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十章自立义勇军 第四节夜袭残敌

ddtt 收藏 6 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孙列臣拉动花弩的发射机关,里边六支弩箭两支向正面飞其他四支向侧前方就打出去,六支箭都是带倒须钩而且是拿毒药喂过的,是种很缺德的暗器,他自打混在绿林道以来根本没在实际战斗中用过,就在练习的时候打过,因为暗器如果总用这个被绿林人看不起,都不会把你当侠客,可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不拿出来亮亮是不行的。

六支毒箭发出去鬼子兵躲闪不及有三个人被打中,鬼子兵痛苦的捂着伤口倒下去,即使不留血而死也会被毒死,箭上的毒虽然不是见血封喉但是也不慢,白川被暗箭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鬼子兵都提高了警惕,就见孙列臣一伸左胳膊,袖子里三支袖箭飞向左边企图攻击他的鬼子,两个小鬼子一人嗓子上挨了一箭,这下鬼子就炸窝似的往后退,不知道下一步他还有什么东西,孙列臣得意的摸出几支飞镖打出去,鬼子提高了戒备躲闪及时只有一个鬼子被打伤,不过镖上也带毒过不久鬼子也会死。

打完身上的零碎孙列臣往前一纵身往起一跳蹦起来双手举起鬼头刀向鬼子兵的头上就砍,鬼子兵急忙用步枪往外架但是孙列臣拿的是宝刀,只听喀嚓一声三八大盖被砍成两边,刀落下去把鬼子的脑袋劈开两半,一半掉在地上,“敢打爷爷,爷爷叫你知道知道什么是厉害。”他提刀又奔一个小鬼子面前,鬼子兵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举枪就来个突刺,孙列臣那是会功夫的人,往旁边一闪身用到顺鬼子的步枪往后滑,鬼子一个没注意左手被鬼头刀削了下去,鬼子兵疼的当场昏死归去,其他鬼子一拥而上跟孙列臣打斗到一起,不断的有鬼子兵受伤。

白川知道日本陆军有冷兵器格斗的爱好,但是这么打下去要死很多人,他拽出缴获的一支盒子炮对着孙列臣连开好几枪,把孙列臣击毙。

张武非甩手就一飞刀,白川躲避及时飞刀没扎到他,正好扎在一个鬼子兵的眼睛上,疼的鬼子兵惨叫一声倒下去,鬼子兵这次一下全围过来攻击他,张武非面带冷笑,又摸出一把飞刀飞进最前边的一个鬼子兵的嗓子里,被飞刀扎到嗓子里能好受么,鬼子兵丢下枪捂伤口就倒下了,吓的鬼子兵就是往后退,张武非趁机往前一纵身左手抓住一个鬼子的步枪右手轮起宝刀砍下去把鬼子脑袋从脖子上砍下去,随后他也使用背后的花弩和袖箭连伤几个小鬼子,白川见无法用刺刀取胜,只要冒着丢人的危险再次用盒子炮开火把张武非当场击毙。

特战小队损失了一半兵力,步兵几乎没剩下几个,等后边的机枪手掷弹筒手追到后山的时候发现,地上到处是死相怪异的战友,白川气乎乎的看着地上的两个死人,他们零碎可真多,他长这么大第一次了解了中国武术的奇异,居然有这么多种暗器,而日本只有武士精神和刀,日本没几个武士会打暗器,只有已经失传的忍者会使用暗器,而忍者的暗器有十分简单,这两个土匪出身的义勇军身上居然有三四种暗器,飞镖飞刀到不稀罕,主要是打这种东西的人本事大,中国人太奇怪了,他们用很简陋很奇怪的武器,他们身怀绝技誓死抵抗,从武士道精神这里看他们是真正的勇士,应该善待他们的遗体。

“挖个坑安葬他们。”白川说完手下的兵不肯动,他举起盒子炮对着天开了一枪,“执行命令。”被枪声吓着了的士兵十分气愤的执行命令,自己人死了都不着急安葬居然安葬敌人,什么事呀。


