为解决我们部队随军家属子女上学难的问题,就特意在当地学校抽调一名年轻美貌的女老师,来我们部队给孩子们上课,她是个刚从师范学院毕业的,满身充青春活力,动感十足的那种人.她白天就给那5,6个孩子上课,晚上住在我们部队的招待所,她在干部灶吃饭.


由于女老师的到来,成为我们部队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说心里话,谁不追求美.她也真的成为我们部队的焦点人物.我们在她身上总结出"三高",就是:1.聚焦温度高,2.回头真率高,3.评头论足人气高.


说来也斜了门了,这段时间我们哨所的小排长,一天到晚借点引子就往营区跑.以往,要是派哨所的兄弟出公差回营区,谁也不爱回去,原因就是太远了,光骑自行车还不算,推着上坡,就得1个多小时.我们连的人都知道,我和小排长的个人关系非常好,小排每次只要从营区回来,一准就要和我谈谈"山村女教师".由于我的父亲也是大学老师,所以我对教育口的事,知道的也多一点,谈到"山村女教师"我也能谈到点子上.由于她总是嘴上挂着那女老师,这一反常现象让我的班副发现了.他对我说:"是不是小排和'山村女教师'来'电'了."我说:"别没事乱抓对,这可不是好玩的.在说'山村女教师'论长象,讲学历,比小排强百倍,她根本就看不上小排的."班副说:"我的直觉没错,你就瞧好吧."我还在说班副:"是不是你也在糊思乱响呢?"班副对我说:"骑驴看唱本,你就走着瞧吧,我说的只定对."我笑着说:"你还肯定(肯腚)对呢?".


这话还真让班副给说对了,我们的小排,真的正在和"山村女教师"拍拖--热恋中.我也为小排在工作上大开绿灯,因为我感觉这门亲事要真是成了,小排就拣了个大便宜.每当我们哨所的人提到"山村女教师",小排就是个劲的心里美,在看小排那小嘴,一天到晚总是乐滋滋的,眼睛也总是笑眯眯的,表情--神采飞扬,一个字"牛".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记得我们这的山菜刚下了嘛,说到山菜我们这真是有的事,满沟里都是蕨菜,广东蕨和猫爪子还有许多叫不上来名的,我们都吃够了.



那是个星期天,排长早早就骑着那辆除了铃不响,剩下那都响的"老爷牌"自行车,回营区去约"山村女教师"去了.班副还和哥几个说呢,小排真的"疯"了,这么早就往营区跑,不知成不成呢,累个好歹的犯不上,这阵子小排那"烧鸡"体格又瘦了许多,晚上整点好吃的改善一把,也顺道给他补补.我还说:"不愧是抓伙食的呀,想的可真细心."


午饭过后,我们哥几个正在玩篮球,一个战友指着山下对我说:"班长,你看小排把"山村女教师"领我哨所来了."我顺着山下看去,当时吓的我是目瞪口呆,老半天没反应过来劲.正在发楞时,班副用手桶了我一下.我心里这个骂小排,你可真是"沙布开屁股---想露一手"呀,把她领禁区里来,还到我们哨所,这不是"没病找病"吗?


只见"山村女教师"怀中抱着一大把粉红和洁白的野芍药花,在和小排有说有笑地向哨所走来,那高兴劲,我都不会形容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云中漫步"?


我赶紧对班副说:"都快回去,收拾一自己的下内务卫生."班副还怕时间不够用,就顺手把我们的军犬大黄给放了出来,也好让大黄挡一把驾,赢得点时间.


一会,就听我们的军犬在山坡下大声开始狂叫,就听到小排在大声的训斥大黄,"坐,坐"的.


在部队当兵的人都知道,军犬见到穿军装的生人,不般你不动它,它不会去主动攻击你的.但要是看到没穿军装制服的人那可就不行了,野性一上来非咬死你不可,所以,我们部队的军犬利害是远近闻名的.



本文内容于 2008-9-4 12:30:51 被知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