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三集、全面抗战 第十一章、细菌战

dontbb 收藏 6 1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URL] [内容简介] 朱可夫率大軍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日关东軍第二路軍。何峰也沒有闲着,他一边遣兵调将,一边连续向蒋介石和少帅发出十几封急电。 给蒋介石的电报内容大意是;蒋兄,弟不日统十萬中苏联軍南下,现在是我们收复东北之最佳时刻。望兄火速出兵东三省,光复我中华国土。 给少帅的电报内容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朱可夫率大軍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日关东軍第二路軍。何峰也沒有闲着,他一边遣兵调将,一边连续向蒋介石和少帅发出十几封急电。


给蒋介石的电报内容大意是;蒋兄,弟不日统十萬中苏联軍南下,现在是我们收复东北之最佳时刻。望兄火速出兵东三省,光复我中华国土。


给少帅的电报内容大意是;贤弟;愚兄不日统十萬中苏联軍南下,现是我们收复东北之最佳时刻。东北是中国人之东北,也是贤弟和东北軍之根本,望弟勿错失良机。


但令何峰失望的是:十几封急电如同石沉大海。他无奈之下,只好统中苏联軍十余萬人孤軍南下攻打满州里,择应朱可夫部。


满州里是黑龙江省一个軍事重镇。加上日满軍近三年的苦心经营,也算是一座坚城。而且守满州里的是日軍一个旅团和一个伪满州国步兵师,约一萬伍仟人。


先期赶到的抗联先头部队立功心切,又携新胜之余威,不等苏军赶到,就对日满守軍发起猛烈攻击,不料遭到敌人顽强反击,抗联先头部队伤亡不小。


随后率苏军赶到的何峰立即制止了抗联的鲁莽行动,命;中苏联軍构筑工事,将日满守軍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笫二天,7点整,百架苏机对满州里的日满守軍开始大规模轮番轰炸,随后赶到的苏军炮兵也迅速布陣,9点30分开始炮轰,成排的炮弹在日满守軍第一线阵地上爆炸着。继而,又进行纵深炮击,阵地上日军的视线完全被遮断,日满守軍阵地,满州里表面建筑物,几乎全部被夷为平地。


日满守軍炮兵被苏军打趴,又无空中优势和防空火力,既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只有挨打。死撑到天黑时,日满守軍再也支撑不住子,中村旅团长在部下的劝说下,下了命令:“天黑后,全軍立即突围。”


在夜幕的掩护下,中村率日满軍的残兵败将拼死激战一夜,侥幸突出重围……


日軍一向顽强,中村会逃,大出何峰意料之外,得报后,何峰马上命苏军装甲部队和抗联将士连夜追杀。


天亮后,日满軍受到苏机轮番轰炸,伤亡惨重,他们乘坐的汽车和骡马车成了苏机轰炸的重点对象,很快溃退的日满軍全成了步兵。更要命的是;此时日满軍官兵多是依靠两腿逃生,如何逃得过苏军装甲部队追杀,苏军装甲汽车旅。坦克车上的火炮和装甲车上的机关炮,喷吐着榴霰弹和烧夷弹哗哗地压过来,机枪弹如同下雨似地泼向溃败的日满军身后。成百上千的日满軍被苏军装甲部队驱赶碾杀……不少走头无路的日軍,绝望中纷纷发起“肉弹进攻”,想与苏軍战车同归于尽。但是坦克、装甲车后面的苏中联军步兵和骑兵马上从两翼包抄过来。日軍“肉弹”刚冲上来,立刻被步骑兵用冲锋枪和机枪扫死……


成千上萬的伪满州国步兵师官兵只顾自己逃命,只恨父母给自己少生两条腿,根本不作有效抵抗,配合默契的苏中联军各兵种又让小鬼子只有挨打的份。等中村逃到龙死江时,全旅团仅剩下500余名伤痕累累的生还者。而上萬人的伪满州国步兵师,死的死、伤的伤、降的降、当逃兵的当逃兵,除了紧随中村的伪师长等十余个铁杆汉奸外,反正没人再逃到龙江送死了。


何峰兵临龙江城下,让龙江日满守軍吓破了胆。但让龙江日满守軍感到意外的是:中苏联軍除就地构筑工事,将日满守軍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外。便没有马上发起攻击。


原来苏日草签订了停战协定,苏大本营给朱可夫和何峰下了停战令。



事情还得从日军在侵苏和诺门罕战争中彻底地失败后,卑鄙地使用了“细菌”参战说起。


关东军司令部在诺万罕战争一开始,就指示石井部队拟定在诺门罕地区作战计划。明确指出,如日军作战失利,细菌战应付诸施行。


石井何许人也?石井部队又是一个什么样的部队呢?