张学义、张汉杰、戚贵带着几个残兵跑回后边的山头,前山已经没了枪声,张学义看着小山头上的鬼子兵,气的直跺脚,本来的作战计划不是这样的,这里的地形非常好,小山伪装好了可以非常顺利躲避开鬼子的侦察,用主山吸引鬼子等鬼子往主山走的时候小山头上的部队忽然开火,这样可以打鬼子个措手不及,可是张武非贸然的开枪鬼子直奔这里来,仗就打成这个样子,他已经成烈士在埋怨他没意思了,可惜失去全歼灭鬼子三个小队的机会,现在鬼子占据小山头,得到一个落脚点,他们对主阵地的攻击距离大大减少。

下一步更麻烦,自己还跟两位兄弟没好好相处呢,在一起的日子那么短暂,自己甚至不知道他们的过去、家乡、以及他们在江湖上遇到的事,他们怎么成的绿林人的,他们身上的暗器是怎么练成的,自己以前还想跟他们学呢可是行军打仗全给耽误掉,遇到高人正好学本事可是自己错过了,他们已经为国捐躯,他们是优秀的中国人,优秀的华夏族子孙,一个忠义爱国的侠客,可历史会记住他们么,或许他们会被人们遗忘。

“团座,下一步怎么办?”张汉杰知道他们手里的军队不多了,山上就两个营,粮食弹药都不是很多,这里能不能守住?张汉杰根据自己所学的军事知识他认为守不住,因为敌人的机动能力太强,增援能力也强,补给能力更不用说,傻瓜都知道怎么回事。

“守住这里,他们现在不就剩下五十个步兵,以及一百多炮兵,如果敌人不增援,我们就干掉他们的步兵然后下山干他的炮兵。”

“团长,你疯了?”戚贵知道自己的兵即使怎么训练也不行,鬼子兵起码训练了一年多,自己的兵技不如人武器不如人怎么打,他这么打是要拼光部队,“我们没一挺重机枪,没有什么象样的火力,我们怎么打,靠六挺子弹不多的机枪?”

“就因为我们没重武器所以才好打,把我们的步枪带上,跟他们干,他们以为我凭借地形打死守我偏偏不守,粮食那么少怎么守?”张学义早晨看清楚了,鬼子山下就三个步兵小队两个炮队,现在敌人只有两百人,自己有六百人,拼一下还是可以的,希望晚上敌人没得到增援,自己玩个时间差跟鬼子干一仗,不过这也是一相情愿的事,万一人家增援一个中队自己就中圈套了。


白川带着阵亡士兵的尸体回到山下,见到尾野他例行汇报完以后一个人找个没人的角落安静的坐着,他文化不高根本不理解为什么要打这场战争,说是为了土地、资源、市场、劳动力,可是谁得到了这些,天皇、国家、政客、财阀、将军,自己得到了什么,身边的战友还没熟悉甚至不知道名字就死在这异国的土地上,他们家的地谁种?父母双亲怎么照顾?

自己一点好处也没得到,为什么要卖力的打仗呢?白川想到这里感觉自己太自私,自己是为了国家和民族,政客怎么了将军怎么了,他们不都是日本人么?日本人为日本谋取利益有什么不对,国家强大了军人脸上也有光,国家强大了日本才能傲世群雄,国民的生活也会得到改善,他脑袋里的阶级矛盾被根深蒂固的民族国家观念给压了下去,他怀疑是自己在家的时候听了太多日本共产党的宣传。

尾野把白天的战报发给上级,他这是第一次为自己的前途担忧,如果如实报告两个中队阵亡特战小队损失一半那上面怎么看自己?炮弹消耗了那么多,关东军司令部对自己的期望和培养自己如何报答,如果上级真知道真相自己晋升的道路或许就结束了,不行,绝对不能告诉长官真的情况,他亲自起草了战报,向上级报告歼灭叛军张学义部一千人,自己损失两百人,目前正与残敌保持对峙,请上级速派援兵,最好是步兵中队。


