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三十七章 淞沪会战之一个鸡蛋(二)

haoren5100 收藏 30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阿超,你说我说的计策到底行不行得通啊!我怎么就这么没有把握呢?”我像个疯子一样不停的低头或摇头。  “我觉得可以,不过我怕到候我会有点受不了气。”阿超也和我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他一只手拿枪,我是把枪背在背后。  “哎!算了。等小鬼头回来后,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大不了直接杀一个得了。也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阿超,你说我们商量的着个计策到底行不行得通啊!我怎么就这么没有把握呢?”我像个疯子一样不停的低头或摇头。

“我觉得可以,不过我怕到候我会有点受不了气。”阿超也和我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他一只手拿枪,我是把枪背在背后。

“哎!算了。等小鬼头回来后,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大不了直接杀一个得了。也不算太丢脸,对吧?”

“唉~!只能这样了。峰少,我觉得这次选的这个位置真是太失败了,蚊子也太多太大了点。”阿超一边用手左右煽动着一边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他的努力。

时间:1937年8月16日晚上8点二十分,天刚黑不久但是月亮贼亮贼亮地。

地点:上海市吴淞口镇北边某个小路口不远处小森林。

我和阿超白天躲在海口边那片无边的芦苇中,晚上就躲在现在的位置——这棵古树上。

这棵古树在山顶的最前边,面向大海,从这看去整个吴淞口都在眼皮子下。古树大而不高,更和心意的是它枝叶茂密,我和阿超现在躲在七八米高的地方,只是稍稍地折下几根树枝胡乱的摆了几次,就保证从下面看不到我们。

这一切都很满意,但是唯一有一个巨大的缺点没计算到,那就是这的蚊子真是它娘地多,“嗡!嗡!”地声音真是从晚到早的跟着我俩。还好我们穿的是野战服装厚,本身就具有防雨水功能,所以还能抵挡得住,但是脸上和手上就不成了,一不动那些蚊子就成群的扑了上来,咬一口能痒的人心里想砍掉整只手。而且为了不暴露位置,我俩还要尽量不弄出响声,这就更是雪上加霜。

我们本来就没想到个什么好法子去绑架个大官,而且还是在军营里绑架,那就更难了,所以我们三人在此商量了老半天后,终于由我这个无敌的无赖想出了绝妙的法子,然后派小鬼头到姚子青营长那去借东西,我俩在此继续观察敌情。

日本鬼子自从前天在此登陆成功后,就时不时的派只登陆舰来此,下载些人和物质,我仔细的估计了一下,这几天共下来了3000个鬼子左右,而且还从别处来了很多浪人,估计也有两三千人,军营在北面,正好和宝山县想对应着,这意图一看就知道是什么。

还好日本鬼子晚上没派人来搜山,不然我俩更惨。

就在我俩边骂娘边和蚊子做着殊死抵抗时,可爱而可怜的小鬼头终于回来了。

这小子真是个天生做贼子的好材料,你看这小子贼眉鼠眼的四处乱看,背着个比他身体还大的布包,尽量弯着腰,低着脑袋,走几步就停下来四处乱看,我好象还看见他耳朵在动哦,确定没有敌人后又走上七八步,再四出瞅瞅听听,在向前移动。娘地!整个一个偷食物的老鼠样。

我和阿超都很自觉的没做声,但是阿超最后还是先败于蚊子的攻击下,震天的吼声响起:“小鬼头,我数十下你还不过来,老子就成全你做个烈士。一——二——”

小鬼头先是一愣,接着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满脸的汗水,然后飞快的跑到树下面等着。

我和阿超几个倒爬就下了树,看到小鬼头不停的从大不袋里面取出我说的东西,我满意的边脱衣服边问:“姚营长那可好,他没说什么吧?”

小鬼头也是边脱衣服边回大:“那好着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说有什么需要只管跟他说,他绝对支持。我还吃了一大碗猪脚肉,不好意思再要什么,就婉言拒绝了。嘿!”

“你小子,有肉也不带点回来,我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我没好气的骂道。

“大哥,我也想啊,可是这装备太多了,我拿不了,只好——”

“不说了,等下要机灵点,知道不?”我边穿好外装,边仔细的查看有什么忘记的。

当我们三人都换好装,还相互笑着说对方一定是当汉奸的料之类话,取出必要的食物和那把冲锋手枪加子弹,然后挖了个一米多深的大坑,把几个大背包和毛八枪都埋了进去,就这样,我们三人开始上路了。

……

我打头,阿超在右小鬼头在后。

我们三人穿的都一样,一身的黑衣黑裤,脑袋上还有顶黑色的大帽子,左腰间的短枪盒里都蹩着把‘铁盒子’短枪,我们的背后都插着那把冲锋手枪,打着绑腿的右腿上,那把三菱军用匕首还稍稍地露出了一点手把。