原来石井的全名叫石井四郎,是日本细菌战部队的发明者和创始人,1892年6月出生以日本千叶县山武郎千代田村的大地主家庭,曾毕业于京都帝大医学院,后在第一京都卫戍医院任军医。1930年他到欧洲做间谍旅行时,发现纳粹德国正在研究把细菌转用于武器的试验,回国后,在日本军方的支持下,在陆军军医学校创立了“防疫研究室”开始进行细菌武器的研究。


1935年,日本关东军在哈尔滨平房镇建立了规模庞大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由于国际法明确规定,不允许研究和使用细菌武器,日军只好“挂羊头卖狗肉”,表面上“防疫给水部”是解决关东军的饮水问题,实际上从事细菌战研究的“七三一细菌战部队。”由于部队长是石井四郎大佐,日军通称之为“石井部队”。


“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分为第一部、第二部、第三部、总务部和训练部等6个部。第一部研究鼠疫、霍乱、伤寒、白喉、结核,炭疽热、破伤风和马鼻疽等所有传染性病原菌的利用方法和预防方法。第二部担任细菌炸弹和滤水器的制造以及研究进行细菌战时的气象条件。第三部叫做“朝日奈班”,是研究麦角病,豆类立枯病,玉蜀黍黑穗病等攻击农作物的细菌。此外还有—个拥有7架运输机的飞行队,属第二部管辖。


防疫给水部在牡丹江、黑河,嫩江、海拉尔等地还有研究支队。海拉尔研究支队外称为满洲第五四三支队。总之,这支部队的作战目的就是在大块地域内撒布传染病菌,消灭人、畜和农作物,制造无人区。


到侵苏战争时,“防疫给水部”已经研制出“石井滤水器”、“火焰喷射器”、“石井细菌喷射器”、“石井细菌瓷壳炸弹”等新式武器。并培养出了成吨的各类传染病菌,这些病原菌主要有:鼠疫杆菌。主要培养在跳蚤身上,这些跳蚤因饥饿就要吸血,很快地能在人畜身上蔓延传染。一般症状是发高烧同时发冷打颤,恶心得厉害。结膜充血,步行困难,语音涩滞等,如同酒醉。随之淋巴腺逐渐发肿,全身心烧,以致皮会变成黑色。患者一个星期就能死去。在菌量多或菌力非常强的时候,能在细菌侵入血液前,引起毒血症而死亡。


炭疽热菌。是一种在炮弹破片所造成的创伤上发生的感染病,伤口小而又不干净的时候,最容易发生。病原菌叫做“炭疽”但并不只是一种菌,一般广泛分布在土壤中,呈现类似症状的一系列菌群,能产生强烈的毒素。发病时伤口周围红肿,体温急剧上升,引起肌肉坏疽并产生炭气,潜伏期五至六小时后突发性死亡。


斑疹伤寒。是寒带病的一种,也叫做战争伤寒,几乎是战时必然发生的一种传染病。这种传染病对战争胜、败有很大影响,是由战场上的跳蚤和虱子来做媒介的。


鼻疽菌。是马、牛、羊的大敌,得病以后从鼻子流出很多浓鼻涕,两周内就死亡。


霍乱菌。能引起急性肠道传染病。症状是腹泻、呕吐,大便很稀象米泔水,四肢痉挛冰冷,休克。患者因脱水而眼窝凹陷,手指,脚趾干瘪。


这些细菌都是用活人作试验研究出来的,被用于细菌试验而死亡的达数千人,大都是反满抗日的民族斗士和无辜的和平居民。试验过程灭绝人寰,惨无人道。


赤塔之战,石井四郎还没有做好准备。但到了诺门罕战争时,石井四郎遵照关东军司令部的指示,在诺门罕战争开始前拟定了3个细菌作战方案:

1、将装有细菌感染的小动物、物件及食品的炮弹,用皇军炮兵阵地上的大炮发射出去。

2、使用飞机空投石井瓷壳炸弹,这种瓷壳炸弹,里面装有五千只带有鼠疫菌的跳蚤。借助少量火药的作用,使它在稍为高出地面上炸开,这样,跳蚤一落地,就能发起一个扑寻热乎乎人血的行动了。每架飞机可携带数十个这样的瓷弹,去哈拉哈河西岸投掷。

