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二十一章 奔袭大都 第二十一章 奔袭大都(四)

HimalayaRange 收藏 0 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size][/URL] 21—4 清明时节,江南已是霪雨绵绵,北方却是春暖乍寒,田野里却也生机盎然。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贾迩冶又和忽必烈谈了三次,虽然谈判没有进展,但是忽必烈的待遇好了许多。在耶律铸和桑哥的强烈要求下,忽必烈又过上了皇帝的舒坦生活,不仅伙食好了,还有嫔妃侍候了,当然行动自由是没有的。贾迩冶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21—4


清明时节,江南已是霪雨绵绵,北方却是春暖乍寒,田野里却也生机盎然。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贾迩冶又和忽必烈谈了三次,虽然谈判没有进展,但是忽必烈的待遇好了许多。在耶律铸和桑哥的强烈要求下,忽必烈又过上了皇帝的舒坦生活,不仅伙食好了,还有嫔妃侍候了,当然行动自由是没有的。贾迩冶干脆不和忽必烈谈判了,而是差不多天天晚上都在朝堂请忽必烈喝酒,而且总有杨无过、文天祥、耶律铸和桑哥作陪。


贾迩冶现在不称忽必烈为皇帝陛下了,而是称其为老忽。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使别人都大摇其头,忽必烈倒是并不在意,居然能有汉语称贾迩冶为小贾,两人在碰杯时差点就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喝酒时并不谈论国家大事,贾迩冶的话题多是蒙古族和成吉思汗的发家史。这个话题总是勾起忽必烈的无限兴趣,这使贾迩冶了解了不少历史知识。但是在蒙古族起源方面,贾迩冶并不相信传说故事。


忽必烈说蒙古族是苍狼和白鹿的后代,起源于腾汲思海(北海、贝加尔湖),而孛儿只斤氏是金色天神在草原上的后裔。贾迩冶对这种口头相传的史诗另有解读,苍狼和白鹿之说应当是对蒙昧时代狩猎生活的记忆,而金色天神之说是给皇族血统披上神圣的外衣。但是忽必烈又说蒙古族旧称蒙兀室韦,是黄帝的一支部曲,可见造舆论这种事情大家都彼此彼此。贾迩冶发现桑哥对往事无动于衷,但是耶律铸听到这些说法是多报以会心的微笑。后来贾迩冶私下里就蒙古族起源问题请教过耶律铸,他说蒙古族起源于兴安岭西麓的建河(额尔古纳河)东岸一带,应当是鲜卑的一个分支。


贾迩冶发现桑哥精通谋略,考虑问题像个商人。而耶律铸精通儒学,特别推崇理学,历史和文学造诣极深。二人都是杰出的政治家。贾迩冶不敢与耶律铸谈论学问,他的进士头衔是假冒伪劣的。文天祥和耶律铸倒是十分谈得来,他们谈起学问来贾迩冶只有旁听的份,倒是忽必烈听了桑哥的翻译后似乎比贾迩冶领悟的更多。


这天贾迩冶又在朝堂请忽必烈喝酒,只是时间比平常晚了一些。忽必烈说道,“小贾,今天怎么这么晚?老夫还以为你没有美酒了?”忽必烈现在每天都期待贾迩冶请他饮酒啊,他真担心贾迩冶没有酒了,那日子就没法过了。


贾迩冶嬉笑道,“哈,那怎么可能?美酒多的太太,喝上一年半载也莫麻大,何况很快就有人从南面送酒来了。老忽,你放心吧,不用担心莫酒喝。”


忽必烈也来个嬉皮笑脸,“嘿嘿,小贾你诓骗老夫吧?怎么可能从南面送酒来,刘国杰的二十万大军是吃干饭的?再说现在黄河已经解冻了吧,千万别将美酒送给黄河鲤鱼喝啊。”忽必烈这是话中有话,半渡而击,喂鱼的岂止是酒。


贾迩冶赶紧大拍马屁,“哇,老忽,生姜还是老的辣呀,你果然英明,黄河确实解冻了。刘国杰留下五万军队坚守黄河前沿,亲帅十五万大军云集固安一带。刘元帅定是来救驾的,说不定你老忽有出头之日了。”怎么听起来不是滋味呢,是不是喝高了。


忽必烈自然不是省油的灯,“嘿嘿,小贾,我看你还是归顺老夫算了。你若投降,老夫封你为齐淮吴越大公。”哇,忽必烈真大方。


“嘿嘿,老忽你别忽悠老实人。如果你重操刀把子,偶身上的肉恐怕要变成这火锅里的涮羊肉了。”看来贾迩冶还没有喝的太高。


忽必烈似乎很自信地说道,“哈哈,害怕了吧。十五万大军能将你的三万人马踏成肉酱。”


贾迩冶自然不能苟同,“未必。如果那么厉害,年前沧州和抚州集结的大军为何不敢进攻,却摆出防御的态势?你以为搞个陷阱偶会跳进去吗?”


