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情系南疆---遥望着老山的新娘

wwjc 收藏 75 10708
导读:情系南疆---遥望着老山的新娘 连续好长时间了,村边学校的老师每天都会看到,在晚饭后的一段时间里,有一个人,确切的说,看身影是位年轻的女子。总是在村口小溪边的杨树旁,默默的站着,两眼遥视着南方…… 老师们议论这个女人肯定有什么重大心事不能排解,才天天来这里放飞她那心里的压力。由于非亲非故,时间一长,老师们也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没有人在说起这个事情。 一天傍晚,天气非常好,阵阵暖风吹送着醉人的花香。同样年轻的周老师,刚从大学分配来到这个学校教学。饭后无事可做,她走出寂静的校园,毫无目的地在那条每

情系南疆---遥望着老山的新娘


连续好长时间了,村边学校的老师每天都会看到,在晚饭后的一段时间里,有一个人,确切的说,看身影是位年轻的女子。总是在村口小溪边的杨树旁,默默的站着,两眼遥视着南方……

老师们议论这个女人肯定有什么重大心事不能排解,才天天来这里放飞她那心里的压力。由于非亲非故,时间一长,老师们也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没有人在说起这个事情。

一天傍晚,天气非常好,阵阵暖风吹送着醉人的花香。同样年轻的周老师,刚从大学分配来到这个学校教学。饭后无事可做,她走出寂静的校园,毫无目的地在那条每天行走往返无数次的小路上散步。突然间,她的眼神一亮,她又一次看见了杨树旁那娇柔的身影,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不禁向那美丽身影走了过去。

“大姐,您好!”周老师礼貌地向年轻的女人问侯,想通过和她搭话,了解她的内情,从而解开学校老师们心中的迷团。可是那年轻的女人,象铁铸的一样,纹丝不动,象没有听见一样,没有搭理周老师的问候。寂默,无声的寂默在继续着,年轻的女人依然是那副专注的神情,凝视着远方。

周老师这才看清楚,这个女人很年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看样子大约是25、6岁的样子,身材苗条,是一个健康漂亮的农村姑娘。

周老师想,年轻女人此时的心中,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她自己存在,已经达到忘却身外一切的境地。

周老师这样想着,也就没有丝毫的不快和尴尬,又不禁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再一次问:“大姐,您好!” 这次,年轻的女人听到了,仿佛受惊似的轻轻的叫了一声“啊”后,侧转身来,看到周围再也没有别人时,转过脸来,微笑着开口对周老师说:“小妹妹,你是在叫我吗?!”

周老师也报以灿烂的微笑说“是的,大姐,我在叫你,你经常来这里看落日吗?”周老师不想直奔主题,想以随便的,无意识的口气拉拉家常,实际是饶着弯子问了一句。年轻的女人好象不宜察觉似的红了一下脸,连忙说:“不,不是的,我是在寻找、寻找……这怎说呢?”年轻的女人好象没有准备好似的,不知从那里说起,低下头在思索着什么。

年轻女人的回答,使周老师感到纳闷,她几乎天天来这个地方,有多少东西需要寻找。可是她又不象寻找东西,婷婷玉立着是寻找东西的样子吗?可是,年轻女人自己怎么又不说,使周老师的好奇心越来越浓。于是,她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搞清楚这个年轻女人的内心世界。

周老师把声调放的更柔和一些说:“大姐,你每天来这里,向南方望着,不象是在寻找东西?你要是真的丢了什么东西,我可以帮你寻找,如果人不够,我还可以发动我的同事来帮助你寻找,好吗?”

年轻女人此时显得很腼腆,急促地说:“不,不是寻找什么东西,我是在想过去的一些事情,用你们年青人的话说,就是在寻找美好的记忆,寻找我遥远的记忆”。周老师脸上表现出惊奇,嘴里却说,“呵呵,大姐,你比我大不了几岁,好象自己已经很老了,为什么要把自己搞的那么老”,心里却嘀咕:噢!这个年轻女人在寻找记忆。这就怪了,她年轻轻的寻找什么记忆。

周老师对这个年轻女人的疑问更深了,似乎有一种不弄清楚她的一切,就不回学校的劲头。

周老师想,也许这个地方,是她和她深爱的爱人初恋或热恋的地方,这里留存着太多美好的回忆;也许是她的爱人走向远方,说不定那天突然就回来了,因此,她在这里等待;也许她们离了婚,她常来这里是为了愈合心灵的伤痕。周老师想到这里赶紧打住,心里说,不,她怎么会离婚呢,赶紧打消了这个离题的猜测,把自己拉回到现实的环境中。

周老师还是试探着问:“你来这里,是为了追回你美好的记忆吗?”