“好样的,终于击败了这个叛徒。”本庄繁看完电报很是得意,电报放在在桌子上坂垣征四郎接过来看看,“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要么带回叛军首脑的尸体要么活捉叛军首脑,光靠电报我们是不能真正了解敌人的。”

“他要求增加部队,我就再给他一个中队,这样可以锻炼好他的指挥能力。”本庄繁夸奖尾野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增援的命令刚刚下到距离大青山几十公里外的日军部队那里,他们最早要中午才能赶归去。

尾野发完假电报早早的钻进帐篷睡觉,他让三分之一的人站第一班夜岗以防偷袭,他可以欺骗别人但是不会欺骗自己,他相信敌人依然有实力反扑过来。

防归防但是分谁,入夜以后张学义让部下吃饱了以后早早休息,到半夜十二点他起来集合队伍,两个营的部队携带机枪掷弹筒就悄悄的下了山,部队在这里住了很久也熟悉地形,六百号人就安全的离开大山下到山脚下。

为了不让日本鬼子占便宜,张学义把部队拉到鬼子营地北边,打算从鬼子身后下手,南边就派两个连,全部安顿好以后他亲自指挥机枪手和掷弹筒手突然向鬼子的哨兵以及帐篷开火,鬼子营地内的篝火是最好的照明灯,在黑暗中的义勇军可以充分利用鬼子营地内的火光。战斗一开始张学义端起机枪又喊又打连续击毙了十几哨兵,密集的榴弹把鬼子的营地炸的火光冲天,等消耗完机枪子弹和榴弹,埋伏在鬼子营地南边的两个连突然发动冲锋就杀进鬼子大营。

张汉杰、戚贵俩人冲在最前边,双手提着盒子炮见人就打,冲进鬼子营内与鬼子展开夜战,鬼子兵死伤一半,剩下不足一百人拼命抵抗,给冲锋的两个连造成很大的伤亡。张汉杰看见鬼子就开枪,这打两下那打两下像苍蝇一样瞎冲,其实他是在找大炮,他恨死鬼子的炮了,他找来找去找到了炮兵阵地。

“都给我快点,炮在这里,把炮弹拿过来堆积在大炮底下,然后拿手榴弹炸了它。”张汉杰站在炮附近,见有鬼子冲过来两枪齐发把鬼子放倒,其他士兵纷纷找到炮弹堆在大炮附近。

“参谋长,好了。”士兵报告完拿出一枚手榴弹炸炮。

“好,离远点一起扔手榴弹。”张汉杰往大炮北边跑了几十米,“就这里,一起扔,扔准点。”

几十个士兵一起拉弦儿一起把手榴弹扔在炮弹箱子上,这下可是放了大号焰火,炮弹剧烈的爆炸把火炮彻底炸飞,四门迫击炮和四门山炮再不可能使用,被炸成扭曲的金属块掉在地上。


张学义偷袭敌营得手后带着不足四百人的部队匆忙向北转移,偷袭鬼子营地也不是好干的事,两个连几乎没剩下几个人,他作为指挥官是估计不足,鬼子的炮兵单兵作战能力也是相当强的。

向北转移的路上张学义只好徒步行军,军队的马车、战马都让张忠带走了,现在自己身边只有一个半营的步兵,要不是为炸鬼子的大炮自己也不用搭进去那么多人命,下次非给鬼子点厉害看看。

一营在前二营在后部队成纵队徒步向北转移,正好迎面跟一队鬼子相遇到,尾野请关东军司令部派的一个中队还没到大青山脚下就遇到了张学义,鬼子的中队长把指挥刀拔出来一挥,“全体注意,准备战斗。”

中队长说完各分队的机枪手急忙窝倒步兵窝倒隐蔽在机枪手之间,掷弹筒组在二线,六挺歪把子对准八百多米外的义勇军开了火,掷弹筒也发射出五十毫米的榴弹轰炸敌人队列。

密集的爆炸在队伍周围炸开,张学义马上趴下隐蔽,这是他第一次没骑战马,要有战马他早一马当先杀过去,这次剩下的这四百来人没战马没重机枪,这怎么打呢?