3,派出一支敢死队,深入哈拉哈河西岸地区,往所有的水源处投撒细菌和剧毒,使之污染。

为此,制作了精密的哈拉哈河西岸的供细菌作战的地图,上面标着可供细菌污染的饭用水源、河流、泉眼、湖、泡和水井等作战目标。



诺门罕战争日军多次失利,因此,日军便迫不及急待地将细菌武器用于战场。但日军做贼心虚,害怕火炮和飞机发射投掷,容易暴露目标,决定采用人工投掷。


他们以为在哈拉哈河中撒上细菌,使苏中蒙军人畜喝上经过细菌污染的水,将不费一枪一弹而打击苏中蒙军的战斗力。


8月10日,松本中将在哈拉哈河西岸的军事行动都归于失败后,关东军司令部命令石井部队开始行动。


“七三一细菌部队”石定党重少佐带领22人的敢死队,用鲜血签名,宣誓用生命保证不泄露任何机密后,便携带大量“细菌”偷偷地向哈拉哈河岸奔驰而去。


投毒分队用布包裹着的物品里;有2只充气式大型胶皮船,十几个高大的金属容器,还有大型皮箱,玻璃容器,铁水桶、长柄勺和绳索等。


到了哈拉哈河岸边,石定党重少佐用望远镜看了看对岸,没有发现苏蒙军,这是事先已经侦察过的。天空中也没有飞机,远处,从西北方向隐隐传来隆隆炮声,但距这里不下20公里。四周是静悄悄的,少佐命令开始行动。敢死队就在岸边一人多高茂密草丛中开始组装器材。胶皮船充入气鼓起来以后放进河里,把两只船的船尾用绳索捆在岸边,随后把金属容器和铁水桶装进船里。时值盛夏,而且在正晌午头上,敢死队所有人的军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他们上了小船,向河中心下游划去,当驶到岸上绳子拉紧的时候,两只船上的士兵同时打开了每个容器的盖子,然后将容器扔进河水中。


容器里装的是鼻疽菌,只要牲畜喝了水被鼻疽菌感染,两周内就死亡。而人饮了含有鼻疽菌的河水,就发高烧,浑身浮肿,四肢无力,最后死亡。在当时还没有制服鼻疽菌的特效药物。容器里,还有伤寒、霍乱、鼠疫等细菌。


容器在水底下慢慢地、不断地放出鼻诅菌,顺水向下游漂去,两只胶皮船顶着水慢慢向上游划着,伤寒、霍乱和鼠疫的容器被丢在水里,两名军官在提取水样,测试温度,做着记录,并进行拍照。


这样石定党重少佐等人行进了一公里,将带来的全部容器都抛进河内,投入河中的各种细菌共重22.5公斤。


哈拉河水被细菌污染了,而投毒的恶魔们在返回时,落入了何峰特种部队的伏击圈,石定党重少佐等人全部被特种部队用高效麻醉枪捕获,虽然石定党重少佐等人死不承认,但他们的拍照、提取水样,测试温度,用日文做的详细记录都一一成了铁的证据。


苏軍马上向全世界公布了关东军在哈拉哈河上进行细菌战的铁证,日本出丑了。关东军自知这种丧失人性的罪责难逃,便反咬一口造谣说:“苏军重轰炸机轰炸了胡鲁斯台河水源地,弹坑里出了水,经化验结果有赤痢菌……”


纸里包不住火,假象终究被戳穿。后来日軍对中华大地进行细菌战,对细菌战深恶痛绝的何峰偷袭“七三一部队”时,在“七三一部队”的保险柜中,找到了存有石定党重少佐等22人签名的血书。俘获了一名日军医中佐作证,再次证明了石井部队在诺门罕战争时,使用过细菌武器,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坦克、飞机、大炮得不到的东西,靠细菌武器仍然得不到。细菌战中,关东军颜面尽失。但关东军还要“打肿了脸充胖子”,扬言要打场复仇战,以雪日本陆军战史上最大的一次耻辱。但日本大本营和天皇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8月15日参谋总长载仁亲王给关东军司令部下达了罢战的命令。


日入侵赤色苏蒙,全世界帝国主义列强一个个暗地里幸灾乐祸,但此时,仇视红色政权的欧州各帝国主义列强和美国,见日满軍大败,恐苏联共产主义势力借灭日满之机,赤化中国东北。纷纷指责苏联入侵满州国,欧州各帝国主义列强甚至集结了大量兵力,准备随时出兵武力干涉。为避免两面受敌的可能,苏军也想尽快结束苏日战争。


日本驻苏大使东乡受政府之托,利用这个时机,提出同苏联进行停战谈判,苏联表示同意。


1936年8月16日,日本驻苏大使东乡与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会谈后,草签订了停战协定,苏大本营同时给朱可夫和何峰下了停战令。


但在赤塔森林中残存的日异種兵,取得的一场令人意想不到的胜利,差一点儿让苏日战争再次大规模爆发。详情请看下集;赤塔大屠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