年轻女人这次到爽快地说:“是的,是在回忆过去,但更多的是在向远方的他祈祷,祝福。”年轻女人抬起头,眼睛没有看周老师,而是继续望着南方说。周老师到是急促地发问:“他是谁呢?他是在南方吗?”年轻女人此时加重了语气,又象自豪的回答:“他是一个军人,他正在前线浴血奋战着。”

周老师若有所思的“噢!”了一声,好象明白了,这个年轻女人来这里是在为前线与她有某种特殊关系的军人祈祷、祝福,她祈祷他平安无事归来。

周老师继续发问:“他是你什么人?” 年轻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答到:“他,是我的爱人。”当年轻女人感觉到,自己在给一个小女孩回答这样的问题,有些不合适时,一片红晕爬上了她的双颊。

年轻女人这时也没有刚开始那样腼腆了,而对周老师这个女孩子信任似的说:“她叫邓丽,她的爱人叫国忠,现在在云南前线参战。”

邓丽好象完全沉寝在幸福的回忆中,被叫醒一样,打开了话匣子,娓娓的、充满感情的给周老师倾诉说:她和国忠两年前经人介绍,是在这里认识的,认识的两年中,他们书信往来,彼此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感情也得到逐渐加温,他们瓜熟蒂落到了婚嫁的地步。

今年(85年)2月份,国忠回家探亲时和她结了婚。新婚燕尔,他们也象其他新人一样,沉寝在新婚的幸福里,村里人们都夸赞他们是天设地造的一对,双方父母高兴的合不拢嘴,逢人就高兴的说,希望来年能抱上孙子,他们也准备去外地旅游度蜜月。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也就是他们结婚的第二天,国忠突然收到部队发来的加急电报,要求他火速归队,电报没有说明任何理由,国忠表示这是军令,作为军人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必须按时归队。

临分别时,国忠望着美丽新娘戚盼的眼神,看着父母愁苦的表情,还是依然绝然地返回了部队。随后不久,他就随着部队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去了那硝烟弥漫、炮火纷飞的疆场,他去履行一个军人的神圣职责。

邓丽接着说:临走的那天傍晚,邓丽送国忠来到这个地方,他们挥泪告别。国忠好象有要上前线打仗预感似的,两眼没有离开过她,一直在看她。她当时的心情是那般的激动,泪水不停的流着,心底的千言万语难说出口。

国忠安慰我说:“放心吧!我会平安归来的,因为你在家里等着我,我怎能离开你一个人而去呢?”可国忠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溢满了泪水。她更是泪似泉涌,国忠不愿意我悲伤过度,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英俊的脸都有点扭曲了。坚定地说:“等着我!不久我会回来的。因为战争的目的在于永久的和平。”国忠说罢,尔后,帮她擦了擦眼泪,为了让她高兴,还带点调皮的劲头说,我们建立了一个家庭,这个家庭的一把手是她,现在他这个副手要走,按照部队规定,下级要给上级敬礼。说罢,他竟然真的给自己的新婚妻子行一个庄重的军礼,而后,马上转过身走了,好象怕走不了似的,快步离开了新婚的妻子。而她却站在那里,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看不见后,她仍然许久、许久的凝望着……

太阳慢慢向山后移去了,一个好似血染的倩影在杨树旁凝立着,昂首朝着南方,深情地望着、望着……

周老师这才发现,自己的脸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流满了眼泪都不知道。

后来学校的人们在每天的傍晚,一个血染的倩影,在杨树旁凝立着的圣洁画面没有改变外, 在倩影的旁边却多了一个人,老师们认得那是他们学校的周老师.


本文内容于 2007-5-17 0:25:21 被wwjc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