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十五章 女人心 海底针

富贵不淫 收藏 2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十五章 女人心,海底针 所有的人立刻噤声,一片鸦雀。 雷老虎穿过人群,来到蓝玉面前,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他没敢因为自己受了委屈而添油加醋,因为他也揣摩不透自己的表格将在这件事上怎么决断。 蓝玉听了,沉吟片刻,走向郑寅,所有的士兵立刻分列两边,闪开一条胡同。 蓝玉也不想为了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十五章 女人心,海底针

所有的人立刻噤声,一片鸦雀。

雷老虎穿过人群,来到蓝玉面前,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他没敢因为自己受了委屈而添油加醋,因为他也揣摩不透自己的表格将在这件事上怎么决断。

蓝玉听了,沉吟片刻,走向郑寅,所有的士兵立刻分列两边,闪开一条胡同。

蓝玉也不想为了一个女人,而和这个自己很喜欢的兄弟翻脸,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宦官竟也能勾搭女人?

原来对昨天的问话,他也和郑寅一样,早已是忘得精光了。

蓝玉来到郑寅和丁小乙跟前,哈哈哈大笑:“马兄弟,难道你一个宦官,还要和我争这个表妹不成?”

郑寅一听这话,心中大怒,刚要反驳,却被丁小乙按住,只听她款款道:“蓝将军,奴家本是江南名门望族,自幼许配他马家,谁知兵荒马乱,表哥他被捉去做了宦官,前几日刚刚重逢,尚不知前途如何呢?”

郑寅心中好不悲哀,我为什么要做宦官呢?要知道这个小蹄子中意自己,早就办了她岂不省心?偏偏斜刺里又杀出个蓝将军来。

蓝玉笑笑对郑寅道:“马兄弟,你若看得起哥哥,我便把她迎娶回家,做我的王妃如何?”

郑寅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既然要扮演郑和,那么太监的身份就不能揭穿,可是不揭穿,就要失去丁小乙,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丁小乙说话了:“表哥,你就写一纸休书吧,既然我们做不成夫妻,何不成全了我和蓝将军?”

郑寅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他恨恨得看了一眼蓝玉,由看了看丁小乙,他猜不透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不等他开口,就听丁小乙又说话了:“不过奴家有三个条件。”说到这里看着蓝玉不往下说了。

蓝玉听了,立刻答道:“慢说三个条件,就是三百三千个,我也办得到,你尽管说便是。”

丁小乙慢慢道:“在场各位将军听真了,我丁小乙是名门之后,自然要明媒正娶,绝不能草草了事,这便是第一个条件。”

“很好,我答应。”蓝玉嘴一撇,充满自信的答道。

“这就要找到我的爹娘,让媒人前去提亲,得到爹娘允许,方才能够成家,蓝将军等的及嘛?”

“等的及,等的及。我们这就去找。”蓝玉一口应承。

却见丁小乙眼脸低垂,抽泣道:“只是去年我与爹娘失散在杭州城,奴家找遍杭州也未见踪迹,这才四处搜寻,至今尚不知下落啊。”

郑寅听了,心中笑了。

丁小乙不等蓝玉答话就接着说:“蓝将军乃天下英雄,自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奴家先谢过蓝将军寻父之恩了。”说罢,学着电视里古人的女人礼节,也不管对不对,先施一礼再说。这些话激起了蓝玉的英雄情结,他拍着胸脯道:“就是踏遍大明的山山水水,我蓝玉也会给你找到爹娘。你接着说第二个条件吧。”说罢伸手去搀丁小乙。

丁小乙起身道:“谢过将军,这第二个条件有点难办,不知将军能否答应?”

