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九十一章 柳神发威

收藏 44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size][/URL] [内容简介] 鬼子停止炮击之后,望着空无一人的寨墙,开始了步兵进攻。 眼看着一群群的帝国士兵和皇协军端着刺刀逼近村寨,寨墙上还是没有动静,铃木中佐笑了——在这样的饱和炮击之后,这种反应太正常。现在看来,别说人,可能除了村边那排柳树之外,所有的生物都应该失去了活着的迹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鬼子停止炮击之后,望着空无一人的寨墙,开始了步兵进攻。


眼看着一群群的帝国士兵和皇协军端着刺刀逼近村寨,寨墙上还是没有动静,铃木中佐笑了——在这样的饱和炮击之后,这种反应太正常。现在看来,别说人,可能除了村边那排柳树之外,所有的生物都应该失去了活着的迹象。


铃木中佐笑的可能有点早。就在他抽出指挥刀,准备下达“全体进村”的命令的时候,就在寨墙的墙基底下,射出了一排排密集的子弹。已经离寨墙不足一百米的帝国士兵成排的倒了下去——三天前的孙村村落防御战又开始在这儿重演了。


看到鬼子的进攻退下去了,三班长马上钻出工事,去找槐树大叔。


槐树大叔带着两个民兵,牵着一头毛驴,驮着两箱炮弹正赶过来,一见到三班长就说道:“这玩意儿它他娘的太重啦!一个人背一箱都背不动,只好拿毛驴驮啦!三班长,你到底想拿它干吗?”


“还能干吗?打小鬼子呗!”三班长帮他们把炮弹箱卸下来,打开箱子一看:“嗯!没错,就是150mm的榴炮弹!要不你们扛不动呢,这一个大家伙就有八十多斤呐!”


“那咱们又没有炮,怎么发射出去啊?”那个年轻的民兵生怕自己是白忙活。


三班长蹲下身,检查了一下炮弹,还不错,弹头引信都在。三班长拍拍手站起来,用他那少得可怜的火炮知识给大伙解释道:“这个炮弹的发射原理啊,就是用撞针大力击打炮弹底部的底火,激发炮弹壳里的火药,然后利用火药的冲力,把弹头射出去;大炮筒子的作用呢,就是保持弹头的稳定性,并且让弹头射得更远。”说到这儿三班长向四周为看了看,又接着说——


“咱们虽说没有大炮,但只要能找一个稳定的发射架,就能把炮弹打出去。反正小鬼子离咱们这么近,也不用打多远。关键是这个发射架咋整?”


“三班长,你看井台上的辘轳行不行啊?”说话的是第一个在坑道里提到炮弹的那个年轻的民兵小伙子。


“快拉倒吧!”三班长哭笑不得的摇着头,“这是150mm的大炮弹,三八式步枪的后坐力还多大呢?不中不中!”听口音三班长可能是河南人。


“喂!喂——”一个躲在寨墙边的柳树上的大兵,拨开茂密的柳树枝叶冲他们喊道:“别她娘的那么多人聚在一起!小鬼子正鼓捣大炮呢,一会儿又该开炮啦!快散开!”


三班长一抬头:“大猴子啊,你哪儿能看到小鬼子的炮兵阵地吗?”因为这个大兵姓侯,身手又灵巧,每次作战都是派他作观察兵,所以弟兄们都叫他“大猴子”。


“我操!我要看不见小鬼子的动静我在这儿干吗?还不快散开!”大猴子催促道。


“有办法啦!”三班长看到大猴子所处的位置,计上心来,“大伙搭把手,先把这玩意儿弄到安全的地方!”然后三班长就跑向大猴子待的那棵大柳树,手脚并用的爬上树,和大猴子一起,观察村外日军的动向。


看了一会儿,三班长对大猴子说:“你老弟换个地方,老子要用这棵大树!他娘的,小鬼子居然敢把大炮摆在明处,不教训他们一下都对不起他们!”


“干嘛呀?我这儿待得好好的...”


