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二十一章 奔袭大都 第二十一章 奔袭大都(二)

HimalayaRange 收藏 0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21—2


大年初二,夜。三军汇集大兴,人马休息,养精蓄锐。各部队的侦察兵休息很少,一个团属侦察连和警卫五连分散开来,混合编组,不仅向南面警戒,还在南宫手下的带领下,监视周边五十里范围内的城池,狙杀所有的元军信使。大都城南、城东和城西的九个城门各有一个侦察连监视,城北的两个城门由戴钟的特战营和无忌师的特战连监视,监视这两座城门的兵力各有两个连的兵力。大都已经被侦察部队和特战部队暗地里包围起来,攻城战斗打响时,企图外逃的达官贵人也难逃生天。


前军三个直属团攻占固安时也没有发生像样的战斗,但是前军和中军攻占大兴时战斗颇为激烈。大兴拱卫大都,是大都的南面屏障,这里驻扎五千精锐宿卫。元廷的禁军宿卫源于成吉思汗时代的木华黎、赤老温、博尔忽、博尔术四怯薛,以后兵员并非都是蒙古人。至忽必烈时代多数兵源是从北方各地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汉军,但是领军之统帅将领仍然为蒙古贵族,阿术就当过宿卫统帅。


天还未亮,部队开始向大都运动。拂晓时无忌师在城南的丽正门、直属一、三、五团在顺丞门、直属二、四团和警卫营在文明门发动了攻击。大都有一万五千宿卫禁军,包括镇遏军、围宿军、仪仗军、扈从军、看守军、巡逻军,各军各司其职。京城的这支皇家禁兵宿卫在元军中是最值钱的军队,每年人均耗费钱财最多,但是战斗力出乎意料的低下,远远不及大兴驻扎的宿卫禁兵。


从炮击开始,仅仅一个多时辰,城方六十里的大都被贾迩冶的三万精锐之师全面占领,包括皇城。打仗的时间不长,但是战后异常忙碌,傍晚时贾迩冶在朝堂召集了一个简短的会议。无忌负责城防和城里的治安,警卫营、特战营、内部安全部队监守皇城,直属一、三、五团休息一夜,明天由副师长严库率领北上上都,贾迩冶给严库的任务是消灭开平总管府及周边的驻军、四条腿的都赶到大都,物资统统运过来,运不来的就毁掉。直属二团和四团的任务是抓紧时间休息待命。


这天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夜,贾迩冶也是一夜未睡。这天夜里贾迩冶一直在找人,杨无过、南宫、白秀才的情报小组和一个警卫排陪着贾迩冶找人。最初杨无过以为贾迩冶在找投降元军的德佑小皇帝,但是杨无过发现他错了。第一个被贾迩冶找到的人是个元廷的官员,他叫郭守敬。贾迩冶调来一个连的兵力保护这位五十岁的工部郎中和他的家人。


第二个被贾迩冶找到的人是文天祥,贾迩冶在监狱里找到了这位四十五岁的大宋右丞相。贾迩冶将文天祥请到皇城,在朝堂里彻夜长谈,情报人员四处寻找文天祥的家人。这天夜里有人听见贾迩冶在朝堂里高声诵读文天祥的诗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初四严库带着部队出发北上,通往上都的道路要翻越燕山,但是通行条件很好,忽必烈的车驾经常在这条道路上行走于上都和大都之间。以后的几天里贾迩冶和许多人一样是在混乱的忙碌中度过的,贾迩冶十分忙碌,十分后悔带来的文官太少。贾迩冶还十分忿怒,元廷的贵族蓄养了太多的奴隶。忽必烈蓄养的奴隶最多,大多数都是未成年的男女儿童。这些童奴既有大宋达官贵人的家眷,更多的出身于普通的百姓之家。贾迩冶还了解到献给忽必烈男女童奴最多的家伙是阿里海牙,他献给忽必烈的童奴多是从湖北、湖南和江西掳掠来的。文天祥的妻子和两个女儿找到了,她们在皇城里为奴,过着囚徒般的生活。


贾迩冶坚决不住皇宫,甚至不住皇城,他和杨无过住在无忌的师部,但是重要的会议都在皇宫的朝堂上召开,无忌的师部就设在皇城灵星门外一座大帐篷里。杨大嫂、郑芙、古丽、南宫及其手下以及一些女性情报人员和内部安全保卫人员甚至女性医护兵住进了皇宫。皇宫中女性太多,现在不能将她们遣散,必须有人监守。皇城里增加了许多新居民,贾迩冶下令将元廷的王公大臣,不分民族,统统集中到皇城看管,这些人可以带仆人,但不可以带亲兵,他们可以在皇城里乱窜,但不可以走出皇城大门。皇城变成了一座巨大的监狱,皇宫是监狱中的监狱,但是朝堂现在是贾迩冶的会议室。


大都被更名为北平,意思是北方平定。新政府成立了,贾迩冶请文天祥主政北平府。许多人想见贾迩冶,包括留梦炎。这位大宋前丞相是在朝廷投降之前投降元廷的,这是贾迩冶不愿见他的原因。德佑皇帝赵显(上日下丝)不在北平,这位不满十岁的小皇帝被忽必烈封为瀛国公,被送往吐蕃当和尚去了。


贾迩冶率领直属二团、四团和无忌师的穆彪团以及警卫营和两个运输营将北平周边百里左右的城池一一攻破,但是在这些城池都没有留下一兵一卒戌守,只是将官府的物资和粮仓都搬到北平。军队大力宣传这些地方要打仗了,而北平城里兵强马壮,可以保护老百姓。许多城乡的居民都逃往北平,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部队帮助人们逃难。北平人口暴涨十万,但是贾迩冶不担心城里发生饥荒,元廷的大都拥有两座巨大的粮仓,即著名的太仓和醴源仓。文天祥对贾迩冶的做法产生了质疑,贾迩冶向这位打了三年仗的文官解释了坚壁清野的概念。如果元军攻打北平,敌人无法就地获得补给和兵源,更无法驱使百姓攻城。为了这一点,骗骗老百姓也没关系。