“你尽管说,我先答应你便是。”这家伙还不知道自己中了女人的圈套,竟先拍了胸脯。

“奴家乃黄花之身,要做就做正房,不然奴家绝不会出嫁的。”

“这、这、这……”蓝玉顿时傻了眼。他的夫人姓胡,乃胡大海的女儿。蓝玉曾经倾情于朱元璋的妃子郭惠,但是硬生生被朱元璋拆散,制造谎言,骗过了郭惠,将其纳为惠妃。后来惠妃娘娘的母亲死时,告诉了惠妃真相,惠妃便不顾身份频频与蓝玉约会,那是蓝玉最为激情燃烧的岁月了。但是好景不长,朱元璋知道后,恼羞成怒,把惠妃赐死,并对外宣称暴病而亡。那个时候蓝玉就埋下对朱元璋的恨,这也是朱元璋对蓝玉最终下手的深层诱因之一。而这位胡夫人,便是为了堵住蓝玉的痴心,而由朱元璋亲自做媒促成的婚事,要想休掉胡夫人,几乎是难于登天!

丁小乙看着蓝玉的脸阴晴不定,心道:万万不能把弓弦拉的太满,不然弦断了,就一切白玩儿了。

想到这儿,她连忙道:“若是蓝将军为难,小乙愿意屈居,但是要和大夫人平起平坐才行。”

蓝玉听了长出一口气,这个条件好说,我本就不喜欢那个黄脸婆,娶了这个天仙般的美女,安排另一处王府便是了。当即答应,接着问第三个条件。

丁小乙说:“我的表哥虽是一个宦官,但是他也是一个男人,还请蓝将军将来出处呵护才行,必要时要救他一命。”

“好好,别说一命了,就是千命百命我也会救的,他本也是我的知音啊。这个条件我答应了。”蓝玉爽快的做出了承诺。

这时丁小乙回头看着郑寅道:“表哥,我这是不得已之举,谁让你成了宦官呢?你就写一纸休书,让我随蓝将军去南京吧。”说着话直冲他使眼色。

“休什么休,我这样的,还能成亲吗?”郑寅似乎明白了丁小乙的心思,脖子一梗道。

大家听了哄然大笑,一场危机就此化为乌有。

这场危机中,还有一双幼稚的眼睛,时刻在关注着局势的发展,时而放松,时而紧张,时而醋意大发,那是月儿的眼睛。她对盛世荣华充满了向往,昨天的饭菜之丰盛,大大超出了她的想象,更别提那饭菜的可口美味了。她还不知道,这些饭菜花的钱,足够她们家一家人吃上一辈子。

这个小姑娘梦想着那种神仙般的生活,常常做梦自己成了贵妇人,女财主。郑寅的高大威猛阳刚帅气,在她的眼里,远不如蓝玉那充满传奇色彩的大帅身份,还有王公贵族的权势金钱。她过厌了穷人的日子,最朝思暮想的就是一步即蹬青云,直落王府堂前。

此时她看着丁家姐姐就要成为王妃,心中不觉又喜又恼。喜的是丁姐姐如果能成为王妃,自己作为她的好妹妹,就有可能跟着她进入王府了。而恼的自然是王妃并不是她。

女人爱慕虚荣,自古如此,岂不知,繁华背后便是陷阱?!

小姑娘来到丁小乙身后,扯着她的手道:“姐姐,我也跟你去南京。”

蓝玉听见,先答了:“好好,月儿姑娘也去。”

丁小乙转身看着她,她看出月儿眼里全是蓝玉的影子,心中一动道:“月儿,听话,回头再说好吗?我和三宝表哥还有话要说,这件事等他走后,在从长计议好吗?”