“少废话!你换一棵树还不是一样观察?”三班长一边往下爬一边说他,“快点下来!给老子腾地方!”


三班长下来以后,又找到槐树大叔:“大叔,这村里有木匠吧?”


“有啊!多了!找木匠干嘛?”


“找几个木匠,给我赶制一个这样的木头架子,”三班长连说带比划,“要做的结实点儿,搭在那棵大柳树下。那个大炮弹太重,一个人抱着不好动转。再去找点儿粗铁丝,我有用处。”


木匠很快找来了,听清了三班长的意图后,几个人找了点儿材料,一齐动手。人多好办事儿,不大一会儿木架就做了出来。但是铁丝却找不到,那个时候可不比现在钢筋铁丝随便找。槐树大叔没找到铁丝,却把铁匠带了过来。——


“三班长,铁丝找不到。你要是想找铁丝捆东西的话,就跟石铁匠说,他说铁链子捆东西更结实!”槐树大叔想得还挺周到。


“能行吗?”三班长指着那棵大柳树对石铁匠说,“我打算用铁丝把那个大炮弹捆在树杈上。铁链子能捆结实不?”


石铁匠看了看那个大树杈,又回头看了看寨墙角放的大炮弹,瓮声瓮气地说:“试试吧!”于是,石铁匠带着他的徒弟和三班长一起,把一颗150mm的榴炮弹顺着木匠搭起的台子,抬到大树杈上,然后就和徒弟骑坐在树干上,用带来的铁链左一遭右一圈的忙活起来。幸亏这棵大树的分杈位置不高,树身又粗大,不然的话几个人这么站在高处忙活,早被日军的冷枪手干掉了。


三班长站在树身手的木头架子上,眯起一只眼眼,顺着炮弹壳的方向照向远处的日军阵地,指挥着铁匠师徒:“弹头位置再低一点,高了就打飞了;左,偏左一点儿,哎,对。就这样,捆紧,能捆多紧捆多紧...”


说实话,三班长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发射炮弹会不会打中日军,他更不知道这样发射出去的炮弹到底射程又多远,但他知道他想到的发射原理是正确的,只要弹头有引信,只要弹丸能激发出去,就一定能炸响。而且这么大的炮弹,响动肯定不会小,杀伤面积肯定也不会小。就算真的打不着小鬼子,吓唬吓唬他们也行。


三个人刚忙活完,日军就又开始了第二轮炮击。


“你们别乱动!”上了另一棵树的大猴子冲树上的铁匠师徒喊,“往上爬高点儿!小鬼子的炮炸不到你们的!”铁匠师徒和三班长现在都是“骑树难下”,小鬼子的炮弹就在地上一个一个的炸响,这会儿要下去就算不被炸死,没准儿也会被砸死呢。三个人只好哆哆嗦嗦的往高处爬。


因为日军在第一轮的步兵进攻中,吃了寨墙墙基射出的子弹的亏,所以鬼子认定寨墙的墙脚下就是支那军队的单兵掩体阵地,那各种口径的炮弹就都冲着寨墙的外围招呼,躲在树上的铁匠师徒和三班长居然还真逃过一劫。


等鬼子的炮击再次停止后,三班长又开始发愁:看样子炮弹是固定好了,可怎么发射呢?用外力撞击底火,这倒是不假,可哪儿来的外力呢?


“长官!我们捆的不行吗?”石铁匠看三班长发愣,还以为自己的活儿没做到家呢。


“捆得挺好!挺结实!我是在想用什么东西在这儿用力的砸一下,”三班长在炮弹壳后面比划着说,“这样弹头就能发射出去了!”


“那还不简单!我当是我们爷儿俩没给弄结实呢!”石铁匠说,“这活儿还交给我们爷儿俩吧,哎唷,现在不能干。小日本儿这子弹打得太密了,我现在可不敢挪动身子。”石铁匠的人和他的姓氏一样,说话办事儿都实诚,竟说大实话。现在小鬼子的步兵正进攻呢,那子弹打的根刮风差不多,打的树枝树叶都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长官,您现在只要告诉我要砸哪一块儿、用多大的力气就行。一会儿我就给你把事儿办了!”