昂着头,挺着肚,左手插腰,手上还戴着枚玉戒指,右手摇扇,嘴里还叼着根洋烟,走一步还不时的扭一扭,看得后面的两个坏蛋不时的笑出声来。

阿超低头弯腰,左手放在枪盒处,右手端着个紫色的小茶壶,小鬼头双手抱着个大大地公文包,两人就这么跟在我身后。

娘地!怪不得别人说日本人在我们的国土上是如何如何地嚣张,今日一见,真是火冒三尺。

看!我们的对面正好走来了五个浪人。

他们都喝的有些醉了,每人腰间两边都插着把武士刀,一长一短,穿着奇怪的衣服,脚上还穿着一种奇怪的拖鞋,大黑夜的不睡觉却穿着拖鞋到处跑,放在我们湘西的话,绝对是找死的表现,因为在我们那,这表示着不是诈尸吃人就是鬼魂游荡,不打你冷枪就不是个好土匪。

隔着老远我就听到了他们唱着那听不懂的鸟语,断断续续的好不烦人,还时不时的放声大笑。走进一看,原来他们每人手上都拿着瓶酒和一只烤鸡,都是摇摇晃晃地边走边唱,唱了一下又灌一口酒,打死我都不相信这鸡和酒是他们自己带来的或者是给钱买的。

两边没隔多远,那边的一个日本人突然对我们大吼了几声,我估计是问我们是什么人之类的意思,急忙摘下帽子点头哈腰就要上前。

阿超却见躲不过去了,想上前去解决他们,但是我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了一条秒计,急忙暗拉阿超,身体也向他身前一挡,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洋烟,点头-哈腰-赔笑-迈着小步子,就这么急急忙忙地上去递烟。

我日你个狗日的!这么好的洋烟,老子都没舍得抽一根,你他妈的也不知道给老子一根,哪天你们落在老子手里,我超你个娘娘地蛋蛋。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我脸上笑的更欢了,眼睛都快眯成一线天了,腰低得都快超过九十度,头跟个鸡啄米似的不停点头,这样的态度让我自己都觉得脸红。

我本是要一人递一根的,可是最左边那个狗日的浪人一把就把整包烟都抢了过去,给他的同伴每人一根后,剩下的就都放进自己胸口上那个口袋里了,看都不看我一眼的满身找火柴。

我立即掏出火柴,给每位浪人点燃烟,看着他们吸烟,我心里的火都快燃烧自己了。

“哈!哈!……”

这五个日本浪人突然对着我一阵大笑,我依旧是点头哈腰的看着他们,笑的很快乐的样子。

可是我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什么?是一种高高在上看人的态度,是一种藐视眼前之人的轻蔑,是一种主人把奴才当猪狗看的态度,……我绝对有把握在三分钟之内,把眼前着这五个浪人,象捏鸡脖子一样的瞬间卡死,可是我忍着。

也许是我的态度让他们觉得很舒心(要是换个位置我也舒心),那个抢我烟的浪人在点燃火后深深地畅快的猛吸一口,在拍着我的肩膀,鼓励中带点嘲笑的对我说:“哟——西!”那满口的烟熏的我只想一把掐死他,可是我突然想到了那个向我挥手的孙女两人,想到了那种期待的眼神,我忍着。

笑着点头弯腰的给下一个浪人点烟。

等他们都吸燃烟后,另一个浪人对我笑着说:“你地!良心,大大地好!”

我虽然听得懂这句半生不熟的中文,但是我宁愿听不明白,这样虽然好象有点掩耳盗铃的味道,可是我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把他们都给撕列了。所以我只能在心里不停的说“好你个娘,等老子成功时,让你全家都好。狗日的!”

他们紧接着又是一阵大笑,然后也不理我,接着又边喝边唱的摇晃着要走。

我急忙对后面小鬼头使了个跟上的眼色,点头哈腰的扶着个日本浪人就跟着走,那个浪人先是一愣,接着都大笑起来,轻蔑的眼神就只差打到我脸上,我猛地一低头,努力的咬了下舌头,让自己的火气小点,等我抬起头来时,我又是满脸的笑容加奴才样。也许正是我这种态度,让他们很是得意,所以他们没有赶我走,就这么笑着让我扶着走回去。

小鬼头一拉那个还在机械般点头哈腰的阿超就跟了上来。

夜更黑了,仿佛一头黑色的怪兽刚刚进入这个动乱的世界,团团地乌云让大地更加的分不清你我,让人很容易的就迷失方向;但是除了那明亮的月光仍旧努力的穿过乌云,照耀着中华大地外,无数的灯火也像星星一样,闪亮着这片美好的大地,虽然它们仍旧不断地被黑暗吞噬着,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黎明必将要到来。

可是在今夜,夜更黑了,黑的都有点血红血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