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十五章世事难料 一一六

赵启杰 收藏 9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size][/URL] 第二天,李克醒得很迟,因为今天他休息,小马就没有叫他。李克睁开眼,听到小马在外间忙碌着,就躺在床上问:“小马,任哥打电话来了吗?” “没有。” “现在几点了?” “都快十点了,你可以起来了。” “哎!”李克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嘀咕着,“怎么到现在还没打电话来呀?”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第二天,李克醒得很迟,因为今天他休息,小马就没有叫他。李克睁开眼,听到小马在外间忙碌着,就躺在床上问:“小马,任哥打电话来了吗?”

“没有。”

“现在几点了?”

“都快十点了,你可以起来了。”

“哎!”李克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嘀咕着,“怎么到现在还没打电话来呀?”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小马担心地说道。

李克没有回答,到外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顾不上吃早点,就急着给任柯打电话。还好,任柯的电话是通的。

“喂,任哥,你联系上了吧?”李克焦急地问。

“李克,你现在能到我这儿来一趟吗?我想和你说点事儿。”任柯答非所问,李克听着任柯的声音有点不对,预感事情有点不妙,对小马说道:“小马,我到任柯那儿去一下,有点急事儿。”

“什么急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小马慌张地问,“不会是我们的钱出了问题吧?”

“现在还不清楚,我去一下。”李克烦躁地说。

“天那,怎么会这样?”小马把孩子往童车上一丢,“要不要我们一起过去?”

“不用了,你在家吧,真出了问题,你去了也是白搭。”李克穿上外套,带上门就出去了。

果然是出了问题。任柯一早就与广财联系,可是死活都打不通他的电话。于是他把电话打到邻居家里,才知道,广财已失踪几个月了,家里挤满了讨债的人。任柯丢下电话,头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怎么样来面对李克。虽然钱不是他借的,但无论怎么说多少也与自己有关系。他在自己租来的一间小平房里一刻不停地抽着烟,等待着李克的到来。

李克推门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于是单刀直入地问:“任哥,是不是钱的事出问题了?”

“唉!”任柯尴尬地叹了口气,“广财失踪几个月了,联系不上他。听说,很多人都被他骗了,现在都挤在他们家里等着他回来。”

“这怎么办?!”李克感觉自己是在吼叫。

“他人联系不上,我有什么办法?”任柯说。

“那你得为我想想办法,钱拿不回来,小马还不得与我拚命呀?”李克用祈求的眼光盯着任柯。

“我能怎么办呢?”任柯为难地说道。

“不行,我们就去报案!这不是诈骗吗?”李克说。

“家里那些债主已经报案了。”任柯说,“问题是找不到广财,报案也没有用,钱也拿不回来……”

“唉!早知这样,我……”李克说不下去了,他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我说天上还会掉下馅饼来呢!这敢情是个圈套。妈的,什么大老板,纯粹是一个诈骗犯。小马要是知道,还不知会着急成什么样子呢!想到这里,李克说,“你看,我们去一趟吧?你带我到广财家,我们去看看情况。”

“这……”任柯左右为难。他现在分配在一家企业上班,考勤制度很严格,恐怕难以请到假,如果不答应陪同前往,似乎也说不过去,毕竟自己在这件事情上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我没有从中拿一分的钱的好处,但谁能保证别人不这样想呢?就是下岗丢掉工作,也得去陪李克跑一趟,能要到钱最好,了却自己一桩心事,要不到钱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到人至以尽。想到这里,任柯说,“好吧,我现在就打电话请假,我们晚上就动身!”

“你能请到假吧?”李克问。

“你放心,请到请不到我们都准时出发!”任柯斩钉截铁地回答。

“好吧,那我先回家准备一下,然后到火车站订票!”

其实,任柯清楚,就是现在去了也没有什么用。不过,既然李克要去,他也不能不同意,钱毕竟是李克的,自己再急也没有李克急。自己处在一个令人尴尬的位置上,扮演了一个令人尴尬的角色。

在李克走后,任柯与自己单位的主管打了个电话,要求请几天假,没有得到批准。任柯说,反正我与你讲过了,晚上我就动身,你看着办吧。说完他就狠狠地挂上了电话。妈的,我有急事还不让我请假,什么世道这是?!

事实证明了任柯的推断。当第二天一早,当任柯与李克赶到广财家里的时候,看到的是铁将军把门,门前还着五六个债主。任柯说,你看,广财不在,干脆,到我家先住下,我们等几天再说。

李克失望地往趴在门缝里看了看,一言不发,站在那儿发呆。任柯又说,走吧,先到我家里去歇一歇,吃点东西。

李克就机械地跟在任柯的后面,去了任柯的家里。广财的家距任柯的家没有多远,一会儿工夫就到了。白天任柯带李克四处转了转,晚上两个人都没有睡意,商量着对策,直到深夜也没有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

在任柯家住了一周之后,李克说,任哥,你看,我们这样住着也不是办法,明天还是回去吧。

“嗯。”

李克又说道,任哥,你毕竟与广财是家门口的邻居,乡里乡亲的,他迟早都要回来。不如你打个借条给我,就说钱是你借我的,让你的家人向广财要,这样也许会好一点,你看可以吧?

任柯犹豫了一下,无奈地说,行!于是就找出纸笔,为李克打了一张十万元的借条。李克接过来看了看,顺手装入了自己的衣袋。任柯不解地问,你怎么把条子装到身上了?李克回答,反正广财现在活不人死不见尸,条子我先收着。我没有别的意思,回去骗骗小马,对她好有个交待。

李克的话把任柯说得一头雾水,难道这钱就算是我借的了?任柯也不好意思细问。在回A城前的那个晚上,任柯作为东道主,在镇上一家饭店请李克吃饭。由于心情不好,气氛有些郁闷。任柯说,兄弟,我对不起你!我要是知道广财是这样的人,绝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

李克闷着头喝酒,也没有搭话。其实,这种马后炮不放也罢,现在说什么也是多余的。不过,任柯感觉不说心里不痛快,尽管李克也没有兴趣听。

“兄弟,你放心!”任柯继续说道,“广财迟早都会回来的,说句到家的话,万一他还不上,等我有了钱,我也要还上你。”

李克仍然闷着头喝酒,没有说话。任柯讨了个没趣,谁让自己好心办了坏事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