说到用多大的外力,三班长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这铁匠师徒打算怎么干。不过这炮弹都固定好了,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总要碰碰运气吧?——


“冲这儿砸!”三班长把底火位置只给铁匠师徒,“能使多大力就使多大力!”


“好嘞!”石铁匠看清了三班长指的位置,答应一声。等到小鬼子又退了,这才和徒弟从树上爬下来,“蹬蹬蹬”就往村里跑。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铁匠手里多了一把12磅的大铁锤,徒弟手里拿了一根铁錾。


“闪开闪开!”师徒俩分开仰头往树上看得人——谁都觉得把炮弹捆在树杈上很新鲜——又爬了上去。只见徒弟在一根树杈上坐定,把手里的铁錾抵住炮弹的底火,石铁匠铁塔一般的身子也在两棵大树杈上站稳,然后将手里的大铁锤高高地举过头顶,铆足了力气,“嘿”的一声砸了下来——


“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大地一阵颤抖,附近的人赶紧捂住耳朵。再往那棵大树看去,只见一片硝烟弥漫中,铁匠师徒的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炮弹是射了出去,可“发射”炮弹的师徒二人也是七窍流血,身上的衣服被瞬间爆发的火药烧的精光赤体,连摔带震,连烧带呛当时就气绝身亡。周围的人一下子慌乱起来。


“怎么回事儿?”听到了一声不同寻常的爆炸,孟云霄和廖天时以及村里管事儿的干部都跑了过来。


“您问这位长官吧!”槐树大叔气呼呼的指着三班长说道。显然槐树大叔是对三班长很失望,有没有炸着小鬼子谁也没看见,但是自己朝夕相处的乡亲却一下子死了两个,谁当下也接受不了。


“应该没问题的。就是这发射方式...”三班长趴在寨墙上,看着远处的弹着点儿,嘴里还念念有词的琢磨呢。


“你先给我站起来!到底怎么回事儿?”孟云霄过来就给了他一脚。


一看是大队长来了,三班长赶紧站起来,把整个事情复述了一遍,最后还指着远处的弹着点儿对孟云霄说:“大队长你看——离小鬼子的炮兵阵地也就偏了五六十米,只要调整一下...”


“胡闹!”没等他说完廖天时就火了,“有这么打炮的吗?不好好打仗,竟琢磨没用的玩意儿!老子撤了你的职!”


“你把他撤了吧。”孟云霄对廖天时说,“让别人来指挥他那个班打仗,我正好和他商量商量这‘柳树炮’的事儿!我觉得这‘柳树炮’挺有意思!”


“啊?”廖天时和那个三班长同时张大了嘴巴。


“大队长!你觉得这能行?”别说廖天时,民兵连长胡岚坡和村长徐炎林都觉得这事儿不可思议,都死了两个人了,怎么这孟长官的劲儿到上来了?


“刚才你瞄准的是鬼子的炮兵阵地吗?”孟云霄和三班长趴在寨墙上,孟云霄问道。


“没错!鬼子的炮兵阵地就他娘的在明处呢!”三班长又回头看了看那棵大树,“就是偏了点儿!可能是炮弹壳太光滑,铁链子捆不结实,铁锤一砸,把炮弹给砸偏了。”


孟云霄点点头:“就是这个原因。不过你这‘发射’的方式也叫人不敢恭维啊!”孟云霄苦笑,“一下子就伤了俩人,下次谁还敢给你上去啊!”


“啊?”三班长一愣,“大队长,您说下次?您是说...”


“我是说叫你改进‘炮架’结构,改进‘发射’方式,然后再来一次!如果成功的话,摧毁鬼子的炮兵阵地,就全靠这‘柳树炮’了!怎么样?敢不敢再来一次?”