“团长,这种情况就要先撤,鬼子的远距离射击精度十分了得,跟他们对峙下去我们会拼光的,说不定还有其他中队呢,我们还是先跑吧,那里有个小山头,我们先撤上去在跟鬼子打。”张汉杰也是从九一八打到今天的,战场经验十分丰富,他才不在平地跟鬼子玩命,人家骑兵、装甲汽车、以及大股步兵一包围这些人会全死的。

“好,你带人撤离,我带机枪班留下。”张学义自己端着机枪卧倒不动,张汉杰知道他是擅长玩命的福将,也不强带他走,他自己带着一个半营先跑,六挺歪把子机枪架在地上,副射手拿着数量不多的备用子弹隐蔽在机枪旁边。

鬼子兵一看有一大群人背着步枪正跑呢,中队长立功心切立即命令全中队出击,可鬼子刚站起来一大片对面的机枪响了,歪把子这机枪死沉死沉,射击时候很容易卡壳,但是只有一个优点就是精确度好,对付八百米内的目标一点问题都没有,鬼子以密集队形冲锋一下就遭到六挺机枪的交叉火力射击,活的着果子卧倒隐蔽死的倒地上就不动,枪法好的步兵零星的开火,企图狙杀掉对面的机枪手。

“鬼子一站起来就打,一蹲下或者卧倒就停,你们几个是我挑出来的老兵,都给我认真打,子弹就这么多不许浪费。”张学义从不让新兵摸机枪,能操作机枪掷弹筒的都是老兵,基本都是些前东北军成员。

“没问题,我们专干这个的。”机枪手冷静的等着鬼子的冲锋,副射手把一排排刷上润滑油的子弹放进弹斗里,歪把子机枪可以边打边装子弹,因为枪上没梭子,只有供弹漏斗,枪边打边装火力持续性非常好。

鬼子中队长听出来是六挺机枪的声音,可见敌人的火力很强,他命令掷弹筒组向机枪阵地持续射击随后他举着指挥刀带着步兵们一拥而上。

“打军官,打拿刀的,打枪上挂旗的鬼子,打。”张学义瞄准军官就扣动了扳机,歪把子机枪连续响了起来,鬼子军官倒地以后身后的号兵、勤务兵、军士、执行官、传令兵等好对鬼子都被机枪子弹命中,张学义看打掉鬼子的中队长,就知道鬼子一定会乱套,他端着枪努力的向几个军曹和传令兵开火,只要这几个人不死鬼子的中队部依然可以协调各小队,他身边几挺歪把子机枪分别向鬼子的小队长和军曹开火,这些目标还是比较好辨认的。

鬼子向前冲了几百米又停下来,没有军官指挥他们就暂时陷入混乱状态,各小队马上由军衔最高的人代理指挥,然后鬼子兵叫喊着一起涌上来。

“打。”张学义说完又开火扫射,机枪继续抵抗但是子弹接不上,机枪手和副射手身上没备用子弹。

“团长,我们没子弹了,剩下的子弹都在步枪里。”机枪手丢下机枪抄起步枪准备打。

“扔一组手榴弹快撤。”张学义摸出手榴弹扔出去,然后丢下机枪一手提着步枪一手拿着盒子炮在十来个兵的保护下往北跑,鬼子近追不放不断的有人掩护张学义的时候被鬼子击毙,鬼子的步兵冲的太快了,四百米的距离一下就追上来,张学义头也不回撒腿就跑,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狼狈。

快跑到山头上的时候他就听山上喊:“卧倒,快卧到。”

戚贵在山上喊完对部下说:“都给我打,瞄准小鬼子往死打,就当是打兔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