接近月底,严库率部返回北平。三个直属团回来时队伍壮大了许多,但是部队没有壮大,兵力还有少量损失。部队带回来的是四条腿的动物、粮食和其它财物以及牲畜冬天的饲料。这时贾迩冶想见一个人了,尽管这个人很不想见贾迩冶。


六十六岁的忽必烈在屈辱中度过了一个月,虽然没有离开皇宫,也没有受到虐待,但是没有了自由,没有宫女和太监的侍候,也没有嫔妃侍寝,伙食标准下降到难以忍受的程度,仅仅是能吃饱而已。忽必烈很想死,但是每天都将送来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些粗茶淡饭如此可口?


贾迩冶第一次和忽必烈会面时似乎十分隐秘,只有杨无过陪伴,古丽充作翻译,会面地点是朝堂。警卫排长童赤将忽必烈带来后退到门口,一个排的兵力在那里守卫。朝堂里并置着三张大桌,贾迩冶在这里召集过几次会议。


贾迩冶请忽必烈在他的对面坐下,忽必烈扭头看着朝堂上空置的龙椅,怅然若失。贾迩冶仔细地打量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猜测一个突然失去权利的皇帝心里会想什么。忽必烈转过头来,仔细打量对面这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


贾迩冶搞不清楚应当如何与忽必烈交谈,开口说的话在别人听起来十分古怪,“皇帝陛下,我是贾宝玉,我代表中国人民和陛下交谈,希望我们能够取得一些共识。”哇,好像是谈判啊,使用的词汇是超时代的。


忽必烈明白贾迩冶的意思之后十分诧异,他明白了贾迩冶想和他谈判的意思,但是并没有急于谈判,“你就是贾都督?有为的年轻人,朕低估你了。六年前你在山东起事时朕就应当立即发大军将你扑灭。


贾迩冶不想讨论过去的得失,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重要的事情是未来,“皇帝陛下,我希望我们谈些对未来有益的事情。”


“你承认朕是皇帝?”忽必烈更加肯定贾迩冶是想和他谈判,于是想办法提高自己的筹码,筹码越多,获利越大。


贾迩冶笑了,“陛下确实曾经是皇帝。陛下认为自己是中国的皇帝吗?”贾迩冶想搞明白古人对国家和民族的认识究竟有多深。


“朕当然是中国的皇帝,我朝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国家。古之为秦为汉者,著从初起之地名;曰隋曰唐者,因即所封之爵邑。我太祖圣武皇帝,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图,四震天声,大恢土宇,舆图之广,历古所无。我朝建国号曰大元,盖取《易经》‘乾元’之义。朕的志向是做全天下的皇帝。”贾迩冶感觉古人实际上没有很强烈的民族观念,只有占有的欲望。


“皇帝陛下,天下不是皇帝一人的天下,天下是天下之人的天下。”这是圣贤说的话,也是帝王最不愿意听的话。


“年轻人,你已经有了今天的成就,难道你不想当皇帝,不想拥有天下?”忽必烈说这话时心情十分复杂,他不相信还有有机会当皇帝却不想当皇帝的人,自古父子兄弟之间为争夺最高权利而相互厮杀的事情还少吗。忽必烈自己就有兄弟争夺帝位的切身体会。


“唉,天下是永存的,而人生是短暂的。一个人是不能永远占有天下的,一家一姓一族也不可能永远占有天下。古往今来,兴盛衰败,更替不止。”这话没错,但是有什么意义?谁会主动放弃最高权利?谁会将江山拱手送人。


忽必烈沉默许久,“年轻人,你有什么打算?”好哇,接触到实质问题了。


“皇帝陛下。首先,你应当承认,你失败了。”哇,贾迩冶似乎游离主题了。


“你用偷袭的手段控制了朕,控制了大元朝廷,但是这不等于大元失败。”忽必烈心有不甘,不过也是实话。论地盘,论实力,元廷的基础没有倒啊。


“皇帝陛下肯定不会再坐在上面那张龙椅上了。”这是对心理的强烈刺激,对自信心的沉重打击。


忽必烈笑了,笑得很有自信,“哈哈,年轻人,你可以坐上去。但是你能坐多长时间?大都现在被多少军队围困?伯颜和阿术会将这座城池夷为平地。这里不会再有活人和建筑,只有尸体和废墟。”


贾迩冶没有搭话,他向门口的方向招招手,童赤走了过来,贾迩冶吩咐童排长拿件东西来。童赤走了,回来时提着两个头颅,他将头颅放在忽必烈的面前,让他仔细察看。忽必烈认出这两个头颅属于伯颜和阿术,顿时傻了。


忽必烈回过神来,说话的声音颤抖,“二十五万大军没了?你怎么做到的?”二十五万大军怎么可能突然全军覆灭?


“哦,应当还有二十一万,取这两个头颅时歼灭了四万。”贾迩冶实在啊。


忽必烈的神色有些鄙夷,“肯定是靠偷袭。年轻人,防守城池可是没有机会取巧的。”


贾迩冶结束了和忽必烈的第一次会谈,第二天清晨杨无过和一个警卫连带着忽必烈在城墙上转了一圈。忽必烈用郑敖连长的望远镜多次向城外瞭望,没有见到围城的元军。后来杨无过对贾迩冶说忽必烈非常忿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