“大队长都支持,我有啥不敢的!大队长,你就檠好吧!”三班长说着就爬起来,跑到那棵树下又爬了上去。孟云霄跟他走到树下,仰头看着他。


三班长蹬着树下的木架子,扒着树干看了一会儿,身子无意中一动,那木头架子早被刚才的震动给震的机构松散,“哗啦”一下就坍了下来,三班长立刻就摔了个屁股蹲儿。


“我操!这木匠干的活儿还真不如铁匠实诚!”三班长揉着屁股嘟囔着,忽然心里一动——“有啦!大队长,我有办法啦!木匠——”


木匠们听他一喊,吓得直往后躲——这家伙刚害死了俩铁匠,马上就轮到木匠了。这手艺人的命咋这么苦呢?


“我们抡不了大锤!”几个木匠见他走过来,吓得直摆手,“我们就会使唤斧子锯子和凿子...”


“对!这回就是要利用你们的斧子锯子和凿子!”三班长不由分说,一手一个就把俩木匠拉到炮弹跟前,“你们俩看清楚:这炮弹有多粗,然后你们俩就在那棵树杈之间,按照这炮弹的直径,——直径懂不懂?哦,就是这炮弹的粗度——按照直径,给我用凿子凿出一个凹槽来,就没你们俩的事儿啦!明白吗?”


哦,敢情不用抡大锤砸炮弹啊?两个木匠忙不迭的点头,拿起家伙什,跟着三班长就上了树。刚要开凿,三班长说等一下,然后就用眼睛从树杈向鬼子的炮兵阵地瞄过去。


木匠说:“长官,你看什么呢?”


“噢,我是想给你们划条中线,要对准小日本儿的炮兵阵地。”


“嗨!”木匠一听就笑了,“拿眼调线是我们木匠的看家本事,基本功。长官想瞄哪儿就说话吧,我们自己来。”因为三班长不叫他们抡大锤,俩木匠正想巴结他呢。


“就是就是!”三班长笑着让位,然后又说道,“哎,你们俩看到这裂缝没有?这是被刚才的炮弹震的。你们俩有没有办法把这裂缝给我撑开一点,不能死撑啊。等我把炮弹放上来,还要让这裂缝再合上...”


“长官,你就是想让这道裂缝把炮弹夹住、夹紧对不对啊?”


“对对对,我就这意思。”


“这好办,”那个木匠说着,回身就用斧子在树上砍下一段树枝,“咔咔”两下削成一个上宽下尖的木楔,然后往裂缝里一插,用力连砸几下:“长官你看:这裂缝不是大点儿了?想让它合回来再把木楔打掉就成!——这都是基本的木匠活儿!”


“太好啦!”三班长终于完成了“炮架”的改进问题,可是接下来的“发射”问题呢?

三班长趴在树下的寨墙上,侧脸望着搬到树上的第二发炮弹发呆。以至于在鬼子的第三次进攻中一枪未开。


“鬼子马上又要开始炮击啦!”孟云霄弯腰上来,拍拍他,“该轮到你了!”


“大队长,我...”三班长有些惭愧,“我还是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撞击底火!”


“哦,”孟云霄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轻声嘟囔着,——“底火,底火,...”突然一抬头,和三班长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道:“火!”


谁说发射炮弹的时候就一定要有巨大的外力撞击底火才行啊?直接用火烧烤炮弹的外壳不行吗?你瞧现在——


还是那棵大柳树,树杈中间紧紧地夹着一颗150mm的榴炮弹,炮弹的尾部用细铁链挂着一个洋铁皮桶,桶里的桐油正呼呼的燃烧着,周围的人都捂上了耳朵——“轰”!第二声巨响响起,村口的守军阵地仍旧是第二次硝烟满天,但这次可没有人受伤,倒是村外的日军炮兵阵地上,随着一声巨响腾起一股烟柱,一门70mm的步兵炮像孩子的玩具一样飞了起来,与之相伴的还有十来个正在玩儿这“玩具”的日军士兵...


举着望远镜的铃木中佐痴呆呆地看着发生的这一切,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柳树怎么也能发射炮弹!?难道真的像许多神话传说中的柳树成精了?成精的柳神发怒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