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史上最有影响,而且才华横溢的十位女性作家,她们是——




(一)传奇才女张爱玲




名动上海滩,不染红尘焦火气的传奇作家张爱玲。有一种人把自己的生命当作一部小说来写,高潮迭起,异彩纷呈。而张爱铃,这个迷一般的作家,她的一生则是一部传奇,是她告诉历史,20世纪的中国文学还存在着不带多少火焦气的一角。正是在这一角中,一个远年的上海风韵永存。而随着这部传奇的悄然落幕,40年代的旧上海也沉入了历史,这是一个人的死亡是一个城市的陨落,也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二)流浪者三毛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




为了寻找故乡,寻找梦中的橄榄树,三毛找遍了全世界。




短暂的一生中,三毛向来不觉得自己是芸芸众生里的一分子,她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将心固定下来的地方,她常常要跑出一般人生活的轨道,做出解释不出原因的事情来。




不过三毛有这样一句话:“人生苦短,不喜平淡。”




的确,三毛是过得极不平淡,甚至可以说是惊世骇俗。她逃学、苦恋、远走高飞、遁入沙漠。。。。。。以及最后自断生命,她大喜大悲、有泪有笑。




(三)凄苦红尘萧红




她的一生是反封建的勇士的一生,但在个人生活却是一个弱者。“我是一个女性。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




萧红去了,她的一生留下了无数闪光的文字,也留下了无数个迷,正是“何人绘得萧红影,望断青天一缕霞。




(四)浪漫女作家庐隐




李大钊说:“她那顽强的反抗精神是可贵的,如果用于革命多好啊!”




在“五四”女作家中,庐隐是创作小说最多的一位。而且她的创作速度非常快,从不打底稿。所以在她短暂的创作生涯中,她以旺盛的热情笔耕不辍,留下了大量小品文、游记和杂文等等。




虽然庐隐主观上是要求前进的,虽然她具有男人的气质,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她对现实的认识是模糊的,因此她找不到希望,最终带着对人世间的失望而魂归天国,去寻找她理想中的庐山隐。




(五)风流才女石平梅




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杯净土掩风流。




石平梅是“五四”时期活跃于北京文坛的著名女作家,在现代文学史上有不可忽视的地位,她的诗歌和散文尤其为人称道。她26年的短暂生涯中,不仅留下了独特的文学作品,也留下了深沉的ai情乐章。




“石平梅的一生,是一部催人泪下的凄艳的长诗,是一部恸人魂魄的哀怨的悲剧,是坎坷悲艳的一生。”




(六)学林人瑞苏雪林




“我是只蝴蝶,恋爱应该是我全部的生命,偏偏我在这个上仅余一页空白。”苏学林漫长的一生,曾因为婚姻的不幸而痛苦过;也曾因为研究的的成果而欣喜过。




她做学问的的四大原则:




1.要承认世界文化同出一源;




2.要用一贯之的方法,将古今中外许多文化单位贯通起来。




3.要经史子集打成一片;




4.要明间文化、官方文化并重。




因为坚持了自己独到的治学方法,苏学林才有了善于“发现”的眼光,才能揭开一个个文学史上的千古之迷,从而被称为“学术界的福尔摩斯。”




(七)近代第一才女林徽因




林徽因,被誉为近代第一才女。




林徽因既是诗人、作家、又是教授、建筑学家,不但风华迷倒众人,学究深厚也令钦佩不已,她的很多思想深入到了文学、艺术、建筑乃至于哲学思考中,自30年代以来,她在诗坛和建筑界便双负盛名。




她所学并非文学,却对语言艺术有着天然的敏感,使其诗文皆能感人所未感,另辟一番新意。徐志摩视她为“唯一灵魂伴侣。”著名的哲学家金岳霖形容她宛如“人间四月天”,可见其才貌出众,人间罕有。




(八)才艺双全陆小曼




徐志摩曾描述她:




一双眼睛在说话




晴光里漾起




心泉的秘密




刘海粟全面而准确地评价说:“她的古文基础很好,写旧诗的绝句,清新俏丽,颇有明清的特色;写文章,韵籍婉转,很美,又无雕凿之气。她的工笔花卉和淡墨山水,颇见宋人院本的传统。而她写的新体小说,则诙谐直率。。。。。。”




(九)与爱同行冰心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如果说有谁在漫长的一生中始终拥有一颗如冰雪般晶莹剔透、不染丝毫杂质的心,那么这个人就非冰心莫属了。




“爱在右,同情在左,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路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哀。”这就是冰心一生的哲学——她终身在身体力行的哲学。冰心之所以用爱来回馈社会,是因为她生活在爱的世界里。




(十)乱世倾情丁玲




我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战士、国内外享有盛誉的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革命文学家。1951年其著名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荣获斯大林文艺奖。




丁玲曾说:“人生道路是曲折的,像在长江上行船,从四川到上海,中间要碰多少礁石险滩。。。。。。我的一生是坎坷的。”




丁玲的一生坎坷的一生,但总有许多人关心丁玲的遭遇,对丁玲的逝世,许多国外知名人士都极为关注。法国作家苏珊娜贝尔娜的唁函是:“她永远在那里!”




是的,丁玲不会死,她永远在人民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