忽必烈心想你小子不冒进算你聪明,但是你打仗的那几下子也没什么了不起。“哼,你打仗就是仗着火器厉害,还搞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你的火器弹药制造复杂,每战损耗极大。现在你孤军深入,一路上没有少消耗吧?没有外援接济补给,待你的火器弹药耗尽,就是你兵败之时。老夫所言非虚吧?大都必将玉石皆焚啊。”


“嘿嘿,老忽你洞察秋毫啊。不过偶向你保证,大都没有战事刘国杰就会溃败,到时候兵败如山倒,克利马查地一败涂地。”贾迩冶这回是先拍马屁,然后做精神打击。


“哦?你在大都外围与刘国杰决战?大都是空城?你不怕刘国杰也搞一个偷袭大都?嘿嘿,小贾,你又在诓骗老夫喔。”忽必烈绝不相信贾迩冶不守大都。


这回贾迩冶实话实说,“那种低级错误我怎么会犯?大都是不能不守的。刘国杰欲攻大都,必定先拿下大兴,我在那里陈兵七千,以逸待劳,等着刘国杰前去送死呢。”


“七千?呵呵,刘国杰可以分兵阻截大都援兵,一鼓作气踏平大兴城垣。”忽必烈认为贾迩冶还是在说瞎话,他不相信七千兵力能够守住大兴,刘国杰手上可是有二十万大军啊。


贾迩冶笑道,“不错,老忽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看来我们终于有些共识了。我在大兴储备了太多粮食,好像是长期坚守的模样。兵少粮多,大兴就像一块肥肉,刘国杰非咬不可,否则他那些半饥半饱的士卒很快连半饱也混不上了。”


“啊?你是说大兴粮草充足不怕围困,刘国杰断粮先溃败?嘿嘿嘿嘿。”


“老忽你别笑得那么阴深恐怖,你就那么自信我七千人马守不住大兴吗?”


“嘿嘿,理由还需老夫明说吗?如果你没说瞎话,这次你肯定栽了。刘国杰取下大兴,获得粮草,再围困大都,小贾啊,那时候你恐怕没有心情请老夫饮酒了。”


“嘿嘿,老忽我们走着瞧吧。现在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赌刘国杰能不能打下大兴。”


“好啊,怎么赌?”


“当然是我赌刘国杰败,你赌刘国杰胜。”


“那是当然。胜负输赢为何?”


“我若胜了,你向我投降,接受我给你的封号,并下令所有元军向我军投降。”


“你若输呢?”


“那我自己抹脖子算了,方便你将我的肉变成烤羊肉。”


“那不行,你抹脖子,你的下属也都抹脖子吗?这不公平,你还是想诓骗老夫啊。”


“我抹脖子还不行吗?你要如何才算公平?”


“老夫输了老夫向你投降,你输了你向老夫投降,这样才公平。”


“不错,这样确实公平。罢了,就这样办吧。文大人,耶律大人,烦劳两位丞相大人书写字据,一式两份,我和老忽签字生效,在座的各位都签字做个证人。”


字据书写好了之后,各人签字。按贾迩冶的意思,字据特别写明忽必烈输了将获得蒙古大公的封号。忽必烈也要求写明贾迩冶输了将获得齐淮吴越大公的封号。双方各自收好字据,以后再也不提这事,尽情吃喝闲聊,倒也其乐融融。杨无过、文天祥、耶律铸和桑哥都没有将打赌的事情放在心上,最近大家都习惯了贾迩冶的胡作非为,也习惯了忽必烈的老不正经,认为两人打赌的事情不过是胡闹取乐而已。


杨无过可是将宝兄弟看得透透的,这小子一不会自己抹脖子,二不会投降忽必烈,更重要的是这小子肯定不会赌输。文天祥也略知端倪,大都的工匠非常忙碌。元廷大都的左警巡院管辖数万从全国各地网罗的各种工匠,建有大量作坊,主要是打造兵器和其他装备,包括回回炮和火药,现在都变成了贾迩冶的战利品。


近三个月来,带来的兵工和工兵组织工匠忙碌不止。用带来的大量炸药和缴获的其他材料,没日没夜地生产弹药。另外还大量生产了一种叫做硫酸的呛人液体,原料是硫磺,而硫磺多是取自缴获的火药原料,也有一些是部队带来的。经过一些炉子、罐子、管子的加工,硫磺就变成了这种令人厌恶的硫酸。操作的工匠都带手套,还用布蒙住口鼻,据说手套和布都在碱水里泡过。用手持唧筒喷射浓硫酸,平地上可以喷出两丈远左右。液体所到之处,石头都烧得嗞嗞啦啦的响,冒出烟雾来,煞是恐怖啊。文天祥明白这种液体是一种霸道的武器,用于城防战比泼油放火强多了。但他不知道用硫酸煮骨粉,再经过复杂的加工,生产的物质是另一种更加霸道的武器。


在大量的粮草运往大兴的过程中,炮弹、手榴弹、炸药包、铁罐子盛装的浓硫酸、黄磷燃烧弹也悄悄运往大兴。警卫营的四个连和炮兵连也伪装成运输部队进入大兴城池,无忌师的一个营临时接替了皇城监守任务。大兴城严格军管,百姓只准进城,不准出城。


直属二团、四团和警卫营在紧张地加固城防。标准的工事是在城墙上建造防止回回炮攻击的掩体,另外还在每座城门里修建了狭窄的瓮城。瓮城的过道宽不到二十米,长六七十米,是个斜坡,越往里越深,坡度约十分之一。如果破门而入,沿着过道顺坡而下冲进来的速度一定越来越快,感觉一定很爽。现在进城出城十分麻烦。


四月初五,刘国杰指挥十五万元军包围了大兴。元军在城北方向陈兵十万,城东和城西方向各陈兵五万。元军玩了个围三缺一,似乎网开一面,给守军留了个逃命的道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