月儿无奈的点点头。看了蓝玉一眼,呆在一边不说话了。

丁小乙回过头来对郑寅道:“表哥你身上的圣旨也该送去燕京了,不要耽误了皇上的使命才是。”

郑寅这才想起来,连道:“是呀,是呀,我这就走。”

丁小乙对蓝玉道:“让众人散了吧,我和表哥说几句话,也好送送他。”

蓝玉一听仙女有命,立刻环顾四周道:“限你们立刻消失,不然要你们的狗命。”

只见乱哄哄的人群立刻有秩序的散去了,转眼间只剩下了蓝玉、雷老虎、月儿,还有丁小乙、郑寅、王景弘。那速度几乎惊人,可见平常是多么的训练有素。

看着潮水般退去的士兵,王景弘手中的微冲,慢慢放了下来,郑寅则看着丁小乙道:“表妹,你就要嫁给蓝将军了,总算有了个好婆家,表哥我也放心了。我也会帮你找表舅和表舅母,争取早日让你们完婚。”这句话是说给蓝玉听的,即告诉他,我已经放弃了,又告诉他,我仍然挂念她关心她,你别想欺负她,还有一层更深的用意,那就是,警告他找不到她那不存在的父母你就不能结婚。

蓝玉听了,拍着胸脯道:“兄弟放心,我自会全力去找。然后请最好的媒婆,送最好的彩礼,隆隆重重的迎娶丁姑娘的。”

郑寅望着蓝玉心道:你个傻逼,还不知道这小蹄子使得是缓兵计,她的父母在六百年后,你也能找得到?不过既然小乙已经唱开了头儿,我也别闲着,得给他添把火才行。

想到这里,郑寅上前,握着蓝玉的手道:“蓝大哥人好,三宝知道,也很是放心。不过我这表妹也不错,但是她有一个毛病,就是脾气太过刚强,希望大哥不要欺负她啊。不然的话,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要向你要人。”

蓝玉哈哈大笑道:“放心吧,我蓝玉虽说鲁莽,但是从不对女人用强!说实话,从来也用不着。”那意思是,老子天下第一帅哥,有魅力,有影响力,害怕女人不乖乖投怀送抱?

郑寅也笑了,有这话他更放心了,便哈哈笑道:“有您这话,我便放心了。还要祝你们琴瑟相合,百年和好呢。”

这时丁小乙走过来,对蓝玉道:“奴家要和表哥说几句话,你和雷大人带月儿暂且回避一下好么?”

蓝玉道:“还有什么话我不能听?”

郑寅道:“是啊,大家一家人,有什么秘密不能说?”很显然,他知道欲擒之故纵之的道理。

丁小乙很生气的看了他一眼,道:“蓝将军,奴家有些要事要告诉表哥,实在不方便你们听。”

郑寅又答话道:“这样吧,大哥,既然表妹说了,你就先去,难道还不放心我们不成?再说了,小弟要走了,你是不是该给我安排匹马啊?还有老虎,你赶紧着给我去找那五百两银票,少一点,老子要你的吃不了兜着走。”这就叫先礼后兵。

雷老虎献媚笑道:“马大人的事儿,老虎自然尽力去办。”不过说心里话,前天回来后,他把鞑子六儿身上翻了个遍也没找到那银票,本来他还怀疑是六儿故意藏在哪里了,便一顿闷棍狠揍,可是就是打得他晕死过去,他还说:“雷大人您就是打死我也不知道啊。”这时雷老虎才明白过味儿来,想必是那马三宝使坏,想要讹诈于他。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前日,他们也做的相当过分,打的也算不轻,惩罚自然是要有的。所以他便对鞑子六儿说:“你是要命还是要钱?”鞑子六儿自然回答要命。“那好,我也不打你了,你快去准备五百两银子,即使你有冤,老子告诉你,你也无处去伸。知道了吗?剩下的事儿我来给你料理,不然,要是传到我表哥耳朵里,你就完了。”鞑子六儿连忙磕头道:“谢谢雷大人。”便屁滚尿流的去借银子去了。所以雷老虎心里有底,转身便去了。

“那好吧,我们先回大帐了,你们慢慢说。”蓝玉心说,谁怕你了?一个太监,还在老子的大营里,你还能做什么?蓝玉前面走,月儿亦步亦趋的跟着去了中军大帐。只剩下郑寅他们三个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